北京时间:2024年05月29日 温哥华时间:2024年05月2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一夜之间,这家老牌超市全部关店!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4-04-21 08:42:55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4月16日,一份有关上海城市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城超)决议解散的告知书,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根据上述决议解散告知书,自2024年4月16日起,停止上海城超所有门店的经营。

上海城超决议解散,留下还没有拿到全部赔偿的员工和未结清货款的供应商。

有供应商将上海城超告上法庭,但上海城超的账户上没有钱。他们将希望寄托在曾持有上海城超90%股权的上海天天鲜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天果园)上,却被告知天天果园“和上海城超已经完全没有法律关系”。

4月12日,上海城超股东发生变更,天天果园退出,上海添链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添链)进入并持股90%,后者股东为自然人刘玉玲,今年2月7日,上海城超的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刘玉玲。

供应商们想要回自己的欠款,他们想找到刘玉玲,也想找到天天果园。

刘玉玲是谁?

作为上海老牌精品超市,上海城超的关门毫无预兆,但迅速高效。

曾卫(化名)是上海城超上海商城店的一名员工。4月15日晚间,结束一天工作的他回到家,突然发现工作群不见了。这让晚上10点才刚刚汇报完工作的曾卫感到诧异,紧接着,当天晚上11点,他接到了人事发来的短信。

短信中,人事通知他需要在4月18日前,前往位于上海长宁区的一处办公地址办理离职手续。

一夜之间,曾卫和他的同事们失业了。

4月19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上海城超员工收到的短信,前往上海市长宁区茅台路298号甲3楼。记者在现场观察到,该办公地址实为一处“为老服务中心”。楼下保安向记者表示,上海城超团队曾在3楼办公过几日,但于18日晚间全部撤离。

当地所在的仙霞街道一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为老服务中心的办公室的确是由上海城超所借用。因过去上海城超曾提供过面包等商品在仙霞社区出售,双方有过合作,所以此次在对方的请求下,街道为上海城超提供了暂时的办公地址。不过,据该人士所述,其并不认识“刘玉玲”,也从未听说该名字,上海城超团队已经于18日晚间撤走。

目前,曾卫已经办理完离职,据他表示,此次为上海城超员工办理离职的人事团队共三人,均是上海城超的工作人员。双方商议后,同意以N+1的方案赔偿离职员工,但款项发放要等公司清算结束。截至目前,公司没有拖欠员工工资,上个月的工资已于4月10日正常发放。

在曾卫看来,公司门店的关闭相当迅速。据其了解,4月15日,上海城超天山店还正常营业。当天晚间,员工下班后,门店迅速关闭,招牌被拆掉。据曾卫回忆,在闭店的前几天,上海商城门店曾将店内的值钱商品调到天山门店。

曾卫对公司的情况是较为熟悉的,但他也不知道刘玉玲究竟是谁。

上海添链商贸有限公司注册地实为一家养老院 每经记者 黄海 摄

为了确认刘玉玲的身份,4月19日上午,记者再次前往上海添链的注册地址茅台路270弄7号。但在该地址处并未发现成立于2024年3月的上海添链,而是上海仙霞社区逸仙长者照护之家。

记者从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自2016年起至今,该地址始终为养老院所用,自己从未听说过“刘玉玲”,也并不清楚为什么养老院会成为上海添链的注册地址。

刘玉玲究竟是谁?

带着种种疑问,4月19日下午,记者前往刘玉玲任法定代表人的另一公司:上海城市食品配送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上海市闵行区纪高路1316号2幢。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路牌为纪高路1316号的建筑已被拆除,四周以破败老旧的建筑为主,人烟稀少。

另一家由刘玉玲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上海城市食品配送有限公司注册地实为一片废墟 每经记者 黄海 摄

现场的施工公示显示,该建筑的拆除工程在2023年3月就已经开工。记者随即联系了该项目的受监单位上海天佑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项目已于去年拆除完毕,并不清楚此地被注册成公司,也不清楚“刘玉玲”为何人。

闵行区纪高路1316号,位于上海的西郊,与上海的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直线距离超30公里。据当地司机介绍,纪王村周围以农田和乡村为主,在其租住的村落里,很多住宅被用作公司的注册地址,但从未看到有人员前来办公。

在纪高路1316号周边,记者也发现了多个“注册公司”的广告。

4月19日下午,记者以有注册公司的需求为由,随机拨通了其中一个广告电话。电话中,接听者称,可以花几千元为记者找到一名“法人”(法定代表人,下同)。他给出的报价显示,“法人”的寻找价格为8000元/人,公司注册地址的更改价格为2500元/家,但如果需要“法人”承担债务,价格会更高,寻找“法人”也更困难。

向天天果园追债

员工的N+1的赔偿要等到上海城超清算结束,供应商的货款更无从追讨。从记者获得的供应商欠款登记表粗略估算,被拖欠的货款至少有数百万元。

一位供应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因被拖欠货款,其于2023年9月将上海城超告上法庭,2024年3月下达的判决书要求上海城超10天内支付欠款和押金,但其至今未收到钱款,“我们也查过上海城超相关的门店及公司账户,都没有钱”。

一些供应商将希望寄托在已经撤退的天天果园身上,有供应商告诉记者,此前合作时也与天天果园签订了合同,如今城市超市无法付款,此次也一同起诉了天天果园,目前在等待开庭。

对于当前情况,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亚珠律师表示,建议供应商与合作方(城市超市或天天果园)先进行协商,合理合法提出自己的诉求,妥善解决纠纷。

如合作方已经消失或者拒绝沟通,那么则需要明确被拖欠款项的准确金额及应支付时间等,就日常业务往来中的邮件、微信、货单、发票等进行整理。通过诉讼的途径来解决争议。同时在诉讼过程中提出财产保全申请,以免最后判决胜诉对方却无财产可供执行。

诉讼过程中,如果最终查实合作方前股东在明知公司对外负债且无力清偿的情况下,为了逃避股东责任而恶意转让未届出资期限(尚未到达出资时间点)的股权,一般包括以不合理的低价或者无偿将股权转给没有出资能力的第三方,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转让股东仍应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记者了解到,2023年8月30日,上海城超从一人股东变更为天天果园持股90%,上海汇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股10%,此次变更中,转让上海城超10%股权的价格为16万元。

但现在天天果园也踪迹难寻。

4月17日,记者先后探访天天果园官网办公地址及招聘平台所显示地址,均未找到公司工作人员。

天天果园注册地实际为张江科学城投促中心三部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4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又来到天天果园的工商注册地址,这里实际为张江科学城投促中心三部,记者以城市超市供应商的身份见到工作人员,其表示,这里确为天天果园的注册地址,2023年9月接收到天天果园工商信息,但这里没有该公司人员办公,“去年转过来的时候都核对过工商信息,公司还可以,发展前景也挺好。”该工作人员谈到。

随后,该工作人员联系到天天果园相关人员,其发来书面声明表示,“天天果园不再持有城超股份。城超有专门接待供应商的人员及地方,可以联系供应商事务负责人XXX”。

4月19日早间,一位自称天天果园品牌部的工作人员主动添加了记者的微信,此后,记者数次联系该人员,但电话却被对方挂断,文字提问亦均未获得回复。晚间,记者再次联系对方,发现已被删除微信好友。

4月19日,记者前往天天果园位于上海青浦区的物流配送中心。下午4时许,记者观察到,整个物流园区相对安静,一个疑似工作仓库的建筑门前堆放着大量的空置水果架,现场无工作人员搬运作业。

记者在现场见到了三位身着天天果园工作服的人员。尽管身着天天果园的工作制服,但门卫处的两位工作人员均表示并不清楚自己属于哪家公司。面对记者有关“物流中心是否正常运营”的提问,其中一位门卫对记者表示,“不一定”。记者尝试进一步询问,对方以自己是新来的为由,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