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4年05月29日 温哥华时间:2024年05月2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移民 | 正文


中国商人在墨西哥建立“唐人街”,做“淘金梦”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4-04-09 08:26:16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一位来自福建的商人在短短四年内,在墨西哥城中心从零开始建立了一个“唐人街”,自豪地宣称这是“中国速度”。现在,他有了更宏大的计划。

林云于2019年夏天来到墨西哥,是约瑟·玛利亚·伊萨加街沿线大约4500家商店的四个批发市场的设计师和总指挥。

这里曾经是一个没有任何中国特色的社区,但现在到处都是红灯笼和中文警告标志及广告牌,最重要的是,这里充斥着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大多数是中国制造的。

林云坐在他办公室的实木功夫茶桌旁说:“我基本上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在接待客户或回应客户。”他的办公室外是一座五层高的白色建筑,街对面的墙上挂着13个大型中文字,写着“中国广州国际商贸城批发中心”——这是他的一个市场。

中国商人在墨西哥建立“唐人街”,做“淘金梦”

“他们因各种商业需求找到我,有的在寻找仓库,有的想租店面,有的希望加入公司,还有的询问如何来到墨西哥。问题五花八门。”45岁的林云说,“如果我一个小时不看手机,就会有100条未读消息。”

对许多小型中国商贩而言,墨西哥已成为新的淘金地,这与中国社会对该国的普遍刻板印象相反:一个遥远且危险的地方,受到毒品贩运和帮派战争的困扰。

这导致了大量中国移民的涌入。一些人是从欧洲或其他拉丁美洲国家面临通胀压力下市场饱和和增长缓慢的中国侨民;另一些则直接从中国来,那里在疫情后年代工业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迫使他们外出探索。

何塞巴斯蒂安就是其中之一。这位44岁的男子在2016年回到广东老家之前,在墨西哥待了10多年。两年前,他回到墨西哥城,并后来在伊萨加街89号,即义乌城——林最大的批发中心的一楼租了一个地方。

这座16层的大楼以中国东部世界上最大的小商品市场——义乌市场命名,销售的产品范围从钥匙链到水瓶。

“如今在中国,没有高等教育的人很难赚钱。压力太大,非常‘卷’,”何说,他使用了一个翻译为“内卷”的词——最初用来解释一个过程,即额外的投入不能产生更多的产出。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到来,“内卷”现象已经蔓延到了墨西哥城。许多人被林在抖音上发布的视频所吸引,视频中宣传了这个国家广阔的经济机会,抖音是TikTok的中国版本。

作为美国近岸外包的关键目的地,墨西哥的经济在2023年按年增长了3.2%。同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这个国家在全球经济体中的排名上升了两位,成为世界第12大经济体。

“来墨西哥的人太多了。一年前赚钱容易得多。现在我们的利润非常微薄。”何说。

尽管如此,在义乌城,许多商铺目前都在装修中,急于在几周内开业。寻找租赁空间的新来者也是常见的场景:他们通常会走到16层,然后走楼梯下来检查每一层。

根据墨西哥旅游部的数据,墨西哥政府在2023年向5018名中国移民发放了临时居民签证,这一数字是前一年的两倍多。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去年中国成为移民墨西哥的第三大来源国,仅次于有10782名移民的美国和有6734名移民的哥伦比亚。

在墨西哥城中心商务区新波兰科的购物中心,经常可以听到中文。其中一座写字楼内聚集了许多中国跨国大企业的墨西哥总部,其中许多企业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包括华为和海康威视。

蒙特雷是靠近美国边境的主要工业城市,迄今为止从近岸外包中受益最多,许多身穿运动裤和运动鞋、但在电话中讨论着价值数百万美元投资的中国商人,在其豪华酒店中已是一道熟悉的风景。

“20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蒙特雷时,这里几乎不认识任何中国人,”新莱昂州政府的中文翻译张一剑说,蒙特雷是新莱昂州的首府。“现在你到处都能看到他们。”

中国移民的涌入尚未引发当地人口的大规模反弹,不同于疫情后的美国远程工作者引起的社区高档化,以及大量逃离危机四伏家园的海地移民,墨西哥自治大学的中国研究教授爱德华多·齐利-阿潘戈说。

从历史上看,墨西哥社会大多反对中国人的存在。但齐利-阿潘戈表示,当前墨西哥政府的努力和中国的软实力推动已经使中国文化和移民获得了更多的接受。

随着移民潮的到来,墨西哥对中国品牌的接触也在增加。

2023年,墨西哥成为中国汽车的第二大进口国,仅次于俄罗斯。像Oppo和荣耀这样的手机制造商以及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现在已经成为机场大型广告牌的主要租户。自2018年在墨西哥启动以来,网约车巨头滴滴也已定位为优步的强劲竞争者。

然而,那些希望在墨西哥其他地方复制林成功的人遭遇了墨西哥商贩的抵制。

六月份,希达尔戈州图兰辛戈的当地商人举行了一场大规模抗议,敦促市政和州政府禁止新开中国商店。

据当地媒体报道,数百名抗议者展示着“走开,中国人”和“这是不公平的竞争”等标语,同时高喊“图兰辛戈万岁,不要中国贸易”等口号。一个商人联盟的代表后来分发了一份请愿书,要求禁止新的许可证,担心中国竞争者的进入会导致该市失业率上升。

尽管州政府尚未颁布任何立法,但同一州的韦胡特拉市在十二月宣布,在营业执照到期后不会为外国商店续签,理由是“对墨西哥人的就业创造和收入构成风险”。

即便对林来说,生活也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三月中旬的一个周四,墨西哥城官员下令关闭整个义乌城,封锁通道并张贴暂停活动的通知。

当地媒体报道称,此次行动是对潜在的走私活动和未经授权销售未缴纳所需进口税的中国商品的投诉作出的回应。报道还提到了电子烟的销售,这在墨西哥卫生当局目前尚未受到监管。

但在中国社区中流传的谣言却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许多人认为这是“钱不够”的问题,表明当地政府实施了这次查封,以寻求更多的贿赂。

墨西哥城政府和林未对有关义乌城关闭的查询作出回应。整个市场在第二天重新开放。

尽管利润缩水,偶尔还会遭遇反弹,但对许多中国批发商来说,乐观情绪仍占上风:在满足当地市场需求时,他们不像那些在墨西哥设立工厂、旨在打入北方市场的中国制造商那样容易受到美国的压力。同时,低廉的价格是他们绝对的竞争优势。

“全世界到处都一样,无论你走到哪里,价格都是王道,”在义乌城经营一家店铺、销售包括来自当地工厂的袜子在内的服饰的文迈格尔说。

林的雄心不仅仅停留在批发市场上。他表示,他有一个“城市创造计划”。

从义乌城开车45分钟,他的第一个物流园区——覆盖约75000平方米、拥有53个仓库——自2月初以来一直在建设中。所有空间在六周内售罄,而第二个物流园区的仓库销售——该园区仅存在于规划图上——已经开始,他在社交媒体账户上宣布。

“所有园区都将在几年内自然演变成商业区,”他写道。“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远见,你将错过墨西哥重要的财富机遇。”

与此同时,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建设一个工业园区,为制造业工厂提供场地。目前,在他的批发市场上销售的许多产品,如服装,都受到墨西哥反倾销税的影响,这意味着这些产品的集装箱在进口过程中有很高的被海关官员没收的风险。

“中国庞大的产能有走向海外的迫切需求,”林说。“如果他们能在这里设立服装工厂,雇佣当地工人,成为当地制造商,就不会有任何反倾销的风险。

(阿尔法工场)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