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0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9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正文


深读:牛津新冠疫苗试验暂停或许不是坏事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9-11 08:40:4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一、不明疾病,叫停临床试验

2020年9月9日,阿斯利康宣布由于英国一项受试者出现不明原因疾病(unexplained illness),该公司主动暂停了一种试验性新冠疫苗(AZD1222)的临床试验,该疫苗源自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研发,阿斯利康获得了对该疫苗的开发许可。牛津大学发言人表示,疾病可能和疫苗有关也可能无关。一个独立的委员会将对其安全性数据进行审查。

根据美国媒体STAT报道,阿斯利康CEO在与投资人的私密会议中透露,试验暂停源于一名英国女性受试者出现的症状,与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横贯性脊髓炎 )相一致,目前该女性的状况正在好转,最早可在周三出院。

横贯性脊髓炎是是常见的脊髓疾病之一,指非特导性,由于原因不明的感染直接引起或感染诱发所引起的脊髓功能失常导致全部或大多数神经束的神经冲动传导阻滞,局限于数个节段的急性横贯性脊髓炎症。多数在急性感染或疫苗接种后发病。表现为脊髓病变水平以下的肢体瘫痪,感觉缺失和膀胱、直肠、植物神经功能障碍。

该电话会议中还透露,这名受试者使用的是疫苗,而非安慰剂。STAT的报道还表示,这是这一试验出现的第二例神经系统病例,7月一名受试者出现了神经系统症状,但之后被诊断为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和疫苗试验无关。

上述消息并未得到官方确认。

试验暂停将影响数万名研究者。今年春季,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已在英国启动了一项针对该疫苗的大规模研究。5 月,美国宣布向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合作的在研新冠疫苗项目投入12亿美元,得到了至少3亿剂疫苗的购买权。一周之前,这一疫苗在美国的3万人试验项目刚刚启动。该疫苗目前还在巴西和南非开展相关试验。


新冠疫苗AZD1222三期临床试验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4516746

鉴于新冠疫情在全球扩大,各大型药企都加快了疫苗的开发。原因是对于新冠病毒,治疗和预防的方法有限,疫苗是为数不多的对策。全新疫苗的开发通常情况下需要5~10年,而此次各方正在以力争1年以内完成的罕见速度推进开发和临床试验。

至少有9个新冠疫苗正在进行临床三期试验,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曾经是最被看好的之一,此前有消息称“或年底前供有限使用”。

对此,美国知名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博士表示,试验的暂停很不幸,但对于如此大规模的疫苗试验,这一出于谨慎和安全考量而作出的举措——“并不罕见”。

阿斯利康的声明也指出,在大型实验中,偶然有出现不良反应的情况,必须独立谨慎检查。严重不良反应可能是出现需要住院的问题,也可能构成生命威胁或死亡。他们正在努力加快对单个事件的审查,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对临床研究时间表的任何潜在影响。

“要知道这是成千上万的受试者参与的临床试验,总有人会生病,但关键是要搞清楚,生病的原因和疫苗有关还是无关。”福奇进一步解释,这正是临床试验的意义,在试验中发现健康和安全风险,检验有效性,从而能为最终上市提供足够的证据。

约翰斯·霍布金斯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安娜杜宾教授( Anna P. Durbin)观点类似,在她看来,“这是临床试验规范如何在实践中应用的一个样本,真正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他们需要确保把产品的安全放在首要地位。”

杜宾还表示,她赞扬主动暂停可能出现问题的疫苗试验的行为。

牛津大学这款AZD1222疫苗,是把来自新冠病毒的遗传物质与已知能导致黑猩猩感染的普通感冒病毒(腺病毒)的弱化版本结合在一起。中国陈薇院士研发的新冠疫苗和该技术路线类似,有观点表示中国的这款疫苗“安全性”更高,因为中国腺病毒载体疫苗采用的载体Ad5病毒,是能导致人而非黑猩猩感染的普通腺病毒弱化版本。

从媒体公开信息观察对“安全性”的描述,疲劳和头痛是这两款疫苗最常见的症状,其他常见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疼痛、肌肉疼痛、发冷和发烧;中国疫苗大部分受试者出现的不良反应是轻微或中度的,比如发热、疲劳和注射部位疼痛。

二、在验证安全性上,没有捷径可走

美国疾病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周三在2020美国国家健康研究网络论坛上表示,“在开发这些疫苗时,对于安全性问题的验证,没有捷径可走。”在他看来,对美国乃至全球各种而言,安全性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出现任何安全问题,我们都应该放慢脚步,仔细研究确保试验继续进行时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

事实上,端端酱上一篇文章《报名接种新冠疫苗的人们,且慢!》中就提醒到,任何新药和疫苗在完成三期临床试验之前其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是不确定的,而预防用疫苗(简称“疫苗”)作为特殊药品,多用于健康人群,尤其是婴幼儿、儿童,对安全性要求高于一般治疗性药物。尽管新冠的研发机遇和速度是前所未有的,不论采用何种技术路线,速度都会比以往更快,但要真正上市,最难的还是三期试验。

新药和疫苗的研发自有其科学规律。一般来说,随机双盲多中心的临床试验是检测安全和有效性的金标准,安全性评价是包括疫苗在内所有药品临床试验和注册审评的重要内容,临床试验数据的科学可靠性首先遵循国际通用的《临床试验管理规范》。此前新冠候选药物法匹拉韦(Favipiravir)就在日本政府组织的药物临床试验中疗效不佳,被认为没有充分科学证据可作为治疗新冠的有效药物。

临床试验暂停/终止标准通常基于安全性风险的控制,在试验开始前就会设立。一般来说暂停标准属于警戒标准,较之终止标准应更灵敏。以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adverse event,AE)发生率为例,如拟参考已上市疫苗临床试验实施中大多采用以15%为暂停标准、30%为终止标准;对于创新疫苗,要求会更高,须依据临床前研究的风险提示和同类产品的安全性特征制定合理的暂停和终止标准。

在美国,政治压力前所未有的强加在了科学之上,特朗普不止一次表示,希望能在总统选举前(11月)看到新冠疫苗上市,而素有世界药品监管典范的美国FDA也大门敞开,积极讨论在三期临床试验结束前就允许附条件使用的“紧急使用授权”。

2020年9月8日,9家跨国药企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在新冠疫苗的研发中将以接种者的安全和健康作为第一要务,严格遵守高标准的伦理要求和坚实可靠的科学原则,未来向全球监管机构提交COVID-19疫苗的申报资料和审批申请时,也不会背弃科学诚信。

联署的九家企业分别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强生(Johnson & Johnson),默沙东(MSD),诺瓦瓦克斯(Novavax),Moderna,赛诺菲(Sanofi),BioNTech和辉瑞(Pfizer)公司。

9家药企的联署声明反映了研发者希望坚持科学,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研发科学进程的决心。

在声明中,9家药企CEO宣誓:

1. 永远以接种人的安全与健康为第一要务;

2. 在开展临床试验和严谨的生产过程中,始终秉持科学和伦理的高标准;

3. 三期临床试验的设计和开展将依据FDA等专业监管机构的要求进行,只有在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足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后,才会申请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

4. 努力保证疫苗有充分的供应和充足的选择,包括适合全球广泛使用的疫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主动暂停可能有问题的试验,恰恰是证明了“疫苗研发没有捷径,受试者安全和健康高于一切”。

毕竟,谁也不希望疫苗上市大规模应用后再出现问题。

(端端酱)


在加拿大生活及学习,单身青年往往忙于工作或学习,缺乏交友机会,有热心网友发起温哥华、多伦多单身青年交友群;多伦多大学单身青年交友群,多伦多大学单身青年家长群,为广大青年提供交流机会。 加微信联系人小鹿微信号:Marineway即可。 扫描以下二维码: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