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4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7月1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 | 正文


美中分歧升级,德国靠向哪边?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6-25 07:34:1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4月24日,德国不莱梅港,计划出口的汽车。对德国汽车制造商来说,中国是最大的市场。

在美国不断施加压力、中国的威权政治倾向又越来越强的背景下,美中在贸易和人权等问题上的分歧日益升级,这让德国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在亚洲以外的所有发达经济体中,德国与美国和中国的经济联系最为紧密,一旦美中爆发冷战,德国将首当其冲。

过去20年,德国与中国、美国之间蜿蜒曲折的贸易关系让德国受益匪浅,不但给德国带来了稳定的增长,接近充分的就业,同时还充实了国库,让德国有能力在新冠疫情期间部署超过1万亿欧元(约合1.13万亿美元)的刺激措施为经济提供支持。

眼下,德国不愿意选边站队,这阻碍了欧洲建立统一战线应对中国的广泛行动,也削弱了欧盟塑造全球新架构的力量。

美国是现代德国的塑造者之一,二战结束以来,德国和美国凭着共同的价值观、民主制度、一系列的国际协议和伙伴关系紧密相连。

但从德国的角度看,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是需要仔细拿捏平衡的,事实上,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意味着德国既需要美国,也需要中国,根本没得选。

就以贸易为例。

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是德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中美两国在对德贸易方面不相上下,去年德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总额为1,190亿欧元,出口到中国的商品总额为960亿欧元。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驻法兰克福的首席经济学家J?rg Kraemer说,德国上市企业有将近五分之一的收入来自美国和中国。

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伍德克(J?rg Wuttke)说:“我们为什么要选边站队?”“特别是在经济衰退时期,这是任何人都最不希望看到的。”

根据德国经济部的数据,德国大约28%的就业岗位与出口直接或间接相关,而制造行业的这一比例更是高达56%。尽管德国人口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但出口规模却几乎与美国相当。

德国与中国的贸易关系相对平衡,这在西方经济体中并不多见。德国拥有世界一流的工程公司,为中国成长为全球顶尖的制造业大国提供了工厂设备和基础设施。而靠着中国这个快速成长的巨人,德国也在金融危机之后强劲反弹,并安然度过了欧元区债务危机。

德国企业高管希望今年也能重现这一幕。

对于德国颇具影响力的汽车制造商来说,中国已经是第一大市场。今年5月,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在中国交付了33万辆汽车,同比增长6%,占该公司全球总销量的一半以上。

杜伊斯堡-埃森大学(University of Duisburg-Essen)汽车研究中心主任Ferdinand Dudenhoeffer表示:“我无法想象没有中国市场的大众汽车会是什么样。”

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Herbert Diess将中国称为大众的“第二故乡”,他最近称赞中国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表现。该公司5月份曾表示,将向中国电动汽车市场投入20亿美元。

柏林墨卡托中国问题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执行主任Mikko Huotari表示:“德国希望和中国做生意,希望拓宽市场渠道,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Huotari说,现在依然如此,即便中国的政治操作越来越难以忽略,比如最近对香港和新疆的压制。

相比德国,其他欧洲国家在经济上与中国的联系要少得多: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德国对中国的出口相当于法国和意大利对中国出口之和的三倍。

美国市场对德国也非常重要。随着近几十年美国制造业大量迁往中国,德国企业以其工程技术填补了这一缺口。

德国机械工程工业协会(Germa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负责对外贸易的董事总经理Ulrich Ackermann说,过去10年,德国对美国的机械出口增长远远快于对中国的出口,每年增长6%至10%。

他表示:“在许多机械工程领域,美国依赖外国产品。例如,(美国)真的没有优质机床生产商了。”

但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与其他欧洲人相比,德国人现在对美国远没有那么热情。这既反映出德国人对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J. Trump)的反感,也反映出他们对美国以往政策的不安,从伊拉克战争,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对欧洲公民和领导人实施的间谍活动,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上个月的一份调查显示,德国人目前认为,德中关系与德美关系同等重要。

柏林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高级研究员Mareike Ohlberg表示,针对德国与美国有共同价值观的说法,德国人持相当质疑的态度。

当然,德国官员也对中国的威权政治趋势深感不安,并对后者拒绝在重要经济问题上让步越来越失望。

本月,德国总理办公室突然宣布,筹划已久的欧盟与中国领导人峰会将无限期推迟,这次峰会原定于9月份在德国东部城市莱比锡举行。

表面上看,峰会推迟是因为新冠疫情。但官员们说,真正的原因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愿意接受欧洲方面提出的达成广泛投资协议的要求。

德国官员表示,这项协议经过了长达七年的谈判,预计将改善欧洲企业的市场准入并保护他们的投资。

德国本月签署了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的外长联合声明,呼吁中国不要推进香港国安法。默克尔此前没有就这个问题发表过言论。

许多德国企业高管私下表示,他们对中国的官僚主义、强制技术转让、补贴和各种保护主义壁垒已经失去了耐心。长期以来,这些壁垒一直被认为是进入中国这个庞大市场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一些人呼吁德国效仿川普,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

德国中等规模的工程公司担心自己要面对由政府资金支持的中国大型企业的竞争。这些中国企业拥有庞大的规模经济,一切都是内部生产。相比之下,中等规模的德国工程公司却往往是家族企业,靠银行提供贷款。

德国主要的工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Federation of German Industries)去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建议放宽欧洲竞争规则,为培植大型企业创造条件,从而更好地与中国竞争。

但德国政府却不愿意将这种沮丧情绪转化为具体政策,担心这样做会引发中国报复或扭曲德国经济,比如创建由政府资助的国家龙头企业。

举例来说,在围绕华为是否构成间谍风险的争论中,德国顶住了美国最近的压力,没有对这家中国IT巨头关闭市场。

在去年6月份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期间,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上海与华为创始人兼董事长任正非举行了一个小时的早餐会谈。

阿尔特迈尔在会后与上海同济大学(Tongji University)学生进行讨论时说:“一家在德国经营如此规模业务的公司可以按照它的观点向主管部长介绍情况,这再正常不过了。”

中国德国商会(Germ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执行董事晏思(Jens Hildebrandt)说,通过将更多研发引入中国并努力缩短供应链,德国企业正在日益调整自己在中国的战略,以适应一个拥有两个独立技术领域的世界。

晏思表示,退出中国市场对德国来说将是“经济自杀”。

他表示:“从增长和增长潜力来看,世界上有哪个市场可以真正替代中国?”

(华尔街日报)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