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2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6月0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看了孩子上网课房间的摄像头 我血压飙升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5-20 20:54:59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疫情期间,“神兽”和“网课”成了热门词,长期相处在被大大压缩的空间内,对于孩子和家长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上海、武汉、北京、重庆、驻马店的5个家庭,为我们打开家门。 “同一个世界,同一节网课”,在不同的家庭中,是如何开展的,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截至5月18日,受新冠肺炎的影响,全球范围内尚有156个国家全国范围内停课。此外,还有数国实施了局部停课,以预防或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受影响学生人数达1,210,295,995人。

在国内,2月以来,全国有约两亿多大中小学生居家在线学习。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整体向好,各地中小学陆续复课返校。

终于可以将“神兽”送回学校了,不少家长都松了一口气。

上海 小学四年级的Domi

图为3月2日,空中课堂开始,早上8:50的升旗仪式让孩子找到学校的感觉。妹妹也有模有样地模仿哥哥。

自1月18日开启的寒假,因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原本一个月的假期一再延后,变成了超长寒假。

3月2日开始,上海中小学在线教育工作全面启动实施。我家大宝Domi,今年上四年级,在家“混”了一个半月后,终于以网上升旗和早操开始了他的学校网课时期。

网课开启后,一方面,在家里闹翻天的“神兽”终于有事做了;另一方面,对我来说又是一轮新的考验:既要复工上班,又要解决“神兽”在家中的一切吃喝拉撒、玩儿、运动,还要帮助安装各种APP,解决各种网络问题,解锁各种电脑、手机技能……

以色列的一位妈妈用镜头记录下自己对孩子在家上网课崩溃的视频刷爆社交圈,也让不少网友感叹:同一个世界,同一节网课,同款被逼疯的老妈!

儿子爱好做手工,上网课偶尔会戴上他自制的“头盔”。

宅在家,对孩子们来说简直就是放虎归山。网上有个段子:一场疫情,老师成了主播,家长成了班主任,只有孩子们,依然是神兽!

大宝是个典型的理工男,因为上网课,所以给了他一个iPad,尽管我们设置了微信使用时间,但是他会利用语音Siri打开部分功能。并且他还会使用一定的技巧隐藏APP,还会更改iPad里一些高级设置,有时真拿他没办法。

特别是2月10日,家长们开始陆续复工后,孩子不得不送到老人家中,精力充沛的“神兽”更是状况不断,时不时大闹天宫,老人们直喊吃不消,家长下班到家不仅要收拾残局,还要安抚双方。

长时间盯着电子屏幕,大宝会时不时抓头揉脸来舒缓。

《空中课堂》有语文、数学、自然、体育、音乐、美术等等课程。上午9点上课,下午4点40分“放学”。上下午各3节课,一堂课40分钟,中午休息两个半小时。

考虑到孩子眼睛不能长时间对着电子屏幕,休息时间比上学时多了不少,课间休息也从10分钟调整为20分钟。

上网课的时候,年龄小的妹妹打起了呵欠。她上课有时还需要大人陪同。

妹妹今年幼儿园中班,至今还没有复课的消息,她也有自己的线上课外班学习,我每天也会给她安排任务。

儿子书桌不远处安装有摄像头。

上课时没有老师坐镇,一个人独自在一个空间内,能像在学校里那样端坐着聚精会神听课,午间休息能自觉快速完成作业的,那基本是别人家的孩子。

疫情前我就在孩子房间安装了摄像头,当时是为了偶尔查看孩子的情况,这次刚好派上用场。结果不看不知道,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一看还是血压迅速飙升——走神发呆、玩玩具、和同学聊天、玩游戏、和妹妹说话……结果不是没听到老师要互动的通知,就是作业效率低下,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幸好孩子还在上课,趁机平复一下情绪,等孩子下课再和他谈……

其实,我知道家长也需要调整心理,时时看监控,对双方心态都是一种破坏,只有放宽心放下手,才能良性沟通。四年级的男孩子,正是又调皮又叛逆又还不懂事的年龄,打骂等“暴力”手段不仅不能根本解决问题,还会破坏亲子关系。为此,我们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制定学习生活表格、奖励机制、兄妹相互督促激励等等,有一定效果,但是想要达到以往上学的表现,太难!

微信里的家长群、妈妈群里也是唉声叹气,各种吐槽,看看这些,倒让自己心态平衡了些,原来大家都一样啊!

设身处地,如果自己是孩子,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特殊时期自然有特殊情况,还好孩子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阅读了很多书籍,例如《西顿野生动物故事集》、《哈利·波特》中文版全套、长篇小说《猫武士》全套6本,一部分《三国演义》原著、叶圣陶的一些文章。

同时,一直坚持运动,练keep、打羽毛球、跑步……也有了更多时间和家里人相处,也算是另一种收获。

在大宝眼里,超长假期上网课的好处挺多的:作业少、作业不会做可以看回放,还可以从上海其他老师那学到不同的学习方法和知识;每天还能被允许玩一会儿游戏,看一会儿电视,因为宅在家还学会了不少家务和做菜。不好的地方则是见不到学校里的好朋友,另外,看屏幕多了眼睛会不舒服、效率不高、容易走神。

如今的孩子们活泼可爱,却又调皮捣蛋,还智商超群,和他们相处,家长需要斗智斗勇,使出各种招数。

4月27日,上海市高三、初三年级学生重返校园。高二、初二年级5月6日开学。我家大宝也于5月18日返校开学,超长假期画上句号!

有一天,大宝告诉说,在这段时间,我们晚上的亲子唱歌时光,是他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光,“可以和妈妈、妹妹开心成一团,可以拥抱”。听到这些,老母亲心里再累也觉得很开心。

武汉 高中三年级的Cony

讲述:Cony

我叫Cony,是武汉市的一名高三生。

我的桌子上贴着一张“静”字。武汉封城后,公路上没了汽车,小区里也没有人走动,我的房间其实格外安静,只是我的心有时很难静下来。特别是疫情开始的那几天,我真的吓坏了。因为我上微博、刷QQ空间……我比爸爸妈妈更早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特别担心。

在疫情期间,线上课程是我和老师同学学习和沟通的主要方式。除了中午休息1小时40分钟外,一周7天,从早上7点20分开始到晚上10点30分都有网课。

上网课需要慢慢适应,我觉得主要靠自觉。有时,第一节课的老师在网上喊:“就是20几个人吗?其他人是不是还在睡觉啊?”确实有时候有同学就挂在上面,老师点到名,半天都没回音。

在线上课也存在许多的问题。我用iPad上课,对眼睛还好一点,我有好朋友用手机上课,看一天手机屏幕,就会“看得脑壳疼”。

无论大屏还是小屏,长时间对着电子屏幕,眼睛就会不舒服,我觉得我的眼睛肯定近视了。我常通过客厅里的一幅画来测视力:上面的字,之前能看清,现在有点模糊了。但我妈妈说,“你都高三了眼睛还不近视,也不正常,哈哈哈.......”

图为3月下旬,Cony回学校拿书。(受访者供图)

武汉封城时,我的大部分课本都在学校里。3月下旬,疫情缓解了一些,妈妈和我计划回学校去拿了一部分书。

那天,我们去居委会说明缘由后,开具了通行证。那是我在疫情暴发后,第一次走出小区大门。因为我没有教室的钥匙,没办法我只好翻窗户进教室取书。

4月24日,Cony第二次去学校取书。出门前,妈妈给Cony戴好口罩。

3月30日,我在家哭了一场,我感觉时间有点来不及了。此前教育部公布的是“做好出家门,进考场的准备。”也就是说,高考前,可能没机会回学校上课了。

3月31日,教育部宣布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我桌子上的倒计时牌,一下从68天翻到了98天。起初我还怀疑过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因为第二天是愚人节。

4月24日,老师通知去学校拿书,为5月6日全市高三年级开学做准备。

图为在校门附近,几位家长帮其他同学取出教材。

妈妈说这些书放在教室已经三个月了,即使有污染的情况,也应该没有传染的可能了。虽然她嘴上这样说着,但是拿到书后,第一时间还是喷洒了酒精,做了消毒处理。

4月4号上午10点, 我和同学老师暂停了网课学习,起立和全国人民一起默哀,向所有在这场疫情中逝去的同胞哀悼。 (受访者供图)

Cony房间的镜子上贴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你凭什么上北大》。

我是艺考生,因为从小喜欢看电影,对影视很感兴趣,想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广播电视编导专业。

这两三个月来,原来薄弱的数学,经过这几个月的练习,考试成绩提高了一些。但是我还是很期待回到学校,在学校,老师会鞭策、监督自己,和同学一起学也更有氛围,学习状态可以调整得更好。

图为5月6日,Cony的班级。(受访者供图)

在五一期间,我和同学都做了核酸检测,老师也一直在班级群里强调开学后怎样做好自我防护,为开学做着最后的准备。

5月6日,我们终于开学了。重新回到学校,我看到之前一个班的同学被分在两个教室上课,教室的座位被排列成单列,课桌间距加大。我们重回教室后的第一课就是学习防疫知识,教室一天都特别安静,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在学校我的学习效率明显高多了,见到了久违的老师和同学,心里也没有那么慌张了。

现在学校实行了“全封闭”管理,早上到校,晚上回家,中午我们都在学校吃饭,以减少外界接触机会,确保顺利参加高考。

现在,我返校了,要开始最后的高考冲刺了!

北京 小学五年级的天一

口述:天一妈妈

我家天一是2009年出生的,学校是北大附小肖家河分校,今年上五年级。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在家待着,以为病毒会跟非典一样自然消失了嘛,没想到这么严重。我原先在附近一家便利店上班,目前店还没有开门,我都在家歇了三个多月了。天一到现在也没有开学,本来2月17号开学的,开学推迟以后,老师就开始布置作业,“停课不停学”。

3月份,天一开始上海淀区的“空中课堂”,这个课堂不是正式的课程,就是讲一讲名著什么的录播课。

4月15号,开始上“北京市中小学空中课堂”,每天一到9点就开放网络课程,也是录播的视频课,但是跟老师是同步在线的,老师也天天收作业。

上网课比较散漫,没有约束感,他不像在学校那样正儿八经地上课。我觉得他上网课就跟放假一样,但这假期也太长了!

开学折磨老师,但老师定力大。在家折磨家长,家长定力小啊!这不开学,把他们舒服着了,在家待着,多自由啊!他现在每天早上8点起床,起来吃个饭就写作业。写完作业上网课,上完网课,下午没事就出去玩儿会儿。

图为4月22日上午,天一在家里上网课,妈妈也在家里上班。天一爸爸在中关村开了“数据恢复”的店,天一妈妈在家帮着在网上发广告贴。

4月22日上午,天一正在上“北京市中小学空中课堂“中的语文课。天一平日一天上一节语文课,一节课25分钟。“这语文课太简单了”,天一说。每天做完作业后,天一都要把作业发到微信群给老师批改。

这段期间,我给天一加了餐,多给他布置了数学的应用题,让他多看名著《水浒传》、《儒林外史》、《三国》啥的,《三国》他都看完了。他以后考试都考这个,用得上。

图为天一做完作业后,躺在床上休息。

天一: “我感觉在家上网课有点儿,太自由,又太无聊了。网课没有我们学校的课丰富,讲的也没有我们老师讲的那个味儿。网课老师有时候说得特别快,还不让你评价,不给你时间思考,我有点儿不习惯。我很想念学校的操场,我喜欢上体育课,最喜欢跑步。有一次学校开运动会,总共有8个项目,我报了7个。在学校还可以跟同学们玩儿,坐那儿一块聊天,在班里闹,挺好的。能去学校的话,我要大口地呼吸空气,或者就是跟他们一块儿去操场玩儿。”

天一:我要上学。在家无聊,烦闷。

妈妈:天天有人给你念紧箍咒对吧?

天一:没错。

妈妈:天天地,我叨叨他。

天一(模仿妈妈):“看书去”,“刷碗去”。

妈妈:“练字儿去”,哈哈。

天一:“练字儿去”,“练题去”,“回来”(我在外面玩的时候叫我回家)。

妈妈:哈哈哈,天天就“看书去”。吼,也吼。

天一:“你写的啥玩意儿啊?”,“你再给我吼个试试”。

妈妈:写得不好,那不就那什么。哈哈。

4月22日中午,天一做完作业后,在家门外的走廊上滑滑板。

我希望他赶紧开学,我们教肯定没有老师教得好啊。他们那个教材我也不懂,就是在网上现查现学。

4月21日,天一到出租房的院子里和小伙伴一起玩游戏。

以我的观点,他现在学习还是得抓紧一点,他已经定了初中回老家济南上学。在老家的孩子,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我们同事的孩子回老家上学都这样。老家不像北京各方面都学,比如在北京孩子都做PPT,老家的都没学过。

以后天一回老家,要是这种散漫的心理怎么办?到时他也很累啊。我说你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用的人,别人有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有能力帮助。以后找工作,你可以选择工作,而不是工作选择你,是吧?就这两条,不要多,多了他记不住。

天一:“我妈就总说,好好学习,不然工作就选择你,搬砖。我爸也跟我说,要不你就和泥搬砖,要不你就回农村放羊”。

图为4月1日晚上,天一和小伙伴一起玩“盲人抓人”的游戏。天一用口罩遮住双眼,寻找小伙伴。

现在就等着你们复课了,你们复课,我们就可以上班了。

重庆 小学一年级的兜兜

2月21日,隔离在家的儿子终于可以每天睡懒觉。

儿子兜兜,今年快8岁了,上小学一年级。

今年的寒假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寒假,也应该是他度过的最漫长的寒假。直到5月7日,重庆低年级才正式报到开学。正是“一月放假五月回,童音未改人愈肥,同学相见不相识,笑问小胖你是谁?”

2月20日,儿子和太太一起跳舞锻炼身体。

因为长时间宅家,虽然也有体育网课,但运动量明显下降的儿子长胖了,虽然我更喜欢现在有手感的他,但他的耐力和敏捷性都明显需要再加强。

上网课的时间比正常上课短,做完作业还有时间看电视打游戏,在我看来,对假期概念并不非常明确的小朋友其实心理压力比平时上课要小。相比之下,在网课之初,要熟悉各种App并完成衔接转换。上网课期间,要全程督促检查。我想心理压力更大的是家长。

2月18日,儿子在家里靠墙蹲。疫情期间在家锻炼非常重要。

想着平日里活泼好动的神兽们纷纷被关在家中,老师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换着花样让让神兽们在家能过得有趣一些,比如制作创意水果拼盘、亲子舞林大会、给长辈洗脚、收拾房间等等。

记得有一次是让孩子做一道菜,向来“君子远庖厨”的太太,也只好备好了器具、食材,然后把儿子拎进了厨房教他做蒸蛋。演示一遍后,太太就举起手机开始拍视频。儿子依葫芦画瓢,一边讲解一边制作,神情语气中透出了洋洋得意的气儿。“最后一步,我们把鸡蛋液放入锅中......”随着解说,儿子把一碗调好的鸡蛋液直接倒入了一锅水中......

后来太太微信上传来了老师爽朗的大笑,经同意后老师把视频传到了班级群,顿时群里也笑出了猪叫。

4月23日,早上8点过,完成晨读吃过早饭后,儿子开始用iPad上网课。

我和太太于2月底复工,儿子就只能每天送到外婆家或者婆婆爷爷家继续他的网络学习。在老人连智能手机都还没摸熟悉的情况下,我教会了只认识几个字的儿子通过钉钉查看老师制定的学习安排和作业,通过“一起上小学”(网课APP)上网课,以及通过QQ、微信收取我转发给他的作业。

还是那句话,有得必有失。这期间,他在网课之余,硬是自己摸索出了下载游戏的方法,并成功地教会了两边的老人玩微信游戏。

当然,儿子玩游戏,作为一个曾经也爱玩游戏的父亲,我觉得只要有节制,其实是无可诟病的,甚至私下还为吃鸡战场上有了一个亲密战友而窃喜。但对不玩游戏的太太来说,这简直就是当下最典型的玩物丧志。太太对老人无可奈何,但枪口一转,这就成了我在家里骂不还手、打不还口的原因,至今,我还承包着家里的大部分家务,以冲抵儿子在漫长假期中的游戏时间……

2月13日,太太陪着儿子上网课。

对电脑比较白痴的太太,在这段期间也学会了熟练地操作各种应用APP,以至于隔离期间和复工值班期间因为运用钉钉把工作开展得如鱼得水,还好不得意。

4月19日,课没好好上,作业没做完,还找了无数理由搪塞的儿子,将太太彻底激怒了,不过其实她手里拿的是儿子的玩具模型。

当然,学习手段的进步,显然不能弥补儿子学习能力的不足,如果不是特殊时期,估计太太已经“离家出走”多次。

“让爸爸帮我交作业嘛,这样你也不得发脾气,我也不得挨骂,对大家都好。”3月的某一天,从外婆家被接回来的儿子突然“变聪明”地对妻子这样提出了要求。在经过多次磋商后,我在隔离的后半程,承担起了原本太太担任的陪读工作。

其实我们知道儿子从小就好动,贪玩。成绩从幼儿园到小学,都是中等,在各种琴棋书画的神童比拼中,更是寂寂无名。但也许由于学教育出身,我和太太都不太紧张他的学习成绩,也不幻想他能一鸣惊人,全面开花。我们更愿意尊重他的天性、给予他充分的安全感、保护他对世界的好奇心。

我也有好多同学在学校做老师,他们也很不容易,每天需要通过家长照片改作业:有反着拍的,有用老人机的摄像头拍的……老师自己也有孩子,还得上网课呢。

4月3日,儿子长出了一根白头发。

5月7日,儿子正式开学了,对孩子来说,能见到久别的同学和好朋友,兴奋是远大于对疫情的担忧的。

而我作为家长,则相反——对学校群体性防控疫情的担忧,其实远大于对神兽归笼的盼望。而且重庆越来越热,一整天戴口罩其实也是需要毅力和耐心的。

刚开始,我们和班上一半的家庭都选择了半天上课。直到几天后,教育部就发出了低风险地区可以不戴口罩上学的文件,才将所有孩子恢复到全天上课。

北京X驻马店 小学一年级的虫虫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窗外的桐树从光秃秃变成了满树繁花,眼看又要落英缤纷,春天转瞬即逝。念一年级的女儿虫虫已经在北京小小的出租屋内闷了三个月。每次我打开窗纱,她都抢着把手伸出去,说感受一下外面的风。

有时候她一个人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外面,留下一个小小的落寞的背影,看着真让人心疼。天暖和起来后,偶尔带她去附近公园,每次她都不愿意回家,哪怕是到楼下打水,她都要赖上一会儿才上楼。

北京小学一年级的网课4月中旬才开始上,这之前虫虫跟着一些免费网课学习,与课本配套的练习册已经全部做完。我对女儿并没有太多要求,每天她除了看英文短片、画画等固定作业之外,都是自由活动时间。

过于漫长的假期已经耗光了家长们的耐心,网上不少家长把孩子叫“神兽”,我暗自庆幸有一个“省心娜”——只要不逼她背《诗经》,一箱积木能打发半天时间。

但从床上到阳台上,再到客厅的沙发山,鼻孔大的房间怎么能装得下一个七岁儿童漫溢的能量。在这漫长的五个月假期,我眼睁睁看着虫虫从众人眼中的“省心娜”变成家里的“混世魔童”小哪吒。

疫情以来,可能是因为在家里闷得太久了,虫虫的脾气变得比以前暴躁,也比以前内向害羞了,偶尔见到邻居跟她说话,她连招呼都不敢打。

她在家实在无聊时,也会叫我陪她做游戏,我有时无暇顾及,她就会爬上椅子,抱着我的脑袋盯着我的屏幕,压时间久了我会炸毛,但这是个无限循环。

乡间的春天是治愈我的美好回忆,我始终觉得人是不能离开土地和自然的,尤其是孩子。眼看着北方窗外绿意渐起,想象着中原腹地正是“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的暮春时节。

4月下旬老家有事情要办,便想借此机会带她回去撒欢儿,事实证明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乡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姥爷家的大院子里就有无尽宝藏。虫虫一回家,姥爷就把秋千搭了起来。在院子里“打秋”,成为虫虫的固定娱乐项目。

暮春时节,院子里的二十多种植物疯长,菜园里,水井边,柴堆旁……不过,虫虫连小麦也不认识。姥爷给他指自己种的果树,一排数过去,花已落过,还未结果的桃树、李树、杏树、石榴、核桃……对虫虫来说都是一样的。和姥爷一起种菜,第二天就记不得种的是啥了。去河堤上抽茅草的芽穗,教了一下午仍然不能从草丛里辨认出来,这真是一件让人沮丧的事儿。

相比之下,和小伙伴下河摸鱼则要轻松愉快很多。以前回家认识的小伙伴儿,也还没开学,听说虫虫回来了就找到了家里。

整个村庄都睡着的午后,三个小伙伴顶着39℃的高温到村东的河沟里摸鱼。这条曾经清澈的小溪是我少年时代上学的必经之路,夏季暴雨,溪中的水有时会漫过石板桥,但是现在两岸杂草丛生,溪水清浅缓慢。小朋友们踩着凉鞋下河,一条小溪,两张渔网,三个小伙伴,一个炎热的下午就随着清凉的溪水流走了。

图为女儿在蹭舅舅家的Wi-Fi上网课。姥爷家没装网线,只能蹭隔壁舅舅家的Wi-Fi,有时候信号不好,不小心就充了60块钱的流量。

唯一不好的是这次返乡恰逢学校网课开始,每天要做作业打卡,拍照上传,报体温……更重要的是老得盯着班级群,看是否有什么新任务需要完成,向来不爱操心的我终于体会到了家长疯狂吐槽的无奈。

后来我给虫虫注册了微信号,退出了她所有的班级群,事情都交给她自己处理。再后来,虫虫的网课只需我提醒即可,该上什么课,做什么作业,多数她自己操心。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老家,晚上11点左右,我们从田野看月亮听虫鸣回来,我困得倒头就睡。她却抓起手机要补作业,因为白天跟小伙伴贪玩儿,忘做了。我说,先睡吧,明天再做。虫虫说,明天作业就打不开了,今晚一会儿就能做完。英语的作业有动画配音,她怕吵到我,就拿起手机到另一个房间,做完后,自己悄悄爬床上睡觉。

图为孩子上网课的截屏。

要说一点不和其它孩子比较是假的,只是虫虫还小,也还算独立自律,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求也不高,所以目前很少为她操心。

我自己是个“小野人”,对孩子也倾向“散养”,未来她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健康快乐生活就可以。

“你把虫虫养得真泼辣,一点不像城里小女孩。”邻居说。

城里小女孩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对一年级的小朋友来说,学校是课堂,大自然是更好的大课堂,土地、植物、风声,虫鸣,溪流,月光,村里的小伙伴……这些足够她享用一生的美好事物,值得她用整个春天感受。

(在人间)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