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3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6月0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主动感染病毒?疫苗实验志愿者已超2万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5-20 09:37:05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截至 5 月 20 日,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经超过 500 万例,死亡超过 32 万。疫情还在持续。各国的各行各业都在疫情中饱受冲击。SARS-CoV-2及其造成COVID-19世纪全球大流行已经影响到每个人。

令人悲哀的是,有效的治疗药物研发仍前途未卜:目前除了瑞德西韦展现出有限效果外,其它几十种被测试的药物还没有一种呈现出期待中的结果。全球人几乎把希望都集中在疫苗上。但令人庆幸的是,科学家们正在打破国界,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全球合作。各国政府也为此投入了空前的资源。全球范围内正在研制开发的疫苗项目已有一百多个。

疫苗在被广泛使用前必须保障:安全有效。如果走常规疫苗的临床实验老路,不仅时间长,而且需要的志愿者多:通常研究人员会向数千研究参与者注射疫苗或安慰剂,在自然状态下最终观察,比较两组的感染情况的差别。因为自然被感染机会低,受外界因素流行因素影响很大, 随访时间不确定,最短也需要6个月以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原因,2003年SARS爆发流行后,始终没有制作出被临床三期实验证明有效的疫苗。

因此,美国三位学者提出一个风险极高但能大大加速疫苗临床实验的大胆想法,并发表在权威《传染病杂志》上。

为什么说这次试验想法大胆且风险极高呢?我们先来看一下这次实验的方法设计:

一: 招募健康并确认从未感染过COVID-19的20-45岁志愿者。为确保志愿者没有处于COVID-19感染潜伏期,需要在研究开始前两周进行隔离。

二: 将志愿者随机分成疫苗组和安慰剂组,前者接受试验疫苗,后者接受安慰剂。但志愿者本人不知道自己在哪一组 (双盲)。

三:待人体建立免疫反应(一般数日)后,志愿者接受人工感染SARS-COV-2病毒

四:确保各种医疗资源到位,使可能出现的COVID-19患者得到最佳治疗。密切观察及记录两组各种临床症状及发病情况,如果疫苗组发病率明显低于安慰剂组,即可证明疫苗有效。

也就是说,约有一半的志愿者会在没有接受试验疫苗的状态下,主动感染SARS-CoV-2病毒。这可能会诱发严重的疾病,甚至可能死亡。志愿者们面临的风险是无法预估的。

五:优点

试验通过给志愿者人工感染病毒,替代常规的候选疫苗第3阶段测试。此类试验可能会减少数个月的时间流程,在更短的时间内开发出安全,有效且广泛可用的疫苗。同时可以进一步了解感染剂量及不同感染方式的对发病的影响。通过加速有效疫苗研发,达到减少冠状病毒相关死亡率和发病率的全球负担。

六:面临的问题

1)风险如此大的实验,是否能够招募足够多志愿者呢?

能!根据志愿者征集网站(https://1daysooner.org/)上的信息,已有来自102个国家的23000 多人报名参加试验,估计还会不断增加。不管试验是否进行,这些愿意为了全人类而牺牲自己的人们值得我们铭记。

美国20岁的Abie Rohrig去年捐肾,现在又报名参加COVID-19挑战临床实验

2)这样的研究设计是否符合伦理学?

即使志愿者完全知情及自愿,这样的医学研究设计仍然面临伦理学的困境。5月7日,《科学》杂志发表多名科学家署名的专稿评论,高度赞扬这项研究的意义,并提出解决伦理问题的框架。简而言之,作者认为此类疫苗研究具有极高的社会价值,但鉴于病毒的未知性,试验应该在合适的地点进行,不仅能为志愿者提供最好的护理,而且还应该能不应影响其他患者就诊,并将志愿者、研究人员、其他参与方的风险尽力降至最低。

世卫组织也就人体挑战试验制定出八项道德规范条件,包括本人完全知情同意,身体健康,有足够科学验证,广泛咨询、协调以及风险评估,确保试验利多于弊等。世卫组织还特别指出,研究对象的年龄应该在18-30岁之间,进而减少发生COVID-19并发症的风险。

3)一旦发生意外怎么办?

正如上文所说,SARS-CoV-2病毒还存在较强的未知性。虽然过去人们曾对天花、黄热病、疟疾、伤寒、霍乱和流感等其他疫苗也进行过挑战性试验。但这些研究通常是针对已经有有效治疗方法的疾病进行的。而COVID-19目前还没有治愈的方法。这意味着疫苗制造商将不得不用一种无法治愈的病毒感染志愿者,而他们接受的疫苗可能不会起到效果,志愿者要面临发展成重乃至死亡的风险。因此,可能出现的法律问题及补偿是必须提前考虑到的问题。

不过,发表在《自然》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指出,健康志愿者暴露于病毒的风险比想象的要低。对于某些人来说,加入该研究甚至比可能的自然感染后再接受治疗更为安全。

七:个体风险与减少群体生命损失的平衡

尽管只有年轻且身体健康的志愿者才有资格这项高风险研究, 出现死亡的风险会依旧可能发生。另外最新研究,COVID-19经常会在各个年龄段的患者中引起严重的疾病。尚不清楚该病毒是否对肺或其他器官造成永久性损害。但从群体角度讲,安全有效疫苗尽早人群中使用会减少不必要的生命损失。

尽管任何估计都非常不确定,但为了大致了解疫苗的影响程度,可以假设全世界有六分之一的人每年会感染COVID-19,再假设如果疫苗可以避免其中0.2%的人死亡。如果,这些假设成立,估计全球范围内安全有效的疫苗提早出来一天便可减少数以千计的生命损失。

八:试验能否启动,何时启动,如何启动?

目前,FDA则在最新声明中表示,挑战实验相关研究带来了潜在的科学、可行性和伦理问题,“FDA将与有兴趣进行人体挑战实验的人合作,帮助他们评估上述问题”。总之,COVID-19挑战研究依旧处于假想阶段。至于能否启动,何时启动,如何启动,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参考文献:

1. COVID-19Human Challenge Trials. https://1daysooner.org/

2. CBC: Could risky human challenge studieshelp find a vaccine sooner? https://www.cbc.ca/news/health/coronavirus-human-challenge-trials-1.5561951

3. CNN: [Thousands of people want to beexposed to Covid-19 for science. https://www.cnn.com/2020/05/13/us/coronavirus-human-challenge-study-invs/index.html

4. Key criteria for the ethicalacceptability of COVID-19 human challenge studies. 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331976/WHO-2019-nCoV-Ethics_criteria-20201-engpdf?ua=12020.

5. Shah SK, Miller FG, Darton TC, etal. Ethics of controlled human infection to study COVID-19. Science 2020.

6. EyalN, Lipsitch M, Smith PG. Human Challenge Studies to Accelerate CoronavirusVaccine Licensure. J Infect Dis 2020;221:1752-6.

7. Ewen Callaway,Should scientists infect healthy people with the coronavirus to test vaccines? Radical proposal to conduct ‘human challenge’ studies could dramatically speed up vaccine research.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927-3.

作者及责任编辑:王培忠、雷南

《北美华人健康》2020年卷第3期. Volume 2020, Number 3.

(北美华人健康)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