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6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5月2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 | 正文


港媒:8国向中国索要疫情赔偿775万亿 北京怒了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4-29 19:09:2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暂有缓和迹象,但与疫情相关的西方与中国政治角力,却方兴未艾,更在火上浇油;随着美国与澳大利亚等国声言要调查中国有否延缓通报疫情,导致疫情扩大蔓延,至今已至少有7国官方或民间人士,提出向中国索偿。据香港经济日报整理他们的表述,他们索偿总金额多少?答案是随时可上100万亿美元。

据香港经济日报今天报道称,全球索偿,中方斥滥诉。8国向中国索疫情赔偿775万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日前回应外国就疫情向中国索偿时,直指这是滥诉。而根据《外国主权豁免法案》等条款,美国等国家法院很可能不能受理这些指向中国政府的诉讼。

根据媒体截至4月29日上午报道,已有至少8国的官方或民间机构向中国官方提出诉讼,索偿金额可能上百万亿美元,相等逾7年中国GDP。有舆论形容外国串连向中国索偿的行动为“百国联军”,但也有指这种说法尚言过其实。

其一:美国

当地时间4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香港时间今天表示,正在对中国未能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进行调查,“我们对中国很不满”。他又称,连同美国,全球都在受苦,他将对中国究责,要求赔偿。

4月21日,密苏里州(Missouri)检察总长施米特(Eric Schmitt)对中国政府、国家卫建委、武汉病毒研究所等部门提起诉讼,要求其赔偿因疫情造成的密苏里州生命和经济损失。密苏里州指控中方隐瞒疫情,致令该州蒙受以高达至少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要求中国做出金钱赔偿,推定赔偿金额数十亿美元。

4月22日,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检察总长费奇(Lynn Fitch)向联邦法院控告中国政府隐瞒疫情与涉嫌囤积医疗装备,向中方追责,未提及金额。3月12日,佛罗里达州(Florida)一家法律事务所向中国官方提出集体诉讼,参与的人数号称已逾1万人,总计索赔金额约6万亿美元。3月18日,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保守法律组织“自由观察”(Freedom Watch)创办人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州的联邦政府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中国政府等,向其索偿20万亿美元。

其二:英国

4月5日,英国智囊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公布报告,指称中方违反国际法,造成疫情全球扩散,给各国带来重大损失。报告建议,国际社会追究中共责任,通过国际法院等10种法律途径,向中方索赔,以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索赔金额6.5万亿美元。

其三:意大利

4月21日,意大利成立了“向中国政府集体诉讼索偿”的联署网站,预估连署人数将超过50万人,并计划索偿1000亿欧元(约1080亿美元)。该国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Codacons)也称,考虑向中方提起诉讼。位于北意知名滑雪胜地柯蒂纳戴比索(Cortina d Ampezzo)的“邮务饭店”,已向意大利法院提出对中国卫生部门的赔偿诉讼。

其四:德国

4月15日,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刊文,指责中方未遵守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信息通报义务,隐匿资讯的行为已违反国际法。

《图片报》列出中共应该负担的“病毒账单”:详细算出中国3月、4月份应对德国各行业做出的赔偿,初步计算应赔偿总额为1490亿欧元、约合1602亿美元。

其五:埃及

4月7日,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向中国驻开罗大使馆提起法律诉讼,要中方就肺炎疫情对埃及造成的伤害赔偿10万亿美元。

其六:印度

印度律师协会称,近日将中国政府告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中方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全球大流行,追讨20万亿美元的赔偿。目前,该案件已在美国德州联邦法院入禀起诉。

其七:尼日利亚

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律师团体矛头指向中国,向法院提出集体诉讼,对中国求偿2000亿美元。

尼日利亚媒体“每日邮报”(Daily Post)报道,原告代表阿辛杰(Epiphany Azinge)发布声明说,这些律师要求中国付出这笔钜款,以赔偿“生命损失、经济遭扼杀、创伤、苦难、社会迷失方向、精神折磨及尼日利亚民众日常生活所受破坏”。

其八:澳大利亚

澳洲“太阳先驱报(The Sun-Herald)”报道,超过1000名澳洲人士拟向中国采取索偿行动,领导行动的律师说,诉讼索偿额逾10万亿澳币(约6.5万亿美元、50万亿港币)。“柏曼法律事务所”(The Berman Law Group)首席策略师阿尔特斯(Jeremy Alters)说,假使中国立即反应,势必可以改变疫情对全球人口的整个影响范畴。

香港经济日报说,按以上表述,可计算金额约49.5万亿美元,如再加上美国密苏里州宣称的数十万亿美元(介),总索偿金额恐上百万亿美元、即折合约港币约775万亿元。

但当然,上述索偿额虽然巨大,但法律界人士却认为,诉讼没有可操作性;以美国司法系统为例,外国政府在美国享有“主权豁免”(sovereign immunity),法院很难受理指向中国主权政府的官司。该报道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及时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和地区通报疫情信息,分享病毒基因序列,积极回应各方关切,加强同国际社会合作。他强调,这些诉讼是滥诉。

新冠疫情:追偿?问责?调查?德国政界的纠结

美国部分州已经就新冠疫情向中国索赔,澳大利亚外长要求对中国展开“独立调查”,德国《图片报》总编向中国开出了数千亿欧元的赔偿清单……相比之下,德国政界在这些问题上要谨慎得多。国际法专家则指出,向中国索赔在法律上几乎没有可操作性。



相比几周前,近日就中国在疫情初期的疏失问题发表看法的德国政界人士已经明显增多。执政的社民党籍联邦议员、外交事务党团发言人施密特(Nils Schmid)本周二(4月28日)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就说,就疫情起源问题应当展开独立调查,这能够阻挡阴谋论的传播。他认为,应当借鉴前些年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验,由世卫组织牵头调查,"这样的做法符合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的利益。"

不过,与默克尔同属基民盟的联邦议会议员、德中关系议会小组副组长、卫生政策专家屈讷(Roy Kühne)的表态就要谨慎得多。他对德国之声强调,当前的政治工作应当聚焦于抗击疫情,这才是全人类所面临的重大挑战。至于全球是否因中国早期疏失而错失遏制疫情之良机、中国的生物实验室安全问题是否为可能的起因等议题,屈讷表示,他"不愿就这些暂时完全基于猜测的假设性问题发表看法"。

据《明镜周刊》披露,几天前提出对中国展开独立调查的澳大利亚政府,现在正试图拉拢德国与法国;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近日曾致电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德法两国也能参与针对武汉疫情爆发起源的国际调查。但是,德法两国政府都对此十分谨慎。

德国总理府发言人塞伯特(Steffen Seibert)只是说,首先要抗击疫情,然后才能来处理责任问题。塞伯特还特别强调,在责任问题上,国际合作十分重要。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近期则只是表示,中国应当在疫情起源调查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野党:支持调查不支持追偿

相比之下,德国在野党的议员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更为具体。长年关注中国人权议题的绿党议员鲍泽(Margarete Bause)对德国之声表示,一方面,当前抗疫确实是全球第一要务,但是在疫情之后开展独立国际调查也符合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利益,"只有依靠透明的、科学的调查,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从而在今后更好地防范疫情。"

这位绿党议员还说,越早公开信息,社会各界就能越早、越具针对性地出台防控措施,"北京本应该更早地开诚布公。而现在,关于新冠病毒的各种猜测满天飞,有些真的是毫无根据,正是出于这些原因,我支持成立一个独立国际调查组。"

自民党议员、联邦议会德中关系小组成员佛格尔(Johannes Vogel)也支持成立国际调查组,因为这有助于全人类加深对新冠病毒的了解。"全球蔓延的疫情不会止步于国境线,因此也必须靠全球合作来应对。这也是为了确保在下一场疫情来临时,我们能及早做出响应。"他特别对德国之声强调,追寻疫情源头时,不应当介入到各种猜测之中,而应始终等候可靠的报告。

佛格尔同时也提醒,欧洲正处于和中国的体制竞赛之中,一方面需要坚决回击中国的宣传言论,另一方面也需要在今后更多地与亚洲地民主政体开展政治与经济合作,打造一套"中国以外战略"(Beyond-China-Strategie)。

至于美国部分联邦州或者德国《图片报》总编提出的对中国追偿议题,佛格尔认为,这种诉求不太合适,也不太具备可操作性。鲍泽、屈讷等其他德国议员也都回避了德国之声就此话题的提问。

截至发稿时为止,德国联邦议会总共六个党团中,只有左翼党以及右翼民粹倾向的德国选项党没有就向中国追责问题回复德国之声的采访请求。

国际法专家:追责中国缺乏司法可操作性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院国际法研究所的冯·博丹迪教授(Armin von Bogdándy)认为,像美国密苏里州那样提出对中国的追偿诉讼,成功希望十分渺茫,因为"即便连美国的法庭也都认可主权国家的司法豁免地位"。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法律层面上,中国到底是否在疫情早期出现疏失、是否依照《国际卫生条例》(IHR)尽到了向WHO等国际组织及时通报疫情的义务,仍然是一个有待核实的事实性问题,"可是目前为止只有一些媒体报道指出中国没有尽到义务。即便能够证实中国没有尽到义务,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国际法庭来仲裁案件。海牙的常设国际仲裁庭,只有在中美两国都愿意的情况下才能就此案进行仲裁,可是当前这两国不太会愿意这么做。"

冯·博丹迪教授认为,中美可能都不愿意海牙常设国际仲裁庭介入调查新冠危机

博丹迪进一步指出,此类追偿诉讼十分缺乏可操作性,比如,其他国家蒙受的损失,有多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早期应对疫情不利?"我不赞同将欧洲蒙受的损失全都算到早期应对不力的中国头上。许多问题的因果关系、责任关系都不清楚,比如,假如中国提早六天公布疫情,全球疫情是否会呈现完全不同的走势?我对此表示怀疑。"

至于向中国派遣独立国际调查组的问题,冯·博丹迪教授指出,根据现行国际法,这必须要获得当事主权国家的许可。虽然《国际卫生条例》规定了中国有向国际社会通报卫生工作状况的义务,世卫组织也具备对中国所提交报告的有限问责权力,"但是原则上,不管是世卫组织还是其他国家,都只有在中国政府许可的情况下才能派遣国际调查组。"

环球网:有人向中国追责索赔,中国大使在英媒发声:违背人类良知,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

2020年4月28日,英国主流大报《金融时报》以《中国分享宝贵经验,助力全球战胜疫情》为题,刊登刘晓明大使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这是本世纪人类面临的最严峻挑战。如何战胜疫情?这是摆在世界各国政府面前的一道艰难考题。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给出了三个答案:

第一,维护全球健康安全,稳定世界经济增长。 中国既为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尽责,也为世界人民的健康和福祉担当。在习近平主席坚强领导下,中国政府不畏艰险,迎难而上,采取了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中国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效,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加快恢复,为国际疫情防控争取了宝贵时间。同时,中国统筹国内效应和全球影响,高度重视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第二,中国抗疫取得积极成效,为全球战“疫”注入信心。 中国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稳市场、保增长、保民生,确保全球供应链开放、稳定、安全。

中国积累凝聚形成了三条宝贵抗疫经验,助力人类战胜全球性挑战。一是坚信生命至上、人民至上,中国始终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二是坚持向科学要答案、要方案,坚持早隔离、早治疗;三是实施联防联控。中国迅速构建起从中央到地方最严密的联防联控网,发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全国42000多名医务人员火速驰援湖北武汉,共同打赢武汉保卫战。

第三,积极开展国际合作,打好全球疫情防控阻击战。 面对疫情,没有任何国家能置身其外、独善其身。疫情暴发伊始,中国就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积极开展国际抗疫合作。中国第一时间甄别病原体,第一时间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病毒全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向15国派出17批医疗专家组,第一时间毫无保留地与包括英国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及国际组织分享抗疫经验。

中国拥有14亿人口,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压力仍然很大,但是中国克服困难、雪中送炭,为全球抗疫提供强大的技术和物资支持,加大力度向国际市场供应原料药、生活必需品、防疫物资等产品。

中国积极支持世卫组织发挥领导作用,已累计向世卫组织捐款5000万美元,深化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完善全球卫生治理,帮助公共卫生体系薄弱的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能力。

当前,国际上一些人极力污名化中国,指责中国“掩盖”疫情数据,造谣世卫组织被中国“支配”,甚至要求中国“道歉”和“赔偿”。这些“政治病毒”傲慢与偏见交织,无知与狂妄相杂。大“疫”当前,国际合作是必选项而不是可选项。那些到处污名化中国的人,违背人类良知,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

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团结合作是国际社会战胜疫情最有力武器。中国愿与国际社会一道,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守望相助,同舟共济,携手战“疫”。黎明总会到来,黑夜终将过去。

(香港经济日报/德国之声/环球网)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