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9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3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富 | 正文


被骂惨了的日本首富 花了900亿在中国当二房东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3-19 04:37:44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最近一段时间,软银老大孙正义的日子不太好过。

本来打算免费提供100万个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帮助日本民众对抗疫情。结果被喷惨了。

“蓄意造成日本医疗崩溃”, “上升的数字将引起恐慌”,“就是想毁灭日本”……日本网友铺天盖地的谩骂声席卷评论区,反对者中甚至包括很多医疗行业专业人士。有人干脆给他扣了个大帽子——公然和日本政府作对。

2小时后,孙正义宣布,不捐啦!

过了两天,他不死心,又宣布要捐100万个口罩,结果还是一样,同样引来质疑声一大片。


这两年孙正义真是流年不利,捐赠被骂,引以为豪的投资能力也被接二连三的亏损打击的一塌糊涂,出资人们已经不太相信他的投资眼光了。二月初的时候,孙正义的愿景基金二号还被曝出募资不顺,即使软银自掏腰包兜底,资金规模也远远达不到预期的募资总额。

自从在Wework身上遭遇滑铁卢后,前世界首富身上的投资光环就开始日渐散去,软银也头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绝境中的他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并不熟悉的房地产市场上。

他最近在中国房地产市场投下了两笔大赌注。

一笔投给了估值66亿美元的长租公寓自如,另一笔则投给了估值140亿美元的贝壳找房,金额各10亿美元。

对孙正义来说,押注想要上市的中国二房东,这似乎是他翻盘的最后希望了。

01

1957年的时候,孙正义出生在了日本九州岛一个韩裔渔民家庭。

很多年前,他的祖先是福建莆田人,从福建出海到韩国讨生活;紧接着,他的曾祖父又从韩国漂流到了日本。

漂泊的历史给孙家注入了一种不守规则的野性,这种特质深深刻在了孙正义的一生之中。

1973年,循规蹈矩的学校让他看不到希望,年仅16岁的孙正义就自己跑去美国留学了。入学第一年就申请了跳级,直接从高一跳到了高三,紧接着又参加了高考,直接进了伯克利的经济系。

那个时候的美国还没有游戏机的概念,大学里的年轻人除了喝酒就是跳舞,日子枯燥的很。借着在老家的关系,孙正义把日本游戏机运到美国贩卖,就这么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美元。

没过多久,他又同伯克利的莫泽尔博士共同开发了一款语音翻译机。利用名震一时的美国喷射推进实验室的资源,孙正义说通了夏普公司的部长佐佐木,把专利卖掉赚了人生中的第二个100万美元。




不到三年的时间从留学生变成身价百万的富豪,19岁的孙正义写下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很是意气风发:

20多岁时,打出旗号;

30岁,要赚够1000亿日元;

40岁,干一番大事业,来一场生死决战;

50岁时,营业规模达到1兆日元。

60岁时,把事业接力棒传给下一代,自己回归家庭,颐享天年。

02

等到快毕业的时候,孙正义把自己的小公司卖给了合伙人,打算回日本大干一场。对未来的创业方向,他有着很高的要求,最少要满足三点:

● 第一,必须能使他兴趣不减的喜欢50年以上;

● 第二,这个行业必须很独特;

● 第三,必须在10年内,成为行业的领先者。

在美国的大学生活让他看到了软件和个人电脑的潜力,也让他决定建立自己的软件销售公司。1980年,东拼西凑了1亿日元的孙正义成立了软银,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1981年的下半年,孙正义砸了800万美元租下一个展厅,免费给其他软件公司使用。谁也没想到,愿者上钩的策略竟然真的钓到了大鱼:

不仅和世界最大软件公司哈德森签订了独家代理合同,在短时间内筹到3000万美元,迅速占领了日本的软件市场;还创办了几本当年非常热门的软件杂志,与自己的软件销售生意相互辉映。

等到1992年的时候,软银已经成了日本软件行业的巨头。即使是在日本经济崩盘的1994年,软银仍然保持了逆势上涨的劲头成功上市。

1995年,五个准备创业的学生找到孙正义。仅仅30分钟后,孙正义就向当时还在一个小窝里自娱自乐的雅虎投了200万美元;后来软银又追加了1亿美元拿到了雅虎33%的股份。

仅仅一年之后,雅虎成功在华尔街上市。

1999年,他又用2000万美元打开了阿里巴巴的宝库;2014年,随着阿里巴巴上市,孙正义也成了投资界的神话。




有人算了一下,在过去20多年里,孙正义投资了800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成功获利的企业有40家,赚了1700多亿美元。其中的1600亿,是从阿里巴巴一家企业身上赚来的。

03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曾经给孙正义取过一个“十倍先生”的外号,因为每次讲起一个商业模式的时候,他都会先问能不能把这个做到十倍规模。

在孙正义这里,靠资本运作扩大规模、抢占市场、最后上市套现的套路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2016年10月,孙正义宣布成立愿景资金,目标募资金额1000亿美元,号称要重塑全球科技版图。凭借着雅虎和阿里的成功,看重孙正义眼光的投资人纷纷投钱,沙特王子自己就掏了450亿美元。



VR、物联网、人工智能、Doordash、英伟达、Flipkart,以及通用汽车GM Cruise20%的股权……一笔又一笔的钱砸出去,一次又一次的追加。

不光出手阔绰,给钱也痛快,而且越是疯狂的故事越有价值。

但是,从一大堆的科技项目中挣到大笔钱之后,孙正义开始迷恋上跟房屋地产相关的项目。

他先是遇到了亚当诺伊曼的Wework,孙正义只花了20分钟就敲定了44亿美元的投资,紧接着,又先后投入30亿美元和20亿美元。

按照他的说法,“软银坚信人们的工作方式正在经历巨大变革。WeWork处于这场罕见革命的前沿。”

2018年末,WeWork兴冲冲得提交了上市申请。但随着投股文件的正式披露,疯狂扩张背后的隐患却再也藏不住了——谁都没想到,WeWork连会赚钱的二房东都当不好。

除了租房所需的租金、水电、宽带等场所成本外,公司还要负担运营团队高昂的工资和不菲的装修费用;

不仅盈利遥遥无期,公司创始人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也一直没改过。除了靠各种手段敛财、套现之外,还花了6000万美元买了架私人飞机。

有人算了一笔账,在2019年上半年,WeWork每获得1美元收入就要亏损约2美元。别人做生意都是薄利多销,WeWork是规模越大越亏钱。投资者不再买账,泡沫破的也很快。

仅仅用了不到8个月,WeWork的市值就跌去了九成,巅峰时期的470亿估值只剩下了个零头。为了活下去,甚至还需要软银自掏腰包续命。

曾被他寄予厚望的美国二房东,最终变成了软银身上的一道不可愈合的伤疤。而孙正义累积投入的180亿美元,最终也逃不过血本无归的下场。

04

WeWork这个办公室二房东只进不出,孙正义头疼的还有同样烧钱的OYO。

2012年,年仅18岁的Ritesh Agarwal在印度创办了Oravel,这也是我们今天OYO的原型。虽然业务也不过就是在线订房的老一套,但在住宿条件不太精致的印度还是挺受欢迎的。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OYO也兼并了越来越多的酒店和客房,不断扩大的规模和烧钱的模式吸引了愿景基金的注意。在孙正义眼中,这又是一个潜在的行业颠覆者。

2012年8月,OYO启动B轮融资,首次从软银集团筹集到1亿美元资金。从此以后孙正义的软银出现在OYO后续的每一轮正式融资名单中,而且不断加码,累积近15亿美元。

在诸多资本的加持下,OYO很快就宣布在规模上超越了世界传统和成熟酒店连锁品牌,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

进入中国后,OYO更是把油门踩死了。截止2019年12月底,OYO已经入驻了全国338个城市,基本覆盖了中国的3-5线中小城市,加盟酒店数量超过1.9万家,客房数量超过78万间。但是,高速增长的同时,口碑也日渐堪忧。


疯狂扩张背后,还是逃不脱亏损换规模的老路。

低价带来的入住率提高覆盖不了一个单体酒店的成本,更无法给OYO酒店带来利润。即使OYO方面单方面修改之前与很多酒店签订的保底协议、砍掉额外的装修支出,可盈利却依然遥遥无期。

根据公开数据,OYO酒店集团的亏损一直在持续扩大,比上一年整整多了6倍。同样是被孙正义看好的“行业颠覆者”,也同样是规模越大亏损越多的吞金兽,如今的OYO也陷入了靠裁员续命的窘境。


看起来目前的策略是,只要能够瘦身、上市,裁再多人也没关系了。

05

只进不出的WeWork、裁员也未必能自保的OYO,被孙正义和沙特土豪们寄予厚望的愿景基金的收益实在是不乐观。

在前不久发布的19年度第三财季报告中,软银的营业利润暴跌99%,从上年同期的4380亿日元暴跌至26亿日元。其中大部分亏损来自于千亿规模的愿景基金。

在前几天的一场私人会议中,孙正义坦白得承认,愿景基金中15%的项目将会破产。

不过紧接着,他又补了一句:“但另外15%的项目将为软银提供90%的利润,2020年、2021年将会是愿景基金的’最佳年份’。”

在这种情况下,急于翻盘的孙正义自然盯上了估值不断提升、而且同样秉承着扩张扩张再扩张的自如和贝壳。为了尽快占坑,他甚至容忍了贝壳老大先于上市前套现的小算盘。前后算一下,他在跟房产沾边的项目上已经投入了129亿美金,差不多小900亿人民币了。

只不过这一次,不知道他是不是又看走眼了。

(大猫财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