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6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3月1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正文


旅游 | 邂逅死亡谷 赏尽千年变化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3-15 20:03:22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带着感恩节的一点余温,和友人租了美洲豹(Jaquar),相偕驱车向沙漠驶去!四周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建地,只见冰冷的能源板,不经意间就陷入了泥淖仿如流沙般,在空转中喘息。除了太阳能板的回声,偶尔传来风声鹤唳的寒冬怒吼,心里一阵慌乱,未见死亡谷,却先体验了濒临绝境的恐惧。

千年前 断层运动形成

幸好,友人眼尖,先找到枯枝和残叶,塞进轮下,再拾起荒废的小屋旁的木板,努力架起车胎,那一辆被烂泥溅得面目全非的南美豹依旧文风不动。大伙卷起了袖管,用手掏了泥,拨开了障碍,齐心合力地推了一阵才把南美豹给拖出了泥潭。惊魂未定地冲上高速公路,几个时辰里,我们从绝望的深渊奋力爬出来,经过那一场泥巴仗,才发现柏油公路是如此美妙!

死亡谷形成于千年前的断层运动,由于高山遽然隆起,中断了峡谷的侵蚀,许多沉积物在冲积扇上留下了酒杯形状的岩石,因为地质中的矿物成分而展现各种色彩,其中以红色居多,在夕阳余晖下,层层叠叠地并肩而立。这儿正是赤岩区(red rock national park),西元七百多年前就已有人类活动。

地球是个超鹷过动儿,他得活跃筋骨,不定期地翻身,看似平坦的板块之间,却冲撞不止。终于,在三千多年前将海底龙宫的一座宝藏山掏出了地面,呈现出光滑细致的大理石宫殿,走进马赛克峡谷(Mosaic Canyon),穿梭在彩色斑斓的大理石间,时而蜿蜒崎岖,时而宽敞开阔,一面是平滑如镜,另一侧则是镶嵌有致的马赛克角砾岩 (Mosaic Breccia),令人爱不释手!

马赛克峡谷。(图:作者提供)
马赛克峡谷。(图:作者提供)
马赛克峡谷。(图:作者提供)
马赛克峡谷。(图:作者提供)

三百多年前,痛失宝藏的海龙王一怒之下,掀起了火海,熔岩喷出了地心,尘埃落定后,形成了半英里/0.8千米宽、600英尺/183米深的火山口。沉积岩土如彩绘条纹般涂满了山壁。当时在附近的印第安鸟族(Shoshone)惊惶四逃,称它为乌巴稀比(Ubehebe),沿着火山口西南缘接连出现更老的火山口,包括Little Hebe。

乌巴稀比(Ubehebe)。(图:作者提供)
乌巴稀比(Ubehebe)。(图:作者提供)

这些火山口更小,但表面形态如一,大致呈现黑灰色,被壁面折射出金黄和朱红。从“末梢山脉”(Last Chance Range)远眺,新旧交叠的褶皱山脊,形成了锥形火山地貌。正像海龙王重撃在地表的一拳,烙下层层的褶被。而我们只是蜉蝣过境,转瞬成空。

这一夜,落宿在公园内,四个耆英老人围坐一起,聊著家常,回忆过往。忽然想起佛洛斯特的句子。

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树林里分岔两条路,
而我,
选择了较少人迹的一条,一切迥然而异!

逢甘霖 直奔金色峡谷  

第二天清早,听见雨声,懒洋洋地不想起床,继而一想,死亡谷难得下雨,何妨去体会那千载难逢的甘霖?啃著冷面包,提着行囊就飞奔金色峡谷,顺着190公路开了五公里,只见气势峥嵘的金殿出现在左方,山谷间挥洒著铁沙的红,氯化钾的绿和些许蓝、紫。

黄金谷。(图:作者提供)
黄金谷。(图:作者提供)

这一片金色峡谷似乎在搏击中被抢到陆上的宫殿,处处是刻痕和瘀青,却依然鲜丽夺目。它虽不如马赛克峡谷那么温润讨喜,却自成一种风格,霸气而宏伟地挺立在寒风苦雨中诉说千年来的变故。

地球的翻腾作业一直持续不停,十九世纪初,移民们穿越沙漠,口亁舌燥之际欣见一池水塘,却发现水是咸的!不禁高呼“Bad Water(恶水)”!

恶水滩远眺。(图:作者提供)
恶水滩远眺。(图:作者提供)

恶水是北美海拔最低的地方,处于海平面以下282英尺/86米,放眼而起,一片广阔的盐滩和咸水池。在千百年前,它们都曾是深度超600英尺/183米的湖泊。如今只剩下一大片盐晶。

没到过恶水 枉走此行

雨势渐强,停车后,跟着一大群游客奔向前方,全身都淋湿了,四周是逐渐扩大的盐花,终于看见ㄧ圈圈白色晶体像海浪般铺陈,它既可以让雨滴无声无息地溜走,又足以埋进千古洪流。原是潜沉在海底,却成了陆地的访客,匆匆溜走的岁月翻了一次身,就此曝晒在太阳下,似阳春白雪,虽然不能止渴,却画下绝美的地表,最后成了厨房中不可或缺的食用盐。有人说,没有到过恶水,就不算来过死亡谷,冒着倾盆大雨,我们挣扎地打了卡,拍了照,见证了这一次邂逅。

从恶水继续向前,可抵达艺术家之道(Artist’s Drive) ,是长达9英里/14.5千米的风景观道,据说可以欣赏阿马戈蕯山脉(Amargosa Range)缤纷的色彩。只可惜,雨中美景尽在一帘幽梦中!

恶水滩。(图:作者提供)
恶水滩。(图:作者提供)
恶水滩。(图:作者提供)
恶水滩。(图:作者提供)

火焰谷 印第安人圣地

在自然律中,变动就是常态。死亡谷不是变化的终结,旺盛的地心不停地激起地壳的律动。火焰谷州立公园位于拉斯维加斯东北90公里,它是内华达州最古老的国家公园,成立于1935年,占地约1万4120公顷。

山谷中露出地表的中生代时期的红色砂岩,遭受数百万年风霜雪水侵蚀,在阳光下折射出像烈火燃烧的山谷,如同千姿百态的跳舞精灵,令人目不睱给。有些步道仅容一人侧身而过,一线天光下,只见波浪起伏的岩壁如大自然的画布。

红岩公园。(图:作者提供)
红岩公园。(图:作者提供)

印第安人视此为圣地,据说这里可以直达天听。因此,在岩石上记下了生活及天文气象的变化等,许多的岩画已经有8000年的历史了。相较于赤岩公园如冻鹷美女般被高山隆起而封藏于地表,这火焰谷更似绝代佳人,历尽沧桑后依然艳光四射。

火焰谷white Dome.jpg。(图:作者提供)
火焰谷white Dome.jpg。(图:作者提供)

在这个州立公园,我们所持的国家公园行车证不能通用,必须付费。旅客中心放映介绍公园的多媒体短片。奇特的景致吸引了好莱坞,成为多部科幻片的取景地,1990年阿诺史瓦辛格主演的“全面回忆”,1994年的“星舰迷航记VII:星空奇兵”,2007年在中国创下票房神话的“变形金刚” 等。

在这浩瀚的宇宙工作室中,处处是故事,遍地是传奇,看着仙人掌、杉木、松枝从岩石中挣扎地站出来,他们才是名副其实的沙漠尖兵,在冰山火海中紧紧咬住一点生机,争取存活的空间。

每回到拉斯维加斯,总得在声光魅影中走一趟,这次和老友,远离喧嚣,跨上石林,深入咸池,走进宇宙的核心,驾着不很称职的“美洲豹”,风里来,雨里去,所幸,景区相距不远,步道修建完好,几天之内,探访了地球的千万年历史。

回想年少时,曾经是那么勇敢地“逆向穿过人影稀”,随着年岁增长而逐波沉浮。当繁华落尽,选择一条人烟稀少的仄道,迈向看似枯槁的荒漠,却是天宽地阔,生机蓬勃!期待繁花似锦的春天为死亡谷披上彩衣,生生不息的宇宙如浴火凤凰般脱胎转世!想起托尔斯泰的名言:“冬天来了,春天也不远了!”春意总藏在严冬酷 雪之后!

黄金谷和两壮士。(图:作者提供)
黄金谷和两壮士。(图:作者提供)
黄金谷。(图:作者提供)
黄金谷。(图:作者提供)
黄金谷。(图:作者提供)
黄金谷。(图:作者提供)
恶水滩的塩块。(图:作者提供)
恶水滩的塩块。(图:作者提供)(世界日报)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