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4月0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科技部要求各部门加强对实验室病毒的管理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2-15 12:34:4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在今天(15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为加强规范管理和服务,高效有序推进全国应急科技攻关,科技部出台了《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

吴远彬介绍,《意见》要求实验室发挥平台作用,服务科技攻关需求。同时,各主管部门也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吴远彬说,在科技攻关中既强调特事特办,又强调合法合规,加强相关研究的论题审查和知情同意,做好疫情期间外国专家保障,为各企业提供好服务。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月1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会议上讲话时特别提到了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中国科技部近日推出《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各部门也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中国科技部推“实验室管理意见”,强调“加强病毒管理”确保生物安全。据中国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15日在记者会上指出,推出《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主要是为了加强规范管理和服务,高效有序推进全国应急科技攻关,条文中要求实验室发挥平台作用,服务科技攻关需求。

吴远彬还说,在此同时,各主管部门也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在科技攻关中既强调特事特办,又强调合法合规,加强相关研究的论题审查和知情同意,做好疫情期间外国专家保障,为各企业提供好服务。”

该报道说,此外,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主任张新民张新民表示,新冠病毒的疫苗研发进度上,目前已经进入到动物实验阶段,“疫苗作为一种应用于健康人的特殊产品,其安全性是第一位的,研发上必须遵循科学规律以及严格的管理规范,要给科研人员一定的时间。”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也指出,动物实验是药物进入临床前非常重要的环节和步骤,现在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最有效的动物模型还是灵长类动物、猕猴,“目前,在灵长类动物模型里已经看到了跟人相似的症状包括病毒载量的变化,包括肺部的CT影像检验,这批模型已经通过验证,即将投入到药物的筛选和功能评价上。”

美国一名专家驳斥新冠肺炎病毒实验室人造说法

美国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研究员特雷弗•贝德福德(Trevor Bedford)驳斥有关新冠肺炎病毒起源的种种说法,包括该病毒是在经过基因工程改造后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外泄出来的说法。贝德福德教授是全球Nextstrain合作项目的领导者,在复旦大学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今年1月发布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后,该项目就已开始对其进行分析。截至目前,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已经公布了从大约100名患者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专家指:新冠病毒并非武汉实验室基因工程产物。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员贝德福德驳斥了新冠病毒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或中国其他地方制造出来的谣言。

该报道说,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研究员特雷弗•贝德福德(Trevor Bedford)驳斥了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关于新冠病毒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或中国其他地方制造出来的谣言,这些谣言促使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出警告,提醒人们注意由关于此次疫情的虚假新闻引发的“信息疫情”(infodemic)。

据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员特雷弗•贝德福德说,“我们找不到任何关于基因工程的证据。”贝德福德教授在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于西雅图召开的会议上表示,“我们所掌握的证据是,(病毒的)突变与自然进化完全一致。”

该报道称,这些谣言的一个来源是印度科学家发表的一篇论文,该论文声称该病毒基因组中的4个短插入片段与艾滋病毒(HIV)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尽管这份论文很快被撤稿,但它的指控仍然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据贝德福德教授(其实验室研究病毒进化)称,这项研究“在很多层面上都出现了错误”。新冠病毒与艾滋病毒相匹配的基因序列片段非常短,它和其他病毒也会出现这样的重叠片段,而且这“会在整个生命树中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特雷弗•贝德福德还反驳了关于新冠病毒可能是通过蛇甚至鱼类感染人类的说法。根据基因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该病毒在20至70年前由蝙蝠传播给另一种哺乳动物。而在2019年11月底或12月初,这只尚未确认种类的中间动物将这种病毒传给了武汉市的第一个人类宿主。

据该报道称,贝德福德教授是全球Nextstrain合作项目的领导者,在复旦大学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今年1月发布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后,该项目就已开始对其进行分析。截至目前,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已经公布了从大约100名患者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

这些基因序列表明,当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时,突变正以缓慢的速度出现。贝德福德教授表示,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中有3万个碱基,通常情况下,如今在一个病人体内的病毒中只有约5个碱基与原始病毒有差异,但这些都是随机的变化,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病毒正在变得更加致命或更具传染性。通过比较来自不同病人的病毒并了解其变异率,贝德福德教授和他的同事也能够估算出截至目前的病例总数。他表示,他们得出的结果与更传统的流行病学得出的结果相似。

贝德福德教授表示:“我们的结果是共有逾20万个感染病例,这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及其同事已经公布的估计数字相吻合。”

该报道说,但他不愿意预测此次疫情的未来走向。


病毒由实验室泄露?专家:分析基因序列为自然界病毒

  目前,虽然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还未确定,各种病毒由研究所泄露的阴谋论层出不穷。

  此前,就有网友翻出2018年“科学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旧闻,并谣传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了新型冠状病毒”,全网哗然。对此,武汉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也给出明确回应:此次武汉首先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与2018年报道出来感染猪的新型冠状病毒“SADS冠状病毒”在分类学上不属于一个“种”。



  “泄露说”之外更有“制造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终身教授王秋红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总结了流传的两种谣言:一种说病毒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制造出来的;一种说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Ralph Baric实验室泄露的,Baric实验室曾用SARS病毒感染小鼠进行实验。

  对此,王秋红教授表示,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经发布,从现有序列分析,“没有人工制造的位点,不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的,完全是自然界的病毒。”王秋红说,谣言太多,“特别希望国家成立一个专家团来辟谣”。
 

(央视/英国金融时报)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