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6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2月2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感染肺炎的外卖员,暴露了人性最大的恶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2-10 22:50:33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武汉肺炎持续爆发。

为了避免感染,大家都尽量待在家里,可是疫情之下,却仍然有人四处奔波。我们可以使用美团、饿了么的APP,我们可以使用叮咚买菜避开人流量大的菜场和超市,却只有他们,在病毒暴露的危险中避无可避。他们,就是成千上万的外卖小哥。

就在昨日,我在新闻上看到了一个令人痛惜的消息:

深圳一名外卖小哥被确诊新冠肺炎,在他14天的潜伏期里,一直在送外卖。

这条消息一经发出就引起了激烈的谈论。

"要钱不要命?为什么还会有人去送外卖?"“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疫情之下应该坚决抵制外卖员”“只能说是活该,还连累了被他配送过的顾客。”各种骂声,不绝于耳。

我特别能理解如今疫情下人人自危的心情,并且外卖小哥的接触配送范围很广,在这14天内,密切接触者很难追溯,到处都有可能是病毒。可是在肺炎的恐惧之下,人性的阴暗面也就此显现。诗人奥维德说:为自己的利益而争论,人人都是雄辩家。

大部分的人心惶惶,是因为担心自己点外卖也可能会中招,于是把这种恐惧,宣泄成对外卖小哥的辱骂。可是肺炎的源头是送外卖造成的吗?真正该被骂的,是那些乱吃野味的人!外卖小哥也是无辜的,他也是在送餐的过程中,才被传染的。

阿成是一名外卖骑手。

即使疫情如此严重,他也不敢休息,甚至比之前更加卖力。有同行嘲笑阿成是要钱不要命,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阿成的母亲常年卧床,父亲丧失劳动能力,自己的妻子又怀着孕。

如果他不干,那这一大家子,要怎么办?阿成说:我怕自己感染,也怕连累了家人,但我更害怕自己没有收入。我要是今天赚不到钱,他们明天就可能吃不上饭。感染了病毒未必死,不去挣钱却不能活。知乎上一名用户描述了新冠肺炎下外卖骑手的现状:

一个口罩要10块钱,一天需要两个。平台要求一天最低跑10单,那就需要跑5个小时。但即使10单全都跑完了,依旧是没有全勤奖,冬天的补助还减半。700单以内的配送费是4.5元,并且还必去几次医院送。

再除去了充电保险钱,一天能剩10快20块的,这就是我现状。也有人说可以强制离开,可是年前的钱压着,如果强制离开,所有的单子都算2块一单,收入缩减了一大半。我们不是警察,不是护士医生,不是一线的战士,不是离开了我们不行,更没人说伟大,但我们却是除了医生之外最危险的职业。

除了今年的新冠肺炎,去年的台风利奇马也再次把外卖行业推上了风口浪尖。由于积水过深,电瓶车漏电造成骑手屈国庆触电身亡。他的电动车里,还放着两份留有余温未送出的外卖。

事故的前一天,上海台风警报已连升三级至橙色级别,排水系统一向拔尖的魔都成了水城。

然而外卖平台的站长早已在群里给大家伙发了微信:台风三天不允许请假,不然按双倍旷工处理。

就在屈国庆出事之后没几天,所有外卖小哥都心有余悸,可是群里又出了新消息:拿胶带缠一下电瓶车漏电的地方,下雨天谁都不能请假。

天气越是恶劣,外卖订单增长越快,这是外卖行业的定律。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拿命换钱?

有数据显示,中国外卖市场用户规模已达6亿,每周至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大街小巷。然而在数字的增长之下,外卖小哥却成伤亡率最高职业之一,有媒体甚至称他们是“为了7块钱的亡命徒”。

51岁的杭州外卖员陆继春,在送外卖的途中意外死亡。在最后时刻,亲戚们却决定捐出他所有能救人的器官。

生活对陆继春是残酷的,现实的压力让他抬不起头。

51岁的他父母双亡,没有娶妻,无儿无女,孑然一身,只是在某外卖平台几百万骑手中最让人记不起来名字的那一位。

只靠力气就能赚钱,骑手这行曾经给他带来过希望。

他的几个侄子和他一样,都是在杭州的外卖骑手。

平时最幸福的日子,就是凌晨下班之后在出租屋里撕开泡面袋和调料包,加一点热水冲泡三分钟,呲溜呲溜的大口吃面。

陆继春通常早上10点出门,直忙到凌晨一两点。有时候回来的早也会做一盘青椒炒肉,再加一勺老干妈,匀成晚饭和第二天的中餐。陆继春的侄子说:“舅舅很拼,比我们小辈都要拼,我不止一次看到他凌晨4点才到家。”
“你别看舅舅赚钱那么辛苦,但一个朋友患了癌,他二话不说就掏出几千元,。如果他身上只有100块钱,你需要,他也会全给你。”

陆继春的姐姐说:“”现在弟弟虽然不在了,但是他捐一个器官,就可以救一个家庭,捐两个,就可以救两家。”“我的弟弟其实没有死,他的眼睛还在,他的肾还在,他的肝还在,我们就有一种念想。”陆继春的眼角膜,将被移入眼库。他还将帮助一位61岁的尿毒症患者,一位肾功能不全患者,一位乙肝硬化患者,一位靠心脏起搏器生存的患者。

网络上曾有一句笑言:

你生病的时候,给你送药的是外卖小哥。你饿了的时候,给你送饭的是外卖小哥。你心情不好的时候,画小猪佩奇安慰你的还是外卖小哥。

帮你抓虫子、替你扔垃圾、给你送纸巾的,通通都是外卖小哥。

你应该曾经无数次与他们擦肩而过,却未曾留意过。宣城一名外卖小哥日早上七点出发,日送400单,只为了让更多的人能早点用上口罩。请多一点耐心,你的口罩正在路上。

北京朝阳区的外卖员李小光,因为肺炎期间,实行封闭管理政策。小区不让进、顾客电话又打不通,他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当天北京最低气温是零下6度。

等终于接通电话的时候,顾客却说自己并不知道小区实行了封闭管理制度。“不过,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不怪他。”李小光笑着对采访的记者说道。

张兴是一名来自疫区武汉的外卖骑手。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他一直都在前方送餐,也去医院送过多次。他送的最多的物品是“油、米、口罩、酒精、碘伏”,但听到最多的话是“谢谢”。

他平时都是上午10点左右出门,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天还没亮张兴就睡不着了,那些帮买帮送的单都是为了药品,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现在大家都不敢出门,如果没有外卖小哥,很多人都没办法正常生活。

疫情之下,多一些理解,生命不分贵贱。

有的人在一线救死扶伤,有的人足不出户刷着朋友圈,也有的人,用生命在逆行。

他们依然想用辛勤为自己挣得尊严,这也是一种体面。

(见微客栈)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