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0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7月0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 | 正文


为什么说德国科学家没带来武汉肺炎的解药?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1-26 11:01:56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突然每一个微信群都在转发:德国医学教授带着制服“武汉肺炎”的解药,逆向飞行,前往中国。

啊,“解药”,多么古朴的用词,让人想起了金庸古龙的小说,瞬间救活啊,想想都激动不已!



我虽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教授,但是我可以大胆地做出推断:假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今天说了,到目前还没有任何已被证实有效的药。

然后查了一下这个“医学教授”是什么人。

哦,他是一个结构生物学家,不是医生。

哦,他的论文都是在试管里捣鼓的那种,而且最近两年都没有一篇科研原创,更没有临床药物研究。

人怕出名猪怕壮,风声也吹到美国了,著名科学杂志《自然》立刻采访了这个德国教授。



问: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答:“我本来正准备去中国,刚好这种病毒出现了,我就跟武汉的几个科研人员联系。我有两种化合物,我想针对新病毒试试呗,所以我正在寻找有这种病毒样本的合作者。”

问:那你的化合物处于什么开发阶段?

教授说他正准备在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小老鼠模型中试用他的化合物。噢,老鼠实验都还没做过呢。

教授老老实实地承认,“这些化合物不是药,它们不是很先进,它们从来没有在人体中试用过。”

问:不少人的印象是你来送解药了,你听了有木有吓一跳?

答:“我说了要去中国的事,电台记者就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武汉病毒:救援来自吕贝克吗?》,以一个问号结尾。结果,我有救援药的说法就这样传开了。说我有解药的确为时过早,我这不正在想办法纠错嘛。”

德国教授这里没戏了,那现在到底有没有什么药可以试一试呢?

有!

美国医学会的期刊JAMA刚刚登出了一篇讲武汉病毒的专文。



文中谈到,世界卫生组织早就注意到了一类新的流行病,都是由冠状病毒引起,都是动物传播到人。他们危害极大,比如SARS致死率约10%, MERS更厉害,死亡率达36%。所以在2017年世卫组织把它俩列为首要研究的病原体,希望激励更多的科研,找出对策。

现在武汉病毒这第三个冠状病毒出现了,目前死亡率3%。科学家用“拿来主义”,利用在前两个病毒中学到的知识,来开发对武汉肺炎的诊断和治疗。

首先有诊断。

现有的诊断病毒的方法正在立刻把武汉病毒也包括进去,从而可以及早识别和隔离病例。

其次有药物。

一些广谱抗病毒药在其它病毒感染中显示了好效果,所以可以在武汉肺炎病人中试用一下。

例如remdesivir,这是一种RNA聚合酶抑制剂,试用于治疗MERS和埃博拉病毒。虽然这个新药还没有上市,但据路透社报道,制药巨头吉利得公司正在考虑让武汉肺炎病人试用这个药。

还有lopinavir / ritonavir(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这是治疗艾滋病的抗病毒药。香港曾做过研究,用来抗SARS有效。目前抗MERS的临床研究正在沙特进行。这就是卫健委王广发专家得了武汉肺炎后用的药,不过他只是个例,并不能说一定是这个药的功劳。

另外还有干扰素beta,这个药能够抑制和干扰流感病毒的复制。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和干扰素的最大好处是,他们是现成的抗病毒的药,药房里有,顺水推舟就可以给武汉肺炎的病人用上。

最后还有疫苗。

美国疫苗研究中心的科学家曾用20个月开发了抗SARS的DNA疫苗,并做了1期临床试验。现在他们已经能把研发疫苗的时间缩短为3.25个月。

对于武汉病毒,他们希望采用一个新技术,来更快地造出疫苗,我们热切期待。

所以,世卫组织有先见之明,一直在号召科学家研究冠状病毒,各种诊断、药物、疫苗会源源不断地尽快出现,前途是光明的。

(澎湃新闻)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