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4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2月2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摸胸 掐屁股 教授性侵女生 校方竟逼女生闭嘴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1-19 11:23:1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让我看你吃胖了没有?”“让我摸摸你的心跳快不快。”

这些话出自前央美副教授姚舜熙之口。数年来,他用这种伎俩骚扰了至少几十名女生。



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姚舜熙

受害的学生在采访中讲,会“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面,掐我的屁股。”

“他摸我的胸,摸了两回。”……

听到这里简直要吐了!

在众多受害者中,有一名叫做小羊(化名)的女孩。小羊说,姚舜熙最早对她进行猥亵是在2016年2月份寒假后。当时姚舜熙是她的班主任,开学时他以交作业为由让小羊单独去工作室找他。



看完画,他两个胳膊环抱着,“托着我的屁股把我抱起来,在屁股那里摩挲了两下。”当时小羊还以为,老师是在对自己表示喜爱,只是表现得有些过。

而对于这匹披着人皮的狼来说,小羊的“听话”等于给了他胆量,此后他更是有恃无恐,常常“不经意”地摸她的脸和身体。在当年春天的一次写生中,小羊被灌醉,姚舜熙在回住处的路上摸了她的胸部……



“姚舜熙在学生面前一直都是义正辞严的模样,我一直不相信姚会做出猥亵学生的事情,也没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每天生活在压抑和痛苦中”。

而小羊当时还不知道,姚舜熙的可憎行为不仅针对她,还对很多无辜的女生,袭胸、搂抱,在酒局上为所欲为。



姚的魔爪还伸向了留学生。

据日本留学生惠子(化名)说,姚除了对她进行猥亵性骚扰,还不断进行精神打压。姚挖苦:招她进来就是为了利用其父的关系网,最后却发现根本用不上,浪费硕士生名额。

为此,姚经常当着低年级学生的面辱骂惠子:“你不喜欢学习可以滚蛋,可以去做老鸨。”还称其一家都是废物垃圾,更贬损她是走后门进来的,要开了她。



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姚舜熙

惠子说,姚对所有学生都有不同程度的折磨。她被逼到精神几乎崩溃,两年过去研一的成绩还是空缺,无法毕业……

最近两年,小羊逐渐从很多女生口中得知了姚的恶劣行为,也获知姚是个惯犯,多年前发生过类似事件,他就没遭到彻底处分,继续回学校教书。

而19年上半年,在听到一名女生哭诉自己被袭胸后,小羊终于忍不下去了。



她下定决心,向权威下战书,发誓要将姚驱逐出校园。

19年6月10日,小羊和其他9名学生联名向中央美术学院递交了一封举报信。信中控诉:除猥亵女学生外,姚舜熙还违反政治纪律、工作纪律,存在滥用权力,索贿收受巨额贿赂,操纵国家级博士考试结果等多种不法行为。



几名女孩子赌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要抓出象牙塔里的狼,然而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举报的第一阶段成果是2019年11月1日出来的。小羊等人接到央美纪委办公室老师的当面通知,“姚研究生导师的任职资格被取消,教学工作被停止”,还取消了他在评奖评优等方面的资格。

但对于几位受害人最关心的性骚扰问题,处理文件中却没有提,她们也未收到任何道歉。



注:小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

在质疑中,央美在今年1月13日公布了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对于性侵问题,公安机关以为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姚某有违法犯罪事实,作出不予立案决定。



这就很迷了,即便无法对性骚扰问题立案,就连本该保护学生的学校也当做没发生过一样,处罚没有任何公示文件及责罚期限,这相当于给了姚钻空子的机会。

为了不让自己和其他女生的努力付之东流,小羊接受了凤凰网的采访。

1月17日,凤凰网《七日谈》节目播出。小羊本人出镜,她语气温柔坚定,条理清晰地讲述了事件经过和大家付出的努力。



注:小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

这期节目播放量迅速突破1000万,影响力惊人。可是在引起全网关注后,小羊却收到学校删帖通知。

央美甚至联系到小羊的妈妈,让她劝女儿不要再追究。出于对女儿学业和人身安全的忧虑,小羊的妈妈一直对她发脾气,叫她不要再发声。





小羊说,从学校的态度来看,学生们对处理结果是不抱希望的,因为他们只想维护学校名誉,只是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在和性侵者的漫长斗争过程中,小羊已经十分清楚高校性骚扰多么常见、却又多么容易被忽视。



一座座看似圣洁的象牙塔,到底还藏了多少肮脏的秘密?



小羊同学及央美这一波勇敢站出来的学生,不可能是高校性骚扰、性侵害唯一的受害人。

权力滋生欲望,放眼国内外,利用职权之便,以学生的成绩、前途等为要挟,对学生下手的所谓“老师”比比皆是。

2014年,广西大四女生遭论文导师猥亵后报警。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余万里诱骗女留学生,致其怀孕,被实名举报。



2015年,天津工业大学一位女性学生曝光被男教师性骚扰并威胁的截图。



2016年,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刘某对女性进行性骚扰,被举报。

2018年1月1日,美国硅谷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实名举报博士生导师陈小武性骚扰。12年前她在北京航天航空大学读博期间,曾被副导师陈小武性骚扰,而陈在这十多年来持续性骚扰了至少7名女性。



4月5日,北大95级中文系毕业生李悠悠,实名举报前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20年前性侵北大中文系95级本科生高岩,并散播谣言,致其自杀身亡。



这还只是最近几年全部被曝光的高校教授性骚扰事件中的几件,相比起在全国各地象牙塔里发生的性侵事情,只是冰山一角。

国外也是如此。因为师生间固有的权利差异,被控制、贬低、骚扰、性侵的学生数不胜数。

美联社在2002年到2007年间报道了2500起教师性行为不端的新闻,从2001年到2005年,2570名教师因不当性行为被吊销教师资格。



高校不是真正的纯洁之地,相反,因权力滋生出的欲望和黑暗,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更肆无忌惮。

2013年到2017年的四年里,威斯康星州立大学密尔沃基分校,收到了针对该校37名教授和教职工的性侵或性骚扰报告。

2015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天文学家Geoffrey Marcy被四位女性学生指控,在2001年到2010年间对受害者进行频繁性骚扰,“包括不必要的触碰、亲吻。”



2017年,罗切斯特大学教授 Florian Jaeger被指控对学生做出“长期的性掠夺行为”。



2018年1月3日,五名女性告诉《纽约时报》,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的摄影教授Thomas Roma,在上世纪90年代她们还是他的学生的时候,进行过性虐待等行为。



2019年,耶鲁大学的一份报告显示,医学教授D. Eugene Redmond数十年来性侵了五名学生。耶鲁在1994年就曾调查过他,但并没有阻止。2018年他退休,到现在也不过是被禁止进入校园。



几十年的时间里,校方明知他的性骚扰、性侵犯行为,却未曾补过,而是包庇罪犯,让他毫无心理负担地一次又一次对学生下手。

不论国内还是国外,粉饰太平的学校占到大多数。校方总是急于掩盖性侵案件,好像这些被伤害的人是耻辱,是她们让高校失了体面。



性侵事件即使在曝光当时如同惊雷一般炸开,到最后大多也“查无后续”。

就像耶鲁大学校方几十年来对性侵学生的教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对受害者的保护支持,有的只是对“叫兽”的纵容。



面对不管不问急于掩盖的校方,面对掌握权力实施暴行的教授,这些女学生该是多么痛苦和无力。

何况,如果把事情说出来,很可能会让这些女孩们再次承受巨大的压力。压力可能来自于为了维护“学校名誉”,以文凭和工作相要挟的学校领导;可能来自禁不住流言,或被施压后担忧女儿未来的父母;也可能来自于一些对受害者恶语相加的陌生人。





就像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写的:“这个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会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



图:小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

也像日本的伊藤诗织,身为日本第一个打破沉默在媒体面前控诉性暴力的受害者,却被整个社会骂“丢脸”,还背负了数年的“荡妇”恶名。

可是,受害者真的做错了什么吗?

错的明明是那些“制造”受害者的人,是那些谴责受害者的人啊。



图:小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

于是,即使身处无边黑暗,依然有一些人决定燃烧自己成为火把,照亮象牙塔里的肮脏。许多像央美小羊和伊藤诗织这样的女孩站了出来,勇敢面对镜头,坚定地表示:不用打码,不用变声。



注:伊藤诗织

她们只想告诉世界:我们说的事真实存在,只是被掩盖了而已。我们所做的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以及其他受害者。



图:小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

受到她们的鼓励,更多的人站了出来,他们为女孩呼喊,为受害者正名。也许是因为自己曾亲身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也许仅仅是因为作为女性群体的一部分,也许仅仅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



女孩子更容易面临种种“危险”、不公与歧视,既然一个人发声会被奚落,会孤立无援,那就站出更多的人。



让我们拥抱彼此,微弱的光芒总能聚集成希望的火种。



老师明明应该是教书育人,传播知识的令人尊敬的角色。不仅专业知识要过硬,为人处事也应起到表率作用。他们是学生人生路上的领航人,但不该是掌控学生命运的绝对上位者。

为了实现私欲而利用手中的权力伤害、压迫、性骚扰自己的学生,怎么能配得上“老师”这样的称谓?



图: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姚舜熙

高校理应是培育人才,让学生寻求梦想的崇敬殿堂。当校园中的学生走向社会,都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为国家和整个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时,高校的“名誉”才会在人们心中生根,在历史上长存。



哪有通过替有违师德的老师隐瞒过错来维护自己的名誉的道理?这根本就是在本末倒置。

其实,央美应该要意识到,去年上财对学校副教授钱逢胜的惩处措施和信息公开,已经给国内各大高校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就像许多为了维护“名誉”而隐瞒事实的高校一样,钱逢胜事件确实也是所谓“有损名誉”的负面事件,但上财却用自己迅速、公正、坦荡的处理方式赢得了众人的好评。



公开举报75小时后,上财就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处理通报,将钱逢胜撤销职务并直接开除,这则公告至今都在微博置顶挂着。

不知道央美看到上财的微博时,会不会觉得丢脸的是“甘愿替恶行当遮羞布”的自己?





通过上财这件事我们也会发现:即便是负面事件,只要学校能够迅速回应,不护短不洗白,而是直面事实本身,按照道德和法律标准作出应有的处罚,公示给大家一个交代。

大多数人根本不会把一个人的错误扣在整个学校的脑袋上。相反,人们反而会更加信赖这所高校,其公信力不跌反涨。但愿央美不要砸了自己国内顶尖美院的招牌。



伊藤诗织性侵案坚持了五年,最终胜诉。

希望小羊的勇敢和坚持可以赢得最终胜利,给更多的女生带来力量!

(英国报姐)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