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2月1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 | 正文


中国女孩在日本做一年公务员 结论难以置信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11-28 10:41:2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我在日本做了一年公务员。从2016年4月到2017年4月。

当然,这并非准确意义上的公务员,毕竟不是东瀛国籍,也没参加岛国的公务员考试,是以公务员身份有机会进入了兵库县厅的国际交流课,从内而外地体验了日本的政府部门工作。

县厅即国内的省政府,从属于县厅的国际交流课便相当于我们的对外办公室,负责与各地区的外事交流活动。

在经过了北京和东京的短期培训后,期待与不安之中,我搭乘新干线到达神户,开启了接下来一年的公务员之旅。

在我到达神户的第一天,在距离下班时间仅有两个小时的情况下,拖着大小行李箱,我被直接带到了即将呆一年的办公室。

大概是初次相见时过于疲惫,以至于完全没有心思好好欣赏这栋楼龄40年的兵库县厅(省政府)办公楼。



兵库县厅一号馆大门之一,楼龄40年

推开缝隙里积满了灰尘的门,回到座位,我眼前的风景如此



我身后还有一排用书柜隔开了的经济交流课,所以整个房间全员将近30人,因为时常有人出差有人开会有人去见客,聚齐的日子并不多。

然而,好在不用经常聚齐,否则这个被几十年的资料塞满了各个书柜书架的狭小空间简直要缺氧了。雪上加霜的是陈旧的中央空调常常不给力,难怪夏天一到,大叔们都要在衬衫口袋里别一把折叠小扇子,甩开的那一声“唰”简直不要太风流倜傥……

因为空间有限,所以除了课长和副课长的办公桌独立出来,且方向和我们垂直之外,其他人都是拼桌式办公,日企即视感,可能日企比我们还宽敞明亮点。

挤的何止是办公区,连茶水室也设置在大boss的独立办公室外面2平方米大小一块区域。摆放茶具热水壶的桌子柜子一定都高龄过我,所以才气场强大到自带古董气息。

而30个人共享一套办公设备的结果,就是常常要在一摞机器吐出来的资料里翻半天才找得到自己打印的东西,时不时还面临着不知被谁拿走不得不重新操作结果刚打印出来又被拿错的人给送回来的尴尬局面……

但最尴尬的永远是在只能单行道的办公室过道里每天都要互谦互让好多次,男的让女的先走,下属让上司先走,空手的让端咖啡的先走,然并卵,撞车事故还是不时上演。


日本年轻人不再热衷报考公务员

每次外出办材料登记个人信息时,一写到在“兵库县厅”上班,连一向含蓄的日本人都要忍不住地在眼神里露出几丝惊叹,更有沉不住气的,脱口而出,“在县厅上班啊?好厉害啊!”

在他们的认知里,在县厅上班的都是公务员,是一群拿着不低的稳定收入还有奖金和各种好福利的高素质群体。然而,厉害是人家的,和我这种临时的交流员没一毛钱关系…

刚入职没几天,便发现办公室的同事似乎彼此不太熟,一打听才知道,整个办公室有将近一半是和我同期刚进入国际交流课。想想天朝的公务员,几乎在一个办公室可以呆到退休,几十年的同事关系简直赶超家人。岛国并非如此,差不多每隔两三年正式公务员们就要从一个部门调到另一个部门。

一个日本公务员的年收入在530万日元左右,与普通打工族相比的确富庶不少,至少找对象不会有经济压力。之前在某纪录片中看到关于日本当下找对象的条件,通常女性希望另一半的年收入达到400万日元,所以公务员结不了婚就不是经济问题了。但与那些一毕业就进入三菱商事、三井物产等大财阀集团,或者早些年的索尼等世界名企的同学相比,伤害就凸显出来了。因为这些金领在30岁之后,一般年收入可达1000万日元,且薪资浮动也比公务系统可观。

此外,日本的人民公仆们除了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还得以身作则。在311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对救急的临时住宅,公务员家庭按顺序只能排到最后。



而至于平时公款消费之类基本没有可能性,即便和领导吃饭,要么AA,要么领导私人出钱请客,去年因为出差做了飞机头等舱,又被爆料拥有私人豪宅而被拉下马的前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就是以身试法的典型案例。所以为了保住手上的铁饭碗,大家还是小心翼翼地尽职尽责,在纳税人面前保持着“服务”的谦逊与恭敬,重复着日日平淡枯燥的工作内容。

所以,铁饭碗也要有相应的牺牲。日本有梦想有抱负的年轻人,也不再像上一代人那般热衷于报考公务员,更愿意去企业闯荡一番,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无比抠门的省政府

工作日,每天中午吃完午饭,都习惯性地去楼下最近的全家买咖啡。从之前各种罐装,到自己买牛奶在办公室用速溶咖啡兑简陋版拿铁,再到最近买全家,我始终想不通,在办公室皆咖啡的大环境下,为什么热水间就不能备一台咖啡机,方便又好喝,全民获益。何况大boss的局长每天都几杯挂耳停不下来,更不要提韩国妹子和美国小哥每天几杯咖啡饮料,喝到韩国妹子体检都查出来胆固醇超标。

忍不住嘟囔了句为什么办公室不置办一台咖啡机,意外戳中上田小姐的心声,“我早就这么想了!办公室集体凑钱也愿意!”

岛国政府的拮据我深有体会,所以完全理解她何出此言。

“那为什么还是一直没有啊?大家肯定都这么希望吧……”

“当然了!没办法,日本人嘛,大家都不说……”

明明就是政府部门抠门嘛,这好比国内办公室大家自带茶叶,因为都不想喝公用的廉价茶,我暗自想。

回到办公室传阅到一份募集捐款的资料,仔细一看,是神户人民年年期待的“神户Luminarie”。岛国人民冬天的必备节目之一是灯光展,而神户最出名的灯光展是为阪神大地震遇难者祈福的“神户Luminarie”。

但如此官方的活动按理说应该由政府部门出钱,或者至少由企业来赞助吧,怎么就把目标指向了政府公务员了呢?


日本公务员,尤其是警察这种工作几乎没人会争着去做。

不仅直接募集现金,还推出一系列相关周边产品出售,从200日元一注的彩票,到各种Luminarie相关的纪念品,如600日元的圆珠笔,600日元的书签,500日元的文件夹,1千日元的购物袋等等多达十几种,将岛国人民最擅长的周边玩儿到极致。

见我略惊讶的表情,为了挽回岛国形象的上田小姐解释,“其实以前都是企业赞助,只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搞这种募捐,政府太穷了……”

但此举并未能起到任何洗白作用,毕竟兵库县政府的“抠门”在我心里已经牢牢地树起了一座丰碑。



日本警局和国内警局相比略显“寒酸”

事出有因,是陪同海南省高中生的游学动那次,其中有两天我和一位日方工作人员带领几位国内老师去高校参观。上午下午分别去不同学校,所以午餐就提前和上午的参观校打了招呼,帮忙解决,费用自然由负责此活动的兵库县教育课承担。好在国内几位老师都和蔼可亲,对于几百日元的冷便当也大快朵颐,但六个人为什么只有五份便当?

国内四位老师是客人,自然一人一份,剩下我无比尴尬不知道吃还是不吃。

日本同事赶紧解释,第五份是我的,她没有配餐,因为她是教育课的职员,餐费里没有她的预算。

只是一桌国人吃饭让人家干坐着也太欺负人,于是真心不爱吃冷便当的我第一天把便当让给了她;第二天她自带了三明治,然后我又分了一半便当给她。

但比起后面的事情,便当什么的简直小巫见大巫。

日本警察的大部分时间交通工具都是自行车。

因为中间跨了个周末,学生们都homestay去了,剩下几位老师因为语言不通,日方担心出行不便,便安排日本同事陪同去京都观光一天,大阪购物一天。

日本同事不会中文,国内老师不会日语,双方英文都没能好到进行语言交流,就趁我在的时候提前商量好行程。所以我一直没想通为什么要做如此不合理的安排,搞得双方后来不得不用汉字“纸谈”。

后来才从日本同事那里得知,陪同出行的交通费完全是个人承担,没有报销。何止如此,连中午和国内老师一起吃饭的费用也是自己出,皆因没有预算!雪上加霜,如此明显的周末加班并不能事后申请到一分钟的代休。难怪没有安排显然更方便交流的我,因为我不是教育课的职员,产生的交通费和餐费自然也不能从我这里压榨了。

好在京都和大阪是两个不同的日本人陪同,否则落在一个人身上还真是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但另一种意义上,巧妙地轮流压迫劳动人民,让人不得不想起“万恶的资本主义”这句老话……

打扫街道也是日本警察的大部分时间的工作之一。

本以为只是个别部门的奇葩现象,又被曾经在日本高中做过英语老师的日本同事神助攻,“日本学校里这种事情更普遍了。只要涉及到陪同接待工作,几乎都是老师个人承担费用。”

不能忍的也就只是作为外国人的我们,深深嵌入日本职场文化里的岛国人民只能默默地继续忍耐,最多吐吐槽,再大不了发个疯跳个楼卧个轨……

因为他们永远有个金句,“这是工作……”

(长坂坡论坛)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