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5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2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正文


世界顶级美女们,却过着地狱般的人生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11-28 09:23:09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美女模特都来自最冷的地方

一时间,街头、时尚秀场、淘宝店铺里多了很多金发碧眼的西方模特。国人对西方面孔的好奇心和崇尚之情可见一斑。

根据阿里巴巴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越来越多的外国模特来到亚洲的网拍市场,其中有六到七成来自俄罗斯和东欧国家,其中有36%来自俄罗斯,22%来自乌克兰。

原因不用说,西方面孔是很多想要走上国际化道路的国内品牌的策略,所谓立体的五官、面孔的“高级感”,不仅能吸引消费者的目光,还有助于将商品和高品质联系在一起,传递出一种奢侈品的讯息。
但很少有人了解这些模特来自哪里,她们的背后隐藏着各种常人难以看到的苦衷和痛苦,有不少模特还未成年,就出于生计,走上了这条艰辛的生存道路。

在俄罗斯,模特是轻浮的象征,也是脱贫的唯一出路

很多模特公司的猎头经常光顾的地方之一,就是俄罗斯的西伯利亚。

横跨欧亚大陆,泛西伯利亚铁路长达9000千米的路线上,列车上的乘客中如果你有发现一些非当地面孔,那十有八九是一位模特猎头,在他们眼中,西伯利亚的土地并不仅仅是一片荒芜,这里是模特们的诞生地,他们来这里的任务就是来寻找具有模特潜质的美女们。

他们对目标没有限制,“越多越好,能找到多少算多少”,寻找的面孔也并非相同,但一些猎头需要那种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模特,年龄差不多在13-14岁之间。之所以需要如此小的年纪,猎头们认为在模特这个行当里,年纪涨一岁,也就意味着工作的机会减少。

时装模特行业基本上没有对模特年龄的限制,她们和儿童演员一样,试镜现场,猎头们总是会询问年纪,“你还不够年轻”是他们的口头禅。

因此,在西伯利亚的一些工业城市,很早就有各种模特公司负责招募当地女孩,很多家长也将孩子送去做模特训练。

几十年来,西伯利亚的模特经纪公司的事业之所以如此红火,都源自于一位出身于俄罗斯的世界名模娜塔莉亚·沃佳诺娃带来的效应。

这位来自俄罗斯的超级名模出道前,家境贫困靠在街边摆水果摊为生,就在她14岁那年忙活着摆摊时,一位猎头慧眼识珠,让她用三个月时间学会英语后,飞往法国巴黎,由此开始了自己的传奇模特生涯,现在她已经是一位百万富豪级别身价的模特了。


娜塔莉亚·沃佳诺娃

有人分析过西伯利亚会出现这么多长相出众的美女的原因。西伯利亚过去是沙俄和苏联时代流放犯人的地方,先后有波兰、朝鲜、伏尔加、德意志等11个民族被驱逐到这里被强制劳动,这里也成了俄罗斯最穷的工业区,但异族间的通婚混血,长相的人汇聚在这里,繁衍后代造成了混血效应,因此也有了很多五官充满异域风格、符合当今高级审美的长相。

西方各家模特公司像是发现了下一个超模诞生的天堂,纷纷前往西伯利亚“淘金”。这里也成了继南美巴西之后,又一个超模的故乡。

娜塔莉亚·沃佳诺娃的事迹无疑对当地女孩最有吸引力。很多不到13岁的女生,提前好几个小时到面试现场,在称不上温暖的室内,只穿比基尼排成一列,手中举着写着自己姓名和三围的纸板,等待猎头的“检视”,这些检视甚至要到牙齿,而一场面试会的参加者一般有100人,而能够得到猎头青睐的,最终不到10人。

在这些模特当中,有不少模特已有从业经验,不少人从11岁就开始在亚洲的网拍市场上找到了工作机会。模特经纪公司的老板认为,亚洲市场往往是她们积累经验的地方,是培养模特的“幼儿园”。

之后,她们一般会前往相当于“高中阶段”的欧洲,进一步积累经验和人脉,而模特们的“大学”就是美国。一路向西走的过程,几乎是每个模特的必经之路,这条路上,她们唯一的简历就是自己的身体。

现场陪同13岁女儿来面试的一位母亲认为女儿能被看中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但一回到休息的地方,女孩们就会赶紧穿上自己带来的外套。只穿比基尼,被陌生人注视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

对当地的模特公司来讲,只要一个模特能够走出西伯利亚,走出俄罗斯,公司就能从模特身上获得1000美元的回扣。很多模特虽然不能得到这么多的报酬,但她们希望通过这条道路,走出西伯利亚的穷山僻壤,去国外挣钱后,去留学,去干自己喜欢的事。

6岁出道,但出名之路难于登天。

一位叫安妮的模特来自西伯利亚的一个偏远小城市。她喜欢画画,但艺术显然并不能养活自己和母亲的生活,当模特是当地脱贫速度最快的职业,画画也只能当做业余的爱好。

小时候,是她母亲主动给她报名了学校的选美比赛,通过比赛,安妮慢慢修正了自己的走姿,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同时也落下了大量课程,最终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

但在美女云集、竞争激烈的西伯利亚,几乎有一半年轻女孩都去了模特经纪公司。如何能被猎头看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现在14岁的安妮还正在入门阶段,家里人将全部的钱财投在了她身上,母亲为了省钱,将家中自己的床和家居物品都卖掉,晚上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安妮为了能够增加自己的曝光度和履历,还报名参加了当地电视台举办的西伯利亚版《超级模特新秀大赛》。

走出西伯利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旦他们在模特市场上稳住了脚跟,即便没有成为超级名模,每个月能赚到2-3万美元,但大多时候,她们是入不敷出的,根本没有机会存钱,更不用说把钱寄回家里花,他们的日常花销差不多都是由公司垫付,之后这些账还是要一一还清。

而在努力挣钱的这些女孩,实际上还只是孩子而已。

为了从小开始培养她们成为未来站上世界舞台的模特新星。西伯利亚的一些城市里还有各种模特训练学校。最小的学生不到5岁,她们在这里学习如何摆pose,如何练出专业的步伐,以及化妆、穿着、染发等技巧。

在一轮一轮来自四大时装周和模特经纪公司的面试挑选中,通过率更是低的惊人,上百人的面试里,只有1人能通过。大多数人要不是身高不够177厘米,或是身材差了1厘米,就无缘离开俄罗斯的机会。淘汰率高达90%。
一个14岁的模特就因为臀围只差了1厘米,而被淘汰,但她因为减肥已经节食一个多月,每天只吃一顿素食,还要忍受穿着高跟鞋带来的疼痛。

在训练和面试时,模特们的父母通常都会在场旁观,不少爸爸们对自己的女儿站在猎头的相机镜头前有点担忧,因为在不少俄罗斯男性的眼中,做模特的女孩子在人们眼中被看做是轻浮的女孩。甚至在很多俄罗斯女性的眼中,模特会和妓女划上等号。

事实上,并不是很多模特经纪公司的女孩都通过做模特而维持生计,经纪公司在暗地里会推荐一些女孩到那些俄罗斯和国外富二代组成的上流生活圈子里,给她们介绍男朋友。她们的父母们将这条路作为退路,认为这样至少可以让她们能过上富裕的生活,有车有房,一辈子不用担心生活。

走出家门的俄罗斯模特们

而那些获得机会走出家门,前往欧洲和亚洲各国的俄罗斯模特们,面临更大的挑战,背负巨额债务,每天奔波还贷的同时,性骚扰和过劳死也成了家常便饭。

一位名叫安雅利卡的西伯利亚女孩15岁时来到巴黎,以为自己人生梦想即将成真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在巴黎的住处并不是想象中的奢华酒店,而是和另外两个模特姑娘睡在一处公寓的地板床垫上。这两个姑娘,一个有吸毒史,另外一个患上了厌食症。

在巴黎,她每个月的食宿包括出差费用3000美元,经纪公司先将这笔钱提前支付给她,当她找到第一份工作后,公司会将所有的花费从她实际得到的报酬中扣除,这里面还包括经纪人的佣金,一番扣除后,大多数模特们都会陷入负债。

这也是这类公司的商业运营套路,用债务将这些模特绑定在自己身边,让她们无法离开自己的手掌心。
为了维持体重,安雅利卡每天控制自己的进食,只在傍晚吃一罐金枪鱼罐头。每个星期唯一一次认真吃饭就是周五和周六晚上,公司将所有的模特安排在老板或者客户的餐桌旁,吃上一顿老板安排的素食。为了应对各种社交场合,日常逐渐积累精神压力的结果也让她开始喝大量咖啡,偶尔还会吸烟。

而在这些聚会上,来自男性的各种暧昧身体碰触也是家常便饭。对于这些还未成年的女生来讲,这些接触给她们的内心增添了很多不安全感。安雅利卡回忆自己第一次在这种场合,曾被客户要求和身边的另外一名女生接吻,她一直推脱,因为在这之前,她只在俄罗斯吻过一个和自己同龄的男孩子。

“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在迫不得已和旁边的女生浅浅地亲吻后,我就跑到了卫生间,把自己锁到了单间里,待了一个小时。没想到经纪人亲自来找我,把我从卫生间拉了出来。”

在这种看似光鲜亮丽的行业中工作,安雅利卡认为最大的失落来自于职业前景的暗淡。她在巴黎奋斗了几年,又来到中国发展。每天网拍上百件服装的工作已经消磨了她对模特行业的激情,现在唯一能让她激动的是偶尔能吃一顿麦当劳的乾酪汉堡,同时,那个曾经想做超级名模的梦想似乎已在内心摇摇欲坠,几近破裂。

就在去年,国内发生的一起俄罗斯模特在工作中生病送医去世的事件也引起了她们的担心,虽然是否是“过劳死”还有争议,但这些事让不少像安雅利卡一样的模特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

安雅利卡已经觉得自己很幸运了,虽然在国外闯荡了很多年,父母说如果实在待不下去可以回去,但她还想再坚持一段时间,她说她还不想放弃。

(ELLEMN睿士)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