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5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2月1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 | 正文


史上最聪明的越狱犯:几秒就能复制钥匙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11-19 09:38:1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在美国多家监狱里流传着一个说法,那就是:如果哪一家监狱接收到这个犯人,务必提醒十二分精神对其严加看管,因为只要是一丝的放松,他就会从你面前消失。

这个被视作眼中钉,同时被鼓吹得如此神秘的家伙,是马克。

1960年,马克出生在一个比较特殊的家庭里,虽然是在农村长大,但他的父亲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于战略服务办公室(OSS),是当时美国的战时情报机构(OSS),即中央情报局(CIA)的前身。

因此对于马克来说,他的童年不是电玩,游乐场,而是野外的生存和藏匿,对人的防御技巧等等与这个年龄不相符的东西。

(马克和父亲)

令人意外的是,虽然比较孤僻,但马克本身就具备非常高的天赋,以致于当地人都将这个小子称为“天才儿童”。那是因为他只在6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独自一人拆卸和重新组装手表,甚至是引擎。

他经常在家中的地下室里设计和进行精细的科学实验,有几次甚至造成爆炸,引起当地人的注意。

察觉到儿子的聪明,父亲鼓励他发展机械才能的同时,将自己毕生所学教给马克,包括各种战术,枪的使用技巧,机器制造,以及所有逃生技能。因此马克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很好,在他心中,父亲也是自己最尊敬的存在。

(年轻的马克)

当然,天才往往伴随着一定的缺陷,马克似乎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精神异常。局限于当时的条件,尚未诊断出这种情况。但这种情况影响了他的社交能力,导致他深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1980年发生的一件事,触发了马克内心的那根弦,也改变了他的一生。这一年,马克的父亲突然去世,在父亲的遗嘱中,他留了很多机械工具给马克。这些东西并不贵重,但对于马克来说已经非常宝贵。

马克想尽快拿到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因此他在遗嘱执行之前取走了部分工具。这本没什么,但马克的继母后来报了案,当警察赶至,马克惊慌而逃。虽然逮捕之时发现他身上有枪,但他没有在警察面前挥舞,即使如此,他仍然被判处了四年处罚。

(被捉拿的马克)

两年后,马克开始走上了他不断越狱的一生。事实证明,他的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越狱计划,充分展示了他非凡的智商和天才的创造力。

1982年第一次的越狱,他的计划是使每个人都“安静”下来,因此他花时间策划了一个计划,制造机会令自己进入州立医院住院。而且他寻找时机潜入药房偷取小量强力麻醉药。一个月后,时机成熟了,他将100多粒麻醉药混入到工作人员饮用的咖啡中。

成功逃出后,他将医院外面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接驳上电线逃走。然而他被重新捉获并且转移到更严密的湾县监狱。

(现时湾县监狱的内部)

在另外一个监狱,他观察到外围有一处沼泽的地方,因此他长时间一点点的收集工具,最后制作了一个弹跳装置并且将自己弹出了围墙,跌落到沼泽后逃出。

在另外一个情况,他将自己一颗牙齿拔掉然后得到去看牙医的机会,然后,他用牙膏管在医院里制造了拉链枪继而逃脱。

这种道具不用时可以拆开,零件看起来完全无害,随便放在角落也不会暴露。而几分钟之内,就能被重新组装完毕。加之外型细小,难以被发现。

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复制能力”。其他人需要使用固态橡皮泥将钥匙的纹路复制才能够制造一把同样的钥匙,但是马克只需要有机会看到工作人员身上的钥匙几秒钟就可以凭记忆复制钥匙。

当然,就连钥匙上的齿纹都能够巨细无遗的复制,剩下的就只需要找寻到适合的工具然后制作即可,不过对于马克来说,寻找工具这项任务已经驾轻就熟。

(马克制造的钥匙)

在马克整个逃狱人生中,他一共尝试了13次,有7次成功越狱,以至于他的刑期由最初的4年到最长的34年,所有刑期叠加起来到达2085年。他也因此得到了一个称号:“最聪明”的越狱犯。

起初他被判定为患有精神病,但当时一位名叫罗伯特·伯兰德的医生认为马克只是伪装,因为他策划的多个越狱计划和在监狱里的恶作剧都显示他的聪明才智,因此撤销了原有的判定。

然而多年后,罗伯特·伯兰德公开声明推翻自己当时的评估,判断马克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精神病,引起社会的轩然大波。

(马克纪录片的预告片段)

不但多家监狱都不想接收马克,就连监狱的狱警对着他都会头疼。因为在监狱里的大部分生活都是无聊的,为了打发时间,他会经常制造恶作剧。

譬如有一次监狱里所有犯人的门突然一同时间打开,犯人在没有狱警看管下自由闲逛。没有人知道马克是怎么做到的,而各种各样的恶作剧,有记录以来的共发生了400多次,创下了无人能破的纪录。

(对着采访镜头说话的马克)

因为实在太难搞定马克了,因此很多狱警会对他使用暴力让他就范,而且由于他的孤僻和性格,很多犯人也会殴打他,以至于在监狱那段时间,马克一共被单独关禁闭的日子加起来长达27个月,令人难以想象。

在别人看来他不断的越狱行为似乎是一个彻头彻尾坏蛋的标志,但惊讶的是,他却得到了很高的知名度。而一切的转机是从2001年开始。

在这一年,当时一位名叫加布里埃尔的导演了解了马克的故事,在好奇心驱使下他调查了马克的资料,发现马克1980年入狱存在奇怪的地方,而且居然这些年来没有任何一例主动挑衅的事件,在所有的处罚里都是别人先对他殴打,马克没有任何一次还手,但他依然受到各种处罚。

(马克被殴打后的照片记录)

如果马克是人们口中的坏蛋,那他早就惹起各种事端从而受到处罚,但事实是相反的。加布里埃尔对马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接触马克同时了解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

(加布里埃尔在采访马克)

2014年,一部关于马克的纪录片在加布里埃尔的多年筹备下面世。这部纪录片向人们展示了马克当初入狱的“奇怪”之处,以及他不断策划越狱的原因,在监狱里即使被压迫也不反抗的原因等,引起了社会很大的反响。

这部纪录片描绘了一位另类的反抗美国法律的代表,最后在孤星电影节上获得了2014年最佳纪录片奖。

从那一刻开始,马克真正的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他的案件被重新审理。这个结果一方面是公众的压力,另外一方面是马克的妻子,邦妮。

邦妮比马克大二十多岁,在1994年的时候以“笔友”的身份和马克认识,虽然两人几乎只以文字接触,但并不能妨碍两人的爱情。邦妮后来甚至在马克缺席的情况下和他结婚。而且这些年来邦妮一直为马克的自由而努力,不断写请愿书给相关部门。

2019年2月5日,马克获得了假释。当他真正意义上踏出监狱的大门得到了短暂的自由时候,已经满头白发的马克拥抱着同样已经苍老的妻子邦妮,这样的画面,颇有点令人难以言喻。

2月15日,他在多个社会人士的请愿下得到了治疗的机会,而且由于妻子已经接近80岁,行动不便,因此马克的代表律师帮两人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包括往后寻找工作,重新融入社会等。

但或许最重要的是,对于大半个人生都在监狱里生活的马克来说,这一次能够在妻子邦妮的陪伴下,重新学习没有越狱的新生活。

虽然往后两人一起的日子可能已经不多,但,已经弥足珍贵。

(不能说的奇趣)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