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6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9月1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 | 正文


女儿希望通过DNA证明生父是强奸犯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8-16 12:20:5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维姬(Vicky,化名)说,她的出生就是犯罪证据。

一名因强奸受孕而出生的英国女性希望其生父在“无受害人起诉”中被绳之以法,这是此类案件中的首例。

维姬(Vicky,化名)说,她母亲在不到法定年龄时被一个30多岁的家庭朋友强奸。

维姬说,她的出生就是犯罪证据,她希望通过DNA(脱氧核糖核酸)检测来证明生父的非法性行为。

英国的西米德兰兹郡警方(West Midlands Police)表示,法律不承认维姬是受害人。

维姬来自伯明翰,她在1970年代7个月大时被人收养。18岁后,她开始寻找生母。她从一名社会工作者和其社会服务记录中发现,她的出生是强奸受孕的结果。

在接受BBC维多利亚·德比郡(Victoria Derbyshire )节目采访时,维姬说:“我的母亲当时才13岁,还是个女学生,生父是家里的朋友,当时30多岁。”

“有记录显示,我母亲去他家照看孩子时,被他强奸了。文件中有七处说这是强奸。”

“记录上有他的名字和住址,社会服务机构、警察和卫生工作者都知道,但什么也没做。”

“这让我感到愤怒,为我的母亲感到难过。”

“活着的犯罪现场”

维姬设法与生母团聚,她称这一刻“非常超现实”。

几年后,吉米·萨维尔(Jimmy Savile)丑闻曝光后,媒体开始报道历史上的性侵案,维姬决定行动起来。她一直认为,其生父没有被起诉是不对的。

“那时我想,'我有DNA证据,我自己就是活着的犯罪现场。而且犯罪行为都写在文件里了。公众肯定会认真看待的。” 

“我想让他承担责任,为我妈妈讨回公道,也为自己讨回公道。他的选择影响了我的一生。”

维姬的母亲不想再经历这样的折磨,最初也被警方说服决定不再报案,但她支持女儿。

维姬希望警方认真考虑,所谓的“无受害人起诉”是否意味着,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就是法定强奸罪。她说警方可以使用DNA和出生证明来确认年龄。

根据当地皇家检控署(The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官方将“无受害人起诉”称为基于证据展开的起诉,可用在家庭虐待或强奸案件中,即便受害者撤回或拒绝发表声明,但如果仍符合公众利益,就可基于证据进行起诉。

但维姬表示,警方、社会服务机构、律师和国会议员都告诉她,她“不是受害人”,无法提起诉讼。政府将受害者定义为因犯罪而遭受情感、身体或精神伤害的人。

“那场犯罪令我存活至今,一生都被它支配,但没有人觉得我是受害者。我活着,它证明我是儿童强奸犯的孩子,却没有人在意这个事实”,她说。

伯明翰亚德里(Birmingham Yardley)的工党议员杰西·菲利普斯(Jess Phillips)说,因强奸受孕而出生的孩子“绝对”应该被视为受害者。“这种情感无疑会影响一个人、他的人际关系和生活,并且影响对自我的感知。”

“我认为这个论点站得住脚,说明不需要是直接受害人就可以起诉。我们绝对不会说,在家庭暴力中,没有遭受暴力本身的孩子不受犯罪行为的影响——我认为影响是一样的。”

维姬戴着隐蔽摄像机,追踪到一个可能是他生父的人,记录下了他们的谈话。

她说,他没有否认,但也没有证实与她母亲发生过性关系。“这可能是史上少有的存在确凿DNA证据的案例。”

“我希望警方要求检测DNA。希望警察和社会服务部门为过失而道歉,并从中吸取教训。我希望重新审视受害者的定义。”

菲利普斯表示,这起案件绝对符合公众利益,因为涉嫌行凶的人还活着。“那些多年来被指控的施虐者不会无故消失,这些人对社会是一种风险。不管虐待行为发生在多久以前,受害者都应该得到公正对待——当局保护人民安全是首要任务。”

维姬说:“这段经历几乎把我打倒了。被收养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而这种创伤也已经影响到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但我会坚持下去,因为我知道这是错误的。我要伸张正义。”

西米德兰兹郡的警察公共保护部门负责人、总警司皮特·亨里克(Pete Henrick)表示,警方没有低估维姬受到的心理影响。

他说,警方没有1975年指控强奸的记录,因此也没有调查记录。当维姬在2014年去找警方时,被指为受害者的人(维姬生母)不愿合作。

一份声明称:“鉴于此,她问自己能否被确认为受害者,以及基于这些理由,此案能否进展下去。”法律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她是受害者。BBC联络当地皇家检控署,他们说不支持检控。

他们说,“我们当时的专业标准署(Professional Standards Department )和独立警务投诉委员会(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mmission)都仔细研究了案件的处理方式,双方都认为警方的行动和结论是恰当的。”

伯明翰市议会表示:“自2018年4月以来,伯明翰儿童信托基金一直在为伯明翰的儿童提供社会关怀服务。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和‘维姬’联系过。”

“当然,如果她觉得有价值,我们很高兴见面。现在处理儿童指控和伤害事件的方式与1975年的情况大不相同。如果见面,我们会很乐意和她讨论这个问题。”

(BBC)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