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2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0月2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 | 正文


一个男人的中年:待最美园子5年 只做风雅之事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8-06 08:19:39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画家陈如冬,

9岁开始拿起毛笔,

23岁在香港举办了个人画展。40多年来他一直生活在家乡苏州,他的创作在当代画林中独树一帜,
是吴门画派的领军人物。

他曾在苏州四大园林之首的拙政园里

拥有一间画室,

每天绘画、赏花、观景的日子,羡煞了所有人!

但30岁的一场大病,

才让他真正体会到中国画的水墨精神,

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绘画方向。

我叫陈如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苏州,跟这个城市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六岁的时候母亲要求练练毛笔字随便画画,九岁开始正式学画。

我在苏州当代画家中或许是个异数:没有上过正儿八经的学,没有上过正儿八经的班。我跟着陈德奎先生一直学到老师退休回了上海,我就开始自学,当时是十五六岁的样子。


《虚怀千秋》


《石壁清猿》

最开始就是死办法,照着名师大家的画一个个临摹过来的,印象最深的是我画的《簪花仕女图》,因为当时的条件非常差,参照的印刷品根本看不清。

我记得父亲带着我专门跑到上海博物馆,去看《簪花仕女图》的真迹,用铅笔把它按比例画下来,然后回家再画,颜色一遍一遍上了好几遍,画了半个多月。

苏州人喜欢写字画画,很多老人家都能拿起毛笔,每一条巷子里面都能走出一个书法家。可能是这个城市的文化积淀非常深,“文人精神”刻在骨子里了。它又离经济中心很远,保持一个距离,没有被干扰。


《晓烟》

画什么就养什么

十一二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水墨,是因为老师跟我画了一只鸟。我突然发现水墨可以表达那么丰富的东西,因为我从小就喜欢这种把握不了的技术,我一定要去搞懂它。

特别是动物画里,我觉得技法太高超了,你根本看不到笔墨痕迹,非常写实,当时那个年纪对技法特别感兴趣,于是早年间我一直钻研在动物画里。


《幽如清泉咽》


《柳塘马饮》

要画什么我就去买什么,或者去观察什么,那时候我家离动物园比较近,就常常去画写生,看看动物的翎毛、结构。最常画的动物是鹿和马。

我还特别喜欢养虫,有意思的是我养虫跟别人不同,别人可能夏天就开始养,我是等到冬天。有一年苏州下了大雪,我养了十几二十种虫,我把它们全部放在枕头下面枕着睡觉。

外面在下着雪,里面听着鸣虫,就感觉是在夏天仰望着星空,起起伏伏,像音乐会一样非常好听。后来因为老婆一直反对,就没坚持下去了。

生活在“苏州第一园”里

五年前,我从原来的画室搬到了拙政园,受邀参与园内的陈设布置。园方想让我进行一些园林里厅堂、家具陈设的设计。好多朋友都说羡慕我,能在拙政园里拥有一间画室。


拙政园画室


冬天的窗外雪景

我的画室在拙政园的南书房,这里比较偏,人烟稀少,是个能让我静下心来画画的地方。

而且我特别喜欢窗前有一棵青桐树,那棵青桐非常美,是文征明、沈周经常表达的一种梧桐树。


陈如冬(右一)与家人在拙政园合影

拙政园说起来很有意思,因为我觉得苏州人都喜欢它。苏州人每家每户我看都能拿得出一两张在拙政园拍的照片。我家里就挂着一张,是我和父母、妹妹一起的全家福,至今我还挂在书房里。所以苏州人对拙政园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我在拙政园的生活,上午人比较少,我就会集中时间画画,有时看看书,下午会有一些朋友来聊天,然后再进行创作。到五点半要闭园的时候,我就会从画室里面出来,这个时候散步是最好的,夕阳西下有很多景致是平时看不到的。


陈如冬绘制的拙政园全景图

拙政园因为老房子多,也需要进行整修,所以今年我刚刚从拙政园搬了出来,但我画过的一张拙政园全景图,现在还挂在售票处门口。

30岁的一场大病

我学画的经历,大概分成三个段落。第一段就是我探索技法的时候,我觉得绘画太难,技法太丰富,怎么学都学不过来,所以一直有一股想表现的欲望。

早年我的书斋叫“岁寒轩”,因为画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像文人要经过十年寒窗苦读才能慢慢探索、磨练、领悟。

后来我的画室改成了“雪泥堂”,因为我觉得我掌握了一点技法,但是属于雪泥鸿爪之类的,就是很渺小,我的技法在这些传统绘画里面,在这些先贤的阴影里面很难走出来,它们只是雪地上留下的一个爪印而已。直到30岁,我生了一场大病,这段经历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当时我觉得我的技法已经成熟了,不应该再去纠结达到多么高超的技巧,画画是往内心走的,我应该放松一些、自由一些,把自己性情的东西释放出来,现在我的画室也改名为“牧云堂”。


《梵境无尘》


《只留秋色满空山》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彻底不画动物了,不再追求像或不像,我把焦点更多地放在山水上。其实动物画一直都有山水做背景,只是很容易被人忽略而已。


《醉眼看山百自由》

如果没有很深的功力,没有山水的功底,你是没法去完成作品的,现在我觉得就像舞台上演戏一样,后面跑龙套的跑到前面来唱主角了。

动物还是看你画得像不像,但是山水的话,其实有更多的创作空间。画家可以更放松,山水其实更自由。

再加上我画画从不打草稿,哪怕画大画也从来不打草稿。因为我不喜欢画第二遍的东西,画画就是有这个现场创作的魅力,一直吸引着我,一直引着我往前走。

为董桥先生配画

绘画肯定是跟书法离不开的,绘画的表达中都具有书写性,那才是文人画的一个水墨精神。


陈如冬(后排右一)、董桥(前排右一)与顾静(后排左一)

我有幸结识了董桥先生,为他的文字配画。有一次去香港,董先生很儒雅,他请我们一起吃了饭聊了聊。我一直爱读董先生的作品,打心底里非常喜欢他的文字,他的文字能让你感觉好像在人生的际遇里面碰到一个知己,道出你的一些不易和无奈,这是非常打动我的地方。


董桥 书 旧日红 陈如冬补画


董桥 录 刘禹锡《杨柳枝》

陈如冬补画为董桥先生配画的画家,只有我和另一位很优秀的画家顾静。为董先生配画,我觉得画面不需要和文字完全吻合,因为这种水墨精神是有共同气息的,有一种格调就在那。我只是把他的文字做一些图像上的延伸,是笔墨上的情缘。

中国画确实像打太极拳一样,要站着写字,站着画画,没多久你就满身出汗了,因为每一笔都是要用尽全力的。一幅好的绘画,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一种自视的状态、一种休闲的方式。

它能给你带来很多思考,表达最内心的东西。因为非常迷恋绘画,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才有了意义。

(一条)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