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1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0月2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移民 | 正文


被新西兰男子蓄意往死里撞的那家华人再遭厄运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8-03 09:17:3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今年5月,我们曾报道过一起恶性事件:

一位新西兰男子蓄意追尾一家华人,导致一车人全部受伤住院,其中年仅10岁的孩子更是头骨摔裂,伤势严重。

然而,肇事的新西兰男子对此却无动于衷,反而嚣张表示:

“只要是亚洲人,就想要攻击。”

上周,奥克兰高等法庭对此案做出了判决,

肇事男子Fraser Milne以危险驾驶、伤人未遂以及4项不顾后果伤害他人等罪名,被判入狱两年半。

然而,有知情者向天维网记者透露,车祸事件给受害者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远不止住院疗伤这样简单。

他们不仅至今无法走出那场噩梦般经历的阴影,而之后接踵而来的另一场不幸,更让他们陷入了举步维艰的绝望处境……


情景资料图

日前,我们也联系到了受害者李女士*,希望可以了解他们的现况,并提供我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受害者姓名受到法庭姓名保护令的终身保护

本文中受害者皆为化名

遭遇陌路追杀,暴徒叫嚣“亚洲人滚”

2018年3月14日,李女士和她的丈夫方先生,两个孩子,以及一位友人,一行五人,开开心心地开车去南区Awhitu Peninsula 的蓝莓园去玩。

快到目的地时,他们遇到了开车迎面而来的Fraser Milne。


情景资料图

李女士一家人已经移民到新西兰十多年,对交规早已熟悉,而据李女士回忆,当时丈夫的车子开得也并不快,

但对方却拦下了他们,张口就要求赔钱。

根据法庭上的文件,是 Milne“觉得”自己的车被剐蹭了。

方先生下车来想沟通,但蛮横的Milne却冲着他们大喊起来

“亚洲人滚回老家去(f**king asian, go back to your country)!”

面对杀气腾腾的来者,这家人决定取消去摘蓝莓的原计划,掉头回家,并在车上试图拨打111报警。

然而,他们却怎么也甩不掉不依不饶的Milne,被对方几番逼停。其中一次,Milne还牵出了他的比特犬,凶神恶煞般冲着他们的车子又踢又踹,并再次叫嚣“我要杀了你们”。

情景资料图

最终,Milne驾车以140码的速度疯狂追逐李女士一家的车子,并从侧面蓄意将其撞翻。

“车子撞翻时,我觉得自己肯定要死了。眼前一片空白,只记得车子在空中翻了好几个滚,听到叮当噼啪声。”

李女士醒来的时候,发现丈夫和朋友在前座被气囊卡住,怎么叫都叫不醒。而在过度惊吓中自己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逃跑的两个孩子,则被甩到了车外十米远的路上和草地上。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李女士一行五人均不同程度受伤,年仅10岁的小儿子因为伤势过重,被直升机送往Starship儿童医院,而他们的朋友也脊柱受伤严重。

眼看着惨祸的发生,暴徒Milne无动于衷,不仅没有采取任何的救援措施,竟还跑过来冲着他们的脸肆意谩骂种族歧视言论。


情景资料图

“我简直吓坏了。好在后来有过路人赶过来,帮了我们。”

李女士说,幸亏旁边有一个山包挡住了车子,不然车子可能直接滚下山崖,一家人可能真的就没命了。

在天维网记者与李女士聊天三个小时当中,李女士一直在掉眼泪,用去了大半包纸巾

一家人如惊弓之鸟,丈夫性情大变

这场车祸,给李女士一家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

“恐惧感无处不在,哪儿也不敢去,见到什么陌生人都害怕”。

而另一边,已被警方控制的Milne却表现得毫无悔改之意。法庭文件显示,事发当天Milne在接受警方审讯时,仍继续发表种族主义言论。


肇事男子Fraser Milne

开庭审理前,Milne曾一度获得过保释资格,当时听闻此消息的李女士一家更如惊弓之鸟。

尽管保释条件严格,但李女士一家人仍然成天担心嫌犯会到家中来继续报复杀人。

“车祸后,车子报废了,wof单据不见了,我们也担心怕是被暴徒拿走了,会顺着地址来继续“追杀””。

李女士对天维网记者说,一到刮风下雨,她就担心坏人来报复,就算到现在,听到有人开关车门的声音,都吓得一哆嗦,失眠和噩梦更是家常便饭。而他们的几个孩子也变得不愿意出门。


情景资料图

李女士和丈夫从事清洁工作,车祸之后,他们甚至不敢开车去远一点的地方做工,更别提一家人再出门玩了。

因为担心坏人来报复,李女士和方先生两口子还分卧两房,各自守着一个出口作为自我保护。

更让人心酸的是,车祸发生后,丈夫方先生的性情大变,

“本来挺精干一个人,也不理发了不刮胡子了,也不怎么说话了,就一个人在那儿默默拼拼图,能拼上好几个小时。”

“我先生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要这样加害我们。”

丈夫查出绝症,美满家庭瞬间崩塌

渐渐的,李女士发现,丈夫的行为举止越发异常。

作为30年安全驾驶的老司机,方先生居然连车都开不好了,经常压到马路牙子上,还受到了警察的警告。

再后来,李女士发现发现丈夫连走路都开始失去正常的方向,不停地往左偏斜。

到了10月份,方先生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头疼症状,并伴随严重呕吐。

2018年11月,方先生被确诊脑癌晚期,而且是恶性胶质瘤。

李女士说:

“去做CT,出结果的时候,是一个洋人医生带着一个华人翻译来的,我就感觉不太妙。洋人医生说的英文我听不懂,但他说了一个cancer我是听懂了。当时我整个人就崩溃了。”


方先生的诊断记录

一周后,方先生在奥克兰医院接受开颅手术。

之后,方先生又出现了脑积水,便做第二次手术。

李女士回忆,丈夫在第二次手术后一整晚都在喊,“警察抓坏人,保护孩子,有坏人。奥克兰警察要保护孩子。”

“我这时才知道,原来这场车祸对我老公造成的心理阴影那么大。”


情景资料图

然而,第二次手术后,厄运再次找上了这个快要被压垮的移民家庭——

方先生开始出现癫痫症状。他的左边身体瘫痪,右边身体出现无法控制的抖动。

目前,方先生被安排住进了临终关怀养老院。但因为在养老院中两次出现了肺部感染,手术后的放射治疗也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月就被迫中断。

今年4月,医生对刘秀英表示,方先生仅剩半年生命。

说到这里,李女士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她哭着对天维网记者说,

“回到家看到家里点点滴滴都是丈夫的身影,我真的很难想象,失去他的日子我要怎么办。”

李女士还不停地自责道,如果不是自己临时起意要去蓝莓园,也不会出现后来一连串家庭变故。

原本就很拮据的家庭,此刻已陷入严重困境

李女士和丈夫于2001年移民来新西兰,一直从事小本生意,经济状况并不好。而家里的三个孩子,也都是正在长身体的年纪。

车祸发生前,两人以做清洁为生,家庭年收入在2,3万纽币左右,此外还欠着妹妹一家38万纽币的买房款。

为了快点把买房的钱还给妹妹,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他们招了两个租客。但车祸发生后,租客跟着担惊受怕,也相继都搬走了。

李女士说,“我们虽然没钱,但是我们家一直都很幸福快乐。出去玩总是穷游,可也是很开心的。没想到这一切就被那个坏人给毁掉了。”


情景资料图

天维网记者了解到,李女士一家作为受害者,是可以向肇事者提出民事赔偿的。然而民事诉讼需要请律师,耗时冗长且费用昂贵,对这家人来说,是根本无法承受的负担。

李女士表示,老公30多年驾龄,从来没有出过事。而过去为了省钱,没有给车子购买保险,也没有任何医疗或人寿保险。

现在,丈夫查出脑癌,她既要照顾丈夫又要照顾3个孩子,家里也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只能靠Work and Income发的救济金生活。

李女士自己也有多年的地中海贫血和肾病,但此刻也顾不上了。

“我不知道这样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多久,我就尽量让孩子们多陪陪爸爸。”

李女士说,方先生所在的养老院护工不足,李女士很不放心。她现在每天都要去养老院,给丈夫按摩,帮助其排便和进食。自己的中午饭基本上不吃或者随便对付几口,下午回家给孩子们准备晚饭,晚上带着孩子们去养老院看望丈夫。

亚裔联络官、侨领纷纷出手相助,华人同胞们都来想想办法

作为这个案子的受害者联络员,奥克兰Counties Manukau 警局的亚裔联络官Justin Zeng做了很多工作来帮助这家人。

由于受害者受到法庭的终生姓名保护,无法实名出现在捐款页面上。于是,Justin Zeng在Givealittle网站上为这家人建起了一个捐款页面。

“我知道不可以以警务人员的身份呼吁大家捐款,但是实在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Justin作为警务人员,并不能以其个人名义来接受捐款款项。听闻此事,奥克兰著名侨领黄伟雄先生也主动表示愿意帮助。

在两位的共同努力下,目前Givealittle网站也对受害者受到法庭姓名保护令的特殊情况给与了理解,并与受害者家人取得了联系,在验证后为其开通了匿名账户,款项将直接进入受害者银行账户之中。

捐款链接:https://givealittle.co.nz/cause/they-came-to-this-country-for-a-better-life-now

希望华社的热心民众们,能够伸出援手,帮一帮这个深陷困境的华人家庭。

显然的种族仇恨攻击,为何只判两年半?

如今,凶徒已经被判刑并关押入狱,但这并无法平息人们的质疑与愤怒。

判决结果出来后,新西兰社会各界、媒体都纷纷质疑,Fraser Milne如此明显的种族仇恨犯罪行为,为什么到最后仅以“危险驾驶和伤人未遂以及4项不顾后果伤害他人”的罪行被判刑,而不是“仇恨罪”或者“谋杀罪”?

这都不算Hate Crime,怎么样才能算?

一些kiwi网友也留言,表示看不下去了,

“这个人应该被判10年监禁,然后罚款2.5万纽币。他的行为很有可能会杀了什么人。而且很明显这个是蓄意杀人,想要杀掉车里的至少一个人。”

一名华裔评论家Tze Ming Mok也发文表示:

“在基督城枪击案发生后,政府宣布要修改有关仇恨言论的法律。这让大家以为政府会对仇恨犯罪行为有所动作,但其实并没有!

对这样的判决结果,受害者李女士也对记者表示,她并不满意,

“这明明是蓄意杀人的行为,难道真的要等到我们都被撞死了,才能判他谋杀吗?”

李女士认为,这样的判罚并不足以惩罚坏人的“致命谋杀”行为,她也表示坚决不会原谅这个犯罪分子。

而公诉人(Crown Law)也对天维网记者表示,会在20个工作日内决定是否要上诉。

为什么明显的种族歧视,

却不能算成“仇恨罪”?

新西兰对于仇恨犯罪的判定是怎样的?

新西兰是否有相应的法律法规

来保护少数族裔免受仇恨和歧视性攻击?

接下来公诉人是否会进行上诉?

就这些问题,天维网记者日前也对司法部、人权委员会、新西兰国会议员等方进行了一一采访,并将在下一篇推送中进行深入探讨,敬请期待!

最后,还需要高亮提醒大家,

受害者一行五人的姓名受到法庭保护,

所以即使有网友认识这家人,

也不要传播他们的真实姓名,

住址或者孩子的学校等个人信息

务必要注意哦!

(新西兰天维网)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