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8月24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8月2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140年前教授 我的女佣都能做得比你好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8-02 08:25:2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140多年前,哈佛大学天文台台长,著名天文学家兼物理学教授Edward Pickering有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吐槽:“我的苏格兰女佣都能做得比你好…..”

这话原本是Pickering教授用来吐槽自己天文系那帮不中用的男学生,却万万没想到,竟然在多年之后神奇应验了….

Edward Pickering教授

因为,Pickering教授后来真的有了一位苏格兰女佣,这位苏格兰女佣也真的远超他所有的学生,并最终成为了改变人类历史的天文学家!

这位被美国人称为“画出天堂地图的女人”名叫Williamina Fleming,从没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佣,被丈夫抛弃的单亲妈妈,到成为设计星体分类系统,发现几百颗星星的天文学家,Fleming书写了一段真正的仰望星空传奇…..

Williamina Fleming

她的故事,让我们从头说起。

1857年,Williamina Fleming出生在苏格兰的邓迪,出生贫寒的她没有机会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虽然小时候的Fleming热爱读书,数学成绩一直拔尖,但她还是不得不和周围很多出生卑微的苏格兰女孩一样,早早辍学出去打工,而她们做得最普遍的工作,就是到别人家里当女佣….

当时身处的环境不允许Fleming有什么像样的追求,她本人21岁就早早结了婚,肚子里刚怀了娃,丈夫就号称要到美国去赚大钱,于是,挺着大肚子的Fleming跟着丈夫跑到了美国,刚安顿下来没多久,丈夫就抛下身怀六甲的Fleming跑了…..

身在异国,Fleming举目无亲,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突然没了依靠,Fleming来不及伤心,她首先想的是要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和即将出世的孩子。

于是,她四处奔走,想找一份女佣的工作,奔波了几个星期,终于有了结果:

哈佛大学天文学教授Edward Pickering的妻子决定聘用这位单亲妈妈当女佣,Fleming深知工作来之不及,她拖着有孕的身体起早贪黑干活,家里的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买菜购物的帐也算得清清楚楚。

不过一开始,这家的男主人Pickering教授却没有发现Fleming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只是偶尔在回家只之后,让Fleming帮忙做点抄写工作,但他很快开始发现,即便是抄写这样的工作,这位曾经辍学的女佣也完成得一丝不苟,Pickering教授开始渐渐对Fleming另眼相看。

不久之后,Fleming要回老家生娃和休养,Pickering教授不但同意了她的产假,还承诺家里暂时不请别的女佣,就等着她带着娃回来。

几个月之后,Fleming果然带着自己新出生的儿子回到了Pickering教授家里,继续给他们家加当女佣。

那段时间,Pickering教授想起了自己那句经常挂在嘴边的吐槽

——“我的苏格兰女佣都能做得比你好…..”

不禁暗自发笑:自己竟然真的有了一个苏格兰女佣。

然而Pickering更是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这句话的后半部分也应验了…..

哈佛天文台

当时,Pickering教授领导的哈佛天文台不太受重视,资金方面捉襟见肘,如果聘用男性来工作,工资开销承担不起,于是哈佛天文台想到了招募“女性志愿者”的办法,在天文台当了“志愿者”,反正这些女性“志愿者”的工作也不是观察星空,就是充当记录和计算一些数据的“计算员”,或者抄抄写写,替男性天文学家们干点杂活之类的….

Pickering教授手下原本也有一个当“计算员”的女生,然而妹纸干了一阵儿,因为要和相恋已久的男票结婚,于是毅然决然辞职离开了….

助手跑了,Pickering教授瞬间缺了人手,妻子看在眼里,果断给他推荐了一个现成的人选——家里的苏格兰女佣Fleming….

Pickering教授狐疑地看着妻子:

“你是认真的?!”

妻子回答:

“相信我,没错的,Fleming的数学非常好,你花点时间教一下她,肯定比你那些学生靠谱。”

1881年,Pickering教授听从妻子的话聘用了自己的苏格兰女佣Fleming当助手,Fleming也就此成为Pickering教授手下,唯一一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没有科研背景的研究人员。

尽管Fleming文化不高,工资比同等职位的男性少一半,回到家还要照顾孩子,还要兼着帮Pickering教授家里干一些活儿,但Pickering教授很快就惊喜地发现:

自己捡到宝了….

左边站立者:Pickering教授 中间站立者:Fleming

Fleming虽然离开学校多年,事实证明她的学霸属性并没有丢失,她学习天赋极高,理解能力也强,Pickering教授教给她的天文学和数学知识,她很快就能领会并举一反三。

很快,Fleming就开始协助Pickering教授测量星光的强度,解读Pickering教授夜间观察星体写下的相关数据,并套用相应的公式计算出来,最终测出这些星体的等级。

接下来的几年里,Pickering教授开始尝试用摄影拍照的方式来测算星体的亮度,而不是传统的直接肉眼观察的办法。

拍下的照片会在一个20厘米见方的玻璃板上显像出来,在玻璃板上呈现的星光是负片,比较暗淡的呈灰色,亮一点的呈现出来的是一个黑点。

成像之后,Fleming需要用放大镜在玻璃负片上仔仔细细挨个查看,放大光谱,放大星体,很多星星在玻璃底片上呈现出来可能就是直径半厘米的一个小点,但检查这些让人痛苦不堪的小点,却可以确定星体之间的相对亮度,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确定它们之间的距离,同时,还可以根据玻璃底片上一些光的图案,分析出星体所含的化学成分,无数这样的工作合起来,将可以最终定义我们这个宇宙无比庞大的广度的,疆域。

这就样,Fleming从一个几年前还在为生计奔波的单亲妈妈,变成了探索星空和宇宙,触碰世界终极奥秘的天文研究员…..

从协助Pickering教授观测星空开始,她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星空的浩瀚和壮美令她如痴如醉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习更多东西,弄清楚眼前的一切。

更巧合的是,Fleming的父亲就曾是老家的小镇上唯一的一名摄影师,Fleming虽然文化不够,但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使得她对摄影技术颇为内行,从玻璃底片上找星星——她仿佛就是为这份工作而生的…..

这位十几岁就辍学的苏格兰女佣,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艰难求生,蹉跎十多年,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最大的乐趣和自己最合适的位置。

她每天拿着放大镜,反复做着外人看起来枯燥又无聊的工作,从那些毫不起眼的暗淡小黑点里,分析和辨认出了一颗又一颗星星,还不时发现一些前人没发现过的星星。

每一天,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下班后又急急忙忙赶回家照顾儿子,虽然忙得像个陀螺,她却甘之如饴。

Pickering教授看在眼里也忍不住感慨:

“我的苏格兰女佣都能做得比你好”,再也不是一句玩笑话了….

鉴于Fleming在找星星方面的独特天赋,Pickering教授让她从“计算员”升级成了“观星者”,很多时候,她的工作和天文学家教授们没什么两样了….

Fleming升级之后,为了不耽误计算员的工作,她又主动请缨招募了一批女性计算员,由她亲自训练,整个团队的工作效率和成果比曾经男性为主的团队高出了一大截。

在Fleming看来,天文观测这项工作,女性本身就有很大的先天优势:

耐心,细致,考虑问题周全….

Fleming“找星星”的成果也是惊人的,在她刚加入Pickering教授的团队的时候,哈佛大学天文台之前总共发现了不到200颗变星(亮度不稳定,经常变化且伴随其他物理变化的恒星),而在Fleming开始找星星的后面10年里,她和她手下的女助手们总共发现了100多颗变星,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Fleming自己独立发现的!

10年里,她每天不厌其烦的仔细打量每块玻璃底片,不断发现,辨认,归类这些星星,

1890年出版的一本关于星体分类的书里,Fleming总共给10,351颗星星做了仔细分析和归类…..

此时的Fleming,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文学家了,她领着手下的女弟子们,拿下了一个个新的成就,也让哈佛大学天文台这个过去不受待见的部门,成了众人眼中的明星部门。

盛名之外,谤声四起….

被“苏格兰女佣”搞得灰头土脸的男士们脸上挂不住了,他们开始变着法子黑Fleming和她的团队里的女性们。

不久之后,社会上就传出了一种论调:

女人们擅长天文观测,频频有新发现是因为,她们天生智力不高,所以适应枯燥的重复性劳动,

而男人,因为天生智力更强,所以对“低级”的重复性劳动容易心生厌恶,反而容易失误,和发现新星擦肩而过,因此,Fleming和她的女助手们,应该感谢男人们“不屑于”这类工作,才让她们这帮女人有了扬名立万的机会。总之一句话,不是男人不行,是女人的“笨”成就了她们…..

面对这样脑洞大开的蓄意诋毁,Fleming和Pickering教授都怒不可遏,他们公开发明声明,大声怼了回去:

Fleming和她的女助手们能够在这个领域取得成功,只因为一个词——渴望,她们渴望工作,渴望思考和实验,渴望为科学做出贡献,渴望给这个世界一点小小的改变,正是这种渴望,让她们变成了“最适合”这项工作的人,她们每天都专注于发现新的星星,新的星体类型,新的思考星星的办法,新的测量星体距离的手段,测算新的星体轨道。

Fleming和她手下的女性,是一群真正热爱观星和探索宇宙的人!

谩骂和诋毁终究阻止不了Fleming的进步,她在天文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星光都掩盖不了她的光芒。

1899年,Fleming被任命为哈佛大学天文摄影协会的首任会长,这位当年的苏格兰女佣,不仅是天文台第一个获得官方职位的女性,更是哈佛大学第一个获得官方职位的女性!

此后数年,Fleming不仅继续在天文学上深耕,她还多次和自己的导师兼伯乐,Pickering教授一起为争取女性在各行业平等的工作机会发声!

1911年,54岁的Fleming患恶性肺炎不治,一代天文学家与世长辞…..

这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凭着天赋,热情和勤奋,从女佣成长为一代天文学家的伟大女性,她的成就迄今还在科学,造福人类…..

30年的天文观测生涯,Fleming为1万多棵星星发明了新的分类系统,发现了10颗新星,310颗变星,94颗沃尔夫·拉叶星(一种正在演化的大质量恒星),52个星云,

这其中就有名气最大的,最为世人所熟知的,最美丽的星云之一——猎户座马头星云。

猎户座马头星云

奥斯卡王尔德曾说:

“我们都身处阴沟,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Williamina Fleming正是这样一位仰望星空的伟大女性,她用毕生的不懈奋斗,留下了无数颗璀璨夺目的星星和那片美丽的星云,它们都和Fleming一起,永载史册,彪炳千秋…..

(英国那些事儿)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