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8月25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8月2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灭门惨案因腌菜破案?中国版柯南侦破枪杀大案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7-22 09:17:44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今天的案件是一起灭门惨案,一家4口包括5岁的孩子都被枪杀。这件错综复杂的案件,突破点离奇又符合逻辑。仅仅因为一小罐咸菜,就抓住了灭门真凶。就像柯南说的那样。任何案件只要有足够的信息,都能够分析出真相。听萨沙说一说吧。

90年代河北省某县城下属农村,发生一起恶性灭门凶案。

当时是秋收后,这个靠山的小村子里很安静。

当天黄昏,村子里面突然响起了连续的几声枪响。

90年代初期,民间拥有猎枪并不违法,很多村民有枪,没有人当回事。

1个小时后天黑了,村子突然闹腾起来。

所有人都听到,谢老汉在大呼救命。

村民胡老汉和村那头的谢家老汉,是多年的棋友。

这两个老汉棋瘾特别大,一天从早下到晚。

胡家是村里有名的生意人,房子很大。不过胡家做化肥生意,每天都有人来送货和卖货。

两个老汉觉得胡家吵杂,一般都在谢家下棋。

晚上胡老汉回家吃饭,正常半小时后就来谢家继续下棋。

谁知道,这次1个多小时胡老汉却还是没来。

下棋和赌博一样,都是有瘾的。

谢老汉坐不住,夹着象棋就走去胡家。

走到胡家门口,谢老汉顿时听到屋内有孩子的哭声,看来是胡家小女儿在哭。

奇怪啊,这个1岁的孩子平时很乖的,此时却声嘶力竭的嚎哭。

又走了几步,谢老汉虽年老眼花,也看得到胡家大门里似乎躺着一个人。

这怎么回事?是谁喝多了?怎么躺在胡家大门口?

战战兢兢走过去,谢老汉大叫一声。

倒在大门里的人,是胡家的孙子小胡。

这个5岁的孩子,胸口被猎枪子弹打出一个血窟窿,早已断气。

听到谢老汉的呼救声,村民们纷纷赶到胡家。

现场是可怕的,是一起灭门惨案。

除了小胡在门口被杀以外,院子里面还躺着2个人,分别是胡老汉、胡家儿媳妇。

胡老汉倒在小饭桌傍边,头部中弹,脑浆迸裂,早就死了。

胡家儿媳妇则是腹部中弹,内脏流的满地都是,死状很惨。

村民们壮着胆子走入房间,胡家儿子赫然死在卧室内。

这个身高力壮的汉子,身中两枪。

一枪打在胸部,一枪打在头部,人早已气绝。

万幸的是,胡家1岁多的小女儿没事。

她躺在炕上嚎啕大哭,看来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

有个老奶奶急忙抱走了孩子,检查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受伤。

村民立即报警,民警们迅速赶到现场。

现场死了4个人,又是持枪作案,案情非常重大。

县城民警不敢自己解决,上报了市里。

市局刑警当晚赶到,瞬间气的半死。

胡家的院子里,聚集了不下三四十名村民,尸体身边几步外就站着人。胡家到处都是脚印,显然现场已经被围观群众彻底破坏,无从勘查了。

即便如此,刑警们还是有了些收获。

歹徒作案凶器,就是胡家儿子刚从市里购买的5连发猎枪。

这支猎枪本来就挂在旁边小屋里,还挂着几十发子弹。

现在,猎枪已经不知去向,子弹也少了5发,弹壳四散在胡家。

显然,歹徒是先盗抢,再开枪四处杀人。

根据弹壳分布和现场痕迹,歹徒是径直走入卧室,1枪打倒了胡家儿子。

枪声吓住了,在院子里面吃饭的另外3个胡家人。

歹徒见状,先开枪打倒胡老汉(他还端着饭碗),又打倒胡家媳妇。胡家小孙子吓得拔腿就跑,歹徒追了几步,一枪将他打倒在门口。

随后,歹徒似乎怕胡家儿子不死,又回到屋内对他头部补了一枪。

这个歹徒做了灭门惨案,似乎多少还有些人性。

他没有对胡家1岁多的小女儿开枪。估计是这孩子还不能记事,认不出他,没有威胁。

胡家屋内被翻动过,给人一种被抢劫的感觉。家里没有找到现金和首饰,似乎被歹徒抢走了。根据邻居介绍,胡家儿媳妇有一些值钱的金银首饰都不见了。

另外,邻村看热闹的几个村民说,大概也就吃晚饭前1个小时,他们来胡家取货给钱。

现在,他们交给胡家儿子的一捆现

钞,也不知去向,估计是被歹徒拿走了。

猎枪不知去向,留在现场的弹壳只有胡家儿子的指纹,没有凶手的。

证据就是这么多了!

现在让人困惑的是,这起灭门惨案究竟是什么性质?

刑警们有两种推测:

第一, 大部分刑警们认为是谋财害命。

胡家是村里乃至县城里有名的富户,很早就是万元户了。

胡家院子里面就停着2辆崭新的摩托车

平时胡家做化肥生意,家里人来人往,很多人对胡家都比较熟悉。

这个县比较贫困,穷人很多,闲人也多,这几年刑事案件并不罕见。

偷抢敲诈,甚至强奸妇女的案件也是频发。

很可能是某些家伙瞄上了胡家的钱,上门杀人抢劫。

胡家的财物都没有了,很符合这个推论。

第二, 可能是报复杀人。

胡家被杀了4口人,被灭门了。

正常来说,抢劫也不见得要杀人,直接蒙面上门硬抢就是了,更没有必要杀4个人。

或许是胡家的什么仇人为了报复,上门杀了他全家。

不过,这似乎也说不通。

村民们表示,胡家老汉和儿媳妇均是老实巴交的人,从没有什么仗势欺人行为。

胡家儿子性格强硬暴躁,但在村里很讲情面,人缘不错。

亲戚朋友找他帮忙,他来者不拒,也不怕花钱。虽是大款,胡家儿子平时也不炫耀,经常在村里串门,拉着村民喝个小酒什么的。

至于做生意肯定有仇人,但生意人不太可能去杀人,他们没有这么蠢。

报复杀人似乎也说不通。

究竟是哪种目的犯罪,目前还不能确定。

刑警们开始继续走访村民,希望能够提供一些线索。

首先,民警们走访最早发现尸体的谢老汉。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谢老汉吓得一度虚脱,目前正在乡里卫生院输液。

面对刑警的询问,谢老汉突然想起一件事。

谢老汉:你这么一问,我想起胡老汉说过的一件事。胡老汉儿子确实有个仇人。他儿子本来只是化肥厂的小干部,后来才自己做生意。你也知道,我们县城有个国企大化肥厂,副厂长是胡家儿子从小的好朋友。它们厂的化肥很优质,在80年代都是国家专营的,不允许私下向外销售。胡家儿子看到有钱可赚,就让副厂长偷偷拿出一批,让他在全国销售,赚的钱一人一半。那个年代,这种化肥很畅销,真的是有多少就卖多少,胡家儿子由此发了大财。

刑警:这和杀人案有什么关系?

谢老汉:您听我说完啊。做了2年,国家发现市面上有这种化肥在销售,就派人追查,抓住了他们两个人。谁知道,胡家儿子拿出钱疏通了上面。他自己金蝉脱壳,一点没事。所有的罪名,都推给那个副厂长朋友。结果这个朋友被判刑4年,赚的钱都抄走了,厂长位子也丢了。坐牢期间,老婆带着孩子同他离婚,真是人财两失。听说厂长去年刚刚放出来,多次放话要给胡家儿子好看。民警同志,你们说会不会是他做的呢?

刑警:有可能。

根据这条线索,刑警们立即追查那个副厂长。

副厂长现在已经是个普通的业务员,正在全国到处跑业务。

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民警们在山东青岛堵住了他。

副厂长听说胡家儿子被杀,开心的眉飞色舞:该!这孙子,迟早有这么一天!我就说,做人少在外面得罪人,搞不好全家都要倒霉。你骗这些黑心钱,现在又有什么用?换成纸钱烧掉?

刑警: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副厂长:我?我不瞒您,我早就想把这孙子剁了。不过,我可没这么傻,刚放出来就去做这种事。他出事了,你们肯定第一个来找我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是憋着以后找机会再收拾他。

刑警:你别跟我们胡说八道啊,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副厂长:咱也是大老爷们,不是软蛋。如果是我干的,我就认了。一命换四条命,我也不亏啊。真的不是我。我也不会玩枪,碰都没碰过。

刑警们仔细调查,副厂长似乎没有说谎。

在胡家被灭门的时候,副厂长在济南做业务,根本不在河北,并没有作案时间。

至于雇凶杀人,副厂长放出来已经一穷二白,靠打工才能活命,哪里有钱雇杀手。

在后来的调查中,警方发现副厂长也不是善茬,也有报复胡家的计划。

他暗中找当地流氓,试图过一二年等胡家儿子单独外出时,将他的双腿打断。因流氓开价较高,副厂长拿不出这笔钱,最终不了了之。

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

好在,新的线索很快又有了。

几天后,县城一家金银首饰的铺子向公安局报警,说是有个男人带来了首饰出售。

这个男人慌慌张张,老板觉得他很可疑,怀疑是贼赃。

老板借口铺子里刚刚用光了现金。让他明天再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男人走了以后,老板对比警方发给的协查通报,发现其中几件首饰就是胡家儿媳妇的。

于是,刑警们立即埋伏在首饰店里。

第二天,那个男人刚走进店,就被生擒了。

这个人就是胡家同村的村民,闲人黄某。

黄某是个好吃懒做的老光棍,是流落到本村的外来户。黄家孤零零的在村子角落,同村里人基本不来往。

他已经四十多岁还没媳妇,家徒四壁。

此人的人品较差,平时经常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的劣迹,更没有前科。

之前分析有人谋财害命,杀了胡家全家。

为什么不去蒙面抢劫之内,而是要杀人呢?

民警们认为,有可能是这个歹徒在胡家看到财物,一时见财起意,冲动作案。

胡家人认识他,他只能杀光全家灭口。

黄某正好就符合这个标准,他又有胡家媳妇的首饰,人赃俱获。

刚被抓住,黄某立即认罪:我认罪,我认罪。请公安同志放我一马。我愿意把所有赃物退出来,保证一件不少。

刑警:什么赃物?你先交代,你是怎么杀的人!

黄某:什么杀人?杀谁?

刑警:你装什么蒜?说你怎么杀了胡家4个人?

黄某:啊!这从何说起啊!胡家人被杀,跟我有什么关系?

刑警:你还胡说八道。我问你,胡家媳妇的首饰,是怎么到你手上的?难道是被杀前,人家媳妇摘下来送给你的?

黄某:冤枉啊。天大的误会!这些东西都是我捡到的!我和杀人犯没有任何关系。

刑警:捡到的?你在哪里捡到的?

黄某:就在村外面的小树林啊。胡家出事后第3天一早,我闲着没事,在村外瞎溜达。走到这个小树林里,突然看到地上有块地似乎被人动过。这里我经常来,一草一木都很熟悉。我用手扒开土,发现竟然埋着几件金银首饰。我贪图小便宜,就赶快拿走了。我和胡家虽在一个村,但大家非亲非故,又不是朋友,没打过交道。胡家媳妇好像是带着一些值钱的首饰,我没近距离看到过,不知道是什么样。不然,我还能马上就去卖?惹这么大的麻烦?

刑警:你是不是胡说?这么多人,怎么就你捡到了?

黄某:那些小树林平时根本没人去的,也就我这种闲人喜欢去溜达溜达。不瞒你们说。我去这个小树林,是这里面经常有一些小雀子。我一大早去掏鸟窝,到县城卖掉,也能赚几个钱,混几碗饭吃。

刑警们立即去调查,先是搜查了黄某家。

在黄某家,只搜出了胡家媳妇的另外2件首饰,没有找到同时丢失的现金和更多的首饰。

更重要的是,当晚胡家出事的时候,黄某不在村里而是在县城的派出所里。

当天上午,黄某去县城卖鸟。卖到几个钱以后,就在县城大吃大喝。小酒馆反应,黄某是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躺在店里。店员无奈,只得报警!民警来了以后,怎么也弄不醒他,只能带到派出所醒酒。黄某直到第二天凌晨才苏醒,还将派出所大厅吐得一片狼藉,他没有作案时间。

连续排除了2个人,村民们又提供了一些五花八门的线索。

胡家儿子社会关系比较复杂,经常打交道的人少说有二三百人。调查这种人是非常困难的,一般至少需要几个月时间。

然而,一个老刑警意外的小发现,却迅速锁定了歹徒。

在第二次勘查现场时,老刑警发现胡家堂屋的一角,放着一小罐子腌菜。

这里的村民,每家都腌菜。

所以,第一次勘查时,刑警们以为是胡家自己的腌菜,没有重视。

老刑警比较细心,打开仔细观察。这小罐子腌菜的颜色和味道,同胡家的腌菜完全不同。

看来,这是有人送给胡家的礼物。

之前已经说了,在胡家遇害前半个多小时,有几个人来买化肥。

根据他们回忆,当时堂屋里还没有这个罐子。

那么,这罐子腌菜就很有可能是歹徒带来的。

歹徒既然杀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带一罐子腌菜呢?这不符合逻辑啊。

老刑警百思不得其解。

询问村长后,老刑警恍然大悟了。

当地村民是比较保守的,很重视礼节。

尤其是辈分上的晚辈去长辈家串门,一般都不能空着手去,多少要带一些东西。

腌菜最不值钱,只是象征性的礼物,本村人串门时候都会带。

不过,一般是晚辈送给长辈,长辈是不需要给晚辈送礼的,平辈之间也不需要送。

另外,如果是邻村之间走动,就不能随便送腌菜之内,这等于瞧不起主人。

所以,杀人歹徒就是本村人,辈分还比较小。

有意思的是,胡家虽有钱,在村里辈分却低。

胡家老汉一把年纪了,论辈分只和年轻人平辈,胡家儿子还要小一辈。

这些在农村都是寻常事,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这个习俗,却为破案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根据排除法,比胡家辈分小的村民,一共只有三户。一户是孤寡老太,走路都要住拐杖,没有杀人的能力,直接排除;另外两户都有壮年男人,似乎都有可能。

范围缩小到两家,抓住歹徒不难了。

此时,村长却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两户中有一户,男人叫做胡有道,三十多岁,是个赤脚医生。

胡有道还算厚道,可惜有嗜酒的毛病,这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

平时,他靠在四里八乡游医为生,收入微薄,大半用来喝酒。

胡有道家里虽穷,却娶了个漂亮媳妇。

他的媳妇是村里有名的村花,是个三十出头的性感少妇。

村里人传说,胡家儿子和胡有道的媳妇有不正当的关系。

本月初,有村中大婶看到:胡有道媳妇趁着男人出门行医,夜晚偷偷跑到胡家去鬼混。

不过,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全村都知道,就胡有道一个人不知道,没有人会告诉他。

胡有道案发时候正好在家,他年轻时候做过民兵,会用枪。

胡有道性格比较暴躁,因妻子的奸情杀人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胡有道长期在外行医,1个月就回来几天。

胡有道媳妇和胡家儿子的奸情,就是这个月的事情。

此时的胡有道,应该不知道妻子的烂事。

即便有人跟他说了,以胡有道的性格,没有亲眼看到怕是也不会相信。

所以,村长根本不相信是胡有道下的手。

不管是不是他,先抓了再说。

刑警们冲到胡有道家,将他抓住。

通过对胡有道媳妇的询问,得知案发时胡有道并不在家,似乎是串门去了,有作案时间。

胡有道媳妇还说,胡家出了事以后,胡有道似乎很紧张,连续几天失眠。平时胡有道天天喝酒,这几天连酒都不喝了。

90年代初,有较大嫌疑的杀人犯都是要动刑的。

经不住打,胡有道交代了案情。

根据他的交代,刑警们在村外另一处小树林,挖出了胡家媳妇剩下的首饰和一捆现钞。

在村外一处偏僻的池塘里,刑警们打捞了半天,终于捞到了胡家失踪的那支猎枪。

现在,只有杀人歹徒才知道这些东西的去向,就是胡有道杀了胡家4口人。

那么为什么胡有道为什么去灭门呢?说起来,他和胡家还是亲戚关系。

他是这么说的。

胡有道:我真是一时冲动,放现在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不过,这种事哪个男人能忍。我看就算是民警同志遇到这种事,说不定也会和我一样。我当然知道我媳妇有些风骚,也发现她经常去胡家串门,同胡家儿子眉来眼去的。不过,我媳妇作风还是比较正的。我们结婚十年,我一个月没几天在家,她也没搞出过什么事。我和胡家是堂亲。当天我去他家串门。

根据我们村的习俗,晚辈去长辈家串门,要带点东西,不能空手,我们村你胡家辈分很小,但我家更小。我就随便装了一些腌菜,提着去了胡家。

刑警:你串门怎么变成杀人的?

胡有道:我到了他家,将腌菜放在堂屋一角,就和胡家儿子闲聊。聊了几句,他说最近买了一支五连发猎枪,让我帮忙看看,因为我懂枪。他去隔壁小屋拿了枪,我们一起在卧室看枪。我说,你这枪买来都没上过油吧,要赶快上,不然枪都要毁了。胡家儿子说“这怎么上啊?”我说“我教你。你把枪油拿来!”胡家儿子去小屋找到了一会,没找到,然后就在卧室柜子里面乱翻。我怕他是不认识枪油,就走过去帮他找。

结果,我一眼看到那个柜子里面,藏着一条女式内裤。这条内裤就是我媳妇的,上面有个小破洞,是我用线补好的。我当时特别恼怒,原来我媳妇真的和这男人有奸情。

刑警:你就开枪杀了他?

胡有道:是啊,我热血冲上头,直接用上了子弹的枪对着他,逼问他和我媳妇什么关系。胡家儿子没有看到这条内裤,还跟我胡说八道。我用枪管把内裤挑给他看,他才没话说,但又说“这是多大事嘛!我给你些钱,就当补偿你的损失就是了”我勃然大怒。他玩了我老婆,让我戴了绿帽,竟然想给钱了事。我是拿老婆换钱的乌龟?我控制不住自己,对准他胸口就是一枪,将他打倒了。

刑警:你为什么还去杀别人?

胡有道:我进来的时候,他们家人都看见了。我不杀他们,我就跑不掉啊,肯定要判死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就跑到院子里一枪一个,将他们3个人都打死了,连孙子小胡我也没放过。

刑警:你为什么没把胡家小孙女一起杀掉?

胡有道:我杀胡家儿子是报复,杀另外3个人是灭口。那个小女孩才1岁多,又不记事,我杀她干嘛?杀了人以后,我故意翻了现场,拿走了现金和首饰,装成是抢劫。首饰和现钞埋在小树林里,猎枪丢到池塘,证据都处理掉了。不过,当时我走得急,忘记把那罐子腌菜拿走了。做梦也想不到,这罐子腌菜让我上了刑场!

刑警:你还有什么说的?

胡有道:没了。我杀了4个人,枪毙我是罪有应得。只可惜为了隐藏自己,我忍着气没有把那个淫妇也宰了。太亏了。

(萨沙)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