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6月27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6月2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正文


网友分享:假装听不懂外语 遇到的各种尴尬经历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6-10 21:17:59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话说,当我们去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可能都会有一种别人听不懂我们说话而非常自由的感觉。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有人开始用自己的语言交流,甚至忍不住对周围的环境或者是周围的人开始评头论足...

但是!想象一下,假如旁人竟然听得懂他们说话的内容....

那种酸爽的感觉,想想就尴尬...

网友们分享了一些类似的经历,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尴尬...

我在韩国生活了三年,不过我并没有学太多他们的语言。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百分之百的韩国人,但因为她从小在美国和新西兰长大,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有美式的口音

她一起工作的老师还有学校里的所有人都以为她不会韩语,所以他们经常当面讨论她。

不过那一年她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一直到在年会上必须要发言的时候,她拒绝了学校给她准备的翻译,当着800师生的面,用非常流利的韩语做了演讲

她非常巧妙地说出了那些叫她外国猪的同事的名字,当时就有人因为羞耻开始流泪。

我真希望我看到那一幕。

我有一个堂兄,他是一个白人。在他大学的时候,去日本学习了两年。

他曾经给本田美国公司的一个负责人工作了几年的时间,当他的老板知道他会日语以后,每次和日本分部开会都会让我的堂兄旁听

我的堂兄听到日本人对彼此说的话以后,在休息的时候就告诉他的老板。也因为这样,这个老板对于日本人来说,好像是有神力的人,因为每次休息后,他就会给他们解释他们的担忧的事情。

这个老板每个季度都会发奖金,而我的堂兄总会得到一大笔钱。

我曾经和我的一个好朋友一起去面试一个兼职的工作,我的朋友是一个中国人而我不是,但是我住在中国。

人力资源经理看到我以后就说,我们需要会说普通话的人。这个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我们更想要选那个中国人。

可是我的朋友虽然是中国人,但是他很少说普通话。我却恰恰相反,我可以说很流利的普通话。

可能是作为一项测试吧,人力资源的经理决定用普通话向我们提问,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让我知难而退。

结果我的朋友脸都白了,他尽可能地把他会的中文都拼凑在一起,接着呢,经理就把脸转向我,那表情非常傲慢,等待着我的回答。

而我就非常开心的用流利的普通话告诉他:谢你给我的机会,但是很明显我不是你想要选的那个候选人,因为我不是中国人。

他脸上那个懵逼的表情,简直是绝了。

我是瑞士和秘鲁的混血儿,我住在秘鲁,看起来也不太像瑞士人。

我在坐公交车的时候,有两个瑞士的女孩,就在我后面讨论拉丁裔人。然后其中一个女孩就问对方觉得我怎么样。结果我转身说我也很想知道。

结果她们俩都惊呆了,然后我们就都笑了,现在我多了两个新的朋友。

我是一个美国人,但是我具备中等的俄语读说水平。几年前我去圣彼得堡访问的时候就去买彼得霍夫游船的票。售票亭上的标志都是俄文,不过我可以看懂上面的票价。

那个卖票的人以为我不懂俄语,企图告诉我比票面价格高三倍的价格。

于是我看着她的眼睛用俄语说:我看到船上的价格是多少卢布,她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旁边的人开始疯狂嘲笑她。

我和我的朋友都来自于说西班牙语的家庭,所以当我们讲一些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就会用西班牙语。

有一天当我们和我的妈妈都在厨房的时候,我这个白痴朋友竟然用西班牙语问我想不想出去抽一根。

我是一个在泰国的美国人,我留着胡子。很多时候他们看到我都会说“猴子,猴子”或者说“你想不想要香蕉啊”。面对类似的评论,大多数的时候我都忽略了,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会说泰语。

有一次我在又收到很多这样的评论以后,对着两个大概14岁左右的年轻女孩说:“猴子没有蓝眼睛,猴子是黑眼睛,就像你们两个一样”。

她们当时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我16岁的时候我开始在麦当劳打工,其他的员工都不知道我能说西班牙语,于是有一些人经常会当着我的面用西班牙语说我的坏话。

我假装了几周的时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然后有一天有一个经理告诉我她比我更有价值,因为她会说两种语言。于是我就用西班牙语告诉她,我其实会说三种语言。

当他们发现我会说西班牙语时候那个表情,简直是难以言表。

我是一个西班牙人,但我看起来并不像传统西班牙人的样子,我有浅浅的肤色,金黄的头发,还有绿色的眼睛。当我在伦敦住的时候就遇到各种情况,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坐着地铁回家。

当时应该是有切尔西队和巴塞罗那的足球比赛,有一对夫妇正在去体育场的路上,我站在他们旁边。忽然之间地铁紧急刹车,我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撞到他们。我用英语给他们道了歉,我不知道他们也是西班牙人。

结果就俩就开始用西班牙与说话,他们说这个胖子简直是砸到了地上呀,各种之类的话大概说了五分钟的时间,当他们要离开地铁的时候又一次笑着看向我。当时我就用非常流利的西班牙语对他们“说好好享受比赛吧,你们这些烂人。”

他们的表情瞬间就白了,嗯,我爽了一周的时间。

一个反过来的故事,1973年的时候在柏林,我和我的同学在去学校的公共汽车上。我们去上一个美国高尔夫球课,那时候是夏天,车上很多人,在我身后有一位女士嘴巴上涂了特别红的口红。

因为当时只有我们是美国人,所以我就用英语说:“你们看,我后面这个女士嘴巴也太红了吧。”很多人都回头去看,而且笑了起来。

“你不应该取笑别人,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结果后面那个女士用非常标准的英语对我是这样说。车上所有会英文的人都笑了起来,我觉得无地自容,我学到了宝贵的一课。

2015年的时候,在台湾度假。

我和我的姐姐都学日语,所以我们就会用一些日语交流,店主不小心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就以为我们是日本人,其实我们是中国人。

这个店主用普通话对他的伙伴说,“又是日本人,我们可以把价格提高一点。”

所以我们就用中文给他打招呼。那个人的表情,实在是够了。

我是一个巴西人,从亚特兰大飞往里约热内卢。当时飞机上有两个很迷人的女孩和她们的母亲,她们说着非常流利的英语。其中一个女孩坐在我的旁边。

我们用英语英语简单的交流了几句,我以为他们是美国人,她们也以为我是美国人。其实他们是巴西的美国人,所以没有什么口音,而我呢,从小就说英语。

等她们把行李放下放好以后他的母亲就用葡萄牙语告诉她的女儿:“Coitado, tá achando que vou deixar uma de vocês sentar do lado dele.”。大意就是这个可怜的家伙,以为我会让你们中一个坐在他的旁边。

所以我就转向她用葡萄牙语说“别担心女士,我只是出于礼貌,我有女朋友,很高兴跟你们分享这个航班。”

她哦了一声,然后在整个飞行中都没有说话。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和家人去法国旅行,有一天我跟我妈妈在一间咖啡厅里,我身后的两个女人就用法语大声地在那聊天,其中一个她明显的,不喜欢我的打扮,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跟他的朋友聊天说:“穿的是什么衣服呀,她一定是一个妓女。”

我在新奥尔良长大,我周围有很多法国人,于是,我对着说我的那个女人说你穿这条裙子才简直像一个交通锥。她当时穿着橙色的带白条纹的裙子。

懂一门语言的好处是:听懂别人的议论;

坏处是:有时候会很尴尬...

ref:

https://www.boredpanda.com/they-did-not-realize-i-spoke-their-language-story/?cexp_id=18330&cexp_var=17&_f=featured

(INSIGHT视界/带你游遍英国)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