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1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9月2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连续12名大学生自杀 BBC纪录片揭开名校的疮疤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5-31 14:27:5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在英国的著名大学中,自杀正如传染病一般蔓延。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布里斯托大学就有12名学生接二连三地自杀——这绝对不是个别现象。名校大学生的死震惊了英国公众和媒体。BBC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为学位而死》(Dyingforadegree),他们想知道,为什么被视为未来精英的年轻人,会如此轻率地选择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那天晚上,大学生卢克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等到好友娜塔莎·阿布拉哈。他们本来约定共进晚餐,庆祝刚刚结束的考试,平复紧张的心情——但娜塔莎不见了。

她的遗体最终在距离校园一英里外的公寓被找到。20岁的物理系学生娜塔莎,是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最近两年自杀的第十名学生。在她死后的五天内,该校又有一名大学生自杀。

娜塔莎的父母正在起诉布里斯托大学,BBC一路跟拍采访,专门为此拍摄的纪录片《为学位而死》引发了巨大的轰动。那么多名校大学生的死,让无数父母心碎的悲剧,究竟何时能终止?

过去,英国的名校总被视为社会精英的摇篮,点亮学生未来的天堂。娜塔莎2016年9月踏入大学的门槛时,她的父母也相信向来“独立自信”又美丽善良的女儿,会迎来潜力无穷的发展。

她刚刚过完一个快乐的暑假,在欧洲各地旅游,并很快在大学结交了新的朋友。没想到,不到两年,一切就戛然而止。娜塔莎在2018年4月一次考试结束后,在学校一英里外上吊。

娜塔莎的妈妈在调查中说出了实情,其实在大学一年级结束的时候,娜塔莎已经在艰难挣扎。虽然她很聪明,并且从来没有挂过科,但其他学生的表现更好,娜塔莎对当年拿到的60分成绩感到失望。

2017年末开始,娜塔莎开始因为学校的课程频繁急性焦虑发作,她的室友透露,娜塔莎患上了严重的社交焦虑,心理健康每况愈下,成绩也受到了影响。物理学院的教职人员也发现情况不妙,娜塔莎无法进行一对一的交流,并且会突然因为急性焦虑发作,无法说话,不得不离开房间。

“她知道自己得了很差的成绩,她知道自己可能会挂科,她知道她甚至可能会面临退学。”娜塔莎的父亲在纪录片中道出了女儿当时痛苦的处境。

她的朋友们则在镜头前诉说,娜塔莎平时为人慷慨热忱。

在去世前三个月,娜塔莎曾经在凌晨向学生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发邮件,寻求帮助。

“我想告诉你,过去几天真的很难熬。我一直有自杀的念头,并在某种程度上尝试过。”她写道,“我想去学生健康中心,或者你觉得我可以去哪里寻求帮助?我希望能找个人陪,因为自己开口和别人谈这些话题,太难了。”

那天晚一些的时候,收到邮件的工作人员带娜塔莎去看了校园诊所的医生,医生记录下娜塔莎已经有“明确自杀意图”,并且处于“严重的痛苦状态”,而且如果“在学校做演讲将有很高的自杀风险”。

一语成谶,娜塔莎自杀的那一天,正因为考试,不得不当着43名同学和两名教职人员的面做演讲,她有严重的社交焦虑,很难走上台去,完成这一任务。

2018年3月20日晚上,娜塔莎的室友打电话通知她的父母,娜塔莎刚刚自杀未遂。

母亲震惊地看到,她身上因为自残伤痕累累,娜塔莎的室友说她已经割了一段时间手臂,最近开始用刀划开自己的额头。而娜塔莎的男友后来才告诉她的父母,她的自残可以追溯到2017年3月。

娜塔莎在电话里,告诉妈妈觉得自己很“傻”,而且已经用尽了所有抗抑郁的药物,父母把她接回了家中。2018年3月22日,一名当地危机干预小组的护士,去娜塔莎家中探访,并给她就读的大学写信,表示由于来自大学的压力,娜塔莎面临自我伤害和自杀的“重大风险”。

在被接回家之前,她其实已经三次自杀未遂。

父母希望娜塔莎不要回大学了,但女儿“愤怒地坚持”,认为自己可以安全返回,并承诺她会去看校医。

然而,娜塔莎的心理健康状况迅速恶化。

4月16日,她的室友向大学的学生服务部门反映,娜塔莎在服用抗抑郁药物的情况下,仍然无法停止自残。四天后,学校工作人员来到她的公寓,将她紧急带到校医处。医生为她换了新的药物,并安排后续问诊预约,但没有把这些消息传递给大学的教职人员。

在最后一次和娜塔莎接触时,学生工作人员表示她的态度“非常积极”,娜塔莎坚持表示“愿意站出来,参加未来的团体公开演讲”。

而约了娜塔莎一起吃饭的卢克,回忆她死前三天的一次谈话中,娜塔莎曾说到在课程上,必须表现得很好,对她造成的心理压力——只有表现得够好,她才有可能继续读硕士。

鉴于娜塔莎脆弱的心理状况,父母认为公开演讲对她来说是“真正很可怕”的。下午两点半,在她本应该去演讲的半小时后,她被发现死在了公寓里。

那天早上她曾尝试用短信联系男友,但当时男友正在睡觉。

警察敲开娜塔莎父母在诺丁汉的家门时,她的父母立刻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在娜塔莎死后五天,同校的本·莫里也自杀身亡。

Elsa Scaburri 是第五位自杀的大学生,她是大三的语言学学生。

Lara Nosiru死时23岁,读大四。

Kim Long只有18岁,在进入大学读法学后不久就自杀了。

……

这只是长长一串自杀名单中的一部分。

普通人可能很难理解,为何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名校大学生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娜塔莎的母亲尤其难以接受女儿离开的事实。

在BBC的纪录片里,父母抨击了布里斯托大学让娜塔莎去做演讲的决定,“她那天肯定经历过剧烈的心理斗争,并且认为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她被学校逼到了墙角。”

父母也表示,英国大学学生工作的失败对娜塔莎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病情的信息没有共享,后续的学生支持服务没有跟进,谁来跟进娜塔莎的事件责任划分不清晰。”

布里斯托大学副校长萨拉·彭迪在给BBC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学校的教职人员,以及学生服务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在心理健康和学业方面,努力帮助娜塔莎了。

娜塔莎去世前九天,刚刚有一名学生亚历克斯·艾斯摩尔自杀。

有学生表示,娜塔莎在经历巨大的压力时,学校根本没有人支持她。其实每一个学生某种程度上来说,都孤苦无援,在娜塔莎去世一年后,事请也没有好转。

大学的学业压力对很多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没有得到重视。娜塔莎身前好友卢克表示,“你们被最聪明、最具竞争力的人包围。当你没有以你想要的方式取得成绩时,就会产生巨大的落差感。”

(文汇客户端)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