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7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9月1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移民 | 正文


我是深圳长大的女人,现在是一名美国陆军空降兵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4-03 10:37:4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我叫天才,今年25岁,目前是一名现役美国陆军空降兵。我从小在深圳长大,于2018年在美国参军。在经过了基础训练、技能学校,和伞兵学校的训练后,我现在正式于伞兵单位服役。 天才/口述



出国前,我在深圳读书。当时的我是一个标准的宅女,最大爱好是cosplay,体育运动一概不参与,倒是练就了一身摄影、做衣服、做道具之类的实用技能,并且学习了日语。因为非常喜欢动物,我还养了很多宠物蛇和蜥蜴。在国内即使纹身属于比较不受待见的文化,我依然对它着迷不已。在年龄到达十八岁以后,我便送给自己一个满背和一个花腿纹身。现在想起来,我确实从小就比较异类。



高中毕业以后,我原本计划留学日本。暑假的时候,由于美国的亲戚邀请我去玩,我便申请了洛杉矶一所基督教学校的暑期语言课程,获得了停留时间较长的学生签证。最后因为喜欢美国文化,我决定暂时留在美国上学。作为一名艺术生,那时候我梦想从事的职业是野生动物摄影师,没想到后来先是做了平面设计的“社畜”工作,现在又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参了军。



我从小肤色就挺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常常遭到父母、亲戚、同学嘲笑。这让我很懊恼,甚至一度试图美白,还会用美图秀秀把自己的照片弄白,结果往往是更丑了。但是到了洛杉矶这边,我发现大家都在努力晒成“古铜色、小麦色的皮肤”,我的肤色一下子显得特别正常,看上去就像本地人一样。从此我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凭什么白才是好看?我不仅不要美白,还要再P黑两度。



在美国这种地方生活,随便去哪里都要十几分钟的高速公路车程,总要有交通工具的。最开始我只是看摩托车都长得挺帅,又便宜,于是就花几千美金买了自己的第一台摩托车。那是一台二手的川崎636。随着骑行的开始,摩托车渐渐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最长的一次旅途单程超过一个月;从最南边的洛杉矶出发沿着西海岸一路借宿,经过西雅图到达了奥林匹克公园,离加拿大只有一线之隔。



除了摩托,我还在学习科学减肥的过程中,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位泰拳博主,随后开始接受系统的泰拳训练。说到运动,除了我来美国后本身就有涉猎的复合弓、长板、徒步之外,我也尝试了攀岩、冲浪、雪地摩托和射击等等户外活动,并于17年第一次完成了斯巴达勇士赛。



2016年我找到了第一份正式工作,主要负责设计广告印刷品。当时其实过得挺开心的,早九晚六不加班,老板人非常好。每天下班就是去打泰拳,周末和朋友们约着户外活动或者逛博物馆,偶尔有长周末就骑摩托车旅行。不过我确实不是做设计的料,也真的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于是做了一年左右,我便辞了职。



参军其实是个拍脑袋的决定。在美国,很多人把参军当作职业,因为工资福利确实挺好。我个人更多地觉得这是一种挑战自我的经历。我有很多朋友都有参军经验,有的人甚至现在还投身在非洲野生动物保护的第一线,令我向往不已。所以,通过一位陆战队退役的朋友认识了一位陆军征兵官后,我难免心动,就决定报名参军。当时我想最不济这也是一个不但不收钱还给你发工资的减肥营,还可以免费学打枪。这是在洛杉矶当射击教练的朋友教我射击。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我是不符合征兵条件的,首先近视超过100度就不达标,别提我还有两个堪称巨型的纹身。所以我压根就没考虑过参军这件事。但美国对参军的性别和身体要求都比国内低很多,当兵本身没有太大难度,比如陆军就是从17岁到34岁都可以报名。



报名后,我先是通过了文化考试和体检,随后就开始了新兵训练生活。美军新兵训练分为两个部分,前半部分是9周的基础训练,后半部分是技能学校,学习特定兵种技能。这是训练开始前的两天,我在“接收处”接受各种检查,整整两天几乎没能睡成觉。我在宿舍对着镜子自拍时,同学们纷纷围了过来。



进入基础训练营以后,我的生活就都被训练填满了,早上五点半集合,晚上七八点结束训练。学习内容涵盖体能、格斗、射击、怎样应对毒气等各类科目。很多人觉得这对女孩来说难以想象,因为美军是男女一起训练,并且这些体能训练动辄就是10英里(约等于16公里)的武装越野行军。不过对我这个常年健身打泰拳,有事没事户外跑的人来说,这些并没有太大难度;真正难的是和身边几十个大多是十八岁高中生的队友朝夕相处。



基础训练营的生活是规矩最多的。为了培养集体观念和纪律性,宿舍是四、五十人一间,而且还要没收手机,每天几乎只有洗澡后的时间是自由的。等到基础训练结束时,我终于有机会拿回手机自拍。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黑了,但没想到,比起训练前还是黑得这么明显。



之后我就进入了技能学校,开始接受"高级单兵训练"。技能学校明显比基础训练营自由了不少,宿舍变成了两人一间,每天吃完晚饭就是自由时间,周日还可以自己出去玩,而且允许使用电子产品。这是我室友。她人特别好,明明比我小好几岁,却一直在照顾我,经常主动打扫卫生。我跟她聊天才知道,她老公是个没有身份的墨西哥移民,没有工作,现在全家生计都靠她当兵维持。



经过基础训练营的体能训练,我在技能学校就更加游刃有余了。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三天的野外演习,仍然是身心承受力的挑战。我们整整穿了三天防弹背心、战术背心、头盔、防毒面具、护膝护肘加上水袋和M16枪支,全身的装备就有七八十斤,还要背着它们天天跑来跑去,令人身心俱疲。



一般人去野营都是住帐篷,然而我们是天天睡地上。第一天晚上,我就数出身边有不下六七种蜘蛛。旁边的一个18岁的女孩从第一晚就开始疯狂尖叫,到第二天晚上,她自己捡了个树枝,看到蜘蛛就默默念叨:我不要弄死你,是我们进了你家,你走吧,然后给蜘蛛挑一边去了。



这两包“MRE口粮”,就是我第一天在野外的早饭和午饭。这种美国陆军的野战方便食品,最早由于太难吃,曾被吐槽为“敌人也拒绝的食品”。现在口味已经有了改良,不过就是太容易长胖了。比如味道不错的“亚洲炖牛肉”菜单,除了牛肉,还有面包、彩虹糖、花生酱、黑莓酱、巧克力奶。



等到最后一次体能测试,我得了358分的高分,比满分300分还高出58分。而第二名是310多分,让我感觉自己在吊打整个营的小朋友。体能测试和课程考试的高分,也让我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技能学校毕业,获得了“钢铁战士”和“荣誉毕业”的称号。



随后我就来到本宁堡陆军空降学校,接受更加紧张的训练。第一天报道的时候,我们两男两女一起下了飞机。两位同行的小哥目测加一块也就二百斤出头。小哥先去了趟宿舍,回来告诉我们,里面军种多样,甚至不全是美国军人,各个身材壮硕,面相不善。他俩瑟瑟发抖地找到了最后一个空柜子,可能要被迫共用一个柜子了。于是我和另一个女生惴惴不安地进了女生宿舍,结果惊喜地发现,八十个床位一共还没八个人。



空降学校的训练目标是,三周后就要保证完成至少五次成功的伞降,其中包括夜降和夜间战斗装备伞降。因此每天的训练格外紧张,平均时长达到10-12个小时,中间还没有休息时间,甚至连饭都吃不上。有时早上三点集合,到晚上七点才放人吃饭。画面里那两个高台,就是模拟训练时用的伞降塔。



熬过地面训练,我迎来了人生的头两次实跳。第一次伞降,我和队友们坐上运输机,到达300米以上的高空。舱门开启,呼啸的风声席卷而来,昏暗的机舱被日光照亮。我腿软到不行,但还是硬着头皮闭眼跳出舱。下坠的第四秒,降落伞到位的拉扯力让我睁开眼睛。由于伞兵的滞空时间很短,我们并不能真正控制降落伞降落的方向,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摔进泥坑。第二次伞降,我终于敢在出舱时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粉红色的绝美夕阳。



听起来是挺酷的,不过更多时候,跳伞其实是个令人崩溃的过程。首先要携带近50斤的T11降落伞包跑步,跑完要排队接受各种装备检查,整个过程大约两三个小时,加上等待飞机和坐飞机,一般超过六小时。最痛苦的的是穿上装备就不能上厕所了。我最多的一天跳了三次伞,训练超过20小时。跳伞后,我们还要带着上百斤的装备和降落伞跑步赶往集合地点。在一次全天训练中,我白天跳完伞,肩膀就勒成这样了,而晚上还要再进行一次夜跳。



不过比起其他人,我已经算是运气不错的。第一天跳伞,我除了手刮伤,头在地上撞了一下之外,居然毫发无伤。但是回到营地,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伤员,有摔断腿的,脖子被伞绳划的,脸在地上撞的,扭到脚的,摔到胳膊的。



视力也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我近视不是特别严重,只有一百多度。所以跳伞的时候不让戴隐形眼镜,我裸眼也可以跳。可是度数高的人就比较凄惨了,几周训练下来,大概有五六个人摔碎了眼镜,比如这个海军陆战队的小哥。



在如此高强度的伞降训练下,每天的伙食还全是MRE。我就这样坚持了三周,终于成功拿到了象征伞兵的“自由之翼”勋章,正式成为一名合格的陆军空降兵。回想训练的这段日子,最令我感到骄傲的是,我真的完成了自己也很害怕的事情。



2018年年底,我被分配到伞兵单位正式上岗了。第一次来到下雪的地区,让生活在洛杉矶的我很不适应,从宿舍楼道望出去总是冰天雪地。



冬季军装光是衣服就重了十斤,发了两条面罩、三双靴子、六个水壶,还有足足十双不同的手套。



正式上岗后,我的生活其实跟别的打工族差不多,就是上班、下班,和训练。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晨练后九点才上班,工作有双休,而且节假日还特别多,各种纪念日都会放假,每月两次按时发工资。只不过和上班族比起来,我们训练的内容可能更硬核一些,比如需要顶着零下十几度的气温,趴在雪地里射击。



这就是我们跳伞训练时集合等待的大厅。正式上岗后我们跳伞其实并不太频繁,但依然需要早上四五点便集合。在这边的第一次跳伞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极光。



飞机下面是一片茫茫冰原。左边的安全员会挨个拍大家的脑袋,拍到谁,谁就该跳下去了,于是肉眼可见飞机上的人一个一个地减少。



训练了一天以后,回到宿舍我就已经冻瘫了。如今的正式宿舍要比之前好很多,房间可以自己装修布置,还配备了厨房和浴缸。



美军的生活其实要比大家想象中丰富许多,下班后的时间和各种假期军队都不会插手。雪地摩托、攀雪山、滑雪、冰钓我已经玩了个遍;想休息的日子也会在宿舍里看看动画新番。



休息的时候,我还喜欢自己做饭改善生活。有一次想吃饺子,可是宿舍没有擀面杖,于是我就用M4枪管当擀面杖了。不仅如此,我还自创了 “食堂打包升级泡面”、“行军毯酒酿汤圆”、“M4枪管手擀面”、“没有电饭锅抓饭”、“餐刀做架子蒸蛋”等等宿舍特色食谱。



这是我在阿拉斯加机枪协会参加枪展的照片,现场枪的种类多到数不过来,那个展示用的木架子也是我现场建起来的。出国前我曾经cos过帅气的退伍军人角色,不过现在,这已经成为了我的真实生活。



如今,网友们喜欢管我叫“才哥”。说真的,这么硬核的生活方式,在以前的我看来,可能也是不可思议的。我小时候并没有受到过什么性别歧视的教导,但是刻板印象就不知不觉地套在了自己身上。记得差不多是十年前,我刚刚上高中的时候,被外国人夸“strong”,把我气得够呛,当时我想:怎么能说女孩子壮呢?这不是骂人嘛?但是后来的我慢慢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开始发现强壮也是一种性感。



但是随着我逐渐放飞自我,社会似乎并没有随着我开窍而改变太多。这几年我面对的质疑其实越来越多:女孩子怎么骑摩托车?多危险啊!女孩子怎么纹身?以后怎么嫁人!女孩子怎么练泰拳?男的都打不过你!女孩子晒那么黑,丑死了。之前甚至收到过私信,说“你这样在中国能吓跑半条街的人”。说实话我也怀疑过,动摇过。但是我还是决定遵从本心,努力去不受束缚。




(风闻社区)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