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4月26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4月2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留学 | 正文


骗百名中国留学生涉事女失踪了“逃往”中国?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4-01 10:37:31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对外界来说,Ashleigh Howe拥有一切,这名29岁的年轻人经营着一个日益壮大的商业帝国,在悉尼和上海都设有办公室,为在澳洲的大学留学生提供住宿。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事实上,来自Potts Point的Howe自称的“多面企业家”,正忙于在中国拓展3家新企业。其中一个目标瞄准的是中国富人,他们花费高达1.25万美元,把孩子送到艺术夏令营。

但是《悉尼晨锋报》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有100名在悉尼上大学的中国学生声称,他们被Howe的企业骗了钱。

这些问题暴露了教育部门的“擦边球”操作,并威胁到澳洲第三大出口行业的声誉。

多家澳洲本地企业,包括一名高级办公室房东、律师和一名平面设计师,在2016年通过清算Howe的业务,正在向她讨债。清算人去年在新州最高法庭赢了官司,Howe被命令偿还68.9万澳元。但6个月过去,她还没有付款。

Howe也有一系列地方法庭对她的缺席判决,包括一项超过10万澳元的判决。在中国和澳洲为Howe工作的人也声称,他们的薪酬也被拖欠。

清算人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她的破产公司向公平交易厅提交了40万澳元的客户押金。她被指控在资不抵债时进行交易,并进行非商业交易。

上周联系她置评时,Howe将《悉尼晨锋报》推给她的律师,而律师没有回答详细的问题。

清算人对Howe业务的进一步调查受到阻碍,因为他们认为,她可能已经离开了澳洲。

“很多费用都是不合法的”

Howe去澳洲学习的宣传很吸引留学生,广告宣称会帮助他们找到住处,安排妥当,甚至从机场接机开始的一条龙服务。

Howe在2015年成立了她的学生礼宾公司(Student Concierge Company),为悉尼内东区的国际学生提供住宿,主要是在新南威尔士大学附近,它后来以全球教育咨询公司(Global Education Advisory)的名义提供类似的服务。

该公司声称,“每年为2000多名学生提供保障”,在《悉尼晨锋报》看到的信件中,它向客户承诺,他们将“用宝马X5”把学生从悉尼机场接回自己的新家。

东区租户服务协调员Hayley Stone亲眼见证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截至2018年底的4年多时间里,约有100名学生向新南威尔士大学附近Student Concierge Company和Global Education Advisory寻求住宿,但他们发现,自己受到了高昂费用和激进检索策略的打击。Stone表示,他们还面临着很难收回押金或保证金的困境。

Stone表示,她的机构处理了84起与Howe企业有关的案件,并指出,学生被迫在新州法律涵盖的标准协议基础上签署了一份附加协议。据了解,Kingsford Legal Centre也处理了很多类似案件。

附加协议迫使学生支付一系列其他费用,这些费用不是在标准租赁协议中规定的,Stone说:“许多正在实施的收费实际上是不合法的。例如,租赁期满清洁服务费、注册费、断电费等。”

2017年,21岁的马来西亚留学生Jien Teo来到澳洲,Howe试图让他提前两周支付双倍的季度租金,即1.2644万澳元,原因是“中国的资金外流管制”。最终,Teo提前一周支付6322澳元。

他说:“我在这里没有家人,所以确实有种要被驱逐的恐惧。”

他通过短信与Howe进行了几个月的简短交流,最终搬出去了,同意支付Howe要求的搬出费用。

对许多学生来说,在他们决定离开Howe管理的房产后,取回他们的押金是最大的问题。

新加坡学生Jason Poh声称,直到他的室友聘请了律师,他们的额外费用才被取消,俩人才能够取回押金。

现居香港的学生Kelvin Ho在收到440澳元“搬出费”发票后,也很难取回自己的保证金。

他说:“她在与我的交往中闪烁其词,拖延回应,在多次没有得到答复的要求下,才归还了我的保证金。

“我认为,她就是占学生便宜,这些学生英语不够好,他们不知道要搬去哪里。”

“她消失了”

遇到麻烦的不仅仅是Howe的客户。她的供应商很难获得拖欠的资金,也联系不上她。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Surry Hills的The Office Space主管Naomi Tosic在2016年起诉了Howe,此前一年,她租用了高端商业地产,但是停止支付租金。

办公室的租金大约是1万澳元,但是Tosic表示,Howe“失踪了”,但问题还在继续。

“我们接到很多电话,尽管她已经走了一段时间,还是有人来办公室找她。”

到2016年底,Howe的会计员已经不能再等待,面临1.6万澳元的未付账单,他在12月成功地命令Student Concierge Company进行清算,并任命了清算人,他们开始调查Student Concierge Company发生的事情。

一周后,Student Concierge这个商业名称被另一家Howe的公司The Challbion注册。6个月后,她又注册了Global Education Advisory公司。

2017年全年,随着Student Concierge和随后的Global Education Advisory继续进行交易,客户声称,Howe正在竭尽全力“敛财”。

但与此同时,清算人正在检查公司的账目,听取债权人的意见。

在给债权人的报告显示,Howe “似乎是以影子董事的身份操作”,并“全权管理公司的运营和财务”,指出财务控制不佳和记录不准确。该公司从未提交商业活动报表或任何其他纳税申报单。

他们发现了近65万澳元的无效交易,并表示该公司可能已经破产,并对近10万澳元的破产交易索赔负责。以互联网转账和取款形式进行的非商业交易价值近40万澳元。

尽管该公司的账目详细列出了超过44万澳元的学生租赁保证金,但清算人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家资不抵债的公司已将这笔钱存入公平交易厅。清算人表示,Howe坚称自己的另一家公司已经存了钱。

出租物业需要向公平交易厅提交保证金,而寄宿公寓则不需要,但当局鼓励房东和中介这样做。

2017年10月,清算人在最高法庭对Howe提起诉讼,指控她进行不合理的董事关联交易、破产和非商业交易。去年9月,Howe被命令在21天内偿还68.9万澳元。

清算人表示她没有付款。

他们无法向她发出通知,因为他们认为,她已经去了中国。据了解,她的艺术夏令营业务“Look Learn Do”已于2018年开始运营,该业务面向富裕的中国人,其他业务包括澳洲豪华旅游和葡萄酒业务。

(SMH)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