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3月24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3月2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她杀了丈夫,两个儿子却努力奔走为她洗脱罪名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3-02 09:27:19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2019年2月,现年65岁、已经在监狱服刑八年的Sally Challen上诉成功,

法庭撤销了她谋杀丈夫的罪名。

消息传来,不仅她的两个儿子泪流满面,“我们早就说了,妈妈不是谋杀犯……”

亲戚朋友乃至社区邻居、新闻媒体和公益组织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不仅为这个被隐性家暴毒害了一生的可怜女人,也为千千万万为家暴所累的无辜女性……

被全家人捧在手心的傻白甜姑娘

Sally的悲剧从她认识丈夫Richard Challen才正式开始,但不幸的种子从她幼年便已经播下。

她出生于一个经济优渥但又非常传统的家庭,父亲是英国皇家工兵部队的准将,常年待在万里之遥的印度,母亲则负责在英国的家里照顾孩子。

Sally上面有4个哥哥,她出生的时候,最小的哥哥都已经在寄宿学校上学了,所以Sally在家受尽宠爱,由此养成了傻白甜的性子。

6岁那年,Sally的父亲去世,母亲虽然很爱很爱她,但囿于当时的社会风气以及个人眼界,觉得女孩子没必要读太多书,以后找个秘书工作,嫁个好老公生儿育女才是正经事。

所以,哥哥们一直在深造,而Sally取得普通教育证书(O-Level)之后便不再上学。

这也造成了本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日后天差地别的境况——

Sally的一个哥哥曾是香港的总审计长,另一个哥哥是公司的董事长,其余两位哥哥事业上虽然不甚突出,但也家庭美满,儿孙绕膝,

当初被父母和哥哥们视为掌上明珠的Sally,却一生都在惊恐彷徨中度过,最后还因为杀害丈夫沦为阶下囚……

在少不更事的年龄定终身,一生悲剧的开端

15岁那年,Sally认识了22岁的Richard Challen。

他幽默风趣,能力突出,靠着做汽车生意赚了不少钱,

举手投足之间的成熟男性魅力一下子就把早早离开校园,见识不广的Sally迷住了。

介绍两人认识的是Richard的好友Dellon Blackmore,Sally谋杀丈夫的事件发生之后,他回忆几十年前介绍他们认识的场景时依旧感慨,

“Sally生得非常美,性格温和又可爱,她是那种愿意为爱人做任何事的人,Richard就利用这一点,把她玩弄于鼓掌之间。”

两人在一起之后,Sally全心全意地对待自己的初恋,去Richard的公寓帮他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但Richard却时冷时热,外面的女朋友换了又换,桃花从未断过。

傻乎乎的Sally一直隐忍,期盼Richard能够浪子回头。

17岁那年,Sally怀孕了。

因为Richard不愿意负责,所以拖到月份很大的时候,她才在哥哥们的帮助下去医院做了引产手术。

事后,哥哥们按捺不住心中的气愤,跑去找Richard要说法,但Richard却表示,

“是谁的孩子还说不一定呢。”

即便是这样的侮辱,Sally依旧痴心不改。

但谁不想以真心换真心呢?

天性温和甚至有点懦弱的她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阻止Richard出去跟别的女人约会。

结果,第一次开口的时候她就被Richard像拎小鸡似的从楼上拎下来推出门,让她滚蛋。

这次冲突让Sally毕生难忘,“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正面跟他谈论这个话题。”

婚礼当天,娘家人全部不开心,只有Sally以为这是通往幸福的路

尽管婚前种种不幸的征兆,25岁那年,爱得至深的Sally还是选择成为Richard的妻子。

她以为婚姻可以终结过去的不幸,为两人的感情掀开新的篇章,没想到却是更深远的悲剧的开端。

婚礼的伴郎是Richard的同窗好友、当初介绍Sally与Richard认识的Dellon Blackmore。

据他回忆,

“婚礼上,Sally的家人并不开心。而且,婚礼当天Sally告诉我,Richard为了防止她觊觎自己的财产,要求她签了十分严格的婚前协议。Richard是出了名的铁公鸡,所有人都拿他的抠门当笑话,只有Sally很爱很爱他,好像被迷住了一般。”

结婚后,Richard的生意越做越好,Sally也先后生下两个儿子。

在不知内情的人以及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眼里,这家人简直是上帝留给人间的幸福模板。

据小儿子David回忆,

“我经常和父亲蜷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会带哥哥去开卡丁车,有时还会带我骑摩托车。我们一家人去过美国弗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还去过西班牙的马拉贝度假。就我生命中的前10年而言,我们家看上去真的很像一个正常家庭。”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家庭的不正常终于掩盖不住了。

邻居和亲人眼里不被尊重的妻子

Sally和Richard居住的社区规模不大,远亲不如近邻,大家经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交换近况与八卦。

很快,就有邻居发现了这对夫妻之间奇怪的相处模式。

Jack Cowdy的女儿与James差不多大,两家人的孩子经常在一起玩,所以他对Sally和Richard夫妻俩的了解比一般邻居多。

“Richard有漂亮的小汽车,有设计师品牌的衣物,比普通男人时髦得多,但他经常当着邻居们的面点评太太Sally的外表,嫌她屁股太大,‘你看看你,屁股怎么那么大’,

还一定要让邻居们都赞同他的看法。”

“他们夫妻俩奇奇怪怪的事还有很多,比如,有两年圣诞节,Richard给邻居们送圣诞贺卡,卡片上是他和裸体女人或半裸女人的合影,那些女人并不是他妻子。”

Richard对妻子的不尊重以及放荡的做派,加上他曾经超速被警察开着直升机追、赛车中弄坏法拉利谎称车祸骗保等不光彩的事迹,

邻居们慢慢地都开始对他和Sally保持距离,虽然和气又好相处的Sally并没有做错什么。

“大家都不喜欢Richard,如果大家知道哪场晚宴邀请了Richard和Sally夫妇,就肯定有人不愿意出席。”

其实,何止邻居,就连Richard远在澳大利亚的弟弟与弟媳都发现了这段婚姻的不正常之处。

据Richard的弟媳Trish介绍,

Richard曾经带着妻子Sally远赴澳洲,参加当地一位亲友的婚礼。

舞会上,Richard对妻子置之不理,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邀请场上另一位年轻女客跳舞。

“很明显,他们的婚姻出了问题,Sally一直在隐忍。现在想想,我们都非常后悔,后悔当时没能站出来,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孩子眼里隐忍的母亲

逐渐长大的James和David兄弟俩也慢慢发现了家里古怪的氛围。

David回忆说,

“妈妈是家里的顶梁柱,她不仅要做所有的家务,爸爸生意上的一应行政事宜也都是她在负责。”

David13岁的时候,一直忙于家务和孩子的Sally终于能够跨出家门,在警察联合会找了一份办公室工作,但本就爱抠门的Richard见妻子有了收入,竟变得更加一毛不拔。

“妈妈开始工作之后,家里所有开支都得从妈妈的工资里出。爸爸给自己买法拉利汽车、卡地亚手表,出入各种高大上的场合,家里的事情和开销一概不管。”

不仅经济上不掏钱,对于自己的两个孩子,Richard似乎也懒得操心。

“有一次,爸爸问我为什么没去上学,事实上,那时候我正在放暑假,而他对此毫不知情。我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也是妈妈在安慰我,跟我谈心。我和妈妈之间虽未明说,但都达成了默契,不把这件事告诉爸爸。”

哥哥James也记得父亲对母亲的百般羞辱。

“他经常说妈妈是萝卜腿,如果有人夸妈妈身材好,他就会说,‘那是你没见过她不穿衣服的样子’。”

爸爸出门上班的时间,是两兄弟最开心的时候。

“只要爸爸一回家,家里的气氛立马就变了,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紧张兮兮。晚饭通常都很不愉快,因为爸爸会各种挑毛病,说妈妈煮的东西不对他的胃口。”

“如果我们在他看电视的时候交谈了几句,他就会把音量调到超级大。并且,他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不能看电视,因为我们看电视是在‘浪费电视机的寿命’。”

甚至于,Richard有时出门上班还会把电话锁起来,因为“电话费是我掏的”

“你身上很臭,你的裸体很丑”

上面这些场景每天都在发生,持续了好几十年。

而这,只是Sally不幸婚姻生活的冰山一角。孩子们没看到的精神与情感暴力,还有很多很多。

夫妻俩之间的性生活,完全由Richard决定,他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想玩什么花样就玩什么花样,Sally只能无条件配合。

每次性生活之前,Richard都会先打发Sally上楼洗澡,“你闻起来好臭。”

洗完澡,Sally必须穿好睡衣,因为Richard嫌弃她的裸体不好看。

Sally为此战战兢兢,她甚至跑去医院做了专门的检查,医生再三告诉她她没有体臭,她依旧将信将疑。

除了精神上的打击、情感上的虐待,Richard更阻隔了Sally与其他人的往来,将她牢牢控制在自己身边。

本来,周围的邻居朋友就因为不喜欢Richard而不愿与Richard和Sally打交道,Richard还严令禁止Sally在没有自己在场的情况下,单独与朋友见面。

有一次,Richard和Sally带着两个孩子去Blackmore——他们婚礼的伴郎、Richard的同窗好友家拜访。

孩子们上楼睡觉了,Richard和Blackmore的太太也跟着上楼安置,楼下只剩Sally和Blackmore两人。

他们闲聊了一会儿家长里短,便准备回房休息。

Blackmore站起来拥抱了Sally,还给她了一个晚安吻——

这本是朋友间再正常不过的礼节,更何况Blackmore和Richard还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交情非同一般,而且之前的每次见面,Blackmore都会与Sally拥抱亲吻。

但Richard忽然下楼看见这一幕,冷着脸说,

“你们在做什么?”

Blackmore以为他在开玩笑,还骂他发神经。

但很久以后Sally才告诉大家,那天晚上,就因为朋友之间的一个吻,Richard在Challen家的客房暴力强奸了她……

由于Ricahrd的蓄意阻隔,Sally的世界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Richard一个人。

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一切……

“你喝多了,你就是个神经兮兮的疯婆子”

一方面,Richard把Sally牢牢地掌控在自己身边,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打击与羞辱,摧毁她的自信与自尊,

让她觉得自己又丑又笨没有丝毫魅力,只有Richard不嫌弃她,愿意跟她在一起,让她对Richard的依恋变得越来越深,甚至有些病态……

另一方面,Richard自己却在外面拈花惹草、处处留情。

他有好几个手机,用来跟不同的女人聊骚。甚至在他死后,警察在他汽车的备用轮胎里还发现了几部手机。

此外,逛妓院、“按摩保健”等等更是常态。

Sally被剥夺了正常的世界,她的生活完全围绕着Richard而转。

因此,她经常忍不住偷偷查看Ricahrd的手机,跟踪他的日常。

但她与Richard对质的时候,他总会抵赖,要么说Sally是个神经过敏的疯婆子,要么就说她喝多了醉话连篇反正抵死不承认,但也死不悔改,非常享受这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惬意生活。

慢慢地,在他的折磨之下,Sally的精神真的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就医记录显示,她多次因为失眠、胃口不好、半夜惊醒以及家庭压力等,寻求医生的帮助。

她犹犹豫豫地放手,又试着挽回

经受了这么多年的精神折磨,2009年11月,怯懦的Sally终于鼓足勇气决定与Richard离婚,结束这场持续了几十年的痛苦。

因为有婚后财产需要分割,所以离婚办得很慢。

Sally用父母留给自己的遗产买了一套小房子,从Richard的房子里搬了出来。

包括两个儿子在内的亲友都为她感到开心,以为她终于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

但经过Richard长达数十年的心理掌控,Sally对Richard的依恋已经病入膏肓,哪儿是那么容易,说分开就能分开的?

Sally的朋友Goodwin介绍说,

“和Richard分开后,Sally天天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现在过得很凄惨,没有Richard给她下达指令指挥她,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做些什么

Richard就是她的全部生活,他不在,Sally就跟失了魂一样。我不断地跟她讲,离婚是正确的选择,她只是需要时间来恢复而已。”

但显然,Sally没有听Goodwin的话。

她趁着还未正式离婚,试着挽留Richard,让他重新接纳自己。

而Richard傲慢地回了一封邮件,表示和好可以,但Sally必须接受他的几个条件。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Sally必须继续完成离婚手续,而且只拿20万英镑的家庭财产分割

——比她应得的数目少很多很多。

Sally信以为真,所以两人一边继续离婚一边又在和好,情形非常荒谬。

一切都是骗局

Richard告诉Sally,他打算以卖掉夫妻俩以前住的那栋房子,拿着钱到澳洲开开心心旅游一趟,然后再挑个风景美好的地方安度晚年。

Sally以为自己终于要苦尽甘来了,但就像她无法摆脱几十年来对Richard的依恋一样,Richard也无法改变几十年来招蜂引蝶的浪荡做派,

这就为之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2010年8月的一个星期六早上,外面下着濛濛细雨,街上行人稀少。

Sally离开自己的小屋,去Richard家里帮着收拾房子,好顺利地把房子出售。

Richard看见Sally却显得有些慌乱,他说自己还没吃早餐,打发Sally冒雨出去买培根和鸡蛋。

Sally觉得Richard是故意把自己支出去的,所以买完早餐回来后,她偷偷地检查了Richard的手机。

结果发现,Richard依旧在和交友网站上认识的女人来往,就在Sally出去买早餐的时候,他俩还通过电话!

Sally崩溃了。

她要求Richard作出合理的解释,但他依旧像往常一样大手一挥,

“别问我这些问题。”

Sally也像努力以前一样,平静隐忍地伺候他吃完早餐。

然后,她拿出工具箱里的锤子,对着Richard猛击了20多下……

Richard死后,Sally颤抖着双手用窗帘把他的尸体裹起来,又写了一张纸条放在他身上,上面写着,

“我爱你,Sally。”

“你就是个妒妇!”

杀死Richard之后,Sally回到自己的小窝。

第二天早上,她把小儿子David送到上班的地方,对他说,

“妈妈很爱很爱你,你知道的,对吗?”

和儿子告别之后,濒临崩溃的她在表姐的陪伴下,来到警局自首。

她当时的精神状况非常差,有强烈的自杀倾向,警察局的防自杀小组给她做了好几个小时的心理辅导,才打消她寻死的念头。

然而,后续的审判却让她生不如死。

那个最后与Richard通话女人名叫Wilce,她表示,自己与Richard之间是柏拉图式的纯精神友谊,Richard“很幽默”,“是个很可爱的男人”。

Richard被杀那天,他俩的确通过多次电话,但与偷情无关。

“Richard和我约好第二天坐船游玩,但天气不好,他打电话跟我取消约会。”

“我又给他回了一个电话,给他推荐周日午餐吃什么好。”

而在被法官问道为什么杀死Richard的时候,Sally只呆呆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他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检方据此勾勒出一位控制欲很强的“妒妇”形象,

法官也认为,Ricahrd和Wilce之间只是正常的友情,Sally却被嫉妒冲昏了图脑,谋杀亲夫,“你杀死了你唯一挚爱的男人,你的余生都将带着这份罪孽活着。”

最后,Sally的谋杀罪名被判成立,获得有期徒刑22年。

Sally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她很想念Richard,她真的很爱他。

周围人都为这荒谬的深情慨叹,“Richard死后,唯一怀念他的竟然是杀死他的人。”

吐槽她“萝卜腿”、“大屁股”、“身上有臭味”,算家暴吗?

一生痴情错付,唯一值得的,是这段婚姻带来的两个孩子。

Sally杀夫入狱之后,她的两个儿子并没有怪罪她,也没有放弃她。

相反,他们太了解母亲这一辈子所受的精神虐待与精神折磨了,所以四处奔走呼号,联系妇女权益保障组织,找来专业的律师提起上诉,希望法官考虑到Sally这一生所受的家暴,她事发时的心理状况,撤销她的谋杀罪名,以普通杀人罪对她进行审判。

律师对此颇为感慨,“我以往接触的女人杀夫案中,家属都恨不得让那女人在监狱里烂掉,为她求情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但家暴得有证据,Sally的就诊记录上从未显示她有过骨折、淤青。

等家暴可能带来的伤害。

吐槽她“萝卜腿”、“大屁股”、“身上有臭味”,算家暴吗?

抱歉,不算……

眼看Sally一生都要背负着“妒妇杀夫”的罪名,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幸运的是,2015年的《严重犯罪法案》(The Serious Crime Act 2015)将“强制性控制”(coersive control)

纳入家暴的范围。

律师据此提出上诉,认为Richard长期对Sally进行精神控制、经济控制、情感控制,导致Sally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她杀人的时候已经有人格障碍的症状,

而这一切,都是Richard长期家暴的结果!

经过长达几年的漫长诉讼,2019年2月,位于伦敦的英国皇家法庭终于认定,Sally杀死丈夫的行为,是在丈夫的刺激之下失去理智而进行的误杀(manslaughter),而非早有预谋的谋杀(murder),因此撤销了Sally的谋杀罪名。

虽然,接下来可能还要以误杀罪对她进行审判,但对Sally来说,谋杀与误杀之间的量刑已然天差地别。

加上Sally已经服刑了8年时间,所以即便她被判误杀,可能也无须在监狱服刑了。

拳打脚踢式的家暴固然可怕,但这种以言语羞辱、经济掌控、精神控制为主要手段的“强制性控制”,更加隐蔽,更加让人难受,却不如骨折、淤青等容易被人发现。

身处其中者,整日精神惶惶,孤立无援,只能越来越依赖施暴者,从而导致对方更肆无忌惮的暴虐。

一段关系若一开始就显露出强制性控制的征兆,不如早早放弃得好。

Sally若能在15岁那年早早放手,一生也不会如此令人唏嘘……

Sally的小儿子David

Sally的儿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妈妈的人生自15岁遇见爸爸之后以后便被他牢牢掌控,

我们希望她今后的人生能够自由自在,真正为自己而活……”

希望,Sally真能如此吧。

--------------------------------------

果霉恋:男权把贤惠妻子逼成杀人犯

青山撞入怀:家暴真的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希望法律能越来越完善 保护所有受害的女性

小露露是我的ju宝宝:言语、情绪都是能杀人的 外加这长达多年的控制 给一般人早就疯掉了

小星星来自异世界:这不是pua,是煤气灯操控好吧……

mgzm_jc:强制性控制,长知识了

正与反·夏:就是存在各种各样的人,在各处,在你我身边,就是有烂人,你必须承认,而他本人却丝毫没觉得有问题

安提戈涅_WhiteBlade :真的好经典的案例

大号在线收听暴雨倾盆: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不存在的。

(英国那些事儿)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