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3月16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3月1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留学 | 正文


为送女儿纽约学医,这位中国父亲终生被禁入日本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1-11 02:29:33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谨以此文,送给正在努力、挣扎生存的你,

生活从不“迷信”什么,

高呼“万岁”,

不如咬紧牙关、冒雨奔跑。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

你能想象一个人的大半生要经历20多年的贫瘠与痛苦、15年与家人天各一方,每天都要过着提心掉胆,怕被遣返回国的日子吗?

继纪录片《小留学生》后,华人导演张丽玲凭借《含泪活着》再次荣获“日本放送文化基金奖”。




(以下图源:纪录片《含泪活着》)



这部豆瓣9.1分的神作,当年震惊了纽约州立大学华人圈和整个日本社会。

主人公丁尚彪一家三口15年来的人生境遇,堪比一部曲折离奇的小说。



2019,没有钱或许也有出国读书的机会,贷款、国家助学金、国外大学奖学金......

如果,时间往前30年,这一切还有可能吗?

80年代,插队落户多年的丁尚彪和爱人,好不容易回到上海。

但却身无分文,耽误学习,没有技术的他,只能每天在工厂底层,从事冗杂零碎的工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路边用5毛钱买了一份日语学校的学习资料,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份资料,从此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

但是,想要去日本学习,他必须向日本语学校支付42万日元的学费,这在当时,相当于丁尚彪夫妇整整15年的工资收入。

在那个大家都不富裕的年代,老丁四处奔走筹钱,终于凑够了学费。



当时日本政府批准阿含町地区开办日语学校,招收中国学生,以解决当地经济低迷等问题。

对于日本,老丁毫不了解,甚至连阿含町在哪里都不知道。

仅凭一个签证,就准备离开家人去日本读书、工作,改变命运,谁曾想这一走就是15年。



在日本签发的签证中,明确写着“番外地”,汉语就是“偏僻地”的意思。



(丁尚彪签证)



在阿含町,连日本本地人都难找到工作,更何况是背负了“一身债务”的外国人。

1989年6月的一个深夜,老丁决定“逃离”阿含町,奔赴上千公里外的东京打工还债。

这也意味着,从此,他失去了留学生的资格,没有了这个“庇护”的身份,他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黑户”。


在打工期间,他每天白天在工厂,晚上去中餐馆。

面对无休无止的工作,他萌生了一个想法——赚钱!把在上海读书的女儿丁啉送到美国一流大学读书。

老丁说:

“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穷人,我爸妈也是,根本没有出国的机会,所以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就像赛跑一样,接力棒我已经拿到了,我现在就要把这个接力棒给我女儿。”




因为失去签证,老丁不能回国,一旦回去,将会被海关扣留,永远禁止赴日。

为了女儿的未来,老丁每天过着提心掉胆的日子,生怕被查遣返。

过惯了苦日子的老丁,即使挣到了钱也不知道怎么花,每个月都把几乎全部的工资打回国内。

相比国内,凭借老丁吃苦耐劳的精神,即使是做一些底层的收入,每年也可以攒下一些收入供女儿去美国读书。




(丁尚彪,图源:《含泪活着》)



但是,家人还是不理解,日本到底有什么可呆的?为什么不回国?

妻子甚至一度怀疑,老丁在外面养了“日本小三”。



(丁尚彪夫妻结婚照)



直到在女儿丁啉18岁生日的时候,父亲特意打电话到上海广播电视台,为女儿点了一首苏芮的《牵手》。

再回首,女儿已经从小学生,成长为落落大方的高中生了,这八年来,老丁有万千心绪,却不知向谁倾诉。

听完苏芮的《牵手》,远在上海留守的爱人和女儿早已泣不成声,这八年的离别全写在了歌词中:

“也许牵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


远在上海的女儿丁啉,当时还是复旦大学附属高中的高三学生,丁啉也从父亲的身上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1997年,丁啉不负众望,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纽约州立大学医学专业。

在电话中,听到录取消息的母女俩相对无言,母亲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女儿丁啉录取通知书)



丁啉妈妈面对镜头,苦笑着说:

“以前我去庙里上香,别人都告诉我要三根香一样长好,结果我弄成了三根都不一样长的香。你看看现在,三个人都没办法团聚了。”

老丁在日本,妈妈在国内,而儿女即将去美国读书。






随着女儿丁啉准备去纽约读书,父女俩相隔八年再见的机会越来越近。

因为丁啉可以在日本中转,父女盼这一天足足盼了八年。

由于老丁没有签证和身份,不能靠近机场,于是父女俩相约在地铁站见面。


阔别八年,父女俩并没有相拥而泣,在镜头面前都尽量克制自己的情感。

父亲看着女儿的头发,用上海话说:

“头发怎么白掉了?你到外面要好好减肥了。”

之后,老丁全程都盯着女儿上下打量,珍惜每一份每一秒相聚的时间,似乎是想要把女儿的样子,死死地印在脑海里。



相聚总是短暂的,眼看父女俩短暂的见面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两人终于绷不住了。

老丁和女儿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说什么?问什么?彼此陷入了这八年多心酸和不易的回忆中。




在机场女儿丁啉哭着说道:

“经过这么多年,可能已经生疏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我的爸爸,而且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你就看他在带我出去的时候,他老是要拎行李,这么高的台阶,他就一阶一阶爬上去,而且他年纪大了,也不让我帮他一下。”



丁啉反复劝说,自己可以拿奖学金,可以在美国打工,让老丁安心回国,可是老丁就是不肯,想要为女儿留一条后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想要通过自身改变“代际贫困”的老丁一家三口,终于看到了重逢的希望。

2004年,25岁的丁啉终于纽约州立大学本科学位,并成功在一家大型医院实习,开始攻读医学博士。



老丁也离开了那个困住了他15年之久的“日本”,决心回国。

在回来的飞机上,老丁不住的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平安。

这对他来说,这是人生一次重要的收尾。





在纪录片《含泪活着》的开头,有这样一句旁白:

“日本自杀人数连续8年,每年超过三万,约为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5倍。在这个满眼尽是不夜天景象的日本,谨以此片献给所有含泪活着的人。”

老丁在日本的15年,看遍了无数的生离死别,经历了人生的挫折与无奈,他甘愿将自己置身于这种困境中。


丁尚彪一家代表的是一种典型的中国式家庭:

父母隐忍、含蓄、任劳任怨,尽管囊中羞涩,却可以为子女牺牲一切。没有后悔,没有怨恨,没有咒骂。

尽管在今天,这种做法也可能招来一些社会舆论的不满,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自私,比方说把自己的想法加到子女身上。

但更多的,还是说父母的伟大。



(图源;微博)



这让小编想起余华在《活着》中说过的一句话:

“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源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与苦难,无聊和平庸。”

(北美留学生日报)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