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3月15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3月1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留学 | 正文


父母双双跳楼!中国男留学生跨年夜差点跳河自杀,到底是什么拯救了他!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12-30 14:24:11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导语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这个燥热的夏天,我终于辞了这份干了三年的工作。但从这片纸醉金迷的夜色中走出来,我眼前仍然两眼抹黑,像个傻子。

五年前来到墨尔本留学,当时的感觉只能用“找到了归宿”来形容。

初中最后一年,我突然发现那些青春期朦胧发育的姑娘隆起的胸部,和脖子上紧系的小背心带子,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

我的眼光总是悄悄地注视着同桌在篮球场上挥霍汗水的身影。我才意识到,我可能不太一样。

澳洲对于我们这类人的态度总是比国内包容得多。所以多年来小心翼翼地隐藏,终于在走出机场这一刻得到释放。

初到墨尔本,我就在酒吧上面认识了一个从英国来的男人。他不过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以后还会有很多个。

01

两年里,酗酒,飙车,约X,赌博,除了毒品之外我几乎把能试的东西都试了个遍。

酒吧是我的第二公寓,床上是我的常驻之地,舔舐在红酒杯上的印记才像是我这些年拿到的一纸学历。

我不是在喝酒就是和男人在一起,光是花在陪酒身上的钱都够买辆豪车。

生活只能用俩字来形容——糜烂。

我妹来了墨尔本之后,过得比我还要潇洒,隔三差五约着一帮闺蜜们去CBD和Chadstone购物,一星期内就和柜姐们混了个脸熟。

02

然而生活总是能在你得意须尽欢的时候给你来那么一下子,让你知道什么叫酸甜苦辣咸。

“我和你爸爸破产了,欠了一屁股债。照顾好你妹妹,别再回来了。”

我爸妈年过半百,要想东山再起已是不行。他俩也知道我和我妹几斤几两,花几千万简单如流水,挣几千万难如上青天。

等着我俩功成名就给他们还钱,估计二老坟头草都要长五米高。

所以大概是走投无路了,打完这通电话之后,他们就从顶楼上跳了下去,一了百了。

2015年11月11日,我和我妹成了家破人亡的孤儿。

从前始终不懂为什么如此对影成双的数字,要象征着形单影只。这天我终于理解了真谛,这日子简直就是为我和我妹悲惨的身世量身设计。

03

我满心都是骂他们真不负责。

照旧像往常一样挥霍糜烂了一个多月,卡里的钱像死亡倒计时一样一点一点烧成灰烬。

身边的“朋友”都是喊喝酒来得快,说借钱就跑得比窜天猴还麻溜。

看着卡里仅剩的600块余额,我突然意识到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缺钱就找他们要了。

当富二代真好,当个没破产的富二代简直就是积了八辈子德。

我再次内心深处骂了一遍他们,但是也不得不思考,要是不自己挣钱我和我妹马上就要像那些homeless一样露宿街头,身上散发着恶臭叫人鄙视了。

但多年的颓毁换来的是我面对失去经济来源之后的无能为力,学得最好的技能就是上床喝酒吹牛x。

我妹,那更不用指望了。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了一身蛮横性子,除了蹦迪恋爱购物什么都不会。估计让她知道了父母双亡能心理崩溃,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惨。

我坐在车里,看着墨尔本CBD灯红酒绿的夜景,跨年夜里的张灯结彩和喧嚣的蝉鸣挥发在人声鼎沸当中。

空中狂舞四射的烟花像一张张精心钩织的蛛网,将我裹进漫无边际的黑色坟墓。

有实验说冬天容易让人抑郁,北半球的冷风顺着不知道是印度洋还是太平洋还是什么劳什子洋的海风一路南下,我一边冒着汗一边觉得自己在过冬。

我心想,要不我也从Yarra河里跳下去,任我妹一人自生自灭算了。明天各大新闻的头条估计就是“中国留学生跨年夜Yarra River投河自尽”。

04

下车一直走到河边,黑压压的河水召唤着我,只要再走两步我就能给各大新闻工作者贡献一个头条了!

如此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的壮举,绝对能给我这垃圾的人生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就在我右脚都已经迈出去的那一刻,我内心突然顿悟:要是我连死都不怕了,那我还有什么好怕?

况且留下我妹一个人,她还能干什么?陪酒卖身吗?

想到这里,我突然又有了生存的灵感:那干脆我去陪酒卖屁股算了。

这种职业无非需要三技能,上床喝酒吹牛x。

说巧不巧,我会的不多不少刚好三样,上床喝酒吹牛x。

当了十几年的Gay,我感到我这辈子从未像此刻一样爷们儿过。

05

真正做了这工作才知道生活不易。原来我能叫那些人哄着,一晚上点十多瓶好酒,觉得凭我的本事怎么也能如鱼得水。

轮到我自己做了才发现大多数来这种地方的都是流氓。这帮子守财奴看见我们就如看见虎狼,纷纷捂紧钱包生怕我们骗走了他那二两铜钱。

像我以前那种人傻钱多的金主,可遇不可求。

所以白天我在一家中餐馆端盘子,几乎没有时间睡觉,勉强养起了我和我妹。

但是代价也高。

从前我去酒吧都是挑着长得好看顺眼的,如今都是一群咸鱼猪头对我上下其手,不用酒精麻痹自己都笑不出来。

而且墨尔本无非就这么大圈子。虽然我为了保下我仅剩的一点颜面找了间没去过的酒吧,但是我那些狐朋狗友很快就知道了我的“卖身地”。

就连曾经被我狠狠甩的某个垃圾前男友,都搂着他的新相好前来羞辱我。

我妹还几乎每个月都在跟我抱怨,为啥钱这么少,根本不够花?

长年累月地痛饮,喝了吐吐了喝,我的肝脏终于在心理压力和超负荷之下难以承受。

但是我甚至付不起高额的医药费。

最可怕的是就在上个月,另外一个同事查出了艾滋病。

06

辞了这份工作,我竟不知道该去哪里。

父母破产,双双跳楼,幼妹无知,我在一夕之间挑起了生活的担子,这些年一事无成。

感谢你耐着性子看完我这一肚子牢骚。

像我这样肚子里没几两墨水,每天苟延残喘地活着,实在是失败人生的反面教材。

墨尔本悲惨的留学生可能跟天上的繁星一样多,但是我可能是混得最扯的那个。

所以你不如意的时候还能想想,有人过得比你还屎,比如我。

不过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 make it lemonade.

( Australia News )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