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0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2月0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 | 正文


不予起诉!华裔学者谢克平公开儿童色情案始末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12-05 23:04:12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谢克平(右)与其律师梅斯。侨报记者陈琳摄


被大陪审团认定“没有证据、不予起诉”的华裔学者谢克平,于12月4日下午在其律师陪同下向媒体举行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困扰他近一年的“儿童色情案”的背后故事。

发布会是在谢克平律师内森·梅斯(Nathan Mays)的律师楼里进行的。梅斯称,所谓“儿童色情”是针对他当事人的一起“恶意诉讼”,目的就是毁掉谢克平的声誉和职业生命。谢克平更是透露,在案发后,他与前雇主MD安德森癌症中心于今年2月16日有过唯一的一次见面,当时某位高管向他发出威胁,要他最好安安静静的从安德森辞职离开,否则他们会公开羞辱他。梅斯律师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是否、以及以何种名义来起诉安德森癌症中心和一些具体人员。

梅斯律师同时详细介绍了案件所涉的8张图片的情况。大部分图片只有指甲盖大小,2012年之后就一直在垃圾箱里,且此后再也没有过浏览记录。他同时表示,根据专家的技术检查,8张图片里的4张都是人物穿着衣服的,与色情无关;另外4张中的3张,可以确定其中人物是成年人,只有唯一一张,无法完全肯定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但是,恰恰是这一张只有指甲盖大的图片,不仅缺失图片常见信息,而且,经技术分析后,唯一可知的信息是它的获得时间是2018年1月31日,但是,当时那些存储设备已经不处于谢克平的手中。得州大学校警在1月26日对谢克平家进行了搜查,并带走了88件设备,案件所涉的8张图片就是从这88件设备中找到的。

对谢克平来说,眼下要考虑的事不仅包括与得州大学校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交涉,还包括与亚利桑那大学交涉。今年4月,谢克平不得不离开供职长达28年的安德森癌症中心,他于今年7月得到了亚利桑那大学跨学科肿瘤学系系主任的终身教职。但是,受“儿童色情案”影响,他又失去了这一工作。

▲12月4日,谢克平及其律师向媒体举行新闻发布会。


谢克平:我最好的年华都被消耗在官司上

梅斯律师在评论这桩案件时,直言批评“这是亚利桑那大学的耻辱,是安德森的耻辱”,“这些大学只要钱,不要人。如果你不能带来科研经费,那么我们就不需要你。”

该案是梅斯律师从业15年来代理的笫一桩儿童色情案。他表示,因为儿童色情会引发普罗大众的厌恶,所以这种案件通常逢告必输。但是,他当初之所以愿意作为辩护律师来接谢克平的案子,是因为,“当我笫一次见到谢克平并试探他,’是否愿意让专家把你的文件全都检查一遍,甚至包括很多年以前的?’谢克平立刻回答说,’那就让他们看吧。’他的这句回答给了我一个很好的信号,他可能确实是无辜的。”

据谢克平透露,他的律师已于上周与亚利桑那大学进行了接触,但对方除了回复“已收到讯息”之外,截止目前还没有其它评论。对于谢克平来说,虽然重获清白,但没有工作仍是一件焦心事。

在获知大陪审团的决定后,安德森癌症中心与得州大学警方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他们有义务提交相关信息。声明称:“任何涉及儿童色情图像的事件,得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都有法律和道德上的责任将其交给当局,我们感谢地区检察官为追究这些指控所作的努力,也尊重大陪审团的决定。”

而亚利桑那大学目前对此事件仍然保持着沉默。

谢克平表示,他对安德森的这份声明感到失望,也正是因为安德森在这份声明中传递出的信号,才促使他考虑要对安德森提起诉讼。

另据了解,谢克平之前曾与安德森打过一场官司,那是始于2004年的由谢克平起诉安德森、要求获得“非歧视的公平待遇”的官司,谢克平于2011年赢下了那场官司,并为自己获得了在该中心的终身教职。谢克平在4日的发布会上称,他会在近期做出是否起诉安德森的决定。

谢克平对侨报记者表示:形容这一年如同“天涯逃命”,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深受此事件打击,他本人更是数度绝望、觉得已走投无路。眼下,司法程序虽已还他清白,但如果没有工作,未来的生活仍然无法恢复正轨。他感叹,“我最好的年华都被消耗在官司上,而没有被用来更好的做学问、为病患服务,实在太可惜了。”

时间线:儿童色情照片与科研基金转移

根据法庭文件以及谢克平和他的律师提供的信息,可以整理出如下一根时间线:     
2018年1月:得州大学的一位电脑安全检查员(computer security officer)通过监控系统在检查谢克平的办公电脑时,怀疑谢克平用Photoshop软件修改了一张餐费发票,于是该检查员将此事上报得州大学的校警,并由此展开了对谢克平是否“篡改政府文件”(government record)的调查。

2018年1月26日:得州大学校警搜查了谢克平的家和办公室,并带走了88件包括手机、硬盘、U盘和各种类型电脑在内的存储设备,数据容量估计有40TB。

2018年3月:受聘于得州大学警方的笫三方公司报告称,在谢克平的存储设备里发现“8张儿童色情图片”,但他们不确定这些图片是如何进入谢的电脑的。

2018年4月3日:谢克平从安德森辞职,他同为癌症研究人员的妻子也随即从安德森辞职。

2018年6月:得州大学警方将案件转交休斯顿警察局的互联网犯罪科(Internet Crimes Against Children unit),但休斯敦市警方没有做出与此案的任何报告。

2018年7月22日:谢克平在亚利桑那大学开始上班。他向安德森提出要求,将他名下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600万美元科研基金转至亚利桑那大学。这些经费通常跟随研究人员流动,而不是留在原任职机构。谢氏夫妇二人名下共有来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8个项目的1200万美元科研经费。

2018年7月25日后:得州大学警方从休斯敦市警方调回这一案件,再次由得州大学警方展开调查。

2018年8月20日:得州大学警方向得州哈里斯县检方提起对谢克平的诉讼。

2018年8月22日:得州大学警方通知谢克平妻子有关要抓捕谢克平的消息。同一天,亚利桑那大学通知谢克平被“行政离职”。

2018年8月22日:谢克平连夜从亚历桑那回到休斯敦,聘请律师、前往警察局自首,然后交保回家。

2018年10月12日:亚利桑那大学通知谢克平,工作offer被收回。

2018年11月:谢克平方面聘请的专家对那8张照片进行了技术分析。

2018年11月28日,大陪审团在听取证词后,认为此案“没有证据,不予起诉”。

(侨报)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