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2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2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 | 正文


富二代接班难:接班被父亲赶走;娶女星败光家产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11-18 08:36:12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宗馥莉

李兆会

11月9日,中国最大的民营新能源集团发生人事变动,能源行业巨擘、协鑫系创始人朱共山之子朱钰峰出任协鑫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此次变动意味着,1981年出生,2005年于加拿大乔治·布朗学院毕业后就加入协鑫集团的朱钰峰已正式负责协鑫系的电力板块。

随着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创业企业家逐渐老去,“接班”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早在2011年,全国工商联就发布了《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其中指出,家族企业在民营经济中已占八成多,许多企业正经历“父业子承”的交接班关键时刻。

然而直到今天,中国家族企业该何时交接、如何交接的探索仍未形成一套标准答案。

11月8日,普华永道发布2018年全球家族企业调研报告,指出只有约20%的中国大陆家族企业目前制定了继任计划,而2016年的相关比例为35%,这一比例也低于今年全球49%的平均值。

报告指出,内地家族企业对于讨论准备后事和接班计划在文化上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且第一代企业主对他们亲手所创企业的情结,也可能是他们不愿意放手的原因之一。

普华永道中国区私人财富服务主管合伙人王蕾也分析称,西方家族企业接班人候选阵容庞大,可以在几个甚至十几个“二代”中进行甄选,但中国企业往往只有1个或2个人选,家族传承能否顺利交接,除了要考察其能力,还要看他们的意愿。有关中国家族企业的调研数据显示,下一代家族成员对家族企业业务的参与度正在下降。

停不下来的宗庆后

娃哈哈的创始人宗庆后是最早把子女引向台前的企业家之一,在2004年其女宗馥莉就加入娃哈哈。但这位现年73岁的老爷子仍未打算退休。

“我要完全退休是不可能的,每天都做那么多事,突然什么都不做就开始感觉很无聊。但是年纪大了,可能会脱离一线,到二线去做点工作,稍微轻松点。现在也在加强企业管理,培育管理层,包括流程改造、岗位的规章制度建设、分级授权,希望通过一两年时间把企业内部制度化建设做好。”宗庆后在近期接受界面专访时表示。

谈到女儿宗馥莉时,宗庆后也承认他们之间存在分歧。在宗庆后眼中,女儿从小在美国念书,做事很有独立性,但是他也担心深受美国文化影响的女儿能否适应中国的企业环境。

“在美国,老板是老板,员工是员工,我花多少钱雇你,你就给我做多大的事情,不行就是辞退。第二个美国不需要跟政府打交道,所以她回来之后,对她的员工也是一样,干得不好她就辞退。”宗庆后说。

而这与顺应改革开放浪潮,从卖橡皮擦、卖电风扇和卖冰棒等各个行当中爬摸滚打起家的宗庆后的企业观是相悖的。为此,还发生过被宗馥莉辞退的员工,又被宗庆后请回娃哈哈的事件。

企业管理的观念不同,宗馥莉也不想去插手娃哈哈传统饮料领域,而是专注于新产品的开发和带领娃哈哈走向国际化。2016年,宗馥莉还注册了一家新的公司,推出了一款只有七天保质期的果蔬汁品牌。

在被媒体问到接班的问题时,这位外人看来的继承者也展现出了她独立的一面,“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

被喊来又赶走的黄暤

同样为“创二代”,宗馥莉与父亲存在分歧还有空间去开拓新领域,而身在像森隆集团这样规模不是很大的家族企业,其“太子爷”黄暤就结实的撞上了南墙。

2004年,黄暤从英国雷丁大学取得建筑学硕士学位后,受聘于中国中元国际工程公司(原机械部设计研究总院)。在那里,他不仅25岁就拿到了工程师职称,而且还是院里最年轻的中层干部之一。

尽管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已经有所成就,作为家里的独子,黄暤依然摆脱不了回到家族企业做接班人的命运。2007年底,在经历了一次与父亲的长聊之后,黄皞回到家乡马鞍山,进入森隆集团担任总裁。

黄暤回到企业后的表现确实也可圈可点。2008年,他一手创建营销推广团队,提升森隆地产的品牌影响力,使其成为马鞍山家喻户晓的品牌。

牛刀小试之后,黄暤试图更加大胆的用自己的理念去改造家族企业。第一步是从改变工作制开始,他将原本每周六天的工作模式改为每周40小时工作制,这一改革受到员工的普遍欢迎。

但黄暤却没想到,把他喊回来的父亲黄治平会成为他改革路上最强硬的反对者。

作为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黄治平强势执着,做事雷厉风行。在集团内部,黄治平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黄暤拥有英国留学背景和央企经历,这使得他的经营观念与父亲天差地别。大到企业未来的发展目标,小到公司的会议模式,父子俩都存在极大分歧。进入家族企业十年后,黄暤的权力被架空,已基本不再参与公司事务。

志不在此的何剑锋

拥有千亿资产的美的创始人何享健,最终也没能让儿子何剑锋接过他的衣钵。

虽然何剑锋早期创业历程均与美的业务关联度较高,何享健控制下的美的也不断地为何剑锋提供迅速成长的机会,但这位“太子”还是离开了这条为自己铺好的康庄大道。

1994年,何剑锋创立现代实业,先后涉足小家电OEM制造、家电商贸行业(广州东泽电器)、电子产业(盈科电子、金科电子、长峰铜管)等,通过为美的集团提供电风扇、电饭煲的代工及销售渠道等获得收益。

2002年10月,现代实业正式更名为盈峰集团,开始了战略转型,逐步退出利润较薄的OEM制造领域和运营不善的东泽电器。到2004年,又把金科电子、现代电器两家公司卖给了美的。

其后,盈峰集团逐步涉足漆包线产业和粉末冶金产业,何剑锋开始“二次创业”。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何剑锋一方面减少对美的集团的依赖,一方面寻找属于自己的资本平台。

2007年3月,何剑锋成立深圳市合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从美的电器收购了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5%股权。

一年后,盈峰集团更名为广东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宣告了广东盈峰从实业公司向投资公司的彻底转型。

而走上投资之路的何剑锋一去不回,无人接班的何享健最终选择了把美的交给职业经理人方洪波和外姓管理团队手中,于2012年8月卸任董事长。

散尽家财李兆会

对于李兆会来说,在22岁那年被迫中断学业,回家接手总资产40余亿的海鑫钢铁集团,大概是他从来没想到的。

2003年,因为经济纠纷,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在自己的办公室被杀害,继承了父亲在海鑫钢铁90%的绝对控股权,李兆会被强行架到了前山西省首富的位置上。

最开始的几年,李兆会还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海鑫的运作当中,也交出了较为亮眼的成绩单。2004年,海鑫总产值达到70亿元,被评为全国民企纳税第一。在当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上,李兆会位列19,超过了父亲在世时的27位。

但从2005年开始,由于铁矿石原料价格上涨、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钢铁成品价格下滑,海鑫无法偿还债务,多次停产、停工。

而另一边,李兆会的投资事业则风生水起。

2004年,李兆会通过旗下海鑫实业,以6.1亿元受让了当时的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61亿股民生银行股权。而在2006年10月26日民生银行股份全部解禁之后,李兆会快速抛售,一进一出,保守获利26.59亿元。

不需要和政商人费尽心思的交流,不需要每天去“尘土飞扬”的工地视察,不需要待在那个荒凉的小村庄,他可以来到繁华的首都,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将钱投出去,就能有超过钢铁厂的盈利。这让李兆会不可避免的患上了“脱实向虚”的流行病,海鑫钢铁更是一度出现了没有管理者的“空巢”现象。

2014年,因资金链断裂而负债累累的海鑫钢铁集团终于迎来破产。据运城市中院查明,截至2015年5月25日,总计954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为234.09亿元,确认债权143亿元,不予确认的债权23.9亿元,待确认债权66.7亿元,待确认债权包括税收债权、担保债权和普通债权。而海鑫高管对外宣称,公司账户仅有100.68亿元。

2018年11月6日,李兆会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最新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中披露,李兆会涉及欠款5000余万元。

“别人家”的创二代们

有人不想放权,有人不想接班,但总有那些“别人家”的创二代们,不仅能接班,还能接好班。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刘畅,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从2002年悄无声息的进入集团担任四川新希望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开始,到2011年3月两会期间被刘永好主动介绍给媒体为止,刘畅被父亲雪藏了近十年,也锻炼了近十年。

2013年,刘永好决定卸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由刘畅担任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

为了给女儿保驾护航,刘永好还请来了著名企业文化与战略专家陈春花担任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开启了为期3年的“双董事长制”。在陈春花的辅佐下,刘畅在新希望六和的表现也异常亮眼,不仅完成对本香农业、嘉和一品等多起收购案,还实现3年业绩连续增长。

2016年5月,新希望发布公告称,陈春花正式退出公司。这意味着,新希望六和正式迎来“刘畅时代”。

除了刘畅以外,万向系创始人鲁冠球之子鲁伟鼎,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之女杨惠妍,也都早早的在家族企业中担任要职,交接之路目前来看顺风顺水。

(财经国家周刊)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