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0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2月1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拥有374套房的大老虎落马,红通犯也栽在房上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11-16 07:33:21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11月15日,据新华社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百名红通人员”33号黄艳兰贪污违法所得没收申请一案,并一审宣判。庭审之中,黄艳兰的一个犯罪细节十分引人注意,那就是她挪用国有企业公款为自己购买的房产的数目——竟然多达52套。

基于黄艳兰大量使用公款购房并持有大量房产的事实,桂林市中院一审裁定:没收黄艳兰位于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路748弄1号湖南大厦、闵行区虹许路788弄名都城、闵行区中春路8988弄79号、闵行区中春路8988弄84号等处23套涉案房产,以及部分涉案房产出售、出租产生的收益。尽管这一数目低于其曾用公款购房的数量,但判决书也提到,对黄艳兰贪污犯罪产生的违法所得追缴不足部分,法院将继续追缴,这说明,余下的房产可能已因交易原因,而转出了黄艳兰的名下。

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黄艳兰实施了贪污犯罪,检察机关申请没收的财产属于黄艳兰贪污犯罪所得及产生的收益,依法应当适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裁定没收。申请没收的部分房产系支付首付款后以按揭贷款方式购买,相关银行对该部分房产享有抵押担保权,该部分购房欠款本息及实现上述权利的相关费用依法应当偿付相关银行,利息以按揭贷款欠款本金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利率计算,计算期间自各涉案房产欠款之日起至裁定生效之日止。法庭遂作出上述裁定。

作为全国“百名红通人员”之一,黄艳兰在外逃前,曾担任桂林市依兰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一国企领导职位,虽然谈不上位高权重,但却有许多接触公款的机会,这让黄艳兰有了“巨贪”的空间,购买了如此之多的房产。细数以往曾经发生过的“房叔”“房姐”等涉及大量房产的案件,也不乏级别并不很高的国企领导或政府官员非法获取巨量房产的情况。

2013年1月16日,一则关于陕西神木县“房姐”的帖子在网上热传,称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有两个身份,在北京有20多套房产,总价值近10亿元。很快,就有调查发现,北京工体三处房产均在“房姐”名下,价值逾亿,龚爱爱也有另一个名为龚仙霞的身份证。

随着对“房姐”调查的不断深入,其第三个身份、第四个身份以及更多的房产浮出水面。2013年1月31日,北京警方证实,龚爱爱在北京拥有41套住房,共9666.9平米,及奥迪轿车一辆。2013年2月3日龚爱爱在北京被专案组抓获,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2013年10月31日,龚爱爱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一案将于上午10时二审公开宣判,龚爱爱因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和在国企工作的黄艳兰、龚爱爱相比,作为政府官员的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张新,在涉房贪腐的问题上,无疑更加猖狂。在调查过程中,张新被曝拥有超过100套房产。事实上,张新不仅实际拥有多套住房,且参与了部分地块的开发,他其实还是个影子开发商。

2002年6月,张新上任杭州市建委房产开发处处长,负责组织杭州全市经济适用房建设、管理房产开发企业资质审查等工作。2003年11月,张兼任杭州经济适用住房建设和中心主任,负责经适房项目的申报、招投标、检查监督经适房销售和售后服务等工作,后张又出任杭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副局长、党委委员。

从其履历来看,张新的职权范围主要集中在保障房领域,而其主要涉案领域也恰在此,他甚至参与开发保障房项目。根据指控,2005年3月,张新在审批浙江普康生物有限公司及西湖第八建筑有限公司建设保障房翠苑三区13000㎡土地时,将临近另一地块杭州园林8000㎡强行捆绑开发,其中15%属于杭州园林自管房。最终,检方指控,张新自1997年12月起,在先后担任杭州市建委、杭州市房管局等单位相关领导职务期间,为请托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和非法收受请托人的财物共计人民币1.24亿余元,如此巨大的涉案金额,体现出了房管局副局长这个职位究竟有着多么巨大的贪腐空间,也体现出了“房叔”的疯狂。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和国企领导、政府官员相比,在一些地方,就连医院院长这样的职位,也能获取巨大的利益,拥有众多不合法的房产。2015年4月27日,最高检通报检察机关查办的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2005年至2014年,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受贿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为此,王天朝被称为“双百院长”。

2016年8月18日,王天朝贪腐案在昆明开庭审理,经过将近两年的漫长审理,王天朝一案终于在今年7月13日一审宣判。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王天朝利用其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为昆明仁贤房地产有限公司、昆明鑫海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医院工程建设、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人事任免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贿赂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6亿元及美元8万元。王天朝因此被判无期徒刑。

当然,在涉房贪腐中,也从来不缺“大老虎”们的身影。其中,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案涉及374套房产,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原部长谷俊山也涉及上百套房产。

事实上,房地产领域腐败在分布人群的职位级别上,上至省部级高官,下至村支书,可谓“老虎”、“苍蝇”并存。检察日报一篇文章写道:“近年来,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持续深入,在一定程度上对“房腐”进行了治理与遏制,但是“房腐”相对其他贪腐方式较为隐蔽,且僵而不死,花样翻新,欺骗性强,危害极大,成为一种腐败顽疾。”遏制涉房腐败,还需多部门和上下级纪检部门“联合发力”,方能取得长远成效。

(中国青年报)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