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0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2月1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美女总经理毒杀情夫董事长 自杀前抛百万进湖中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11-15 11:06:0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绍兴市越城区城南大道上,车来车往,人群熙攘。在城南大道以北,中兴南路以东,靠近两条路交叉口的位置,2013年曾开起绍兴市第一家高端月子会所,面积8000多平方米,内部装饰按五星级酒店标准建设,坐月子费用按每位近4万元收取。

这家月子会所的开业曾轰动绍兴城。

但对于习惯于在家里坐月子的新妈妈们来说,这个出现在城市里的新事物并不被看好。

这家月子会所最终仅经营了7个月就关闭了,不过,原因并非生意不好,而是身为会所法人代表的女老板下毒杀了人。

“去年8月,她已经从死缓改判无期。”当年月子会所的旧址前,一位知情的绍兴人说,发生在这个女人身上的变故让她的人生路一下起了曲折。


▲自杀未遂的美女企业家被判死缓

在酒店房间自杀的美女企业家

2013年8月12日下午2时许,绍兴越城区某星级大酒店的3楼。酒店服务员敲响了其中一个房间的房门,连续数次,无人应答。

这个点本该是退房的时间,而入住这个房间的女性客人既没有续住,也没有办理退房,房间里的电话和客人留在总台的手机号码也一直无人接听。

服务员用备用房卡试图打开房门,但数次尝试,均打不开。

这个情况引起了当班酒店管理人员的注意。他们强行打开房门,发现女人躺在床上,已经气息奄奄。床头柜上,一个药瓶子里躺着半片药丸。

不久之后,女人的家人赶来,在女人的随身物品中找到一张纸条和一个黑色的苹果手机。手机边上写着一行字:这是林某的手机。

女人名叫朱小妹,是薇儿乐国际母婴会所总经理,当时40岁出头,面容姣好,被称为美女老总。

她的简历,是一份看上去十分励志的简历。

她出生于1972年,在绍兴的马鞍镇长大,高中毕业,在绍兴一家钢厂里做了5年,后来做过保险、房产中介等各种工作。凭靠自己的力量在绍兴城里开起了当时全绍兴城最好的月子会所;拥有一座面积不小的山庄,那时候也在着手装修;同时,还在绍兴最繁华的地段经营着一家房地产营销策划公司。她名下有数处别墅豪宅,还有豪华跑车。

黑色手机上写着的这个名字,是朱小妹的生意伙伴,薇儿乐国际母婴会所的董事长。

在房间被发现后的朱小妹,随即被送往医院救治。医生经过检查,诊断为盐酸阿米替林中毒。

盐酸阿米替林是精神类药物,有安眠作用。

女总经理自家卧室内毒杀董事长

朱小妹被送进医院后,她的家人和同事陆续赶来,但一向和她关系最好的董事长却一直没有出现。

有人想起手机边上的那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的信息是董事长林某当时所在的地址。

地址是朱小妹位于镜湖新区某小区的房子。

当晚9点左右,人们在纸条上描述的位置找到了董事长林某。那是朱小妹住处二楼的卧室,林某被发现时已经身亡。

死亡原因,盐酸阿米替林中毒。

在人们发现林某的数小时后,朱小妹脱离生命危险,在医院的病床上苏醒,她猛然坐起来拉住身边的家人说:我杀人了。

朱小妹的家人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朱小妹和那个死去林姓男子的真正关系。

事发之时,朱小妹和丈夫离了婚,离婚跟这名死在朱小妹卧室里的男人有关。随之,朱小妹做生意的手段也也逐渐曝光,之前她用于投资的钱,大部分是以高利息为诱饵集资诈骗得来的,实际金额达1.9亿元。

但事发时的朱小妹,银行卡里仅剩下了10万余元。

以高回报为饵两年集资10个亿

从朱小妹和林某相识到朱小妹自杀,已有10多年时间。相识时,林某已经结婚,而朱小妹也刚刚订婚不久。

她和他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但他们的关系却一直保持没断。

集资的事情开始于2011年前后,两人彼时共同在绍兴牌口投资“源于山庄”项目,分工明确,朱小妹负责资金方面的工作,林某则负责装修事宜。

按照两人原来的计划,投入资金在200万到300万,但项目开始之后他们才发现,后续的投资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投资资金出现缺口,朱小妹想到了一个手头资金丰富的相识朋友张某。

张某素知朱小妹是个社会关系网发达的人,当时也正希望朱小妹帮忙介绍一些银行存款月底冲量的生意。

朱小妹对张某谎称银行除月底冲量的业务外,还有一种可以随时支取,利息按日计算的业务,回报颇高。张某信以为真,遂将资金交予朱小妹。

资金到手,朱小妹将之挪用到山庄投资。

最初,她承诺张某的回报是每1万元每天得利息3.7元,后来这个数字增为4.78元,约定10天或20天一付。

经过多次资金往来,朱小妹向张某集资的金额达到上亿元,先后将钱用来投资山庄、月子会所、房地产,为自己和林某购买豪车和“爱巢”。按照约定,每月应支付给张某的利息已经超过1000万元。

山庄未开业,月子会所未开始盈利,利息却如垒墙一般越来越高,她面临的资金缺口就如一个巨大的漩涡越转越急。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把自己的盘子经营下去,她找来了更多的资金。

但她心里明白,债务危机总有一天会到来。她说,到了后期,她的注意力就只集中在如何对付高额利息上了。

从2011年3月到2013年8月,她以银行月底冲量、投资购买土地和楼盘、经营公司等诸多名目,以高回报为诱饵,骗取张某、傅某等9人共计超过10亿元,期间归还本金和利息共8.4亿元,实际骗得资金1.9亿元。

这些钱,仅一部分用在了投资和经营上,余下的均用于支付高额利息和个人挥霍。

毒杀情人后,沉百万现金于镜湖

拆东墙补西墙,毕竟不能真正解决债务危机。2013年7月和8月初,张某分别提走5000万元和2000万元,朱小妹真正的债务危机到来,她的银行账户见底,资金链濒临断裂。

随后,张某又提出,要在这年8月11日和12日再提1700多万元,朱小妹已经无力支付这笔钱。

她想到了林某,从相识开始,她就沉迷于他,甚至为他抛夫弃子。

朱小妹离婚后曾坚定地认为自己会和林某共度余生。

他甚至答应她,要和妻子离婚。“他只有周一的时候会陪我一起住。”朱小妹说,她心心念念的林某其余时间实际上都是在家住的,周一来陪她也是和老婆撒了谎说自己要在公司值班。

他最终没有和妻子真的离婚。

2013年8月8日,因为资金问题,心理承受着巨大压力的朱小妹希望林某在这一天留下来陪她。

但这一晚不是星期一,林某陪她到晚上11点,然后匆匆赶回自己家去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留下朱小妹一个人,房间里和他温存过后的空气凉了,淡了。她想到了和他一起死。

次日上午,她将事先准备的盐酸阿米替林片溶液储存在空的矿泉水瓶内,将房间里的灵芝胶囊拆开,把里面粉剂倒掉,换上盐酸阿米替林后重新合回胶囊形状,再放回到原先的灵芝胶囊瓶子里。

林某睡觉前有服用灵芝胶囊的习惯,这个习惯也成为了他最终致命的重要细节。

8月10日,朱小妹再次约见林某,和身为董事长的他商议资金的事情。而林某一句“你自己解决”让朱小妹内心的委屈和无助感达到了她所能接受的极限。

她回想之前一次次寻求帮助被他拒绝,想起了在离婚事情上林某一次次的敷衍回答,加上当晚在林某手机上发现他与妻子关于购买房产的信息,她明白自己一直遭受着欺骗,林某根本没有想过和自己在一起。

她假装与平时一样,拿出做过手脚的矿泉水调了果汁给林某,将做过手脚的灵芝胶囊也递给了林某。

11日上午,两人醒来,朱小妹再次提到资金的事情,寻求林某帮助,再次被拒绝。

朱小妹再次骗林某服下4颗含有盐酸阿米替林的灵芝胶囊,剂量相当于24颗盐酸阿米替林片。

林某服用后,失去了知觉。

朱小妹根据呼吸、脉搏判断林某死亡后,于当天下午离开了住所,同时带走了林某的手机。

之后,朱小妹接了儿子,开车到马鞍镇见了姐姐,又在父母的小区外走了走,然后回到绍兴,去医院的朋友那里配了一瓶安眠药。

当晚,她和前夫、儿子一起吃了晚饭。之后,回到和林某同居的住处,拿了账本和百万现金,在靠近镜湖的一处工地边上,将账本和百万现金抛入湖中。

当晚7点多,她到事发酒店开了房。12日凌晨4时许,在床上写好遗书,服下了安眠药。之后被救醒,被抓捕归案。

2014年12月15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内,法官宣读了对此案的一审判决书:“被告人朱小妹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都市快报)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