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4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1月1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正文


躲过范冰冰躲不过崔永元,剧组也是受害人?《大轰炸》导演亲自讲述幕后资本骗局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10-18 11:12:36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划重点:

  • 1

    “很多人一直想把我换掉,拍的过程里还有人说,电影这么大投资,这个团队不行。已经做了1/3了,还要换团队,从没消停过。”

  • 2

    这部看起来不差钱的巨制,预算一周一报,时常断顿,放备用金的保险箱经常是空的—— 布鲁斯·威利斯进组时,剧组的现金只有1.5万元,付不出酒店定金。

  • 3

    由于合禾一直坚持女主角得一线大咖,人选一直定不下来。男主角刘烨都快杀青了,他的对手戏都是对着空气演的。找马苏救场时,萧锋还要先跟她确认,能不能接受一个人对着空气演对手戏。

10月17日下午,导演萧锋发布微博,宣布电影《大轰炸》“到放下的时候了”。

就在4月19日,他还激动回忆了这部历时8年的电影终于迎来“劫后余生”,在期待中等待半年之后上映。上海电影节期间剧组亮相红毯,召开发布会,宣布8月17日大银幕见。

很快地,崔永元炮轰《大轰炸》涉及“快鹿案”洗钱,而他此之前出具的所谓范冰冰“阴阳合同”便是出自此片。他“大欺诈”的指控,奠定了大量网友的判断基础。

图片
《大轰炸》海报

这部刘烨、布鲁斯·威利斯、宋承宪、陈伟霆、范伟、马苏、车永莉、吴刚、冯远征、张钧甯、耿乐等众星云集的影片,随后被扳上了另一条轨道。8月7日,宣布改档至10月26日。而10月9日“范冰冰案”落定后,崔永元继续呼吁抵制这部即将上映的影片,舆论环境进一步恶化。终于在昨日,导演发声,意指影片取消上映,但他同时强调,“放下不是放弃。”

图片
萧锋微博

有舆论形容,《大轰炸》逃过了“快鹿”却输给“范冰冰”。电影出品方之一合禾影视,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旗下骨干企业。2016年快鹿集资诈骗案事发后,《大轰炸》剧组断了投资,之后萧锋通过借钱、抵押,用近3年时间为电影做完后期,熬到了有望上映——但现在却等来另一个结局。

真的逃过“快鹿”了吗?原本电影上映后的收益,属于合禾影视的部分将进入有关部门指定账户,用于补偿快鹿案中的受害者——而之前合禾影视已向其他三家出品方买断电影的收益权与发行权。哪怕导演及其公司贴钱做后期,也属于垫资,不会摊薄合禾的原有股份。

有消息人士告诉“贵圈”,外逃的快鹿集团主席暨原《大轰炸》总制片人施建祥,在炮轰事件后于美国开了庆功会。

图片
施建祥、梅尔·吉布森探班《大轰炸》

今年7月底,萧锋向“贵圈”证实了这一点。那场开始时佯攻《手机2》的炮轰,“当时意识到其实对准的是你们吗?”记者问。

“意识到。因为已经有人传言了,就说不会让我们踏踏实实地发行。”萧锋说。

(注:本文采访时间为2018年7月。)

图片
《大轰炸》导演萧锋 (摄影/于川)

2010年秋天,中影原董事长杨步亭邀约萧锋担任电影《重庆大轰炸》导演。

2011年1月,电影宣布启动,出品方除了中影、上影和萧锋所在的原画影业,还有两位年轻的民营企业家。

但开始的4年半基本都在打磨剧本,编剧前后共有6个,最终定下来的故事,落在老百姓的乐观精神和坚持、坚守。

2013年,两位投资方因无力支撑而退出,萧锋开始独立承担影片筹备,连编剧费都是他付的——当时他不会想到,这个无心之举,竟然保住了他的导演位置。之后他继续物色合作方,但感觉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2015年年初,萧锋通过导演江海洋介绍引入了主要投资方上海合禾影视。那年2月,他第一次去了合禾,“他们搞了一个微电影颁奖晚会,我当时只觉得都是年轻人,充满活力。真的什么也看不出来。”萧锋回忆。

直到4月,电影正式开机。但哪怕经历了为后期制作负债累累的两年多,萧锋也还是认为,“拍摄期是最艰难的,要保证剧组正常拍摄太难了。”

图片
《大轰炸》发布会现场

贵圈:为什么电影2011年启动,到2015年才开机?

萧锋:2011年其实本来有两个民营公司的投资方,但坚持到2013年,他俩扛不住了,因为剧本老过不了。

贵圈:那时候就已经需要大量资金进入吗?

萧锋:谈演员要付定金,要差旅费,要每个编剧的稿酬,要做模型……筹备都要付钱。当时我们想一开始是6000万(制作成本),那手上没有500万就不敢动。但是剧本迟迟没有完成,他们也失去信心了。到2013年就只剩我了。那时候我有立项权、剧本版权,也承担所有的责任。前四年半基本都是专注做剧本、做模型、做选景准备,实际拍摄期是从2015年4月到10月底。后期从11月开始,现在刚做完。

贵圈:听说资方需要频繁开会,要导演去汇报。

萧锋:要去汇报。但一汇报,全剧组就得停下来,不是我一个人去(上海),我要带着主演、主创一起去。就一个办公会议,一屋子二三十个人,就像议会质询一样。

贵圈:拍摄期间向投资方汇报是常规吗?

萧锋:不是,谁出钱谁老大。那个阶段因为每天要抢戏,演员的档期压力很大,我们前前后后不少天去汇报工作,演员签约20天,可能就遇上两天得汇报,那剩这18天拍不完,每天考虑怎么加班加点抢过来。而且这种汇报都是大喜大悲,大悲是又被赶上绝路,大喜是我终于又过了一关。

贵圈:为什么大悲?

萧锋:每一次去都可能把你整个班子换掉。很多人一直想把我换掉,不光是换导演,还想换团队,他们认为这种电影只有好莱坞才能做。开机前还想换我,拍的过程里还有人说,电影这么大投资,这个团队不行,已经做了1/3了,还要换团队,从没消停过。也不是明说换,是说我们不投了,停了3次。

贵圈:怎么做到不被换?

萧锋:第一是因为版权没有卖,6个编剧的钱都是我们付的,没有卖版权,没有搞升值、溢价,我们拥有电影版权。第二是,导演没签合同,没拿导演稿酬,所以我是平等的合作方,如果我是被雇佣方,那可能就被换了。

《大轰炸》原本投资8000万,中影、上影、原画各出资800万,分别享有10%的著作权、发行权、收益权,其余部分归合禾。

但合禾方面一直强调要大场面、大卡司、大投资。萧锋回忆,拍摄费用从8000万变成1.2亿,又变成1.5亿。一度要扩大到3亿:“我跟监制说,你去跟老板做个汇报,我们用不了那么多。那1.5亿他先搁那儿,我们真不够用再说。”萧锋对“贵圈”回忆。

随着投入不断增加,原始合同的比例分成发生变化,合禾以15%的回报比例买断其余三家的收益权和发行权。“这是他们提出的,我们是被动的,要保证拍摄正常运转,就只能接受。”

萧锋回忆,电影制作费用其实没到1.5亿,有关部门调查的结果是1.3亿。相差的部分,是他自己垫资打了借条,被重复计算。

这部看起来不差钱的巨制,预算一周一报,时常断顿,放备用金的保险箱经常是空的—— 布鲁斯·威利斯进组时,剧组的现金只有1.5万元,付不出酒店定金,萧锋用私人存款救急,而这笔钱直到停机,一直在剧组周转。

施建祥曾在开会时雄心壮志表示,制作费用“上不封顶”。“开完我就说,千万不要以为上不封顶,一定要想着秋后算账。”执行制片人王丁对贵圈说,“果不其然。”

图片
《大轰炸》执行制片人王丁 (摄影/于川)

贵圈:预算从8000万变成1.5亿时,电影发生了什么变化?

萧锋:原来哪敢请布鲁斯·威利斯啊。原来就一个主旋律电影的配置,后来变成了商业电影,你就不能按照主旋律电影搭配演员了。上海方面觉得可以扩充阵容,使这个电影有更好的商业(回报),没什么错。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投。所以他追加投资,权益归他。原始合同签的就是8000万——其实每一步走来都是按照合同,按道理是不应该有问题的。但如果(一方)增加投资,按原来的投资比例就乱了,版权还是四家共享,但收益权、发行权已经被(合禾)买断了。当时合同上写的是每家投800万,那给你们15%的收益,连本带利都退回你们,电影的收益权、发行权都归合禾影视。这是他们提出的,我们是被动的,要保证拍摄正常运转,就只能接受。

贵圈:现在有人说你们洗钱。

萧锋:说我们洗钱简直太可怕了,我们每周申请一次预算,只够用一周的钱,这一周钱不到,那就得我自己拿钱顶。我们永远是吃一顿等下一顿,流程中万一有谁不高兴了,你就饿肚子吧。人家一般剧组都是一个月、两个月(申请)一次,我们是每周一次。申请一笔钱是这样的:部门长按照预算写报告到了制片那儿,制片签了到我这儿,我签了到快鹿的财务总监那儿,财务总监签了,然后转到他们(公司)一个三人小组,如果有一个人出差,或者有一个人不同意(就不批)。批下来以后,钱先从上海汇到北京的专管账户,然后再汇到剧组的现金账户,任何想贪污的人都贪不了。

贵圈:你遇到过不同意吗?

王丁:经常性的。明明知道你要拍大场面,派一个执行制片人、制片人来(现场视察),你还得给足面子,不然回去说哪哪不靠谱,全剧组完蛋。我们剧组经常赊账,饭店、酒店、员工工资……都赊账。机器到期了也赊账,钱到了赶快把上一周的钱还了。保险箱经常是空的,备用金几十万,剧组一天要几百万的开销,备用金都用光了。这种情况下稍微动动脑筋,怎么可能参与洗钱。而且我们这么警觉,从来不可能乱签字,我们只签我们的单子,他们的我们都不签。

贵圈:怎么区分“我们”跟“他们”?

萧锋:我们就是严格按照剧组拍摄的预算来,预算产生的钱我们签字,所有这些账目都能查得很清楚,每一笔钱都有记录。

贵圈:一开始就这么警觉吗?

王丁:非常警觉,他们的规则不是拍电影的规则,所以我们特别特别谨慎:每一笔钱的出处在哪儿,有多少人来签字,你们总公司最好派个人驻这。否则的话肯定说不清。

萧锋:实际上并没有花到1.5亿,把我(垫资)写借条的那部分也算在了里面。有关部门查账查下来其实是1.3亿多,核对的时候我们报1.5亿,人家说不对,是1.3亿多。我们查账特别方便,什么账出去,什么账回来,三票合一,谁去查都行。

贵圈:什么时候接受调查的?

萧锋:2016年快鹿出事之后就汇报了情况。后来我们接手了后期,也做了汇报,上交合同、报备。原来的发行公司倒闭了,只能我们来接手发行,也都报备了:我在做什么,遇到什么困难,下一步想做什么,签了什么合同……他们也很清楚,快鹿涉案,但电影不涉案,钱的来龙去脉也是他们掌握的,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就是拍电影。你说如果我们如果真涉足什么事,早就找我们谈了。

2015年9月,萧锋的母亲去世。母亲在医院躺了3年,他只去看望了3次,直到去世也没来得及最后见上一面。母亲生病期间一直是弟弟照顾,他觉得对不起弟弟,卖了一套房,把钱都给了他。但不到半年,他问弟弟把钱要了回来,“就当是我按利息向你借”。

2016年3月,萧锋开始“融资借款、抵押贷款、清仓股票,赎回投资基金、耗尽个人存款等一系列自毁程序”。问弟弟借钱,是其中最不足道的一笔。他把自己的房抵押了,第一次知道为什么欠债的人想跳楼,去年年底的时候差一点成了被告——如果他借的一笔钱,再晚30分钟到账的话。

“你不投钱进去,这个电影就死掉了。”

境况如此,后期制作也没有缩水,好莱坞录音,韩国特效,还有一个国内公司做后期,一个细节能被他要求改20次。“全请最好的,找了伦敦交响乐团伴奏,但这样也没花多少钱。说我们花15亿的,这钱可怎么花啊?”

图片
《大轰炸》拍摄现场

贵圈:什么时候没钱进来的?

萧锋:(2016年)1月、2月就没钱进来了,我们当时还认为这个事能过去,等到3月份就彻底没钱了。你就只能自救了,因为你再不投钱进去,这个电影就死掉了。很多同行说不能这么做,但毕竟电影是我们的电影,别人只是投资而已。上海投资方是2015年进来的,但我们从8年前就开始做了,确实割舍不了。我豁出去了,存款没了,股票卖了,房子卖了,就这样一个心态在做。所有工作人员那时候就都把工资停了下来。

贵圈:只能导演接手。

萧锋:2017年10月,我就剩1500多块钱。1516,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数字)。一个干了几十年的导演,原本也是小有一笔家产的,我(做后期)中间也拒绝了好多电影,因为你签了约就需要对那个电影负责任。这8年我真的问心无愧。整个拍摄过程中我都拒绝采访,一年的拍摄,多少场发布会、媒体采访我一次都没有参加,后期两年半,我们一直在保护这个作品不被曝光。

贵圈:为什么成被告?

萧锋:之前跟上市公司借了2000多万,人家到年底了,报表不能亏损,如果在去年12月30号下午4点之前,我不把那2000多万还掉,他们就只能告我了。一告,电影就质押了,那就麻烦了。我收到第二笔借款是在30号下午3点半,对公业务还有半小时结束,这笔钱在我账上待了最多15秒,就转去还账了。还有一次,我在好莱坞做后期,另一个借款人给我打电话,他听到的关于电影的都是负面的内容,说电影完蛋了,要求我马上还钱,一天也不能耽误。同时我在美国的录音棚的钱也必须支付了,不然就要停下来。那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欠钱要跳楼。我在录音棚里转了半天,转完了开始打电话,给每一个能开口的朋友借钱。

舆论对《大轰炸》的质疑之一是,那么多演员,片酬高昂,怎么可能只有1.5亿投资?

萧锋解释,1.5亿是摄制组经手的摄制费用,而主要演员片酬是由合禾直接签署合同、支付费用。甚至,之所以《大轰炸》会有出现那么多演员,也是合禾的要求。剧组特地抽调人手,组成了一个C组,专门为合禾加塞的演员写戏及拍摄。

C组加的40多场戏,基本最后只是以片尾彩蛋出现。成片里,还是萧锋剧本里那11个主要角色。但那11个演员的选择,导演说了不算。由于合禾一直坚持女主角得一线大咖,男主角刘烨都快杀青了,他的对手戏都是对着空气演的。找马苏救场时,萧锋还先跟她确认,能不能接受一个人对着空气演对手戏。

马苏进组时距离关机仅一个月,“资方也知道不同意也没办法了”。

图片
《大轰炸》剧照

贵圈:电影快拍完了才定了女主角?

萧锋:现在演员通常是资方确认,当时我们女演员一直定不下来。我们预算里边的,资方都不同意,觉得级别不够。我们4月份开机的,没有女主角还是往前推,能拍的就先拍,拍到8月份,耿乐的档期没了,刘烨档期也快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才做第二步打算,当时通过朋友的公司找到了马苏。我们对资方说,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资方也知道不同意也没办法了。

贵圈:没有女主角,却有特别多的演员来加戏?

萧锋:单独有一个C组。我是A组,A组、B组是主力组,C组是专门拍加戏的演员的。(资方)经常打电话说,加一个演员,C组就给他写戏。加演员也不是坏事,一个配角用一个好演员演,效果更好,我们不排斥。但有的是剧本中没有,要派生出来,所以抽一部分人成立一个C组,专门拍这部分演员的戏。

贵圈:据说加了40多场戏?

萧锋:加的这些戏可以用,都是有效的,我们都拍得很认真的。

贵圈:范冰冰也是在C组拍的?

萧锋:范冰冰拍了5天,是C组拍的。

贵圈:看到合同上说签5天,如果有需要再给3天。

萧锋:对,5+3,但她那个角色5天拍得很充分。

贵圈:刘烨是你们找的还是资方?

萧锋:刘烨我们找的,正片里面的主演都是我们找的,找了以后报资方认可,然后资方负责签署合同、支付片酬。在我们剧组,没有哪个演员说用替身,跑炸点都是演员自己跑,大量演员一听这个戏很苦、又有危险,就不来了,但刘烨是一拍即合。合同签的80多天,最后我们又超了10天。把他按在那儿继续拍。

我觉得这个剧组,如果资本不出事,就是个楷模。但现实是,他们的付出没有人看到。你说我一个导演,付出这么多年的心血,倾家荡产拍电影,一分钱也没拿,自己垫了很多钱,还被人说洗钱,说什么都有。要是我没有这个电影(要上映),我早就跳出去了申辩了,因为没有一件是真的,非常荒诞。我们坚守自己的电影,为什么有那么多污水泼到我们头上?

贵圈:你知道别人手里有合同吗?

萧锋:这个合同他不可能有,这个合同是别人给他的,这个合同我们都没有。

贵圈:一开始炮轰表面上看还不像针对你们的时候,你意识到其实对准的是你们吗?

萧锋:意识到。因为已经有人传言了,说不会让我们踏踏实实地发行。

贵圈:你看到的时候怎么想?

萧锋:我们只有一个意志,就是一切用电影说话。我们后期一直做到上礼拜,我一直在想到期怎么把钱还掉,再弄一笔钱接着做,哪场戏怎么处理会更好,从两个半小时剪成两小时十分钟,那20分钟是怎么剪——天天是这些事。所以第一批(传言)出来的时候我们在重庆,都没当个事,当事也没用。因为我相信事实胜于雄辩。从2010年秋天到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我们始终没有放手,只是想把电影做完,把那段历史呈现给观众。

贵圈:这部耗时8年的电影终于完成,准备上映的时候,心情如何?

萧锋:我到现在还没有完成的感觉。没上映的时候,我们这个弦还是一直在绷着的,哪一天都没有懈怠过。

( 贵圈 )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