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9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0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 | 正文


嫁给Facebook然后离开:那些出走梁山的好汉们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09-28 09:01:31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2009年夏天,布莱恩·艾克顿(Brian Acton)未能如愿成为Facebook的工程师,失落地走出面试间。

  8年后,艾克顿再一次从Facebook办公室离开,这次早已不是什么失意的程序员,而是亲手缔造了WhatsApp的创始人,和一名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

  这一次,他拥有了上一次所没有的财富,却不知道为什么更加失落。

  Facebook,从未真正的理解和支持他。

  1.WhatsApp:反目成仇



 艾克顿1996年加入雅虎,成为第一批员工。工作10年后他给自己放了一个假,而旅行归来后,他向访问量超越MySpace、登顶全球最大社交网站的Facebook投了简历。

  面试就被刷了下来。

  灼人的艳阳天里,失落的艾克顿在另一个社交网站Twitter上发了一条鸡汤,给自己打气。




 但他和Facebook的缘分并未结束。

  当年11月,艾克顿和雅虎的前同事简·库姆(JanKoum)一起创业了。他们的产品WhatsApp,随着iPhone和Android的诞生和移动互联网在全世界的快速普及,也迎来疯狂的用户增长。

  2012年,艾克顿和库姆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署名是马克·扎克伯格,那个曾经拒绝他的公司年轻的创始人和CEO。

  两边不知道吃了多少顿饭,经过了多少轮谈判,到了2014年,艾克顿和库姆终于在价值190亿美元(一说160亿美元)的合同上签了字。




 坐在公司专门为自己团队置办的办公室里,艾克顿开始期待WhatsApp的新征程。

  他开心至极,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身价暴涨,而这多亏了年轻的扎克伯格;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扎克伯格给予了高度自治权,承诺未来五年都不会拿WhatsApp赚钱。

  这在以商业化为第一要务,几乎所有产品和功能都在赚钱的Facebook,简直是奇谈。

  但蜜月终究没有延续太久。

  2017年冬天,艾克顿最后一次走出他在Facebook明亮的办公室,和已经不属于他的WhatsApp以及至今未能行权的8.5亿美元Facebook股票说再见。

  反目为敌。

  今年3月,在Facebook因用户数据丑闻而深陷漩涡时,艾克顿在他的推特账号上写道“是时候删除Facebook了”。

  新晋的亿万富翁对让他一夜暴富的老东家,竟能如此刻薄,这条推文引来一片哗然。




 这还不够,在沉默了大半年后,艾克顿在昨天《福布斯》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将所有对Facebook的不满彻底倾泻。

  他将离开归咎于和Facebook在商业化这件事上道不同不相为谋:艾克顿希望通过类似用户会员费的方式完成商业化;扎克伯格却越来越想要把WhatsApp装进整个Facebook广告业务,用户数据打通,开始给母公司贡献长期可预期的收入。

  都是商业化,怎么赚不是赚法?

  实际上,这两个思路,存在根本性的区别。

  收会员费,WhatsApp其实一直是这么做的。一年一美元,属于一个象征性的收费。

  WhatsApp端到端加密,用户聊天记录后台根本看不到,整个技术栈的安全性很高;不仅这样,WhatsApp一直抵制挖掘用户数据放广告营收的诱惑,这在当下的互联网圈简直难能可贵。

  而Facebook的商业模式就是扎克伯格之前去美国国会听证会被问到“你们免费怎么赚钱”时给出的答案:参议员,我们卖广告啊。

  它旗下的所有服务全部都是免费的,但是他们仍然可以赚钱。简单来说,根据用户的属性和喜好来定制化广告,这样做不但广告展示一次可以赚钱,用户点进去的可能性更高,又可以赚一笔钱。

  问题就在于,按照Facebook的做法必须挖掘用户的数据,而对于出淤泥而不染的WhatsApp,这触碰了他们的基本线。

  收到艾克顿的离职信后,扎克伯格希望跟他谈谈。这曾经给过艾克顿一丝希望,他不知道老板要跟他说什么,一度天真地以为扎克伯格会给他一个妥协的交代。

  直到他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公司的法务。原来,扎克伯格只是要和他谈“遣散费”的事情。

  一瞬间,艾克顿回想起起了电影《社交网络》里,由杰西·艾森伯格饰演的扎克伯格遣散公司第一任首席财务官爱德华多·萨福林的那一幕。

  在收购的合约中,Facebook承诺如果在没有获得艾克顿和简·库姆同意的情况下“实施商业计划”,艾克顿可以开始行权当时作为收购款一部分的,价值8.5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在4年内行权完毕。

  艾克顿没想到扎克伯格竟然一句话不说,看着法务当着他们的面玩文字游戏。这个律师告诉艾克顿,Facebook并没有真正“实施”商业化,只是在“尝试”。




艾克顿急火攻心,他觉得没什么好商量的了,直接放弃了这批股票。

  好在,在放弃股票的同时,他也得以撕毁了Facebook的离职保密协议。

  8.5亿美金,换来了一个说真话的机会。

  艾克顿在采访中表示,Facebook的多个部门都存在混合使用数据的问题。Facebook会利用用户手机号,或者是Facebook分配给用户手机的独特数字串,来识别用户在不同应用的账号,进而将这些数据连接起来。

  为了给前老板抹黑,艾克顿不惜做“污点证人”:他甚至承认在欧盟调查Facebook时配合公司作伪证,在跨产品数据使用的调查上误导欧盟调查人员。

  Facebook曾因此被欧盟罚款1.2亿美元。而艾克顿的这一披露,甚至有可能导致Facebook最终放弃欧盟市场。



  艾克顿很后悔把WhatsApp卖给了Facebook。在他接受采访时,可能也会回想起第一次去面试的经历。

  那时的Facebook那么的年轻和有活力,是那个一切以产品和用户体验为导向的,“快速行动,打破一切”的快公司、酷公司。

  他没想到Facebook就这样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艾克顿视自己为一个洁身自好的科技理想主义者,但毕竟目前已有的财富大部分来自收购,他的行为被免不了被认作是“忘恩负义”的表现。

  曾经负责Facebook即时通讯业务的副总裁、现负责公司区块链业务的大卫·马库斯看过专访后,立刻在自己Facebook账号上发文,猛批艾克顿的做法卑鄙(lowclass)。


 


 马库斯带来了“故事的另一面”:他认为,扎克伯格绝对是个通情达理的好老板,而艾克顿则是一个故意拖累公司的坏人。

  他说艾克顿享受着老板提供的特权却又不懂得感激,一直阻碍WhatsApp的商业化大计。

  在这个版本的故事里,扎克伯格给了WhatsApp团队极高的自治权,甚至他们都可以自己置办办公家具,自己设计办公环境。这种行为甚至引发其他员工不满,但高瞻远瞩的扎克伯格替他们顶住了压力。

  “没有人要求我这样说。”马库斯在文章中特意强调——尽管因为办公用品跟前同事开撕,显得有点斤斤计较。

  但无论细节如何,Facebook在处理与其收购来的公司的创始团队的关系上,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地方。

  嫁给Facebook,然后离开,仿佛成了标准化流程。

  2.Instagram:道不同不相为谋

  或许是巧合还是什么,在此次艾克顿的采访报道发布前,Instagram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凯文·西斯特罗姆(KevinSystrom)和麦克·克里格(MikeKrieger)在周一晚间突然宣布从Facebook离职。

  “我们要再次去寻找我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两人在声明中说,但尽管除此之外没做过多表达,他们的离职原因还是被指向扎克伯格。





(前排中间:赛斯特伦和克里格)



  纽约时报称,两人离职正是因为扎克伯格过度干涉Instagram的运营。

  2012年,Facebook花费10亿美元收购了刚刚上线两年的Instagram。

  事后证明,这笔收购为Facebook带来了一个用户、活跃度和收入增长的重要来源。在面试其他收购对象时,Instagram总是被扎克伯格拿来证明,Facebook可以把收购来的企业很好地融入主要业务中。

  由于用户信息被CambridgeAnalytica公司滥用,以及俄罗斯网络力量渗入平台,Facebook在最近两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抨击,其用户也逐渐流失。

  与此同时,扎克伯格开始对Instagram等应用投入更大期待——从增强控制权入手。

  据报道,Instagram近来多项重大产品革新,都来自扎克伯格的想法,这些新设计的思路就是要让Instagram给Facebook导流、给主app增加活跃度。

  比如Instagram的“限时动态”Stories短视频会自动同步到Facebook账号,却不会标注出是来自Instagram;比如,Instagram总是不停地推荐用户关注Facebook好友,等等。

  这让Instagram的创始人感到担忧。

  今年年初,与扎克伯格关系紧密的亚当·莫塞里突然空降到了Instagram团队担任产品副总裁;与此同时,一次低调的组织架构调整让西斯特罗姆不再享受那么多跟扎克伯格沟通的机会,改为直接向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汇报。

  斗韩信,收兵权,Palo Alto version.

  看着被自己“招安”的群雄纷纷出逃,扎克伯格则继续按照自己唯一熟悉的方式来应对:继续加强控制。

  “我从来没在其他公司工作过,所以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方式”扎克伯格曾在一场内部董事会上如此说。


 



  扎克伯格根本看不到,也不想看到WhatsApp和Instagram带来太多鲜艳的颜色。他是个红绿色盲,他只想要蓝色。

  而对于曾被Facebook吸引的梁山好汉们,这家公司身上当初打动他们的优点已经消失殆尽。

  在创立15年之际,Facebook从当初的颠覆者成了被颠覆的对象。

  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呢?

  走吧,离开Facebook。

(创事记)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