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4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2月1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球 | 正文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09-22 12:40:3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冷静而残忍,这个高智商的男人为什么做出这么变态的举动?

-1-

这天,一向欢快平和的城郊奥德街道上迎来了一大批警察,他们有目的性地进入到路边一座不起眼的公寓里。一眼扫过去,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柔和的日光漫过窗台落在家具上,这里看起来就像有人刚出去度假了。但是房间里夹杂着异味的不协调感更加印证着警察之前掌握的相关信息,他们迅速展开了搜查。

他们把床垫反过来,只见上面浸满了血,那里有一张纸条“……先生们,我为这脏乱的情况而致歉,但我真的没时间了”。接着,警方又在两个大衣柜里找到了两具女性的尸体。

警察事先已知道了死者的身份,她们是克拉奈尔·E·斯坦登伯格(Clarnell·E·Strandberg)和她最好的朋友莎莉·哈利特(Sally Hallett)。而告诉警方这一切信息和犯下罪行的,竟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死者克拉奈尔的儿子——埃德蒙·肯珀(Edmund Kemper)(以下简称Ed)。

随着Ed的自首,许久未破的“连环少女被杀案”真相也浮出水面。时至今日,当年参加办案的警察提起Ed,仍然不敢相信:那个举止温和、聪明伶俐的青年,怎么就成了恶名昭彰的连环杀手呢?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图源:参考资料5

-2-

1948年12月18日,Ed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伯班克,他在家排行老二,有两个姐妹。不幸的是,1957年他的父母就离异了,而Ed并没有如愿跟关系更好的父亲一起生活,而是和两个姐妹一起跟随母亲来到蒙大拿州的海伦娜市定居。不久后,母亲再婚了,Ed跟继父的相处很不愉快,但他从继父那里学会了使用枪支。

Ed的母亲粗暴且神经质,还是个十足的酒鬼。仅因Ed长相酷似生父,母亲就经常辱骂他。那时,年幼的Ed也许并不能理解母亲话语的意思,但母亲的严厉和咄咄逼人,在他的心里种下了焦虑和怨恨的种子。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Ed的母亲 图源:参考资料2

家庭关爱的匮乏和情感上的缺失,促使Ed的心理发生扭曲,时常做出一些古怪的行为。随着年龄的增长,Ed开始发育,到他十岁那年,Ed的体型已经比同龄人高大许多了,这使他与别人格格不入,甚至遭受排挤。

这糟糕的状况在母亲那里丝毫没有引起同情,再加上之前Ed反常的行为,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就是一个怪物。母亲担心Ed对他的姐妹们产生歹意,于是干脆把Ed轰进地下室去睡,那是一个只有一张小床和一个睡袋,天花板上吊着一颗光芒微弱的灯泡的小地方。

那间地下室里除了Ed外,还有一些在夜晚伺机出动的小动物,它们磨牙锉齿、蹑着手脚溜来走去,所发出的任何动静,都会在寂静的夜里被放大无数倍,然后抓挠在人的心坎上……

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而言,每晚被迫独自睡在这里,心理上要承受多大的折磨。

从这时开始,Ed脑海中的暴力性幻想开始形成,他常常幻想自己与姐妹发生粗暴的越轨关系,幻想自己如何杀掉母亲。Ed依靠这些想法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支撑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夜晚。

很快,Ed的暴力倾向开始外化和升级。他先是肢解了妹妹的洋娃娃,把它们的头砍下来。后来,他开始虐杀活物,Ed先后杀掉了家中的两只猫,其中一只他将其活埋,而后又挖出来斩首。另一只猫,他把它活生生切成了碎片,并将其一部分残骸藏在家中的壁橱里。后来母亲发现了猫的碎片,她把Ed赶出了家门。

-3-

无处容身的Ed想去投靠父亲,但是已经再婚了的父亲拒绝了他的请求。后来他被送往自家偏远的农场,去和自己的祖父母一起生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Ed并没有清静多少。他发现祖母也是个独裁者,像母亲一样喜欢对他大呼小叫。

1964年8月27日,祖父外出购物,祖母又一次和Ed发生争吵,Ed拿起祖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把来福枪,杀害了祖母。而后,他怕祖父知道祖母的死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祖父回家之际在车道上打死了他。这年,Ed才十五岁。

杀掉祖父母后,Ed才后知后觉般表现出了这个年纪少年该有的样子,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于是打电话给母亲。母亲劝他联系当地警察。

在被警察拘捕后询问作案原因时,Ed回答“只是想试试杀死祖母的感觉”,至于为何杀祖父,他声称“完全是因为他不想他因为妻子的离去而受到打击”。这种逻辑在正常人眼里是匪夷所思的,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罪行更是无法被人理解。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Ed第一次被捕入狱的照片 图源:参考资料2

Ed犯案后被鉴定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被送入一所专门关押精神病罪犯的州立医院(Atascadero State Hospital)。而在那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Ed学会了许多糟糕的事情……

当Ed进入精神病医院后,他发现这里简直就是精神病人的乐园。

医院里收押着一千六百多人,其中八百多人是心理变态的性侵者,还有几十个和Ed一样犯下谋杀罪的病人。尽管病院里游荡着数目庞大的危险病人,却只有十多个医院员工负责看管。

凭借自己高达136的智商,Ed立刻意识到了其中的机会。

他很快成了医院里最受欢迎的模范病人,他不仅不闹事,还能帮助医生们应付那些时常躁狂的性侵犯病人们,甚至还与自己的心理医生建立了良好的友谊。不知不觉中,在人手稀缺的医院里,Ed成了大家最信赖的帮手。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图源:参考资料5

就这样,Ed逐渐接触到了大量的病人记录,甚至还被允许协助管理一些评估病人的设施。在友善的外表之下,他那天才的头脑帮助他像一块不断吸水的海绵似的,掌握了大量的知识。他很快吸收了其他病人进行犯罪和施展诱骗的经验,更了解了医生判断精神是否正常的标准。甚至,在医院的精神评估测试之前,他已经背下了28种精神测验的答案。

就这样,在他21岁生日那天,Ed骗过了所有人,通过了所有测试,评估结果是“对社会没有危险”。获得假释后,他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医生们,光明正大地走出了牢笼,走入了充满诱惑的自由世界。

-4-

1969年年底,离开精神病院的Ed仍旧跟母亲住在一起,多年的别离并没有改善这对母子的关系,他们仍会因为一些琐事起争执。争吵归争吵,重归自由的Ed很清楚,自己仍处于假释考验期,必须好好生活。

这时候,Ed的智商已经提高到145,他在社区大学里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并顺利完成学业。毕业后,他想考入警官学校,但因为体型巨大而被拒绝了。这时,Ed的身高是210cm,体重115kg。

被拒之后,Ed并没有气馁,他经常出入一些警官聚集的酒吧,在那里他很快与他们打成一片。警察们把这个幽默风趣、健谈的小伙子完全当作了自己人,与他分享办案经验,并且还送给他一份礼物——一枚警徽和一副手铐。警察们这时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从他们那里学到和得到的东西,未来会用在什么地方。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Ed与他的警察朋友 图源:参考资料3

Ed也曾搬出来与人合租过,但由于经济问题,最后不得不回到母亲那里,继续忍受母亲的冷嘲热讽,这种恶性循环不断激发着他内心的暴力欲望和扭曲的性幻想,终有一天,恶魔苏醒了,Ed的疯狂杀戮就此展开……

曾在加州公路局工作的Ed,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得到了一笔赔偿金。这时,他注意到加州有很多的年轻女性搭便车,觉得这是个下手的机会。于是他拿出赔偿金购置了一台小轿车,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加州核心地区进行公路旅行,以此来研究自己的猎物。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观察路边搭便车的女性。经过长时间精心准备,Ed伪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开始行动了。

1972年5月7日,Ed在伯克利开车时,顺道带了两名十八岁的大学生玛丽·安·佩斯切(Mary Ann Pesce)和安妮塔·卢舍萨(Anita Mary Luchessa)。待二人上车后,Ed 立即发动了汽车。

接着他装作不经意地对副驾驶的姑娘说:“我想你的车门没有关上。”然后便将自己高大的身躯探过去,借着摸索车门的机会丢了一管小小的唇膏卡在车门的机械装置里,这样门就彻底打不开了。

Ed没有提醒两位乘客,他已经改变了方向,然后一路开到了阿拉米达附近一个僻静的树林,在这里他残忍地杀掉了二人。

Ed先把玛丽用事先准备好的手铐铐在车里,然后用枪逼着安妮塔进入后备厢。接着Ed再回到车上,刺死玛丽。想象一下蜷缩在后备厢里的安妮塔,听着好友濒死时绝望的叫声,她已经能看到自己的结局,但却无力改变……

之后Ed把两个女人的尸体都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个时候Ed正在外与人合租,他的室友不在)。在那里他拍下了这些尸体的裸照并奸尸,最后将尸体肢解,把碎尸块分别抛弃。当然,他并没忘记把现场打扫干净。

-5-

接下来,Ed没有停止犯罪,他的目标依旧是搭乘便车的年轻女性。为了延长尸体被人发现的时间以及加大警方寻找尸源和破案的难度,他肢解了所有的尸体。有的抛尸荒野或者崖边,有的则成为报复母亲的工具。他斩下一位女性的头颅,把她的头埋在母亲的花园里,脸朝上,令其双眼对准母亲的卧室窗户。这是他对母亲总是“要人仰视她”的回击。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被Ed杀害的女学生们 图源:参考资料5

20世纪70年代初期,圣克鲁斯市陷入了恐慌之中。不断被发现的死状惨不忍睹的年轻女性尸体、陷入困境无法破案的警察,以及逍遥法外可能再次作案的凶手,这一切的一切使得圣克鲁斯市市民人人自危。

没有人能想到,这一系列案件的凶手,正坐在酒吧里和警察们谈笑风生。在那里,他可以听到一切他所要了解的,比如哪里又翻出了新尸块,哪里又有失踪者家属报案。他从来没被怀疑过……

在1973年的4月20日,耶稣受难日,最后的受害者出现了,这是Ed幻想了一生的谋杀。

这天,Ed和母亲又发生了不愉快的争吵。Ed趁母亲入睡后袭击了她,他先是用锤子击打她的头部,然后用刀割破了她的喉咙。像对待其他受害者一样,Ed砍下了她的头,砍断了她的手,随后奸尸。最后他更是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割下母亲的声带,把它扔进了垃圾处理器。他觉得,这么多年,母亲一直对着他又吼又骂的,这样做总算是解气了。

之后,他又请来母亲最好的朋友莎莉·哈利特(Sally Hallett),等她一到,就立刻掐死了她。同样,他砍下了她的头颅。守着两具尸体度过一夜后,Ed驱车离开了案发现场。

但是在Ed马不停蹄地开了三天三夜后,他突然放弃了逃跑,打电话向警方自首了。或许此时此刻,对于Ed来说,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长久以来的恩怨纠葛已经画上了休止符,那么再做其他的事,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从1972年5月到1973年4月,在这11个月里,Ed杀死了八名女性,包括五名女大学生、一名高中生、他的母亲和他母亲最好的朋友。

他把受害者埋在花园里,让她“仰望”母亲的窗户

Ed的杀人名单

1973年11月8日,Ed被判犯有八个一级谋杀罪,获终身监禁。(由于美国最高法院于1972年对死刑制度进行了重大修订,部分地区暂停使用死刑。)

Ed在这段时间内的犯案时,头脑显然都是清醒的,当法官问及他认为什么样的刑罚适合自己时,他的回答是:“折磨至死。”

-6-

说实话,Ed小时候的境遇的确值得同情,家庭的破碎和亲友、同龄人的漠视使得他的成长之路走得异常艰难。但人生不如意之事本就十之八九,很多的人生下来就要同命运进行抗争。而就算命运再残酷,绝大多数人也绝对不会去犯罪、绝对不会去伤害别人。出身也好,缺少关爱也罢,或者被世界抛弃之类,这些都不能成为犯罪的借口,犯罪者必须受到严惩。在面对生活的挑战时,与其悲叹自身的不幸、恼怒他人的不公,一步步陷入闭锁的怪圈,不如积极面对,以乐观的态度来笑看世间风起云涌。

今日互动话题:你觉得曾经遭逢不幸,是走向犯罪的理由吗?

本期参考资料:

[1]维基百科:Edmund Kemper

[2]百度百科:Edmund Kemper

[3]百度百科:埃德蒙·肯珀

[4]《高智商天才少女连环杀手:埃德蒙·肯珀》,唐笑风的声音

[5]纪录片《天生杀手》

[6]豆瓣 电影《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剧照

本期编辑团:

主稿-山海;审稿-鲁鲁修;校对-豌豆小六;美编-遗夏喵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