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3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2月1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杀妻藏尸冰柜案死者父母:怕说起女儿 平时不聊天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08-06 08:38:5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朱晓东与杨俪萍合影。图片来源于网络


8月5日晚上,杨敢连和妻子又失眠了。几个小时之前,正在刷微博的杨敢连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他随手打开了这条信息,里面的内容让他一下子激动起来——8月23日上午9点半,朱晓东涉嫌故意杀人案将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朱晓东,是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的“男主角”。据其交代,2016年10月18日,他在虹口区家中与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其用双手扼住杨俪萍的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之后,朱晓东将杨俪萍的尸体放入家中的冰柜冷藏。2017年2月1日,朱晓东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至此,杨俪萍已经在逼仄的冰柜中蜷缩了106天。

这是一名上海的网友在当晚7点37分发来的信息,“她说一直在关注我女儿的事情,看到开庭公告后就立即告诉了我。”随后,杨敢连和家人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上查到了这条信息,他发微博通知了一直关注这件事情的网友,而杨妈妈则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条消息。“关注的人太多了,我们得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情的进展。”杨敢连说。

2017年11月29日第一次庭审后,杨敢连和家人每隔几天就会刷一下法院的网站,就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获得案件的进展。

这8个多月以来,杨敢连和妻子很少出门,唯一的消遣就是早上他去菜市场,妻子去锻炼。回到家后,两人就各干各的,不聊天,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怕一聊天就会聊到女儿。”今年2月,杨敢连正式退休了,他直言现在做什么都没有心情,但必须还要强忍着,“如果我不坚强,就会影响到妻子和其他的亲人们。”电话里,杨敢连的声音哽咽了。尽管话是这么说的,但每次杨妈妈想起女儿,痛哭的时候,杨敢连也会默默地流眼泪,“实在太痛了。”

在等待宣判的这些日子里,杨敢连和妻子的头发又白了好多,每天都在煎熬,“朱晓东的家里始终没来道过歉,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如今杨敢连依然要靠酒精的麻痹才能入睡,而杨妈妈依然会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抽烟,“控制不住。”杨妈妈每天晚上要想一会儿女儿才能入睡,“我那么好的女儿啊。”

杨敢连说,自己和妻子也努力让身体和心情好起来,“我们的诉求一直没有改变,就是希望能判朱晓东死刑立即执行。”杨敢连和妻子都强调,“不接受任何方式的道歉和经济赔偿。”

对话杨敢连:每天不出门 就在家里等消息

法制晚报:从第一次庭审至今,已经过去8个多月了,您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杨敢连:生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每天也不出门,就是在家里等消息。出去怕错过一些信息,也怕有人问到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回答。

法制晚报:得知8月23日要再次开庭的消息后,您是什么样的心情?

杨敢连:从得知我女儿出事之后,我的心情就一直很烦躁。庭审之后,更加严重,每天在家都坐立不安的,隔几天就要刷一次法院的网站,不止是我,家里人也一样。8月5日晚上看到那条消息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后来自己看到后,才知道可能真要宣判了。我就在第一时间发了微博,告诉了关注这个事情的网友。

法制晚报:你和阿姨在家一般做什么?会聊天吗?

杨敢连:空下来就会想这个事情,一想到这个事情,心里就难受。我们不聊天,也很少交流,怕一聊就会说起这些事情。一般都是各干各的事情,我上微博,她看看新闻。我和网友聊天,她和认识的人在微信上聊天。

法制晚报:您和阿姨的身体怎么样?

杨敢连:我们的身体肯定不能垮,所以我们现在都强迫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这样才能对得起关心我们的亲人和热心的网友们。

法制晚报:你还在持续收到催债的电话和信件吗?

杨敢连:从7月份到现在没再收到了。7月份之前,家里的电话和我的手机还会时不时的接到催债的电话或者信息,甚至律师函都收到过,我也不多说,就让他们走法律程序。早前,其实我告诉过他们朱晓东母亲的电话,但大概是没有联系到。

法制晚报:您对于未来有规划吗?

杨敢连:我们都退休了,退休金也够花,生活是不成问题的。女儿没了,民政局给我们发了失独证,每个月也有一些补助。家里还有其他的孩子,后事什么的也算方便吧,关于未来,还没有考虑过。

对话杨妈妈:几次梦到女儿 醒后发现满脸泪水

法制晚报:您目前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杨妈妈:之前我一直都不想吃饭,但从得知我女儿出事到现在,我姐姐每周都会来家里陪我们,外甥只要不上班也会来家里,就怕我们想不开。加上她爸爸也每天换着花样做饭,哄我吃一些,我就觉得如果我还不吃饭,不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我就对不起他们。

法制晚报:您现在会时常想起女儿吗?

杨妈妈:梦到过几次,好几次都只看到了她的侧面,还来不及说什么,她就不见了。唯独一次,我是哭醒的。那一次我梦见她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看她那么开心,我也挺高兴的。我感觉她开朗了很多,我当时和她说,你结婚之后,好长时间都不来看妈妈,妈妈心里不舒服。她和我说她实在没空。我又说,你要来看妈妈啊。她就笑了,说妈妈我请你吃饭吧。听她这么说,我就开始哭。醒来后,我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连枕头都湿了。

法制晚报:得知可能要宣判了,您的心情如何?

杨妈妈:这之后的十几天估计晚上都睡不着了,就等8月23日了。从知道我女儿出事的那一天,我的心情从来没好过。高兴不起来,精神上也振作不起来,每次家里人一起吃饭,我看到就差我女儿一个,我就特别的难受。

法制晚报:您在什么时候想女儿多一些?

杨妈妈:睡觉前我都会想我女儿。我就反复在想,最后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一点儿都看不出吵架的样子,我送他们到楼下,他们还手拉着手,直到走到车跟前。我怎么能想到,三天后,朱晓东就把我女儿给掐死了。你哪怕把她打伤,让我来照顾她。我一直没想通,他怎么就下得去这样的狠手。我一想起女儿被藏在冰柜里那么多天,心就开始绞痛。我女儿那么爱干净、爱美,最后却变成了那个样子,我想来就恨。朱晓东能让我骂几句,解解恨也行啊,但从出事到现在,我没见过他一次,也没见过他家里任何人。

法制晚报:您有想过,当时如果留住女儿,后面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吗?

杨妈妈:留不住,朱晓东在,他说要走,我女儿肯定不会呆着。但如果当时我知道是那样的结果,我拼了命也会留住我的女儿。

法制晚报:有没有后悔让女儿嫁给他?

杨妈妈:后悔死了。但当时我们又不能过多的干涉,怕干涉太多,女儿有个什么闪失。我女儿一直报喜不报忧,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她有没有和朱晓东吵过架什么的。每次见到他们,都感觉两个人感情特别好。


法制晚报:您考虑过未来吗?

杨妈妈:没有,女儿都没有了,我们还有什么未来呢?

(法制晚报)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