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6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11月1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黑手伸入中国,某教狂热分子即将进入大学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06-17 14:29:25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应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邀请,马海云讲述开斋节

导读:来自美国马里兰霜堡州立大学的马海云公然抹黑中国的反恐运动,公然支持强迫未成年人信教,公然将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被恐怖分子杀害的责任推到中国政府身上,并诽谤包括非穆斯林回族、维吾尔族朋友在内的中国的极端宗教反对者。为何他居然还可以到中国大学演讲?这样的反华甚至可以说是反人类的家伙,可以交流什么?

今天在某个社交平台闲逛,突然看到了中华之鹰001和大家分享的信息,惊掉了我的眼睛,如同当年新疆75事件前后,眼睁睁看着伊利哈木依旧可以在论坛上煽风点火一样感到震惊。

原来,按该信息显示,有一位叫马海云(Haiyun Ma)的人,将应一位叫姚新勇的邀请,于马上即将来临的6月21日下午2:30到4:30在暨南大学举行所谓学术讲座。

为什么我感到震惊呢?原来,关于所谓马海云,还有更多的信息。

中华之鹰指他“跑到巴基斯坦大谈特谈中国伊斯兰恐惧症,这是别有用心挑拨中巴关系”,就在我刚刚发布即将推送本文的预告时,又有朋友告诉我:“这货不久前去巴基斯坦找干爹告黑状,说啥纵容穆黑”。虽然我不认为中国“伊斯兰恐惧症”对中巴外交关系会有影响,毕竟巴基斯坦还共产党员无神论者基督教徒迫害症呢,但是,到别人家对中国说三道四,的确是不大好。因为不知道具体来源,我就搜了一下“Haiyun Ma Islamophobia”,居然就搜到了这样的信息:

“Interest groups have actively promoted Islamophobia in interior regions in order to create a nationwide environment that justifies Xinjiang’s anti-terrorism campaign,” said Ma Haiyun, a history professor specializing in China’s Muslims at Frostburg State University in Maryland. “There’s an Islamophobic movement that aims at creating chaos and even conflicts at the local level.”

这是什么意思呢?大概是这样的:马海云,这个在美国马里兰霜堡州立大学研究中国穆斯林的历史教授,表示,“利益集团在中国内地非常活跃地煽动伊斯兰恐惧症,以便在全国创造让新疆的反恐运动合理化的氛围。现在在各地有一场有目的性制造混乱甚至冲突的伊斯兰恐惧运动”。

看到了没,公然抹黑中国的反恐运动,并诽谤包括非穆斯林回族朋友、非穆斯林维吾尔族朋友在内的中国的极端宗教反对者们。单单就这公然抹黑中国反恐运动的言论,入境签证就应该有问题了吧?居然还可以到中国大学演讲?

该报道标题为《不受约束的网上仇恨言论正在助长中国的伊斯兰恐惧症》(Unfettered online hate speech fuels Islamophobia in China),来自美联社的GERRY SHIH(美联社驻华记者施家曦),采编自合肥,发表于2017年4月9日,并被FoxNews、Yahoo、Dailymail、Indenpendent、ArabtimesOnline等发表,影响极为恶劣。看看这标题,就可以知道这篇文章的立场在哪里了,也难怪马海云的上述反华言论可以有市场。顺便搜一下,还看到了这样的报道《Gerry Shih on China’s Uyghur Muslims, under pressure at home and abroad》,中文是《施家曦关于中国维吾尔,在国内外遭受压迫》。好了,这个记者的屁股如何,大家可以看到了。

马海云在另外一篇访谈《Iran Tour Strengthens South Korea’s Middle Power Grab》中,还积极鼓励伊朗在韩国发挥影响力,其屁股在哪,也可见一斑。

在RFA(Radio Free Asia)的一篇题为《甘肃广河发文要求禁止学生寒假进入宗教场所》的访谈中(发表于2018年1月19日),马海云更是赤裸裸展现出他对中国政府捍卫未成年人宗教信仰自由的仇恨。相关部分是这样的:

关注中国少数民族问题的美国霜堡大学教授马海云认为,广河县此次发布禁止学生假期参加宗教活动的通知,是在中国网络“反穆”风潮的压力下做出的“宁左勿右”的决定。此前的2016年5月,一段甘肃临夏某幼儿园孩子背诵古兰经的视频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引发舆论关注,甘肃教育厅随即要求各级教育部门必须严禁各种宗教活动进校园。

马海云教授认为,广河县此举违反了中国宪法中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

“简单的说,中国的这些穆斯林民族,不管是回族还是东乡,它基本上是因为伊斯兰教而产生联系,或者说维系。根据伊斯兰教的影响,穆斯林家庭一般孩子出生都要有宗教仪式。跟基督徒一样,孩子出生要有个洗礼。但是穆斯林家庭还要给孩子起穆斯林的名字。然后,从7岁到9岁,穆斯林男孩和女孩要有一定的宗教的义务,比如说跟父母学习这些基本的宗教常识,有基本的宗教约束。所以你现在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要求学生在假期不能从事宗教活动,当然是直接违反了中国的宪法,因为中国至少是规定公民信教自由嘛。”

该报道最后以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宗教治理的干涉结尾。

中国宪法规定,“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对尚不能独立思考的未成年人,强行对他们进行“洗礼”、起“教名”、施加“宗教约束”、强压“宗教义务”,这是赤裸裸地强制公民信仰宗教,违反了宪法。而且,马海云在访谈中还赤裸裸推销了他的“族教捆绑”理念。按照他的主张,穆斯林的子子孙孙们,将永无宗教信仰的自由,只能选择伊斯兰教。

马海云颠倒是非,为伊斯兰教在中国的扩散和发展代言,并在反华媒体中发表反华言论,屁股坐得可真是可以。

本来就要结束本文,突然看到了马海云的文章《“一带一路”与天山两麓》。不得不和各位分享。该文可以说,是马海云最直接的内心独白,也是其企图误导中央决策险恶用心的大展现。最令人发指的是,对于在巴基斯坦被恐怖分子残忍杀害的中国同胞,他的文字可以是这样的:

在过去的一两年中,当中国平民遇害后,已有巴基斯坦塔利班公然宣称是报复中国的维吾尔政策。与喀什-瓜达尔路海一线相呼应的是,由于中国政府对缅甸军政府的长期支持,巴基斯坦塔利班内的罗兴亚智囊已经将罗兴亚穆斯林的灾难归罪于中国,并发誓要攻击中国目标。诸如此类的境外安全挑战同中国的新疆地方政策直接相关。

甚至,还将祸害缅甸的罗兴亚问题也归罪于中国,甚至归罪于中国的新疆政策。伶牙俐齿,颠倒是非,其丧心病狂,已经没有别的言语可以形容。这种人可以到中国的暨南大学“学术交流”,那暨南大学在人文社科类还有什么学术可言!这种人可以到中国的大学“学术交流”,那中国的大学脸面何在!

不过,他的这篇文章的确是蛮有趣的,大家有空的话,应该去读读,体会下两面人的思路,增加免疫力。链接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38ef380102wcc3.html

按照中华之鹰001的批评,“他还曾经攻击西域严打政策、攻击云南两清运动,然后内地治理宗教极端化,他也攻击。对这个清真泛化的治理,他也攻击。凡是中国治理宗教极端的这些政策啥的,他都攻击”。从以上信息看来,应该属实。如有不实,欢迎相关人士前来反驳。

无独有偶,伊利哈木是中央民族大学培养的,马海云也是中央民族大学培养的。民众Dualdaily提出这样的质疑:国家设立中央民大,本意是为了培养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一批人。现在倒好,成两面人的培养基地了!”。早在新疆七五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就怀疑民族大学存在的意义,现在,更是为其依然存在感到不解。

暨南大学的姚新勇何人呢?顺手一搜,就搜到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何光顺先生题为《姚新勇,一个在体制内疯狂的两面人》的文章。按照该文所描述,当喀什大学全体教授向师生发起争做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表率的倡议书时,姚新勇对此说三道四;当《喀什电视台》公众号刊登《坚决反对“两面派”坚决清除“两面人”》,姚新勇继续装疯卖傻;姚新勇还借所谓微信朋友的来言,疯狂攻击反对泛伊斯兰化的习五一教授,对各地打击泛伊斯兰化的做法进行诸如“狠毒”“致命”等强烈指责。更多精彩内容,大家可以访问下面的链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974742547333

好,回过头来,我们来看看暨南大学的姚新勇邀请了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的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类似于中国的讲师;副教授则为Associate Professor)马海云到中国的大学要进行什么样的学术交流。

原来,是要进行将伊斯兰教渗透进入中华文明的历史重任呢。真不要认为我这样解读是片面的。看看前面的那些内容,就可以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想做什么。很有趣的是,这些两面人,对于“一带一路”,几乎都有着将其篡改为“伊带伊路”的无上热忱,并打着所谓连接中国和穆斯林世界的旗号,比如,马海云在所谓郑和论坛上就发表了题为《Connecting China with the Muslim World》的文章。当然,马海云的志向不仅在这里,结合前面提到的关于伊朗和韩国的文章,我们可以大胆认为,马海云希望的是,中东宗教势力(the Middle Power)渗透全世界。

最后,我想问的是,如马海云这样的反华分子,怎么可能进入中国的大学进行所谓“学术交流”呢?我们要交流什么?而各种两面人,怎么可以有机会继续甚嚣尘上呢?这真的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反华有两种,一种是赤裸裸的,比如,渴望美国向中国开战,这个应付起来很简单。另外一种则非常棘手,是玩阴的。比如马海云这样。中国作为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方面,一定要是无神论,要理直气壮地发展无神论,这是毫无疑义的。而如今,诸如马海云这样的,却用着各种歪理邪说,从意识形态方面渗透中国。如果是用先进文化来渗透中国就算了,结果,却是要用自中世纪以来几乎顽固不变的伊斯兰教来渗透中国,巴不得它能在中华大地茁壮发展。如果我们不能坚决果断,任由这种人在中国、特别是在中国的校园横行,那可真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最后,想问问马海云,既然您对伊斯兰教那么热衷,为何跑到美国去当什么助理教授,而不直接到沙特阿拉伯这个贵教的圣地好好发展呢?

(北美华人之声)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