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09月20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09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留学 | 正文


美国人杀了我女儿 我再也不相信美国法制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8-06-10 07:55:2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今天是章莹颖失踪一年的日子

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忘记她

就像我们也不会忘记另一位留学生

她的名字,叫做江玥

“美国人杀了我的女儿,她才19岁啊!”

最近,江玥的父亲对美国法制很失望

2年前痛失19岁女儿的他,却被告知凶手不会被按照一级谋杀罪起诉

更令他愤怒的是,美国检方和凶手进行了诉辩交易 “讨价还价”

这一切却没有提前告知他这个受害人家属

他没想到,为女儿寻求正义的旅途,会如此漫长曲折……

2016年1月16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金融系读大二的中国留学生江玥,驾车和男友返家途中时,被32岁的美国女子霍莉·戴维斯驾车撞上。随后戴维斯下车,持枪从车窗向江玥开了数枪。

最终,江玥因伤势过重在开往医院的救护车上抢救无效身亡,年仅19岁

在江玥遇害至今的两年里,重庆家里的江爸爸时常会说,路上遇到的女孩子长得像江玥,要么是部分相似,要么是神态相似。

每当这种时候,江爸爸都会拿出手机里的照片给旁边的熟人看:“你看,那个女娃娃像不像我家江玥。”

江玥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车祸去世了,江玥不幸遇害后,她的表姐在接受日报君采访时感叹道:她把这个家的记忆也带走了。

2016年1月16日下午,江玥和男友驾车返家途中,在百老汇路和麦克林托克路口等待红灯时,突然被后方戴维斯所驾驶的车撞击尾部。

(事发十字路口)

车子被撞后,江玥男友下车查看,却看见戴维斯正在从副驾驶上拿枪,男友见状急忙返回车内告诉江玥“那人有枪,快开车。”

两人第一反应是开车逃离,但由于受惊吓后过度紧张,江玥误将车子挂到了空档,导致车子启动失败。

几乎是同一时间,戴维斯已经持枪来到江玥所在的驾驶座窗外,对着江玥开了数枪。

据当地警方公布的现场目击者提供的调查称,戴维斯曾试图进入车内,咆哮敲打车身后,发现车门紧锁,于是对着驾驶座上的江玥连开数枪。

江玥中枪后仍继续开车逃离,但由于身受重伤无法正确操控方向,车子逆行后撞上了另一辆行驶中的车。

江玥的左上肩后侧有三处枪伤,右手腕有一处

因为伤势过重,在送医过程中抢救无效死亡。

“凶手是故意杀人!”

警方初期认定这起事件为路怒事件,但在后来的调查中发现:戴维斯分明是有预谋地故意杀人!

警方锁定戴维斯并上门调查时,她称自己在案发当天根本没有出过门,还谎称她的男朋友在她睡觉的时候把车借给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但警方调查后发现,戴维斯作案后回到家洗澡换衣服,还将车辆和枪藏起来,试图毁灭证据。

戴维斯在出门前曾给男友留过一张字条,上面写着“You will see me on news(你将会在新闻上看到我)”。

其次,戴维斯所持枪支属于非法持枪,以前还曾因为危险驾驶入狱三年。

根据警方对现场监控的调查显示,戴维斯在事发前将车停在街边很久,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可以让她“出现在新闻上”的机会。

所以,这并不是一起由突发交通路怒变成的枪击,而是一场蓄意谋杀!

因为在这个时候,如果被撞的车里坐的是一个美国人,也很有可能同样会死在戴维斯的枪下。

最终,戴维斯被控包括一级谋杀、持致命武器及恐吓、持致命武器妨害治安等重罪在内的14项罪名。

如果一级谋杀罪名成立,数条重罪并罚,等待她的可能是长达63年的刑期。但她一直拒不认罪。

然而两年后,身在国内江玥家属却突然从新闻上得知,检察官已经于二月与凶手已经达成了一项“认罪协议”:凶手承认二级谋杀,其他罪名自动取消。

而家属对此事竟然毫不知情!

根据这份认罪协议,她可能只会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并支付25万美元的赔偿金。

一级谋杀罪名与二级谋杀罪名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有计划实施杀人,后者则是没有预谋临时起意或出于冲动的杀人行为。

而据江玥家属透露,在2016年的第一次沟通会上,警察和检控都明确向家属表示对戴维斯的量刑一定是一级谋杀。

在当时,家属考虑到美国死刑比较难,已经作出让步,表示可以接受终身监禁。

但是两年后,家属不仅没有等来终身监禁,反而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从第三方得知戴维斯已经与检方达成了承认二级谋杀罪的诉辩交易。

这就意味着,如果14项控罪得执,最高可判63年的刑罚,现在突然有可能会被减至二十五年

但不论是什么样的决定,如果法官接受了诉辩交易,承认二级谋杀的认罪结果,这样的结果对江家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为戴维斯犯下的,就是一级谋杀的罪行!

“美国人欺骗了我”

美国检方在和犯罪嫌疑人达成诉辩交易前没有通知受害人家属

江玥家属认为这侵犯了他们知情权

在检方与戴维斯的诉辩交易中,出现了一个非常值得注意也很重要的细节:江玥家属在接受日报君采访时透露,双方在达成诉辩交易前并未通知受害人家属,严重侵犯了受害人家属的知情权。

检方对此给出的解释则是:他们发邮件通知了家属,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但家属方不论是江玥的父亲还是表姐,抑或是她的男朋友,都没有收到过检方口中所说的这封邮件。

检方所说的“没有得到回应”,据江玥的表姐透露称,是因为检方此前向家属发送过参加听证会的通知邮件。

但在电话中,受害者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曾表示,听证会只是邀请家属旁听,并不需要家属发言或作证,所以家属可以不参加听证会,也可以不回复邮件

在检方的调查报告中,还曾表示过根本“联系不上家属”

但在江玥表姐提供的家属邮箱截图中我们能看到,检方通知家属参加听证会的邮件确实存在,只是没有那封至关重要的诉辩协议通知邮件。

(2016年2月2日,江玥家属收到的受害者听证会的通知邮件)

(2016年2月21日,江玥家属收到的受害者听证会的通知邮件)

(2016年9月14日,江玥家属收到的受害者听证会的通知邮件)

如果说检方不知道家属的联系方式,所以就无法把诉辩交易一事告知家属,

但是在江玥表姐提供的邮件截图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副检察官Low Stephanie曾和江家人有过明确邮件往来。

(副检察官与江玥家属2016年4月的邮件往来)

那么,为什么检方能够通过邮件通知家属参加听证会,却又在诉辩交易时突然“联系不上”家属了呢?

那封至关重要的邮件又去了哪儿?

不仅如此,更令人乍舌的是,当家属质问检方要求拿出他们就诉辩交易一事通知过家属的证据时,检方居然复制粘贴了一封类似诉辩交易的书函

然而事实却是检方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如果要证明他们的确曾经发过邮件通知家属,只需要一个发送后的照片证明就可以。

即便如检方所说,却是联系不上家属,他们还能通过中国驻美国加州总领事馆联系他们。

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这样的做法不禁让家属怀疑检方存在故意不让家属知情的意图,而这种意图一旦被证实,检方可能就涉嫌违规操作了。

据媒体报道,检方曾告诉江玥的家人,因为亚利桑那州民风保守,如果不达成认罪协商,一旦进入陪审团程序的话,在亚利桑那州很有可能会存在种族偏见的陪审团员,届时大概率会认为戴维斯不构成一级谋杀

江玥的表姐表示,“这令家人难以接受,”检方甚至都不愿意尝试、争取一下。

有些案件检方会为了不浪费司法资源采取认罪协商的做法,但本案戴维斯是非常明显的一级谋杀,江玥的家人甚至都不打算追诉民事赔偿,只盼得来一个公正的审判,这难道都很难吗

家属认为陪审团可能存在种族偏见便轻易妥协,连公民最基本的权利都无法维护,安全没了保障不说,连让凶手付出应有的代价都如此艰难,那当地居民的安全感又将从何而来?父母们还怎么能够放心地将子女送去上学?

而且从以往的判决记录可以看出,负责江玥案的法官非常公正、严格,也毫无种族偏见的迹象。

我们再来看美国法律中的这个诉辩交易。

就拿曾经轰动一时的辛普森杀妻案来说,辛普森当年家暴后就是通过辩诉交易达成了一个协议。

这个协议甚至允许他只参加一些公共活动,打打高尔夫,就算是完成了刑罚。

他没有抗辩,接着受到了社区服务、缓刑和罚款的惩罚。同年晚些时候,他又被NBC雇佣来共同主持NFL的每周直播赛前秀。

也正是这样的协议,让他没有在家暴得到应有的惩罚,才酿成了后来杀妻的悲剧。

而在江玥案中,检方与嫌犯戴维斯的协议一旦被法官接受,就算戴维斯被执行最高25年刑期,当她59岁再重获自由时,没有人敢保证她已经改过自新,不会再次想“出现在新闻上”。

检方明知受害人家属的存在,却不顾他们失去至亲的伤痛和受害人家属知情权,毅然和嫌犯达成交易

他们明知嫌犯有过危险驾驶前科,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明知警方已经有证据证明戴维斯是蓄意谋杀,应判处一级谋杀的重罪,却还是与之达成协议接受嫌犯承认二级谋杀罪,而其他的非法持枪并伤人等重罪则被取消!

他们罔顾的不只是江玥同学一个人的生命,他们让戴维斯这样的一个危险分子25年后重新进入社会,已经将更多无辜的性命抛诸脑后!

他们说自己没有种族歧视,但是为什么对中国留学生的性命这般漠视?

回顾近几年发生的有关中国留学生所遭受的暴力袭击身亡事件及不公正判决,结果让人触目惊心:

2012年4月11日,中国研究生瞿铭和吴颖在南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一英里外的宝马车内被枪击身亡,嫌犯巴恩斯(Byran Barnes)和博尔登在2014年分别被认定谋杀罪成立,并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2014年7月24日,24岁的中国留学生纪欣然在凌晨回宿舍的路上遭遇5人抢劫,头部受重伤,挣扎回公寓后死亡,主犯加西亚(Andrew Garcia)2017年8月16日被法官裁定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2016年6月,中国留学生陈轶婧和赴美探访她的母亲,在Calabasas市过马路时被白人司机Nicole Herschel所开的货车撞倒。陈妈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11月16日,洛杉矶高等法院判肇事司机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判处的刑期仅为一年

2017年6月9日,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嫌犯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涉嫌将其绑架并谋杀。一年了,嫌犯却仍旧未被绳之以法。就在今年2月,美国地方法院确定将案件审判推迟到2019年4月2日。 在此之前,克里斯滕森将继续被看押在监狱中

……

不敢想象这些留学生的亲人朋友承受着怎样的伤痛,也不敢对他们的家人因司法判决不公而倍感绝望与无助妄谈感同身受。

当地时间6月15日,本案将迎来期待已久的审判。

但是我们,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江玥同学得不到属于她的正义,不能看着江玥的亲友被检方欺瞒。

因为他们的身后,是无数在美国检方权利膨胀下遭遇过或正遭遇着种种不公的同胞。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为自己的同胞争得真正公平的判决。我们可以给法官和检察长办公室发请愿信:

格林威法官办公室:Judge Granville's Court: coonk@superiorcourt.maricopa.gov

以及检察长办公室:Special Assistant to DA Bill Montgomery: Joe Domanico: DOMANICO@mcao.maricopa.gov

为便于大家能快速声援,江玥家属整理了一封给检察长和检察官的邮件模板,大家只需要填写名字和国籍就可以直接发送。

具体填写发送方式:第一个空填自己的名字,第二个空填国籍(例如:CHINA),右下角xxxx部分写自己名字。

然后从TO THE HONORABLE JUDGE……开始复制粘贴到邮箱,发送到上面的domanico@mcao.maricopa.gov和bingerte@mcao.maricopa.gov邮箱即可。

发送邮件时主题名称写:JUSTICE FOR YUE JIANG。

后台回复关键词“声援信”获取模版。

此外,还可以点击原文链接直接进入请愿签名页,为江玥同学签名请愿。截止发稿,她的家人已经征集到6500多个请愿,但还远远不够。

江玥遇害后十来天,她的奶奶因为伤心过度病重去世。

她的弟弟,因为姐姐突然在异国遭此横祸,至今不敢坐飞机,更是拒绝出国。

她的父亲,从案发以后,看到女娃娃就会想起江玥。

可是那个会耐心辅导弟弟做数学题的姐姐,再也回不来了;那个孝顺家人,常想着给爸爸买新衣服穿,“说好的毕业回重庆”的乖巧女儿,却再也回不来了。

那么属于江玥的正义呢?又在哪里呢?

我们没有忘记江玥,我们不会忘记江玥,也请正义别将她忘记。

(北美留学生日报)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