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08月18日 温哥华时间:2018年08月18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正文


这位老美医生找不到我病因 但用科学治愈我(图)

环球中文网 来源: 世界日报 时间:2018-05-20 07:50:27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为了心脏问题,做了多项科学检查。图为示意图,非作者本人。(Getty Images)


  几年前,例行看全科医生时,诊断出心跳有异,画出的心电图(EKG)上,明显看到心跳有杂音,被转介去看心脏专科医生,是个老美白人,相处数年,让我觉得他讲科学,实事求是。

  一开始,专科医生让我去做各种心脏测试,有的以超音波看心脏是否肿大,有的打放射性染料入血管,然后以仪器看心脏附近的血管是否有阻塞,所有能做的测试我都做了,全部没有毛病。根据这些科学实验的结果,医生迅速决定不必深究病因,仅治标即可。虽然我的血压正常,他给我开个降血压的药,服用后让我心跳减缓一点,心跳的杂音也被就压制下来。

  因为不知道身体对药的反应如何,刚开始以每天25毫克的剂量起跳。观察一阵子,医生就把药量翻倍为每日50毫克,又过了一阵子,医生又要翻倍增至每日100毫克。我老婆是药剂师,一向反对用药过多,因为每种药都有副作用。我觉得,加药以几何级数增加太快,医生说不过我,同意药量停在每日75毫克。

  我问医生,这个降血压药有无副作用?没想到他说:“它可以让你活得久一点。”我想想动物界里心跳慢的,似乎都比较长寿,譬如猫狗的心跳比人类快多了,牠们都很短命,所以我一时没法反驳;不过也很难相信还有药会没有不良副作用。上网查到此药的副作用,但专业术语太多,深涩难懂。

  心病治标 不铤而走险

  为了确定这种不究病因的疗法是否正确,医生让我去看他的同僚,是位远近驰名的心脏科权威。看完病历后,权威医生也同意这种疗法,他说:“要找出心脏杂音的真正原因得开刀,把心脏深处挖出来看,不过即使找出真正的原因,也未必能治好。此举风险实在太大,所以如果治标能奏效,实在没有必要铤而走险。”

  后来,心脏医生叫我去做睡眠测试,看看睡觉时是否有“呼吸暂停”(Sleep Apnea)现象,测试结果没毛病。医生说虽然还是没找到病因,但是病因排除了睡眠呼吸暂停的可能性, 也是一种收获。

  在药力作用下,我心跳变慢,杂音得以控制,如此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年。

  去年4月,突然旧疾复发,晚上躺在床上,感觉“心头小鹿乱撞”。次晨立即去看全科医生,心电图一画,心跳杂音显著,全科医生觉得兹事体大,马上帮我转心脏科,紧急约定当天下午与医生见面。

  事有不巧,我的心脏医生正在休假远行,由他诊所的另一位专科医生代诊。一看之下,他要我马上住院。我问是否可以先回家,把杂事料理妥当,次日一大早再来住院?医生正色说:“万一你活不到明天,怎么办?”我看没得商量,就赶紧去医院报到。

  不过办住院手续也不简单,医生给我开个条子,让我直接到医院的急救中心去挂号。急救中心的护士马上让我坐上推车,我说我还能自己走路,护士说这里是急救中心,没病干嘛进来?所以我只得被护士推来推去。

  在医院里,我打电话给公司同事,要他帮我写电邮通知台湾的同事,把原订当晚的会议取消。同事问要延期到何时,想到医生说我未必能活过明天,就毫不迟疑地回答:“无限期延期。”

  ●活不到明天 变无病出院

  待在医院一天一夜,做完所有心脏测试,结果都没问题,第二天傍晚让我出院。其中有样测试,要在跑步机上快走,把心跳提升到每分钟150次才及格,结果我无法达标,因为降心跳的药力还在作祟。医院临时换另一种测试方法,不需要把心跳弄到每分钟150次,我就顺利通过了。出院时,我很奇怪,怎么没有护士拿推车来推我出去。院方说我是无病出院,当然得靠自己的双脚走出去。

  过一日,我去全科医生处总结住院结果,她说此事到此为止,心脏科也不必去,仅需回家静养即可。

  回顾这两日的变化极大,我由活不到明天,变成无病出院,大起大落。不过医院的测试,并非治疗,于我的病情无补。直到两个月后,我去新西兰旅游10天,身体才完全复原。

  新西兰旅游回来后又过两个月,我到心脏科医生处例行复诊。医生也知道我心里的疑惑,他先说:“今年4月发生的事(我病发住院),我们不能再谈(因为我已复原)。”我想根据科学的态度,也只能如此了。我告诉医生,我的病可能是新西兰之旅治好的;医生不以为然,说:“果真如此,难道可以把新西兰之旅当处方开给其他的病人用吗?”医生让我明白,我的想法是没有科学根据的。

  根据当时刚出炉的检验报告,我心脏的24小时“停机监听器”(Halter Monitor)测得的杂音数量已经低到与常人无异。医生看了很得意,经过数年的药物治疗,他终于治好了我的病。

  今年4月,我又例行去看心脏医生,一切正常。我告诉医生说,我第一次发病时,因工作压力大,在办公室喝的咖啡越来越多,后来每天喝到五杯,不久后就发病。发病后,我克制自己,停喝咖啡。后来办公室添置了一个单杯咖啡机,配有各种口味的咖啡包,也有脱除咖啡因的,我以为无妨,就开始喝它。工作压力大,喝着喝着,又到每日五杯的量,紧接着就是第二次发病。第二次发病后,我就停喝脱除咖啡因的咖啡。过了两个月,正好去新西兰旅行,应是停喝咖啡让身体慢慢地复原,时候到了而已,复原应与旅行无关。

  我以为医生又会说我不科学,没想到这次医生同意了我的看法,如果五杯咖啡和发病有如此紧密的关联,很可能是我心跳杂音的真正原因。可怜我这辈子不能再喝咖啡了,想起有时闻到空气里咖啡扑鼻的香味,真是好诱人。

  总结来说,我的心脏医生没找到我的病因,但是他以科学的方法治好我的病。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近24小时新闻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