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2年05月24日 温哥华时间:2022年05月2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最新诺奖研究“择校”对中产家庭真没多大用处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1-10-27 10:00:42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在我们一般人看来,KIPP的效果简直不要太明显,但还是回到那个问题:会不会是选择去上这些学校的学生本身就比较优秀呢?在美国,还真招致了不少这方面的批评。做“足够好的父母”,给孩子“足够好的学校”,只要不犯特别大的错误,一切就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高考的时候,差2分没有上第一志愿S大学,去了一所差很多的学校。

后来我就时常会想:如果平行世界里的我,在高考时多蒙对了一道选择题,被S大录取了,人生会不会跟现在很不一样?

同事小A妈,今年“小升初”摇中了热门初中X校,小A妈看到结果的时候当场激动得哭了。

可是,如果平行世界里的小A没有摇中X校,而是去了一所稍微差一点的学校,命运真的就会改变吗?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戴维·卡德(David Card)、约书亚·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和奎多·因本斯(Guido W. Imbens),还真就研究了这种“平行世界”的问题。

尤其是中间那位安格里斯特(他的中国粉丝都叫他“安神”),特别擅长寻找人生中的“断点”——那些会造成人生重大变化的事。

在“断点”时刻,比如小升初、初升高、申请大学……全世界的中产家长恐怕都一样焦虑,送孩子上辅导班、参加考试……唯恐孩子一步走错,进了那个失败的“平行世界”。

然而安格里斯特和同事们的研究却表明:这样的焦虑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中产家庭的“择校”其实不会对孩子的未来有任何重大影响。

父母最担心的那些人生“断点”

安格里斯特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

他出生于美国的一个犹太学者家庭,爸妈都是大学教授,自己高中时却一度不想上大学,跑去附近一所精神病院工作了一年,大学毕业后更是跑回以色列当了3年伞兵。

他喜欢科幻和中国功夫,最有名的两本经济学著作,一本叫《基本无害的经济学》,来自经典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另一本叫《功夫计量经济学》,以他超爱的《功夫熊猫》为线索来讲高冷的计量经济学,因为通俗易懂,据说是学生们最爱的教材。

这个封面感觉跟安神热爱的中国功夫很配

他从一开始就对教育特别感兴趣,在希伯莱大学时,他开始研究以色列的教育,这其实就是他后来获得诺贝尔奖的成果的起点。(顺便一提,他当时的研究成果是证明了“小班教学比大班教学效果好得多”)

而他和今年的另外两位经济学奖得主做的事情,其实都是研究“因果关系”的。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科学领域,因果关系都是大问题。很多生活中我们以为有“因果关系”的事,其实只是“相关关系”。

放到教育领域,就是:你怎么知道小班教学比大班教学要好?也许是小班里的孩子本身就比较聪明呢?你怎么知道上名牌中学能提高孩子的成绩?万一孩子上个菜场中学也能进清华北大呢?

在自然科学领域,研究因果关系可以靠“做实验”,可是社会科学领域怎么做实验呢?总不能人为地去改变孩子们的人生吧?

安格里斯特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寻找会改变人生的那些事——“断点”,然后研究断点两边的人,未来的发展有什么不同。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方法时,简直脑洞大开:这不就是相当于研究“平行世界的你”吗?

拿我自己来说,如果想要知道平行世界被X大录取的我,人生会不会改变,安格里斯特的研究方法,就是找一个和我各方面都差不多、但是高考恰好比我多了2分进了X大的人,然后对比我们两个人的未来发展。(当然这只是个比方,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哈)

再拿孩子成功摇进X校的小A妈来说,如果找一个和小A各方面都差不多、但是恰好没摇进热门初中的孩子,对比两个孩子的未来发展。

安格里斯特的研究结果是:不管是我还是小A,将来的人生都不会有任何重大改变。





择校为什么“没用”?

现实中,安格里斯特和同事们研究的其实是一所超级精英学校——波士顿拉丁高中。

它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所高中,现在也在全美高中排名里占第20位,毕业生整体的SAT分数在整个麻省排第4位,上了这所学校,无疑等于一只脚踏进了常春藤大学!

这所高中虽然是公立的,但学生必须参加考试才能进,而且“一分定终身”,如果你达不到分数线,哪怕只有一分或者几分之差,就只能去上另一所高中——名字差不多的波士顿拉丁学院,它的SAT分数排名就没那么好了:在全州排在前20%。



△波士顿拉丁高中


研究者选择了两批学生:一批是分数刚刚达到波士顿拉丁高中的,另一批是刚好差了几分落榜的,也就是说,这两批学生最初的学术成绩和智力潜能差不多,他们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运气”。

而等这两批学生上完高中,开始为大学做准备时,研究者考察了他们的PSAT、SAT、AP考试成绩……然后发现,学生们的成绩没有任何显著的差别。

无论父母怎么想,一流学校里名师的教诲、身边优秀同学的激励,其实对孩子的学习成绩都没什么显著提升作用。

波士顿拉丁高中的毕业生SAT分数之所以那么高,其实只是因为学校在入学考试中筛选出了最优秀的学生,而他们将自己的优秀延续到了毕业。

换句话说,名校并不会把你的孩子变得更优秀,而是你的孩子足够优秀,才把他的学校变成了名校。

高中是如此,常青藤等精英大学会不会不一样呢?

和安格里斯特合作过的艾伦·克鲁格(Alan Krueger,许多人认为他的成就也足以获得诺奖,遗憾的是他于2019年自杀了)早就研究过这个问题了,答案也是:没用。

克鲁格和同事们研究的学生很有意思,是那些被常春藤大学录取、但因为各种原因放弃而选择了低一个档次的大学的学生。

常春藤大学的学生毕业10年后的年薪出了名地高——7万美金,是非常春藤大学毕业生的2倍。

而研究发现:那些拒绝了常春藤大学的学生,年薪一点都不比这个数字低!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学生被美国排名#1的普林斯顿录取了,但放弃而选择去上了排名#49的东北大学,那么他将来的挣钱能力,仍然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一样。





那么,既然起作用的主要是孩子自身的优秀,那么是不是随便上个菜场小学就够了?反正学校对孩子“没用”?

这倒也未必。我们不妨看看安格里斯特对另一所学校——著名的KIPP的研究。

择校什么时候“有用”?

KIPP是“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的缩写,也就是“知识就是力量”项目,它是美国“特许学校运动”中的佼佼者,有点像张桂梅的女高,面对的是弱势群体——黑人学生占55%,高于公立学校的32%。

这些孩子的家庭往往缺乏教育氛围,孩子放了学跟街区的小混混一起打架、吸毒,很多人早早怀孕,高中都毕不了业。

KIPP所做的,就是把这群孩子尽可能久地留在学校里,和自己所在的那个不鼓励教育的环境分开。

别人3点放学,他们5点放学,周六还上课,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孩子好好读书会得到各种奖励。

结果也是非常明显的——这些孩子进来的时候,学业水平比同龄人落后一两个学年,但是过了几年,学业水平全部超过了平均水平,更有许多孩子打破家族中反复辍学的魔咒,进了很好的大学。



安格里斯特和同事们对美国林恩市的KIPP学校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这回真不是。

原来,KIPP由于报名人数众多,只能“摇号”,那么只要对比一下摇中和没摇中的学生几年后的成绩,就真相大白了——参加KIPP特许学校的学生与没有参加特许学校但其他条件相似的学生相比,数学分数高出0.35个标准差,阅读分数则高出0.12个标准差。

至于这些孩子成绩上升的原因,研究者认为,是由于KIPP上学时间更长、教师择优录取、行为准则更严格、注重传统阅读和数学技巧的培养等等。

而且,并不是所有的KIPP都效果这么好的,安格里斯特发现,学校里少数族裔没那么多的KIPP学校,有的成绩甚至“不升反降”。

我猜测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因为KIPP给了那些原生家庭缺乏教育氛围的少数族裔一个好的教育环境,而如果孩子家里也看重教育,学校的作用就没那么大了。

无独有偶,在前面提到的对常青藤大学的研究中,也有一个例外:对于相对的“弱势群体”,比如非裔美国人、拉美裔以及第一代移民大学生,能上这些精英大学,都会受益匪浅。

换言之,缺乏教育传统的弱势群体“择校”是非常有用、甚至能改变命运的。

不管是做父母还是择校,

“足够好”就够了

前些年不少人都在批判“原生家庭”,搞得父母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哪天骂了孩子一句,就给他留下终生的心理阴影。

但有多项研究表明,那些特别糟糕的家庭,确实会“毁掉”孩子,但我们周围的大部分家庭,其实都已经足够好了。

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桑德拉·斯卡尔说:“父母只要避免暴力、虐待,不要漠不关心即可。除此之外,父母做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引起显著影响。”

同样,前些年父母都拼命给孩子上辅导班、挤破头想把孩子送进好的中小学,但其实安格里斯特的研究已经证明了:如果孩子出身中产家庭,父母看重教育,那么是上TOP1的精英学校,还是上隔壁差一点的学校,都没有什么影响。

在孩子的教育上,“从0到1”很重要,但是“从1到100”并没有那么重要。

做“足够好的父母”,给孩子“足够好的学校”,只要不犯特别大的错误,一切就都是最好的安排。

(来源:蓝橡树)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