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5日 温哥华时间:2021年02月2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 正文


崩溃! 美女医生自杀 震惊医学界 见证世界上最残酷的一面...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1-01-13 19:15:54

【环球中文网 www.cbeiji.com讯】疫情的加剧,让加拿大工作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每天都见证世界上最残酷的一面。魁北克省一名年轻女医生最近自杀。她的家人说,Karine Dion 无法抵抗疫情的压力最终选择了死亡。加拿大急诊医生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每6个医生就有1人考虑过自杀。

据CTV报道,魁北克省Granby的医生Karine Dion,年仅35岁,有10余年医生经历。

她的丈夫David Daigle说,我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孩子们的母亲,也失去了我的生活。她是个非常出色的女性,我必需为她说句话:像她一样的魁北克医务人员在大流行中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支持。

加拿大急诊医生协会提供的数据说,每6个医生就有1人考虑过自杀。2021年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有5%到8%的医生说他们想到了自杀,而最困难的时候还没有来到。

加拿大急诊医生协会发言人Rod Lim说,这的确是个可怕的时候。作为急诊医生,我们对病人非常关心。虽然现在已经够困难的了,但更黑暗的日子还在前头,这使人非常担心。

魁北克医务专业人员联盟发言人Diane Francoeur说,目前医疗系统负载已经达到极限。许多医生报告说,如果他们此时请假,他们会产生负罪感。2020年从6月到12月联盟接到的医务人员求助电话增加了22%,联盟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

实际上,这名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有疼爱关心的丈夫和活泼可爱的儿子。

然而这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没能挽留住她...

没有人知道究竟是多么沉重的压力,逼得她狠心抛弃丈夫孩子,毅然决然自杀,将痛苦悲伤独留给家人。

Karine Dion生前的每一张照片都洋溢着甜美的笑脸,她曾经也是个幸福快乐的人...

“我失去妻子,我的孩子失去了母亲,我们都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多想再给她发一次信息,她是如此美好的女子。”

她的丈夫David Daigle,这个可怜的男人失去了一生挚爱,他痛苦控诉到,

魁北克医护人员急需支持和理解,他们从没有得到过。

Dion出生于医生家庭,她父母都是医生,从小耳濡目染父母救死扶伤,她好像没有过任何犹豫就选择了进医学院,像父母那样当一名医生。

怀揣着崇高理想,帕默拉·淮博经历了所有医学院学生的面壁苦读,接下来又挺过了艰难的住院医时期,在她终于成为医生后,她失望地发现她只是巨大的医疗产业中的一个小环节,她需要做的是每7分钟看一个病人,医疗产业如同其它产业,许多时候是为盈利所驱,而与此同时她意识到她未必能做到让所有的人都健康快乐。

帕默拉·淮博对当一个“7分钟医生”越来越感到厌倦,在她36岁时,她经历了严重的抑郁症,她想到过自杀,有六个星期,她几乎全呆在床上,希望第二天不再醒来,她在采访中说,她当时觉得她是在用整个生命去追寻一个梦,而这个梦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但她最终从抑郁症中走了出来,她选择了自己开设诊所,按她的意愿当家庭医生,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唯一抑郁到想自杀的医生。

后来,她在短期内参加了两位自杀医生的葬礼,这让她震惊,她开始扳着手指头数,竟然能数出10个她认识的医生是死于自杀,而其中的三位医生来自她的家乡,美国俄勒冈州的尤金市(Eugene, Oregon)。对她来说,这是一次警醒。

开始在业余时间写她的博客专栏“自杀医生日记”,她目前已经收集到1,200名自杀医生的故事。


许多医生是完美主义者,他们不能容忍一点点差错,而过度疲劳的状态使他们无法避免犯错误,他们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而目前的医疗系统机制往往不仅无法帮助这些疲惫不堪的青年医生,反而还会抱怨青年医生的失误,这些都是抑郁的诱因。

根据加拿大急诊医生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

每6个医生就有1人想过自杀

,2021年才刚开始,就已经有

5%到8%

的医生说他们想到了自杀。

“但最黑暗最困难的时期还没有到来。”

这场抗疫之战持续太久时间,医疗机构超负荷运转,医护工作人员早已身心俱疲。

身为医护人员,他们天天面对病痛和死亡,或许已经拥有比普通人更强大的心理素质。

但他们也会有抗不住,崩溃绝望的时候。

医院病人爆满,医疗系统临近崩溃极限,医疗工作者整日忙得不可开交,许多医生觉得在这时候休假会很内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强撑着完成任务。

身体的疲劳还能通过休息调节,

但是心理的压力却难以排解

,每天都有新的大批COVID-19患者住进医院,照顾好病患的同时,还要防止自己被感染,将病毒带回家。

这样的工作日复一日,似乎看不到希望的尽头,令人无比痛苦绝望,也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魁北克每天的疫情数据无疑给我们医生带来沉重的负担,”BC省医学会主席马修(Matthew Chow)博士说,“医护人员每天工作在一线,面对有高传染性的COVID-19病毒。

回家后我们要继续遵守政府规定的防疫限制措施。这意味着医务工作者没有丝毫喘息的时刻,无论何时何地,COVID-19就在那里等着我们。”

魁北克医学专家联合会的黛安(Diane Francoeur)表示,越来越多医生寻求心理帮助,“从6月到12日,医师进行心理治疗的通话增加了22%。我们需要为此做出行动。”

蒙特利尔犹太总医院重症监护室负责人Paul Warshawsky说:“我们每天的工作都处于病毒的包围中,但是很多患者都是因为不遵守防疫规定而染病入院,这真令人沮丧。”

这些都是医生们内心最深处的呐喊和求救,他们早就不堪重负。

“医护人员正在看到和体验的东西太多了,这导致了一种失落和悲伤的感觉,这是我们许多人以前从未经历过的。”

多萨尼还表示,这意味着他本人和他的团队更容易陷入“困境圈子”。

他说:“我们的悲伤圈子数量增加了一倍,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的疾病,因为更多的人患病,更多的人死亡。

“对于许多人来说,我们听到的是人们实际上第一次有空间进行交谈。在谈论改善人们的健康和医疗保健的所有话题中,我们很少花时间在精神健康以及他们的适应力和福祉方面真正地支持我们自己。”

或许我们作为普通市民,每天面对都是冰冷的数据,可曾想到这些数字后面,是大批的医护人员在负重前行,只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请记住,五分之一的人患有精神疾病(护士,医生和PSW也不例外)。”

狄翁(Dion)的一个朋友发起了GoFundMe活动,为儿子雅各布(Jacob)筹款。截至周二初,筹集了超过29,000元。


 免责声明:本网刊载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内容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删除或更新作者。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