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9日 温哥华时间:2021年01月18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 | 正文


政法副书记撞死四兄弟案将再开庭 曾让司机顶包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1-01-12 09:57:3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1月12日,封面新闻记者从“政法委副书记酒驾致4兄弟身亡案”死者家属处获悉,该案将于1月15日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在2020年7月14日该案一审开庭审理,但没有宣判,时隔近半年后,家属希望能够给出一个结果。

此前,据赤峰市委宣传部通报,2020年4月4日7时25分,省道210线敖汉旗境内529km+200m处发生一起3车碰撞的较大道路交通事故,造成4人死亡3人受伤。在公安机关调查初始阶段,肇事车辆内乘客闫某华称自己为驾驶员,后经公安机关侦查,肇事车辆驾驶员为潘某国,闫某华系冒名顶替。

经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潘某国血液中酒精含量为30.13mg/100ml,属饮酒后驾车。

政法委副书记酒驾撞死4兄弟

同车司机否认顶包

2020年4月5日,潘某国被敖汉旗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16日,经敖汉旗人民检察院批准,敖汉旗公安局对潘某国以涉嫌交通肇事罪执行逮捕。

4月30日,敖汉旗公安局将潘某国以涉嫌交通肇事罪、闫某华涉嫌包庇罪移送至敖汉旗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5月12日,巴林左旗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潘某国犯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闫某华犯包庇罪向巴林左旗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7月14日,该案在巴林左旗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并未宣布结果,直接休庭。记者从受害者家属赵某英处获悉,家属请求法院对被告人潘某国、闫某华和杨某新重判,在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中,依法追究潘某国的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

当天,死者家属告诉封面新闻记者,4兄弟的遗体至今仍在殡仪馆存放,后事一直没有处理。记者在一份由家属提供的反映材料中看到,案发后,死者之一(赵某海)处于受伤状态,但如果潘某国没有逃逸,赵某海就可以得到及时抢救,不致于死亡。

而为了掩藏自己的罪行,潘某国还打算由同车司机闫某华来顶包,人为制造意外事故的假象。事发后,闫某华曾在回应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这次交通事故中所说的“顶包”属于误会,警方调查过后已经作出更改,自己并没有为任何人“顶包”。

家属:对民事赔偿不抱太大希望

1月11日,死者家属赵某英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该案在去年没有宣判,将于本月15日在巴林左旗人民法院再次开庭,“期待正义的到来。”

赵某英说,为了这次开庭宣判,家属们实际上一直都在准备新的证据和补充材料。比如,他们向中央巡视组反映潘某国肇事逃逸致赵某海抢救无效死亡的事情,2020年11月25日,敖汉旗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委托内蒙古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中心对赵某海的死亡后果是否与未得到及时救治存在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

同年12月14日,一份由内蒙古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显示:赵某海因交通事故外力致脾脏破裂出血、肋骨多发骨折,头皮擦伤,眼睑青紫肿胀,如果得到及时救治生存可能性较大。

赵某英告诉记者,事发后这么久,潘某国的家人从来没有表示出应有的歉意,也没有到过死者家中慰问,“我们已对民事赔偿不抱太大希望,只盼法院公平公正审理,尽快给我们一个结果,好让亲人早日入土为安。”

此前报道

内蒙4兄弟扫墓途中被撞死,肇事司机为旗政法委副书记 家属:没人来道歉谈赔偿

“书记也不是一个没良心的人,出了事肯定会处理。”距离发生在内蒙古赤峰敖汉旗省道210线529Km+200m的那场4人亡的交通事故,已经过去35天,事故中肇事车中的一名当事男子闫某华说了这样一句话。

三车相撞事故,让肇事者敖汉旗政法委原副书记潘卫国被刑拘,也令被撞的车内赵某启、赵某海、赵某山、赵某飞四兄弟死亡,与潘卫国同车的闫某华也背上了“顶包者”的骂名。

一份由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交通管理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事故形成原因为潘卫国酒后驾驶机动车、超速行驶。发生事故后,潘卫国没有立即报警,而是在警方调查初始阶段,隐匿自己驾车的信息,由其同车人闫某华冒名顶替其驾驶车辆发生事故。

5月8日,闫某华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说我顶包是误会,当天我们都被撞懵了。”

被撞的四兄弟与支离破碎的家庭:

清明节当天约好去祭祖 途中发生车祸

2020年4月4日,清明节。一大早,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黄羊洼镇沙敖村的赵某启、赵某海、赵某山、赵某飞四兄弟,就约好去镇上,去扫墓祭祖。

兄弟四人,属赵某海年纪最大,和赵某山是亲兄弟,赵某启、赵某飞关系虽然稍远一些,但由于都在一个村里,加上各自的家住得不远,平时往来很频繁,感情也相当好。

当天上午6点过左右,赵某启驾车带上其他几个兄弟,前往黄羊洼镇。

从沙敖村往镇上的路,需要从荷哈线、玉四线以及省道210线经过。当天上午7点过,车辆行经省道210线路529Km+200m公路处时,突然,对向一辆小轿车直接压实线,偏转车头猛冲过来,撞上兄弟四人的车。

惨烈的相撞,导致赵某启、赵某山、赵某飞当场死亡,赵某海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5月8日,记者也分别联系到死者赵某山、赵某启的家属。赵某山儿子赵刚(化名)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家属并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四兄弟被撞的消息,“都是其他人告诉我们的。”

赵刚称,赵某启、赵某海、赵某山、赵某飞四人,在村里都是普通的农民,“养牛养羊,修圈这些都是贷款的,我们的家庭条件不好。”

当天,四人前往镇上去祭祖扫墓,祭奠先人的路却成不归路,谁都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我们才给他们烧了五七,现在还没有得到任何道歉和赔偿。”

与此同时,赵某启的女儿赵英(化名)告诉记者,事发后自己的父亲和另外三个叔伯都死了,家变得支离破碎,“原本我们的家住的只有一两公里,近得很,感情也好,他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赵刚和赵英都表示,事发过后,家属没有得到慰问和道歉,而在交警的首次责任认定中,仅提到潘卫国肇事逃逸,并未公布细节,直到二次责任认定才向家属告知闫某华顶替、包庇的行为。如今,他们也迫切希望能得到调查部门一个负责人的认定和答复。

肇事的政法委副书记:

隐匿驾车信息 酒后驾车撞人逃逸

事后,记者了解到,肇事司机潘卫国系敖汉旗政法委副书记。从警方初步调查显示,其驾车发生事故后没有立即报警而是潜逃藏匿,在调查初始阶段,还由其同车人闫某华冒名顶替潘某国驾驶车辆发生事故。

交警对事故形成原因分析后认为,潘某国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超速行驶,遇前方停在非机动车道内的机动车驾驶人开启左前车门时,采取不当越过道路中心实线驶入对向车道,是形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

次要原因是停车路边的越野车发生故障,驾驶员在道路上临时停车开关车门时妨碍其他车辆通行,而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显示,潘某国血液中乙醇含量为30.13mg/100ml,属于酒驾。

“顶包者”接受采访

解释其中有误会

5月8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上闫某华本人。最开始,闫某华在听说记者来意时,表示不便多说,后来谈到“顶包”的事,他解释称存在误会。

“本来是该我来开车,我没有坐别人车的习惯。”今年49岁的闫某华称,自己有着20多年驾龄,平时没有坐别人车的习惯,“一般都是由我来开车。”闫某华说,自己有着很长的丙肝疾病史,平时都要不间断地服药,所以开车有时也会多注意。

他告诉记者,当天早上,潘卫国驾驶车,让他跟着去不远的一个朋友处吃饭,“由于只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潘书记就说他来开,我也觉得没啥。”

封面新闻记者向其求证,当天潘卫国上车时是否喝了酒,闫某华回应说没有。

据他回忆,当车行至事发地时,潘卫国跟他说好像停在路边的一辆越野车着火了,“然后那一瞬间,我们就直接懵了。”敖汉旗公安局交通管理警察大队出具的一份事故认定书显示,潘卫国由南向北行驶时遇到在道路非机动车道内停车的杨某,杨某开左前门时,潘卫国躲闪,向左躲避驶入对向车道,直接压实线与对向的赵某启驾驶的车辆相撞,导致赵某启、乘车人赵某山,赵某飞当场死亡,赵某海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而潘卫国和闫某华也不同程度受伤。“我当时胸腔和嘴巴都在流血,脑袋也是懵的,只记得我俩都是从右车门爬出来的,谁先谁后不清楚,”

闫某华不认同冒名顶替的说法,他的解释是,当时两人都处于被撞得意识不清的情况,以至于最开始接受调查时,没说清楚,“后面在一次二次调查后,更正了这个问题,不存在你们说的顶包问题,那是误会。”

闫某华说,在爬出车门后,是由他报的警,而不是像家属所说,存在肇事逃逸的问题。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对于不少外界的传闻有所耳闻,但他确认当天是潘卫国驾的车,“撞了人出了事故肯定要处理,我相信潘书记也不是那种人。”

(GBK)
 免责声明:本网刊载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内容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删除或更新作者。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