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4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12月0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留学 | 正文


辞职卖房去留学:46岁的我完成了23岁时的梦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11-13 10:53:43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这绝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逃离。

我是董娜,今年47岁。2019年,我为了追求梦想,辞掉了上海某国企的工作,卖掉了一套房子,来到美国读书。


两周前,我在密歇根湖边的留影。

1993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长沙郊区的中专教书。因为不甘心,我千方百计逃到了上海。

这几十年,我在上海成家立业,但始终做的不是最喜欢的事情。

前年,工作上遭遇突变,受到同龄人的刺激,我决定放下现有的一切,追求喜欢的事情,为自己活一回。


1990年大一暑假回家,那时候大学生是天之骄子,我当时的眼神里面就是这四个字。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学生还是比较稀罕的。我运气好,考进了上海外贸学院,就读国际贸易专业。


1992年国庆节和女同学们去南京玩儿,觉得好玩,抽了人生第一颗烟。

1993年,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回湖南的中专(湖南省外贸学校)教国际贸易。

学校坐落在一个叫木家坳的大山坡上,农户的房子四散各处。员工宿舍在一楼,很潮湿。有时候拉开抽屉,会看到硕大的老鼠稳坐里面,听到我们的尖叫声才慢悠悠地溜走。

而上海的同学们不断传来激奋人心的故事。有人去了外企,月薪5000块;有人做了德国品牌锅的代理,第一年就挣了100万;有人被外经贸部派到欧洲5年……想到自己月工资500块,要在这荒山野岭中度过青春,每周重复三次内容一模一样的课程,我的心就躁动不安。

这绝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逃离。

那时要从公立学校辞去工作,可不像现在那么简单。单位不放人,就拿不到人事档案。没有档案,升不了学,办不了护照,正规单位也不会聘用你。


在中专教书时,我被省外经委派到无锡去参加一个全国的比赛。右二是我,左一左二是我的学生。

1993年,我尝试通过考研逃离学校。我拿着考研报名表,去找校长敲章。校长抽着烟,语重心长:“你可是我们学校重点培养的老师,考研,你还是等几年吧。”

1994年,省城公务员公开招考。我又拿着填好的报名表,去找校长。校长有点责怪:“不要东想西想了,这个章,我是不会给你敲的。”

考研不行,考公务员也不行,我申请留学总管不着了吧?1995年年底,我跑到武汉考了GMAT,又一口气考了托福。


在长沙教书时,和同事们一起去桃花源玩儿,我是中间那个最高的。其实很多人都想逃离。多年后,照片上的同事们一位成了编辑,一位成了律师,一位成了大学老师,只有一位留了下来。

趁寒假,我在报纸上找了份三亚律所助理的工作。1996年2月,寒假一到,我立即飞往海口。没想到,外面的世界并不简单。

律所主任轻描淡写地说:“助理的意思,就是生活和工作都要助理。”

大年初一,看着海口的点点灯光,我转身回到桌前,写了一张便条:“主任,我永远无法成为你想要的那种助理,再见。”留下出租房的钥匙,我直奔海口机场,坐了第一班飞机回家。

第一次出逃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一晃到了暑假,这次,我选择了去上海。1996年的上海,到处都是工作机会。9月,一家公司聘用了我。我决定抛弃一切,去往上海。

什么档案,什么户口,都不管了!难道我要被这些东西捆一辈子吗?宝贵的三年青春已经过去,我不能再等了!


1994年,爸爸妈妈在打太极拳。他们40岁时才生我,一辈子都在当中专教师。

父母认为,老师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多么安稳的好职业。见我一心想飞,父母很生气。

可是我决心已定:我的人生是为自己活的,与孝顺无关。如果为了让父母高兴,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这样的人生,真是个悲剧。

1996年9月10日,教师节之夜,全校老师在食堂聚餐,欢度节日。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溜回宿舍,背上事先收拾好的双肩背包,在夜色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学校,登上开往上海的火车。

刚到上海,我去了那家率先给我offer(录取通知书)的公司,这样我马上就能生存下来。

这是一家征信公司。公司里面都是跟我一样的年轻人,工作非常辛苦,但是气氛非常好。

美中不足的是,这份工作,并不是我喜欢的。


1997年上海公司同事一起聚餐,右三是我,大家经常下班后一起玩儿。

我20多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了。

第一是广告创意,第二是心理咨询。因此,在征信公司工作的同时,我一直在投递简历。

几个月后,我接到一个广告公司的电话,邀请我去面试,职位是总经理助理。通知我面试的是个美国女人,叫Celine。面试后的第二天下午,Celine就打来了电话:“我们希望你马上就能来!”并给了我一个offer,相当于我当时工作的二倍薪酬。

这家广告公司、这个位置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一切都让人满意极了。

然而,已经被我差不多忘在脑后的MBA申请,偏偏这时候有了回音,我收到了纽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24岁的我,纠结又纠结,权衡又权衡,最终,极其艰难地,选择了回老家办护照。

我至今都记得自己对Celine说出“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offer”时的心情。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对这个决定后悔至今。

当初我从学校不辞而别,彻底惹恼了校长。校长将我永久开除,我的人事档案被牢牢锁在学校档案室。在老家湖南辗转了三个多月,拖了许多关系,我才拿到人事档案,办好护照。

接下来就是去北京办签证。


1996年去北京签证,睡在我上铺的姐们正好从成都去北京出差,我们俩在天安门拍了一张照片。

炎热的夏天,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终于轮到了自己。

签证官花5秒钟翻了翻我的签证资料,问了两个问题: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年薪多少?

我在真实的年薪上往上拔高一倍告诉她。她冷冷地说:你知道学费要多少钱吗?等你挣够学费了再来吧!不容我的解释,她“砰”的敲上了拒绝章,将护照扔回给我。

我的留学梦就那样“砰”地一声破碎了。

再回到上海时,已经过去了5个月。原来工作的征信公司不计较我请假超期,仍然接纳了我。


1997年,我投入征信公司的工作,身上穿着当时觉得很职业的真丝蓝色西装。

感激之余,我决定好好在公司干下去。但我的广告创意之梦从此梦断——是我自己亲手掐断了它。

时光飞逝,我成了一个征信业的资深人士。兜兜转转,却从没有离开这个行业。但是,内心深处始终有个声音告诉自己:现在的这份工作,并不是自己热爱的。

看到身边的朋友放弃国企的工作选择去山里养鸡、自己动手修建小木屋,过着简朴但单纯而开心的日子,我也有过动容。

相比起来,我完全是他的反面:做着一份不爱的工作,拿着一份不多也不少的工资。


高中同学磊子不喜欢应酬,从国企中层辞职,包了一个山头,养了三千只鸡,自己盖了一栋小木屋。这是建设中的样子,我们都很羡慕。

人到中年的我在国企工作,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分管三个部门。在公司,常常会有人恭恭敬敬地叫我一声“总”,只要我张张口,便有人帮我把杂务做得妥妥贴贴。

下了班,我不是跟朋友们相邀逛街打牌,就是跟闺蜜聚餐小酌。家里有阿姨搞卫生烧燕窝……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在我以为自己的人生会这样安安稳稳地进行下去时,老天又抛下来一个新剧本。


2016年,在自己的独立办公室。

2018年1月,我在菲律宾休年假。这时,同事发来一份人事结构调整文件。

我所在的公司因为国企改革被兼并,而我的新岗位,是去一个总人数不足10人的部门,为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小伙子担任助理。

我气懵了,想象着自己怒吼一声“老娘不干了”,再把辞职信拍在领导桌上的样子。

但不消一会儿,我就想到:辞职以后怎么办?我,一个四十五岁的中年妇女,还能干什么?还有谁要?


2018年1月,我在菲律宾休假,看太阳看船看海,没想到会有一波大浪打过来。

休完年假回到公司,我像文件安排的那样,从舒适的独立办公室搬出来,隔壁是一个原本跟我相差三个级别的90后。

我心里一阵凄凉。只能劝自己,也罢,反正50岁就退休,就这么熬个5年,退休后想干嘛干嘛吧。

渐渐地,每天去上班不再是一件让我开心的事情。


我的新座位,在一排排工位之间。

一天,我收到一条好友申请。对方在备注里写着当年对我的爱称“苕儿”(湖南方言,傻瓜的意思)。

我一看就知道是我大学时最好的闺蜜之一李莉。激动得不得了,很快跟她通了一个长长的视频电话。

我才了解,这么多年她一直在美国做全职妈妈。直到两年前,两个孩子都考入大学。李莉决定要为自己活一回,去实现一直以来的律师梦。她捡起书本,刻苦学习,顺利被美国一所大学全奖录取。

我们通话时,李莉已经开始了法学博士第一年的课程,而且,夏天就要来上海一个律所实习。

我看着屏幕上的李莉:皱纹早就爬上眼角,但双眼却露出坚定而明亮的神色。青春不再的脸上,绽放着发自内心的幸福微笑。整个人都神采奕奕,散发着为梦想努力的光芒。

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

一个声音蹦出来告诉我:“不可以再耗下去了!你还不老,也不傻,你还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我也想为自己活一回。


李莉来上海律所实习,我们吃地道的本帮菜。我是右边那个,是比较富态的一国企员工。中间那位是李莉的妈妈。

以45岁的年龄,重新去做广告创意也许不太合适,但是,心理咨询,以我现在的人生经验,正是理想的时候啊!

我开始疯狂搜寻心理咨询师相关的信息,研究了大量信息,决定成为婚姻家庭治疗方向的咨询师。

我为自己设想了这样一条路:先申请美国大学的“婚姻家庭治疗”硕士项目,成为一名专业的婚姻家庭治疗师,再回国执业。

想渐渐丰满清晰起来,但现实却骨感依然。摆在面前的第一大问题就是钱。

辞职去美国读书,少了我这一份收入,还多了学费和生活费这笔动辄百万的开销……我和老公在上海这么多年的打拼,只攒下了一大一小两套房。大房子还在还贷。小房子是我们结婚时置办的一室户,在中环边一个老式小区里,原本打算留给女儿,为她将来出国读书或嫁人之用。

我试着跟老公说了我的想法,没想到他当即表示支持:“钱的问题不要操心,我们可以把小房子卖掉。”那一刻,我觉得老公真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

连念初三的女儿也完全支持。她拍拍我的肩,酷酷地告诉我:“放心去读吧,老妈!我不会想你的,当然,偶尔也可能会。哈哈哈。认真地说,我为你感到骄傲,老妈!”


我在申请美国硕士的同时,女儿也在中考冲刺。这是2019年圣诞节我回上海,我们一起去世纪公园拍的。

我定下了2019年秋季去美国攻读婚姻家庭治疗硕士的目标。

要申请美国的硕士,首先得有GRE和托福考试成绩。这两个考试的难度有目共睹。我英语基础比较好,但45岁“高龄”,二十多年几乎没用过英文的我,只有拼尽全力。

自从决定去留学之后,我停止了一切娱乐活动,婉拒所有约会,集中精力学习。朋友们反应不一,有人不屑,有人惊讶,有人给我打气,也有人笑我一把年纪还读什么书。

拼得太厉害,我这副老皮囊就跳出来刷存在感了。

我有慢性阑尾炎,阑尾就像是我生活的“晴雨表”,每逢身体太累就会隐隐作痛。备考这段时间,我捣乱的阑尾每天都要痛一痛,提醒我悠着点别玩儿脱了自己这把老骨头。有时实在疼痛难忍,我只好放弃当天的计划卧床休息。

时间就在背单词、做题、上课、做题的节奏中箭一般流逝。我好像还没学多久,考试就来了。


我的托福成绩单。

10月13日,考托福,得了93分。我的压力少了一大半,美滋滋地考完了GRE,当场出分306。GRE的分数相对来说算是低的,但考虑到我准备时间少,申请研究生勉强够及格线,我基本满意。

苦学英语的同时,我也在为申请学校做准备。一位做留学的朋友表示我的申请难度很大。但既然决定了要做,就不能轻易放弃。我决定赶鸭子上架,自己DIY。

全美具备认证的婚姻家庭治疗硕士项目只有100多个,我进行了细致的研究,最后结合学校排名、专业排名,确定了十个申请目标。其中,我将西北大学列为了第一梦想学校。

整个11和12月,我几乎都在埋头准备申请材料。12月底,我将10所大学的申请材料一股脑寄出去,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2019年开始,我陆陆续续收到6个大学的拒信,大受打击。常常怀疑是不是因为我太老,人家完全不给机会。


圣地亚哥大学的拒信在面试后第三天就发来了,这一刀倒也痛快。

3月5日,早上醒来,习惯性打开手机,看到邮箱里的“祝贺你”,激动得立即坐起来。雪城大学免面试录取了我!并且还免除部分学费!我振奋不已:能去读书了!

5月4日,一封来自西北大学的邮件让我猛然惊醒。信中说道:我们录取名单中有人放弃了,你在我们候补名单上,你现在还愿意考虑我们学校吗?我兴奋地大声尖叫,穿透整个房子。

老公吓得赶快跑问我怎么了,我大叫着:“西北!西北大学录取我了!”老公紧紧抱住我。

我激动得泪眼婆娑,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梦想成真”。


我的西北大学录取通知书。此时,女儿也完成了中考冲刺,拿到心仪高中的通知。

我立即回复表示愿意考虑西北,并去信给雪城大学解释我因故无法去雪城求学。面对第一梦想学校伸来的橄榄枝,我的确无法拒绝。

拿到签证的当天下午,我迫不及待地提出辞职。领导连问三个“为什么?”我笑着告诉她,为了梦想。她看完我的录取通知书,定定地看着我说:“天哪,你怎么能这么潇洒地去追求梦想!”临出门,我们拥抱了彼此。

8月,我们将小房子挂上了市场。但受到疫情影响,直到今年4月才卖掉。我等着交学费,着急出售,成交价格比预想的少了二三十万,只卖出三百万。

2019年9月11日,离开上海的日子到了。一大早,我和老公先送女儿去上学,就像平常一样,女儿蹦蹦跳跳地进了学校。

车子停在浦东机场,老公和我拍了几张照片,拥抱告别。然后,我就拎着行李,一路进了候机厅,踏上了飞往美国追梦的旅途。


2019年9月11日,我从浦东机场出发,飞往芝加哥。

恍惚想起23年前,也是9月11日,那个瞒着学校偷偷逃跑、坐在开往上海的火车上的少女。

岁月也许改变了我的面容,但还好,我又找到了自己这颗赤子心,找回了那时一往无前的勇气。

就这样,我在美国的求学生活,拉开了帷幕。


我第一次拿到西北大学的学生卡,那天还是蛮激动的。

一上课,我就发现,我的英语是全班最差的。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干什么都受影响,我一下子焦虑得不行,非常着急。


和同学们第一次聚会,“拍动图”这个词儿我没有听懂。所以大家都在动的时候,我(右一)还在端庄地摆姿势。

我去找了学校的国际生办公室,他们给我推荐了一个志愿者,是一个老太太,我每周见她一次,练习口语。我还去参加语言系学生提供的免费英文聊天、国际生学语言团体组织的活动。晚上睡觉前听名人演讲,早上或者做饭听美国新闻。


2019年9月,刚来西北时,在校园拍摄。身后是校园最美丽的一个部分,密歇根湖。

课程也让我很发愁。

功课对我来说很难,每周有起码200-300页的阅读材料,就算是打死我我也读不完,难到令人头秃。

还有500个小时的治疗任务,但我的客户经常放我鸽子,我常常担心无法完成这500个小时。

完不成就得不到认证,这书就白念了。

但压力再大,我也得拼呀。功课拼命学,材料拼命看,作业拼命做。


2019年冬季学期的课程结束后,大家一起去吃了个早午餐。此后不久,同学们再也没有机会聚会。只是在网课上寒暄几句。

到了今年春天,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改成上网课后,我又病倒了。

疫情带来的恐惧,课业的压力、不能正常毕业的焦虑,一起压垮了我,让我连着头疼、呕吐了三天。

我只好跟自己说,老命要紧,看书写作业,通通都不管了。大不了不能按时毕业,再花些时间重修。

这一年的学习,我对自己也有了一个更清楚的认识和接纳。以前还想着一定要做个业内专家,但是现在我蛮清楚的:以我现在的年龄,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帮助到别人,就蛮好了。功课,没有必要一定要拼命。身体是自己的。

现在,我每天基本上7点半左右点起床,然后晚上12点之前一定睡觉。

虽然英语的压力还是在,但我已经有了显著的进步,沟通起来已经基本无压力。以前有一对黑人夫妻来找我咨询,说话像放机关枪一样,我基本上90%都听不懂,但现在我居然可以听懂50%以上。


我的47岁生日是跟班里两个同学一起度过的。她们俩一个23,一个24,我的岁数正好是她俩岁数的和。

在美国高强度的学习生活这一年,我感觉自己好像确实是苍老了。

有时候心里面会暗暗问自己值得不值得,答案是很肯定的,非常值得。因为我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这件事还很有意义。我看书的时候尤其开心,就像海绵吸收水分,感觉很特别。

(自拍)


在加拿大生活及学习,单身青年往往忙于工作或学习,缺乏交友机会,有热心网友发起温哥华、多伦多单身青年交友群;多伦多大学单身青年交友群,多伦多大学单身青年家长群,为广大青年提供交流机会。 加微信联系人小鹿微信号:Marineway即可。 扫描以下二维码: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免责声明:本网刊载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内容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删除或更新作者。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