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9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10月28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妙龄少女为何执着于卖身?揭秘性工作者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10-12 08:06:42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今天带大家聚焦一下传闻中的“性工作者”。

妙龄少女为何执着于卖身?单亲妈妈为何摇身一变福利姬?退役芭蕾舞娘为何放下学业投身性工作?BDSM世界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男默女泪的人间秘辛?

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性的爆发还是社会的无奈?这次桃主要以Quibi的一部新剧——《邻家性士》为主,跟随纪录片镜头带你探秘性工作者的内心世界。

本片虽然豆瓣评价一般,但不得不说干货满满,甚至为涉世未深的网友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比如,除了内华达州的几个郡之外,提供有偿性服务在美国是非法的,涉及非法领域的性工作者总是会有被起诉的风险,且被社会所唾弃。

导演Anthony B. Sacco和老搭档制片人Josh Shader想要制作一部反映美国性工作者境遇的纪录片,他们将目标定在了西雅图。

之所以是西雅图而不是性产业相对发达的洛杉矶、拉斯维加斯和迈阿密,一方面是因为西雅图民风保守,聚集了一群高科技企业和一大票不差钱的青年才俊。

另一方面则是西雅图对性产业打击力度一向很大,光是2017年搞过的那次钓鱼执法就抓了100多个女票客。

据说这次有10多个中国程序员中招在西雅图,两兄弟找到了四个愿意同他们分享私密生活真相的性工作者。

一号性工作者是Holiday Stone,?称她为学术性工作者。6周前,因为负债累累和咖啡师工作的重负,Holiday决定成为一名三陪性工作者。

下海并非她一朝一夕的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选择,磨刀不误砍柴工,她并没有仓促下海。

此后6个月里,她一直揣着搞科研的劲头规划自己的性职业道路,投资规划步步为营:设计应召网站、创建艳星厂牌、拍摄性感照片、管理个人身材、购买职业道具、锻炼专业技能……贾跃亭当年有一半上心都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Holiday就像高中你们班那个闷着头用功读书的书呆子,清醒地明白自己是奔着头牌来的。

《性工作者十日谈》的Happy也是如此在Holiday的业内朋友管自己叫女支女(hooker)的时候,置身事外的她情愿自诩为“性工作者”(sex worker)。

Holiday的男友Brain第一次听到女友下海的决定时,他坦然接受了。Brain明白,在社会关系中,女友会承受更多来自世俗的压力,但他愿意尊重女友的独立决定,他能做的就是作为后盾为女友撑腰,在她事业不顺心时给予她拥抱。

筹划几个月后,天时地利人和,Holiday终于做足了准备第一次接客。这次交易几乎“完美”:Holiday和绅士金主聊天、吃寿司、喝酒,真正的性X交只有两分钟(Huh?)。

又过了几个月,Holiday性事业逐渐稳定,这时她跟男友分手了——不是你想的负心汉始乱终弃,是Holiday回过味儿来:凭什么要感激男友的包容,老子干吗要用卖(哔)换来的钱养汉子。

二号性工作者是Cayenne Amor,?称她为“工业性工作者”。Cayenne从来不自诩为“性工作者”,她管自己叫“女支女”;她也没有什么高尚情操或职业规划,她有性X瘾,她想拿性X瘾赚钱。

Cayenne明白肉体性工作让她有了收入天花板,转行为福利姬在Snapchat、Instagram和Twitter卖裸照、视频赚钱。

从小农经济的自产自销到工业化经济的生产资料可复制生产,Cayenne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作为福利姬参与了性产业工业化。

福利姬我只认_____除此之外,Cayenne的另一层身份是一个单亲母亲。养家糊口的压力是她选择这份工作的动力之一,也是她母亲Chiristie最嗤之以鼻的原因。Christie,虔诚的基督徒、耿直的处女座,从不认可女儿的性工作和所谓的独立女权;但这不妨碍她依然爱着闺女,在爱和鄙视的挣扎中勉强扶持女儿前行。

三号性工作者是Endza Adair,?称她为“治愈性工作者”,现在很多网友喜欢用“菩萨”这种外号来称呼ta们。Endza曾是获得过神经学学位,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的天之骄子,也是备受期望的芭蕾舞演员,但她还是从19岁起就成了性工作者。

Endza专门服务残疾人和不举男,总能三下五除二解决客户需求。在她看来,她的客户脆弱、敏感,亟需非理性的辅助振作精神——这是她擅长的,也是她关心的。

活菩萨在Endza的理想世界里,她希望自己能够像曾拯救过自己的护士一样去治愈他人,她很严肃地把这份工作看作服务业,从不避讳同亲朋好友分享;同时,她也不承认这是她毕生追求的事业,对性工作厌倦后,她会重新回到学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

研究生风评被害四号性工作者是Jessie Sparkles,?称他为“艺术性工作者”。在性工作中,Jessie是演员、艺术家和性工作者,他提供的是暴力和性结合,调教、捆绑、胶衣、性虐一应俱全的私密情感体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BDSM。

寻求Jessie帮助的客户大多都有心理疾病,有被自卑困扰的变性人、有饱受童年家暴阴影的中年妇女……传统的心理治疗在他们身上已经失效,只有求助于Jessie才会避免遗传世代的痛苦。

坛蜜老师的《甜蜜皮鞭》讲的就是这回事儿,推荐BDSM工作并非要让人高潮,而是要创造出一个容器,让人体验情感。在性工作中,Jessie会观察,会体验,会交流,会传递美的理念。

性工作对于Jessie来说像是某种即兴艺术,也像是某种工匠精神,在痛苦的嘶吼中,他帮助受虐对象重新夺回对于恐惧的控制权。

囿于采访素材和区域的限制,《邻家性士》只把镜头对准了四个独立样本。这四个性工作者样本风姿绰约、理想笃定,嫖X客则各个儒雅随和、一泄如注,除了腆着脸硬塞票子以外,嫖客们想做的也就跟老友吃饭喝酒没什么两样。

站着就把钱挣了,还有这等好事?我不信~有点社会经验的桃都知道,像《金鸡》里金如那样站在金字塔顶的金鸡只是少数。

而这又是经过影视化的润色,更何况真实电影,镜头前的光明正大掩不住镜头外沉默大多数的蝇营狗苟。

毕竟四个人自愿坐在镜头前,大大方方介绍身世处境本身已经证明并非善类

。那么性工作者的真实处境究竟如何呢?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最起码有40,000,000名性工作者,其中90%都曾承认“逼良为娼”,处在受侮辱和被迫害的境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奥地利导演Michael Glawogger曾走访全球探查各地性产业,将最有代表性的孟加拉贫民窟“女表子村”、墨西哥红灯区、泰国“金鱼缸”单拎出来,拍摄过一部《女支女的荣耀》。

被卖给破旧斑驳的女表子村是孟加拉贫困少女的唯一活路,还未成年就被当作男人泄欲的性玩具,困在生活的牢笼中无法自拔。

在死亡圣神的庇佑下,墨西哥红灯区的性工作者蜗居在一个个芝麻点大的炮房,流落风尘又痴情不已,茫然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金鱼缸里的姑娘是一件件毫无人性的商品,面对小气的日本人和器大活糙的非洲人,只能排列起来任君挑选。

这片我给五星,文本和视听的双重牛比,泰国艳粉,孟加拉底层,墨西哥放荡,叫人直扣手心,无语凝噎。看来看去,女支女哪有什么荣耀,只有痛苦——就算是荣耀也是“痛苦的荣耀”。《辣妞征集》把性产业观察视角放到了东海岸的迈阿密,无数妙龄辣妹揣着艾薇女王梦想投身毛片,没几个月再被现实生活X到各奔东西。

外国如此,中国亦然。学者潘绥铭曾总结中国女性性工作者的生存状态:“首先是生存,第二是保证不被杀不被抢,第三才是防范性病、艾滋病。”

纪录片导演徐童的第一部长片《麦收》就把镜头对准北京高西店街边混乱肮脏的小发廊和性工作者,二十岁的姑娘“妞妞”在这片灰色地带卖X营生。

影片通过不加修饰地呈现性工作者和嫖X客的交流,和家人、爱人的交往以及性工作的过程,将中国边缘性工作者的困顿展露无遗。

导演陈永忠在深圳罗湖凤凰路上找到12名站街女,拍摄了《凤凰路》。黄赌毒不分家,这些站街女在卖X之余不由自主地被嫖X客勾引染上了毒瘾,在阴暗的街角以白菜价出卖身体,往往嫖X资还没捂热就进了毒贩的钱包。

唉,说真的,有时候能拿到钱就算幸运的了。红灯区、小发廊、KTV,霓虹灯管里藏着数不尽的剥削与罪恶。所以?当年看《推拿》的时候一直感叹娄烨是个浪漫的理想主义者,黄璐饰演的发廊小妹卖着卖着收获了一个惨绿少年小马,最终从良过上了朴实的南京X市民生活。

可能就有人要问,中国就没有高档性产业吗?2010年韩寒主编的杂志《独唱团》曾有一篇北山写的《你们去卅城》,描绘了南方某小城香艳淋漓、活色生香的性X爱帝国,动辄摆ISO精品服务一条龙的传说一时间流窜大江南北。

卅城就是东莞殊不知价格越高,规格越牛,剥削越强。贾樟柯的《天注定》,李梦饰演的东莞夜总会小姐为了满足变态嫖X客的需求,一会儿换上京味比基尼来一出泳装情挑,仕女怀春;一会儿换上情趣制服来一出制服诱惑,红粉军阵。生活堵死了青年人通向未来的全部出口,遇到真爱只能憋出一句:“欢场无真爱”。

更莫谈那些秘而不宣的都市传说:海天盛筵、高级伴游、阿拉善车会.....每个神乎其神的帖子都充满了金钱与暴力,堕落与挣扎。如果文学允许,那么莫言之后中国早就出现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了。

回到最初的话题,有人说《邻家性士》这部片美化现实,?赞同,但要说《邻家性士》洗白性工作者,?必须举双手加双脚表示不赞同。性工作者,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或统治者可以消灭性交易。大部分国家不承认合法性工作者的存在,江湖始终流传着她们蜗居在城市秘而不宣的犄角旮旯,靡靡肉体交换不菲金钱的非法风流轶事。

在我们所受的教育里,性工作者是一群受侮辱和被迫害的边缘群体,他们往往被“逼良为娼”,受生活所迫埋入性别阶级底层。而大部分人打心眼里歧视性工作者,当初求种贱如狗,如今撸完嫌人丑。马克思他老人家说:“拿妇女当着共同淫乐的牺牲品和婢女对待,这表现了人在对待自身方面的无限的退化。”总之,性交易就该发烂!发臭!尤其是被剥削的性工作者们,古往今来,莫不如此。杜十娘才貌双全、美艳无双,因为名妓这一层身份,冯梦龙瞧不上她,安排看上她的只有穷光蛋卖油郎。

严格意义上来说,潘金莲不算妓X女,在古人看来,“荡妇”和“娼妇”好像也没什么两样,于是施耐庵容不下她,貌美无双的她只配嫁给五短身材的烧饼贩子武大郎。

歧视到了头,狠点的干脆屠杀妓X女。前有伦敦传说开膛手杰克,后有食人甜心《沉默的羔羊》。

怂点的就摆道貌岸然岳不群嘴脸,“中国男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拉良家妇女下水,一个是劝风尘女子从良”——这句话不是鲁迅说的,但大家老喜欢往他老人家头上安,说明大家都服。

从小到大我都是优,你让我怎么从良本来就处在社会底层,得不到法律保护的性工作者不光要被潜规则排挤,在明面上还要受正 道 的 光审判,这是当下性工作者的困境。

当然,肯定会有人说,有体力有脑力做什么不好非要去做鸡?这部分网友建议再转回咱们第一部分的内容看一看。

绝对不排除有的人贪慕虚荣只想靠出卖身体赚钱,但因为这一小部分就否决整个群体,二极管思维要不得哈。

而《邻家性士》这部片就引导观众走近一个边缘职业的切面,他们想要做的,说时髦点叫“祛魅”。

本片代表着普世价值观的传教和一层性存在主义的思辨: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活着,追求个人物质理想(比如金钱),自由支配自己的身体,只要承受得起随之而来的后果。

每一个人都可以站在阳光下,不顾重重反对,有态度、有目标地追求事业与梦想——哪怕是被万夫所指的性工作。

“社会给性工作者蒙上了一层阴影,把他们包装成很糟糕的人,描绘成罪犯或者受害者。可是对于某些性工作者来说,她们只是提供服务换取报酬,仅此而已。”

当然,这么说肯定是非常理想主义啦。今天写的也只是带大家深入认识这个社会的一些阴暗面罢了,很多事情,并非黑白对错社会主流价值可一言以蔽之,你骂或者不骂,几千年来,性工作者就在那里。而现在这个魔幻社会,无论是出卖身体还是出卖灵魂,其实最终归宿都很像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里写的那样:老天爷,你下吊吧,X死我吧!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在加拿大生活及学习,单身青年往往忙于工作或学习,缺乏交友机会,有热心网友发起温哥华、多伦多单身青年交友群;多伦多大学单身青年交友群,多伦多大学单身青年家长群,为广大青年提供交流机会。 加微信联系人小鹿微信号:Marineway即可。 扫描以下二维码: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